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71章 包饺子 (后面有修改)

第71章 包饺子 (后面有修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寒风中。

    骆承轻抚她的肩膀默默守护着她。

    直到苏念念把所有情绪都平复得差不多, 他才开口:“天这么冷,咱们去吃碗热汤面吧。”

    “嗯,好。”苏念念仍没有抬头, 想到这里不是个说话的好地方,她回答得瓮声瓮气。

    “再继续哭下去脸会很疼。”骆承摘下自己的围脖绕在她的颈间, 再把它拉直挡住她那张小脸儿, 待做完所有后才用手指慢慢抬起她的下巴。

    巴掌大的脸上围着厚厚的围脖, 只有一双红通通的桃花眼露在外面,我见犹怜。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很温柔,苏念念吸了吸鼻子回望着他, 内心深处的哀伤已被温暖而取代……

    饭店里,骆承叫了两碗热气腾腾的汤面,知道她还没准备好怎么说,他没多问只是耐心等待。

    “我爸他们回京市了,你不用再带着他们出去玩了。”苏念念摆弄着桌上的筷子,一脸冷凝毫无食欲。

    “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吗?”骆承坐其身旁侧过头看她,很怕错过她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

    因为他知道,能让媳妇这么伤心的,一定是件大事。

    在这之前, 苏念念已经跟他提过安静的事,这个时候也没打算隐瞒, 她一脸戒备地望了下四周,然后才在男人耳边低语, 寥寥几句话却承载了她的所有难过。

    骆承听完紧紧握上她的手, 蹙眉问道:“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做?”

    他知道她不会干出不理智的事,但还是会不由得担心。

    苏念念把他那满眼关心看在心里,忽然莞尔一笑道:“你不会以为我要干什么违法事吧?放心吧, 我准备放长线钓大鱼,愿者上钩。”

    虽然她让自己放心,但骆承哪会真的放下心,正当他打算找人调查安家的时候又听苏念念继续说道:“为了不打草惊蛇,这件事你暂时不要插手。”

    骆承无奈,只能收回刚刚的想法。

    为了能让媳妇的心情更好一点儿,吃过饭之后,他带着苏念念回医院请假又去了沈城的故宫。

    这原本是给唐剑安排的行程,只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他们还没来得及过招儿,情敌就走了……

    而此时,苏沈两位老爷子都在为苏振业的突然离开感到无语。

    “看你那不着调的儿子,二十年前是这德行现在还是那样,我真是不应该相信你们。”沈清远气得在客厅来回踱步,脸色更是胀得通红。

    自知理亏,苏怀安虽然生气但不敢外放,为了把人安抚好,他只能解释。

    “念念打来电话说他是突然有急事才走的,事发突然他也是没想到。”

    “哈~看来其他事要比自己女儿的事还重要得多。”沈清远冷哼一声,没再给对方任何解释的机会就气呼呼地回了卧室。

    只留下苏怀安一个人站在客厅中央,心里憋屈得不行!

    ……

    时间匆匆而过,转眼已快到除夕。

    苏念念趴在书桌前看着日历牌数日子,骆承出任务已经离开沈城十天了,也不知道在除夕那一天能不能赶得回来?

    这是她在这个世界所过得第一个春节,身边有外公有爷爷,如果还能有他陪伴那就更完美了。

    除了苏念念以外,苏沈两位老爷子也对骆承的消失稍微有一点点不适应。

    试想一个天天在眼前晃悠的人,哪怕是讨厌的,如果突然之间看不见了也会有点想。

    吃早饭时,沈清远一边看着报纸,一边装作若无其事地问:“马上就过年了,骆承那小子什么时候回来?”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提及骆承,苏念念抬起头促狭问道:“怎么?您想他了?”

    “……谁想他了?别给他脸上贴金。”沈清远抖了抖手里的报纸,脸上划过一丝不自然。

    “想就想,不用不好意思。”反正不管想没想,她只希望他们能在过年那几天对骆承的态度好一点儿。

    苏怀安在一旁看到,忍不住插话:“他家里人有没有邀请你去过年?”

    “有啊,韩姨跟我提过,我正想问问你们的意见。”

    “问我们干嘛,你想去就去呗。”沈清远抿了抿嘴唇,撂下报纸不再看了。

    “嗯,好,我会自己看着办的。”苏念念忍住笑,没打算再继续逗弄他们。

    一顿早饭,三个人各怀心事,谁都没再提过新年的事。

    等苏念念上班后,苏怀安才迫不及待地问向沈清远,“念念说的是什么意思?她是打算去骆家过除夕?”

    “那倒不至于,她顶多是去骆家拜个年再吃顿便饭罢了。”

    见沈清远这样信誓旦旦,苏怀安高高悬起的心慢慢放了下来。

    其实这段时间他已经敏锐地察觉到孙女对他们的态度好像冷淡了许多。

    这其中的原因不用深思也能知道一定是和骆承有关。

    估计是孙女把他们的心思看透了才会这样。

    比起苏念念的闷闷不乐,他更希望看见她每一天都过得开心,“趁着过年,那咱们要不要和骆家人坐在一起吃顿饭?”

    “怎么?你这是同意他们交往了?”沈清远目不转睛地看着他,那样子仿佛要吃人似的。

    苏怀安顶着这样的目光,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我觉得骆承那孩子还挺不错的,如果念念真心喜欢,我不会再反对。”

    沈清远万万没想到对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彻底倒戈了,于是恨铁不成钢道:“你耳根子怎么这么软?外人对你好一点就受不了,跟你合作真是难成大事。”

    苏怀安对他的话不以为意,反而无所谓地笑道:“你是个能成大事的人,那就继续孤军奋战吧,反正我是收兵了。”

    “……”忽然没了战友,沈清远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不禁有些犹豫自己要不要继续持反对意见。

    万一外孙女因这事儿跟那苏老头子亲,跟自己远,那可该怎么办?

    在除夕的前一天,苏念念终于等到了骆承的归来。

    风尘仆仆的男人站在夕阳下,犹如一副浓墨重彩的油画,让人忍不住怦然心动。

    苏念念把双手背于身后缓缓走向他,内心是压抑不住的雀跃和激动。

    而骆承也在同一时间看见了她,他迈开大步奔向她,眸子里溢满了浓浓深情。

    在人来人往的医院门口,两人的视线纠缠在一起,都在极力克制着压抑在心底的冲动。

    “对不起,我回来晚了。”骆承牵起她的手紧紧握住,力道不轻不重却让人无法忽视。

    苏念念感受着来自于他掌心的温暖,顺势把手抬起揣进他军大衣的口袋里,然后仰起头笑盈盈地望向他,“还好,明天才是除夕,如果除夕你也赶不回来,那我就……”

    她故意拉了个长音,眼见男人的表情变得越来越紧张才继续说道:“那我就一直等着你回来呗。”

    心情犹如过山车飞起直下,骆承神经一松露出一抹苦哈哈的笑容,“不带这么吓唬人的。”

    “谁吓唬你了?是你自己太敏感。”苏念念朝他俏皮地眨眨眼,用相握的手指轻轻地挠了挠他的手心。

    俗话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两个人有十多天没见面,彼此间有很多话想要说,这一刻他们更想找个安静的地方诉衷肠。

    努力压下心底被她勾起的躁动,骆承紧握她那只不安分小手说:“走,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在出来之前,苏念念就已经跟医院领导请好了假,于是她点点头随着他一起离开了这里。

    知道她怕冷,骆承把自行车蹬得飞快,这一路上苏念念都在猜想他们将要去的是什么地方?

    因为明天就是除夕,街道两旁张灯结彩,三五结伴的孩子们拿着鞭炮嬉笑玩闹着,那“嘻嘻哈哈”的笑声给这座城市增添了许多年味儿。

    穿过胡同,再骑过两条街道,他们来到了机器厂大院。

    苏念念跳下自行车,望向前方不远处的熟悉建筑物,笑问道:“这就是你要带我来的好地方?”

    可能是明天过年的原因,这里没有往日的热闹,四周都很安静。

    骆承把自行车停放好,并没有解释太多,“嗯,咱们进去吧。”

    眼前这座建筑物就是他们当初来看《阿诗玛》的工人俱乐部。

    她以为男人带她旧地重游是想要看电影,结果他却领着自己朝二楼走去。

    因为之前来过一次,所以苏念念知道二楼是个小型舞厅。

    他带自己来这里,难道是为了跳舞?

    这时,周猛虎从楼上下来正好和他们撞了个正着,“呦,承哥你来了啊?楼上都准备妥当了,你跟嫂子好好玩哈,那我先走了。”

    “嗯,谢谢你,改天我们请你吃饭。”骆承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感谢,然后牵着苏念念的手继续往上走。

    可能是上辈子电视剧看多了,苏念念听着他们的对话,脑海中不禁浮现出求婚现场的画面。

    一排排红蜡烛围成一颗爱心,有音乐,有美酒,有鲜花,到时候再掏出戒指单膝下跪。

    简直浪漫到极致……

    不过,如果他真和自己求婚,那她要不要答应呢?

    就在她还在胡思乱想之际,他们已来到了二楼。

    “等等,骆承,我还没准备好。”苏念念迅速拦住他那只将要开启房门的手,语气中带着一抹小心翼翼,“而且咱俩还年轻,没必要那么着急的。”

    “?”骆承的眸子里闪过茫然,随即拧开了门把手。

    苏念念不自觉地屏住呼吸,很怕里面是自己想象中的浪漫场景。

    随着房门缓缓打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天花板上那五颜六色的拉花,播放机里正放着舒缓优美的音乐……

    这样的画面和想象中的差不多,这让苏念念变得更加忐忑起来,如果不是理智仍在线,她真想转身就跑。

    “进来吧,这里只有咱们两个人不用那么拘谨。”骆承以为她是怕有陌生人才会有这样的反应,于是轻轻揽过她的肩膀把人往里面推。

    只见曾经宽敞的舞池中央放着一张圆桌,桌子上面是两个盖着竹帘的大铁盆和一个面板外加一根擀面杖……

    这些明晃晃的家伙什儿瞬间把刚刚营造出来的浪漫氛围摧毁得消失殆尽。

    苏念念望着那些锅碗瓢盆缓了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这些是什么?”

    骆承嘴角噙着笑,把人摁在一张凳子上坐下,然后才解释道:“在春节前我想亲自给你做顿饺子吃,就只有咱们俩没有别人的年夜饭。”

    知道除夕那天媳妇不可能和他一起去骆家过年,所以在很久之前他就有了这个想法。

    “那怎么会选择在这里不是部队宿舍?”刚刚让她误以为这男人是想和自己求婚呢……

    “……”骆承不自觉地摸了摸鼻尖儿,心底有些发虚,“这里有你喜欢的歌曲听,我觉得你应该会愿意来。”

    其实是他不敢把人再带去那一室小屋,孤男寡女在一起他怕自己经受不住诱惑。

    正好明天是除夕,今天厂里舞厅没人使用,所以他才能把这里租用下来。

    这个理由虽然有点牵强,但苏念念还是信了,在她心中骆承在那方面单纯得不行,哪可能会有什么坏心思?

    她站起身主动走到圆桌前翻开铁盆上的竹盖帘,说道:“那咱们一起包饺子吧,看着它们我都有点饿了。”

    “今天我做,你只负责在旁边指导工作就行。”骆承又让她重新坐回到凳子上,然后拿起事先准备好的围裙套在身上。

    苏念念见状,手肘撑在桌子上,双手托腮乖乖坐在那里看着他干活。

    男人的身材高大挺拔,衬衫的袖口微微卷起露出一截结实有力的手臂,随着和面的动作,手臂上青筋暴/露。

    苏念念盯了好一会儿才转移视线往上看,坚毅的下巴,性感的薄唇,高挺的鼻梁,还有那浓密的睫毛,她的男人不管在哪种角度看都十分完美。

    主席台附近的播放机里还放着歌曲,悠扬的旋律波动心弦,是《阿诗玛》里她最喜欢的那首情歌。

    “这样的人儿我心爱,哎~阿诗玛呀阿诗玛,你是我心上的花……”

    她跟着音乐轻哼,满心满眼皆是眼前的这个男人。

    在舞池后面有一个平时取暖用的铁炉子,骆承把包好的饺子放进锅里蒸,每一个动作都一板一眼,显得非常认真。

    苏念念帮忙把碗筷摆好,然后走到他身边伸手挽上他的胳膊问:“你什么时候把厨艺练得这么好啊?真是对你刮目相看。”

    听到媳妇的赞赏,骆承侧过头看她,犹豫一瞬最终还是说了实话,“从很久以前就想每天亲手给你做好吃的。”

    至于这个很久是什么时间?

    他不想再提“离婚”那两个字。

    炉子上的蒸锅“咕噜咕噜”冒着白色的热气,苏念念快速错开眼,才没让自己的理智溺死他的深情眼眸中。

    就在这一刻,骆承忽然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的小盒子递过来,眼底尽是赤诚。

    “念念,这个送给你。”

    苏念念接过盒子,不自觉地开始紧张起来,不过被方才那桩乌龙事件一闹,她的心态很快就调整好了。

    “这里面是什么?”

    “是我送给你的新年礼物。”

    这是自己的第一份新年礼物并且还是爱人送的,苏念念立刻打开它,只见盒子里面正静静躺着一块崭新的功勋章,金黄的颜色分外耀眼夺目。

    她瞬间收回手没敢再碰,眼底流露出一丝茫然。

    骆承把她的手轻轻放在功勋章上,然后无比认真地说道:“念念,这份荣耀有你的一半,虽然这不是我第一次获得功勋章,但从今以后我会把每一块功勋章都送给你作礼物。”

    两人交叠的掌心下是一份沉甸甸的爱意,苏念念仰起头回望着他,忽然生出一种想要嫁给他的冲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