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79章 曾经的恋人 求婚前。

第79章 曾经的恋人 求婚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阳光明媚的某一天。

    [京市惜缘服务中心]终于开业了!

    为了提高人气, 李桃特意找来很多同专业的姑娘们过来帮忙。

    至于新的乐队班子,是苏念念在精挑细选下找来合作的。

    李广发也坐着火车从沈城赶了过来。因为在沈城有沈老爷子的关照,他们的生意现在已经做到了城里并且还打响了一定的知名度。

    谁家有个红白喜事最先想到的都是[惜缘服务中心]。

    时隔几个月大家重新聚在一起, 心情都无比激动。

    由于他们的开业仪式办得热热闹闹,立刻吸引了许多附近居民的注意。

    大家都在好奇这个服务中心主要是服务啥的?

    苏念念向大家耐心解释着服务中心的具体服务项目, 并把自己的手写名片一一发给每个人。

    作为平时关系不错的朋友, 姜红带着孙鹤北也跑来帮忙了。

    当骆承得知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媳妇口中多次提到的孙鹤北时, 目光瞬间变得犀利许多。

    感受到对方明显的敌意,孙鹤北只觉得这人有点莫名其妙。

    因为人手不够,他们各负其责, 有的人在院子里摆桌子和板凳用于客人咨询,有的人沏茶倒水尽量把服务做到最好,每个人都忙碌着,一脸喜气洋洋。

    见苏念念正在搬箱子,孙鹤北十分有眼力见地跑过来帮忙,只不过他刚抬起箱子的一角就见身旁有人影略过,紧接着苏念念手里的箱子角被人抢了过去。

    “这么沉的东西怎么不叫我抬?你去做别的吧。”骆承扫了一眼“情敌”,把心底的醋意掩饰得很好。

    男友过来帮忙,苏念念也乐得轻松, 她松开手笑吟吟地感谢道:“那就麻烦你们啦~”

    见媳妇对其他男人笑得灿烂,骆承紧抿着薄唇, 从心底往外冒着酸泡泡,他默默挪动身子挡住苏念念的脸并且加快脚下的动作, 以防止孙鹤北再借机和媳妇说话。

    就在这时, 门口又传来一阵说笑声,几个人闻声望过去,是苏振业和骆正霞来了。

    今天骆正霞穿了一件灰色的风衣, 颈间系着红色碎花纱巾,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奕奕又优雅漂亮。

    孙鹤北在看到她的那一刹那只觉得脑袋“嗡”得一下,意识更是变得一片空白。

    “哐当”一声箱子落地,幸好骆承眼疾手快,才没被箱子砸到脚面。

    “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苏念念见状赶忙跑过去拉住骆承的胳膊,对其身体上下左右检查个遍。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孙鹤北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同时懊恼自己的不淡定。

    人家是过来帮忙的,苏念念也不好多说什么,她扯出一抹笑着说了句“没事”。

    骆正霞跟在苏振业的身后走向他们,在看到孙鹤北那一瞬间,她微变脸色,只一瞬又恢复正常。

    苏念念和骆承先把箱子摆正放到一旁,然后才迎过去和他们打招呼,全程都没注意到这俩人的反常。

    “姑,你们怎么才来啊?我都等你半天了。”苏念念亲昵地挽上骆正霞的胳膊,在外人看来就像一对姐妹。

    “是你爸磨磨蹭蹭的,不知道还以为是他的买卖开业。”骆正霞白了苏振业一眼,尽是嫌弃。

    苏念念见苏振业那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只觉得好笑,她把他们带到孙鹤北的面前给彼此作了一番介绍。

    孙鹤北深深地望向眼前的女人,抬起右手似笑非笑道:“你好,我是孙鹤北。”

    骆正霞盯着那只修长的手,几秒钟后美眸一抬直接越过他走了,半分面子都不给。

    苏念念诧异地挑了下眉,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这俩人之间好像有一丝不寻常。

    随着敲锣打鼓鞭炮齐鸣,[惜缘服务中心]牌匾上的红布被扯了下来。身为老板,苏念念和李桃穿梭在众人之中耐心回答着每一个问题,李广发则把乐队班子带到胡同口吹拉弹唱以此招揽更多路人的注意。

    见自己帮不上什么忙,骆正霞四处乱逛想欣赏一下大侄子新买的这套四合院。

    这里的每一处的景色都十分怡人,她边参观边感叹这小两口把房子布置得真是别具一格,越看越让人喜欢,弄得她也想买一套这样的院子。

    骆正霞穿过游廊来到后院花园,忽然被前方的一棵梧桐树所吸引,她刚想走过去瞧一瞧,突然耳边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她闻声侧过头只见一只熟悉修长的手掌正伸向她的肩膀,骆正霞想都没想便抓住那只手来了个过肩摔。

    “嗯……”一记痛意十足的闷哼响起,孙鹤北揉上发疼的后腰不禁自嘲道:“四年没见,你的脾气真是一点都没有改变。”

    骆正霞垂下头冷冷地看向他,没有半分好脸色,“你不鬼鬼祟祟的我也不会摔你,只能说你欠摔。”

    “……”孙鹤北勉强从地上爬起来,脸上早没了平时的淡定儒雅,还稍微挂着一丝狼狈。

    “正霞,我找了你四年,你为什么躲着我?”

    骆正霞轻眨一下眼睛,态度依然冷硬,“咱们已经分手了,你找我干嘛?”

    “分手的事我没同意那就不能作数,你现在依然是我对象。”孙鹤北定定地看着她,神色中夹杂着一抹痛苦。

    说完他上前一步拉近彼此的距离,那态度强硬又霸气,直逼骆正霞后退至墙角。

    见曾经的少年已成长为一个真正的男人,骆正霞心里有些发苦,不过她并没有把这抹苦意流露出来。

    “你到底想干嘛?别以为我不跟你动手你就可以得寸进尺。”

    女人的美眸是杏仁眼,因为生气显得更圆,那份娇态让孙鹤北的胆子变得更大了。

    他忽然搂住她的细腰把人带进怀中,语气带着几分卑微,“正霞,你能不能告诉我当年你为什么要跟我分手?我想知道真正的原因。”

    男人的力道很大,胸膛也很温暖,可骆正霞依然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冷笑一声自嘲道:“咱们相差七岁,你觉得我为什么要分手?今年我已经33岁了,你才刚刚26岁,我等不起。”

    当年俩人都还年轻正是热血的年纪,就连谈恋爱都谈得特别纯粹不考虑其它。

    可是随着时间慢慢流逝,很多潜在的问题渐渐都显露出来了。

    首先就是年龄上的差距。

    二十五岁时,骆正霞并不觉得他们之间年龄是个问题,活得那叫一个肆意潇洒。

    可架不住身边的亲人朋友年复一年在她耳边催婚,这时她才发现好像关于结婚只有她自己一个人着急而已。

    随着孙鹤北下乡当知青,种种问题更是接踵而来,这让她烦不胜烦最终选择了分手。

    分开四年,孙鹤北没想到她给自己的理由仍然是这个,这让他根本不相信,或者说是不愿意相信。

    “我当时真的在尽力找关系回城,我连做梦都想和你早点结婚。”

    “那你就继续在梦里呆着吧,我现在已经有对象了,如果你念旧情就别再打扰我的生活。”

    “……你对象是谁?”孙鹤北红着眼咬牙问道。

    “是谁跟你有关系么?”骆正霞白了他一眼,紧接着推开他不想再废话。

    孙鹤北颓着身子靠在墙根,过了半晌才回到前面的院子。

    只是当他再次寻觅那道身影时却发现怎么都找不到了。

    于是他只能委婉地问向苏念念,“苏同学,你的家人都走了吗?”

    刚刚就发现他和姑姑好像有着不寻常的关系,现在见他又问这种问题,苏念念心思一转故意装作不太明白的样子,“你指的是谁啊?我爸还是我姑?”

    “都有。”

    “哦~他们啊~都回家啦。”

    怕影响骆正霞在外面的名声,孙鹤北没再追问下去,他一脸落寞地耷拉下肩膀离开。

    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样被苏念念看在眼里,她更加确定这人和姑姑的关系不一般。

    于是,苏念念悄悄来到骆承身边,小声问道:“欸,你以前听过孙鹤北这个名字吗?”

    冷不丁从她口中听到“情敌”的名字,骆承愣怔一瞬,紧接着又开始冒起了酸气,“听过。”

    苏念念心中一喜:“快说说什么时候啊?”

    “上次你去颐/和/园听你提到过。”那语气透着一丝哀怨。

    “……”苏念念舔了下嘴唇,终于嗅到了一股酸味儿,她感到好笑又无奈。

    “骆承同志,我发现你很幼稚啊~”

    身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骆承哪可能承认自己瞎吃醋,他装作没听见,牵起女人的小手放在唇边轻吻一下岔开话题:“等一切结束之后你先别走,我有话想跟你说。”

    “什么事?”

    “保密。”

    怀着这份好奇,仪式结束后苏念念和大家一起把院子收拾干净,连李桃邀约去玩都没动心,一心只想知道那男人究竟想和自己说什么事?还弄得那么神秘?

    原本热闹的院子又恢复成往日宁静,苏念念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然后望向四周,这时她才发现骆承不知道去哪儿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