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83章 出手 还有一更在晚上。

第83章 出手 还有一更在晚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对上男人那无比认真的眼神, 骆正霞不自觉地心中一悸,原本强硬的语气也跟着软了下来,“振业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咱们的缘分已经尽了,我和他不管幸福不幸福都与你无关。”

    说着, 她推开他的手转身离开不带有一丝留恋。

    因为有孙鹤北的插手, 安静并没有作出什么过激行为, 骆正霞本以为这女人还会来找自己麻烦,可耐心等了好几天都没等到人。

    这一天,苏振业拎着好几个礼盒来到骆承买的那处四合院, 他在门外深吸一口气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才鼓足勇气敲响眼前的红漆大门。

    来开门的是骆承,见老丈人穿戴整齐又拎了这么多东西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来意。

    他立刻伸出手去接东西,嘴上客气地说:“爸,把这些给我拿着吧,外公在书房里看书。”

    苏振业抬起眼瞅了瞅他,对这一声“爸”很不适应,于是动了动嘴唇最终忍不住纠正道:“咱们两家还没见面,你先不用改口。”

    “嗯好,爸。”

    “……”苏振业一怔, 懒得再与他对牛弹琴,直接拎着东西越过他朝书房的方向走去。

    骆承收回手, 对苏振业的冷淡态度不以为意,想到这两人接下来的相处应该不会太愉快, 他挪步到厨房去为他们准备茶水。

    如他预料的那样, 当沈清远打开房门看到来人是谁后,原本噙笑的脸庞立刻沉了下来,他“砰”的一声把门重新关上, 瞬间把苏振业拒之于门外。

    “爸,我来是想看看你,没有别的意思,咱们能聊聊吗?”苏振业盯着紧闭的房门,满心落寞。

    “聊什么?赶紧给我滚!还有,别管我叫爸,我受不起!”

    门内传来一阵怒吼,吓得苏振业不自觉地后退一步。

    正巧这时骆承端着茶壶走过来把这一幕看在眼里,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就很尴尬。

    当着女婿的面被老丈人训斥,苏振业摸了摸鼻子也觉得尴尬无比。

    这种情况下,骆承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敲响房门,并扬声唤道:“姥爷,我给您泡了壶好茶。”

    几秒钟后就在骆承以为老人不会开门时,房门忽然“吧嗒”一声开了。

    “别放外人进来。”沈清远把骆承放进屋,随即冷冷地扫了一眼苏振业用力把门重新关上。

    门外,苏振业紧抿着嘴唇站在原地,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走该留。

    书房里,骆承把茶壶放到桌上还没等开口就听沈清远首先声明道:“如果想替外面那人求情就别张嘴,不然你也给我出去。”

    “……”骆承把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地咽了回去,他只能换个话题来转移老爷子的注意力,“念念说晚上带您去吃烤鸭,难得出去溜达,除了吃饭您还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看着眼前这个极为孝顺的孙女婿,沈清远那副阴沉的表情稍微有所缓和,他轻轻敲着桌角,沉思一瞬后才说话,“没什么地方想要去,你让外面那人赶快走,别在这里找不自在。”

    一边是外公一边是岳父,骆承哪边都不想得罪,左右为难下他只能选择媳妇最在乎的那一个……

    “嗯好,我让他先回去。”

    骆承从书房中出来,见苏振业还站在那里没走,他不动声色地来到他的面前,“爸,外公困了想休息,不如您先回去吧。”

    苏振业虽然为人木讷,但还能看出来这老爷子是铁了心不想见到自己,他垂下头沉默了好半晌才抬起头,“这个你交给他,那我先回去了。”

    说完他把手里的礼盒递过去,在女婿面前脊背依然挺得笔直。

    骆承接过东西假装没看出他的逞强,亲自把人送出家门口才长吁一口气。

    而苏振业耷拉着脑袋坐上公交车回了研究所。

    往事一幕幕闪过,如今自己当上了岳父,他就更能理解沈清远对他的痛恨之情。

    到达研究所后,有工作人员见他回来了还挺惊讶,“您今天不是请假了吗?都快结婚了怎么还忙着工作?”

    苏振业只是扯了下嘴角没说什么便回到了自己的实验室。

    现在是午饭时间,实验室里一个人都没有静悄悄的,他坐到椅子上又陷入了沉思。

    由于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拔不出来,所以他根本没注意到身后正有人朝自己走过来。

    直到对方坐到身旁才有所察觉。

    此刻,苏振业的心情不太好,他转过头面对身旁的安静已忍耐到极点,能把仇恨压抑下去就算不错了,根本装不住什么好脸色,“你有事?”

    自从他宣布要结婚,安静没睡过一天好觉,每当想起来心里就根针扎似的疼。

    这一刻,她望向男人那张臭脸,心底那根绷紧的弦彻底断了……

    她勉强扯出一抹笑,问道:“振业,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苏振业肃着脸,眼神异常冰冷,“你离我远点儿。”

    如果不是理智还在,他恨不得现在上前掐/死这个女人。

    第一次见到他对自己发这么大的火,安静心里咯噔一下,“是不是骆正霞跟你说了什么?”

    前几天她一时冲动去找那女人摊牌,其实也是有私心想通过对方的嘴来向苏振业表白,可如今见到男人这种反应她还是慌了。

    想到骆正霞交代过的话,苏振业只能继续演戏,他挪动椅子与对方拉开一定的距离,同时露出一副厌恶的表情,“安静,我只把你当成普通同事,正霞是我妻子,希望你别再找她麻烦。”

    亲耳听到心爱之人的拒绝,安静终于崩溃了,“我喜欢你这么多年,凭什么?凭什么你要跟别的女人结婚?!”

    她的声音很大,根本不畏惧让别人听见,此时此刻她更希望能让外人听见自己的表白。

    只要诬陷他和自己存在着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没准他就不会和姓骆的女人结婚了。

    面对她的歇斯底里,苏振业紧紧锁眉,“感情的事是相互的,我喜欢的是正霞,会娶的人也是她,希望你能看清楚自己是什么身份。”

    男人的声音不大,但字字清晰,杀人诛心。骆正霞泪眼婆娑地看着他,心像撕裂般疼痛并有一股怒气向上涌。

    “我哪里比不过她?她能像我这样爱你吗?”

    如果不是为了刺激对方,苏振业真是说不出那些肉麻兮兮的话,他动了动嘴唇犹豫片刻才说:“我很喜欢她,如果你再去找她就别在这个实验室工作了。”

    骆正霞一怔,随即露出一抹苦笑,“我跟在你身边二十多年,竟然比不过一个短短认识几天的女人……”

    她满是哀伤的眼眸里突然闪过一丝疯狂,随手抓起桌上的一把剪刀就朝自己比划着,“如果你敢和她结婚,我就死在这里。”

    突如其来的变故把苏振业吓了一跳,虽然对方在他心里死不足惜,但是如果真在这里闹出人命,那么他们所研究的项目也会受到牵连。

    “你把剪刀放下,有话好好说。”

    安静用刀尖儿抵着脖子上的动脉,直勾勾地盯视着他,“你答应我,不许和她结婚。”

    哪怕不和自己在一起,也不能和别的女人结婚!

    苏振业清楚知道如果自己现在妥协,那么之前的计划就会功亏一篑,他决定赌一把,于是收敛焦急的神色,故意冷着声轻蔑说道:“就算你现在死了,我也不会离开正霞。”

    他的绝情深深刺痛了安静的神经,她那只拿剪刀的手微微轻颤着,由爱生恨也只是一瞬间的事,只见下一秒钟她调转刀尖儿朝苏振业刺去,口中还喃喃自语道:“只要你死了,就谁也抢不走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