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88章 生子 胖乎乎的奶娃娃

第88章 生子 胖乎乎的奶娃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韩茹转过头, 面无表情地看向她,淡淡说道:“你和楚慈是过是离,我不想管也管不动了, 从今以后你好自为之。”

    自从骆婉婉和楚慈结婚后,这俩人三天两头就闹矛盾, 其主要原因有两点:一个是王美霞那边把骆婉婉当成了摇钱树总时不时的过来要钱, 而骆婉婉根本就斗不过那三个无赖只能往外掏钱, 另一个则是楚慈那浪荡性格总爱招惹一堆风流债。

    因为这些矛盾,骆婉婉还曾经抱着孩子离家出走过。

    当时可把韩茹吓坏了,骆家人寻找了一天一宿才在向阳村找到人。

    经过这件事后, 韩茹就彻底凉了心。

    都说生恩不如养恩大,但这一刻她却认清了现实。

    不管自己付出多少真心,在最关键的时候这个小女儿仍是选择了亲生父母。

    火车正在快速行驶着,四周的嘈杂之声令骆婉婉烦躁不已,她双手虚握成拳心底异常慌乱。

    “妈,我这次去京市只是想把楚慈找回来,我们以后一定会好好过日子的,您能不能再信我一次?”

    “我说过了,不会再管你们的事。”说着, 韩茹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闭上眼睛假寐, 彻底把人阻挡在视线范围之外。

    见母亲真的不想再理会自己,骆婉婉委屈地瘪瘪嘴, 只能把满肚子的话重新咽回去。

    下了火车, 他们立刻分道扬镳,骆婉婉也没提出要去骆承家里坐一坐。

    这让韩茹更加心生不满,在小时候骆承对骆婉婉很好, 就算她和苏念念有多少过节也不该如此,如今人在京市还不去自家二哥那里看看确实很太过分。

    由于心里憋着这股闷气,韩茹走路生风,直到来到四合院的门前,这股憋屈劲儿才有所缓解。

    骆承不知道他妈会突然来京,所以除了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家里并没有人在。

    见老板的婆婆来了,招待员赶紧往部队打去电话,隔了半个多小时,骆承才匆匆赶回来。

    “妈,您来之前怎么没通知一声,我好去火车站接您。”

    因为来得匆忙,韩茹只给苏念念带了几件新衣服,这衣服都是之前买的一直没寄出去,如今苏念念怀孕,她觉得这礼物有点不合时宜。

    于是两人进屋之后,她从兜里掏出五百块钱递给骆承,“妈来得急,什么都没给念念买,你拿着这钱给她买点好吃的补补身子。”

    五百块钱在这年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他们夫妻二人都有挣钱,骆承哪可能拿这钱,最后韩茹实在没办法只能把钱重新装进口袋里,再想其他方法给他们。

    “您这是请了几天假?单位不忙吗?”骆承瞧向她带来的行李并接过去。

    行李袋飘轻,应该不会是长住。

    果然,下一秒钟韩茹说道:“单位现在忙,等过段时间我请个大假,这孕妇身边没人照料可不行。”

    知道父母工作忙,骆承没想麻烦他们,“您要是工作忙不来也没事,到时候我会请假,而且照顾月子的大婶我们也已经找好了。”

    “我那工作就忙那一阵儿,不管什么事都比不上念念和孩子重要。”在来之前韩茹就已经想好了,不管怎样,等儿媳妇月份大了她一定要来京市照看,不管外面的大婶能照顾得多好,那也不如自家人来得稳妥。

    关于骆婉婉也在京市的消息,她犹豫再三还是跟儿子提了一嘴,“你知道楚慈为什么来京市么?”

    一直以来骆承都很反感这个人,此时听到名字更是眉头紧皱,“他来京市干嘛?不用上班么?”

    想到骆婉婉的那些罗烂事,韩茹只觉得额头阵阵抽痛,“听说他和一个京市女人好上了,你妹…婉婉今天跟我一车来的,她准备留在这里和楚慈耗到底。”

    都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韩茹觉得自己这辈子所操的心都用在了骆婉婉的身上。

    如果不是顾念二十年的母女之情,她真想一辈子都不再见这个让人心寒的小女儿。

    韩茹的意思其实骆承明白,但他并不打算多管闲事。

    如果骆婉婉能听进别人的劝告,也不至于把事情闹到今天的地步。

    “妈,您知道我和楚慈从小就不对付,他们的事楚慈未必会听我的,如果我出面没准还会让事情变得更加不可收拾。”

    韩茹听了沉默一瞬觉得这话也很有道理,便没再提。

    如今,苏念念是所有人心中的保护动物,每天上下学骆承都会亲自接送她,哪怕工作再忙他也会挤出那么一丁点的时间亲力亲为。

    为了不引起周围人的轰动,怀孕的消息学校那边暂时还不知道。

    晚上放学时,韩茹也跟在骆承身边来接人,见苏念念兴冲冲地小跑过来,她的心都跟着一颤一颤的。

    “念念,你慢点走!小心肚子!”

    因为是刚刚怀孕,苏念念因为一时兴奋倒是忘了自己肚子里还有个崽,她赶紧收住脚步换成了缓慢前行。

    见她怀里捧着好几本书,骆承立刻走过去接书,“今天有没有孕吐?咱们晚上想吃什么?”

    苏念念有时候会干呕,食量也不是太好,骆承现在都照她的喜好做饭。

    “今天挺好的,你问问妈想吃什么。”说着,苏念念朝韩茹灿烂一笑,整个人显得精神奕奕。

    见儿子如此贤惠,韩茹很满意,她径直走向苏念念并搀其胳膊尽可能地放慢脚步。

    “老一辈的人说过,十月怀胎瓜熟落地,你这才刚刚开始,你遭罪的日子还在后头呢,平时有什么活就让骆承干,有什么委屈就教训他,可别惯着他,你千万不能把负面情绪憋在心里,那样对身体不好。”

    婆婆的话句句烫贴,苏念念点点头挽上她的胳膊更显亲昵,“妈,你放心吧,他对我很好。”

    骆承跟在他们身后没敢插话,如今他的家庭地位极速下降,估计等肚子里的奶娃娃出生,他的地位还会一降再降。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他无奈勾唇,却甘之如饴。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苏念念的肚子渐渐鼓起来了,比起最开始的食欲不振,最近她的饭量猛增,恨不得一顿饭能吃头猪,整个人也比从前圆润了不少。

    就在她怀孕八个月的时候,韩茹请好假拎着一堆补品从沈城来到四合院,准备在这里长住。

    怕外孙女有什么意外,沈清远也从新买的房子中又重新搬回到他们的院子里居住。

    因为有家人们的陪伴,苏念念的怀孕生活过得肆意潇洒,那些孕期所带来的不适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初夏,草长莺飞。

    1983年的六月,被众人所期待已久的奶娃娃终于出生了。

    他小名叫壮壮,大名叫骆念生。

    名字是夫妻俩开玩笑时起的,十分随意。

    初为人父人母,苏念念和骆承是一脸懵逼,幸好有韩茹和请来的大婶帮忙,才没让他们手忙脚乱。

    虽然脑子里有许多医学知识,但在苏念念的眼中带孩子可比学医复杂得多,刚出生的新生儿柔软得不行,小家伙儿的一举一动随时都牵动着苏念念那根紧绷的神经。

    韩茹是过来人,他们年轻时带孩子很糙,只要吃饱了身体长得壮实就行。

    见苏念念这么紧张便以为这是平时休息不好所引起的,她忙让骆承多帮忙带孩子,好让苏念念能好好休息。

    其实骆承在平时休息的时候也会带孩子,从最开始的不敢抱到如今的轻车熟路,他学会了很多育儿知识。

    把他妈的话记在心上,他现在更是积极带娃。

    这一天,骆承刚回到家就听见屋子里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声,条件反射下他赶紧走进屋子里准备哄孩子,此时苏念念正在给娃换尿布,酸臭的味道飘至整间屋子。

    “你快去弄盆温水,壮壮要洗屁股。”她没抬头,眼里心里都是炕上这个臭烘烘的小家伙儿。

    骆承去屋外弄温水,回来时苏念念正用手纸给孩子擦屁股。

    接下来,洗屁股和洗尿布的活儿他没让苏念念干。

    待把一切都收拾完,壮壮紧闭双眼早已经睡着了。

    他把孩子轻轻放在炕上,然后才转身和苏念念轻声说话,“妈呢?去买菜了?”

    “嗯,和赵婶刚出去。”

    眼前的妻子细眉轻拧,眼神中不见往日的光彩只剩下疲惫,骆承心疼地伸出手指轻抚眉心,慢慢帮她舒展开来。

    “媳妇,我发现你最近好像不太开心,是有心事吗?”

    苏念念抬眸望向他轻眨一下睫毛,其实她知道自己有点产后抑郁的倾向,也正努力调节心情,不过好像没那么简单。

    他们是彼此的爱人,也是这世界上互相最信任的人。

    她沉默半晌,才选择告诉他实情。

    “产后抑郁”这个词在这个年代根本是闻所未闻。

    她只能用最浅显的语言说明自己目前的状态。

    骆承听完,内心除了担忧还有自责。如果不是他经常要出任务而忽略了妻子的精神状态,她也不至于产生这么多的负面情绪。

    “媳妇,对不起,是我做得不好。”他把人紧紧拥进怀里,语气中透着无措。

    苏念念轻拍他的后背,嘴角勾起一抹浅笑,“我的问题没那么严重,你不用担心,等身体激素恢复正常慢慢就好了。”

    “以后夜里我来带孩子,你只负责好好养身子就行。”

    像是为了兑现承诺,这一夜除了娃要吃奶,其他活儿都是骆承干的。

    这让苏念念很心疼他,但又拗不过他,最后只好作罢乖乖睡觉。

    第二天,顶着两个大大黑眼圈的男人实在不放心妻子的状况,刚过八点就往沈城打去了电话。

    电话另一头,侯宇很惊讶他会突然找上自己,言语中多少带有一丝调侃,“兄弟今天怎么有空啊?我听说你有娃了?你小子可真速度,前脚病刚好后脚就生娃了。”

    看在对方曾经为自己治病的份上,骆承懒理他的无聊,再加上自己现在还有事要问就更不会怼人,“我今天找你是有事要问,你现在忙吗?”

    这么一本正经的问话让侯宇一愣,他也没敢再继续开玩笑,而是拿出平时心理医生的作派正色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你说吧。”

    骆承握紧电话筒的手柄,将妻子的近况详细地叙述了一遍。

    常年和各种病症打交道,侯宇听完觉得问题不大,于是告诉给对方几个注意事项和舒缓心情的办法。

    “就这些?”骆承蹙眉问道。

    “就这些,不然你还想咋样?”侯宇在电话那头用手指轻敲桌面,神态又恢复成之前的轻松。

    骆承说了声谢谢便挂断了电话,不过他的表情可没侯宇那样轻松。

    接下来的日子里,韩茹忽然发现这对小夫妻变了。

    之前是儿媳妇整天愁眉苦脸,事事紧张。

    现在苏念念渐渐恢复了往日的神采,反而是她那小儿子开始变得愁眉不展起来。

    实在看不下去的韩茹只能偷偷把儿子拉到一边询问情况,“你这是怎么了?如果不愿意晚上带孩子就吱声,以后我来带。”

    “……”骆承诧异挑眉,没明白母亲的意思,“我怎么了?”

    “你还问呢?你说你天天皱个眉苦大仇深似的,让你带个孩子就那么难吗?”

    因为最近一直在默默关注妻子身体的状况,骆承还真不知道自己平时的表情是什么样子的,听她这么说,他无奈一笑,“妈,你想多了我没事,壮壮我能带好,你就放心吧。”

    “真的?”

    “真的。”

    有了他的保证,韩茹才放心。

    不止是她,其实苏念念也发现了骆承的变化,这让她有些后悔把自己的症状告诉给对方知道。

    为了不让骆承担心,她更加努力调适自己的状态,慢慢的……效果不错,她的抑郁问题算是彻底康复了。

    在华国,孩子周岁的时候会有抓周的习俗。

    如今的壮壮又白又胖,那小胳膊摇摆起来就像两个胖胖的莲藕,一双大大的眼睛乌溜溜得圆,浓密的睫毛忽闪忽闪,看起来像个大洋娃娃,谁见了都特别喜欢。

    堂屋里,苏沈两位老爷子端坐在正座,两旁的椅子上是亲朋好友。

    苏念念领着步履蹒跚的壮壮慢慢走到众人中间,然后指着长桌上的各种东西柔声问道:“宝贝,你看看你喜欢什么呀?只能挑一件东西~”

    壮壮忽闪一下长长的睫毛,眼里尽是新奇,他挣开妈妈的手,迈开小短腿儿两步三晃地朝长桌走去,小嘴里还发着奶声奶气的单音,“要,要,宝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