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姐姐 > 第90章 不一般 结局前②

第90章 不一般 结局前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缘分这东西很奇妙, 他们在京市生活这么多年一直没遇到过同在一座城市的骆婉婉,今天只不过是想找个没人的地方春游却无意间碰到了。

    最近几年,骆婉婉几乎没和骆家有过联系, 具体为什么不联系,可能真是当初韩茹说得那番狠话被她听进了心里。

    而韩茹也没再刻意打探她的消息, 以至于双方渐行渐远。

    俗话说不是冤家不聚头, 当骆婉婉在湖边看到他们时, 脸上瞬间闪过一抹不自然。

    还是她身边的男人比她先开了口,“欸?骆哥你也来这儿溜达啊?这位是嫂子吧?”

    骆承薄唇抿起,淡淡地“嗯”了一声。

    眼前的男人不是楚慈, 苏念念打量着他,很好奇他和骆婉婉的关系是什么?

    难道这女主和楚慈离婚了?

    “念念,这是我战友的弟弟,郑伟。”

    “郑同志,您好。”当骆承说出对方的名字时,苏念念终于知道这个长相憨厚的男人是谁了?

    他正是书中那个愿意为女主框框撞大墙的痴情男配。

    如今剧情早已跑偏得没眼看,他们还能在京市相遇,这缘分可真是深厚。

    在场四个人,三个人各有所思, 郑伟憨憨一笑,为他们介绍着骆婉婉的身份, “这是我对象叫骆婉婉,咦?还真巧, 我家婉婉和骆哥都姓骆。”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 骆婉婉的表情变得更加不自然了,她紧咬唇瓣不情愿地叫了声“二哥”。

    这下换作郑伟吃惊了,“你们是亲戚?”

    骆承拧着眉心看向骆婉婉, 声音中带着冷意,“咱们谈谈。”

    “嗯,好。”骆婉婉不自觉地缩了缩肩膀,但还是乖乖地跟着他走了。

    郑伟见他们去了旁边不远处的凉亭,心里莫名有些担忧,但惧于骆承是自己的未来大舅哥,便眼巴巴地等在原地抻长脖子张望着,那样子看起来特别深情。

    苏念念没跟他们过去,而是同样站在原地和郑伟聊了起来。

    此时在凉亭里,骆承没同骆婉婉拐弯抹角,直接问道:“你和楚慈离婚了?”

    可能是没想到第一个问题竟然是这个,骆婉婉明显愣了一下,随即摇摇头,小声回答着“没有”。

    “郑伟也知道你没离婚?”骆承的浓眉蹙得更深,脸色已经沉了下来,“还是说你并没告诉人家你已经结婚?”

    见他猜到了大概,骆婉婉的眼底划过一抹慌乱,“二哥,我不是故意的,是楚慈太伤我心了,所以我才会一时糊涂…这件事你千万别让楚家知道。”

    在这一刻,她的第一反应竟不是怕郑伟知道?而是怕楚家知道?

    骆承冷冷地看着她,忽然觉得眼前之人无比陌生,陌生到他想立刻走人。

    但郑伟的事,他不能不管。

    对方是战友的亲弟弟,于情于理他都不能袖手旁观。

    “你放心,我不会和楚家说这破事,但你要是和郑伟分手。”

    见他答应不拆穿自己,骆婉婉顿时松了口气,郑伟本就是她排解寂寞的存在,分开对她来说并不是难事,“好,我答应你,回去我就跟他说。”

    “希望你能说到做到。”说完,骆承转身离开没再多说一句话。

    骆婉婉本想问问韩茹最近的情况,但话到嘴边转了一圈又都通通咽了回去。

    ……

    从公园回家的路上,骆承一直处于心不在焉的状态,苏念念见状终于忍不住问道:“你是不是在担心那个郑伟?”

    其实刚才她和男配聊天时已经知道骆婉婉只是把对方当备胎,并没有说明自己的婚姻状况,而楚慈又是个混不吝的脾气,万一让他知道了,估计又会惹出祸事。

    而骆承也抱有同样的想法,战友的弟弟憨厚老实,万一真因为这件事而受到伤害,那自己也有无法推卸的责任。

    “媳妇,我先送你回家,之后我还要去趟部队。”

    “嗯,好。”

    好端端的一次春游就因为骆婉婉而无疾而终了。半个小时之后,骆承把她送到家门口便匆匆离去。

    苏念念觉得无聊就想着去服务中心转一圈。

    只不过让她没想到的是,在这里她又遇见两个熟人,分别是楚慈和安初雪。

    这让苏念念愣怔一瞬,特别想查查今天的黄历,看一看是个什么样的狗日子竟然把讨厌的人都见全了。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安初雪在看到她后脸色立马就变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是我开的,我当然会在这里。”苏念念懒得理会对方的态度,而是径直坐在一张椅子上环手笑看着她。

    安初雪只觉得这抹微笑无比刺眼,她终于忍不住脾气开始翻起了旧账,“你笑什么?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不会活得这么苦!你竟然还有心思笑?真恶心!”

    与她的激动不同,楚慈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苏念念看,几年不见,他觉得对方比从前更漂亮了,也变得更加勾人。

    “念念,好久不见。”

    听着这句略带几分暧昧的言语,苏念念收敛笑意,并没有给他半分好脸色。

    反倒是是安初雪不淡定了,“你们认识?”

    “认识啊,还是老熟人。”楚慈似笑非笑地看着苏念念,毫不掩饰自己对这女人的兴趣。

    安初雪见状,心里不由得咯噔一声,但她不敢惹怒男人就只能把怨气撒在苏念念身上。

    “你倒是说话啊?难道变成哑巴了?”

    苏念念不说话的原因只是在惊讶这两人的狗血关系,看样子安初雪应该就是那个让骆婉婉追到京市又无可奈何的小三,“你们来这里想办理什么业务,是喜事还是丧事?”

    看似平常的询问把安初雪气得心头一梗,她刚想再次发火就被楚慈的一个眼神给憋了回去。

    “你觉得我们是办喜事还是丧事?”

    对上楚慈那玩味的目光,苏念念在心里冷笑一声,她表情淡漠道:“不管是喜事还是丧事,我们服务中心都不会接。”

    如今的安初雪心思很敏感,她最终没能控制住自己情绪,扬声质问道:“你凭什么不接我的婚礼?”

    她好不容易让楚慈答应给自己办个婚礼,竟然有人在这里找晦气,实在可恶!

    “生意是我的,接不接我说了算,你们好走不送。”苏念念说完站起身懒洋洋地打了哈欠,随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得到老板的指令,这里的工作人员只能礼貌送客,他们劝说好久才把这位瘟神送走。

    傍晚骆承回来,苏念念想了想把今天遇见他们的事叙述了一遍。

    说完还忍不住问道:“欸,你说楚慈是不是要跟骆婉婉离婚了?不然怎么会和安初雪办喜宴?”

    骆承坐在旁边肃着一张俊脸,也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刚刚在部队,他已经向郑伟的大哥说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会说这些只是想让对方有个心理准备,如果楚慈来找他们麻烦,就第一时间通知他。

    见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苏念念笑着探过身子帮其抚平眉间的烦恼,“这件事会顺利解决的,别担心。”

    面对妻子的温柔安慰,骆承终于不再想那些糟心的事,他握住她的手把人带到月退上,轻轻吻上她的耳尖儿,随即厮磨她的脸颊,“念念,有你真好。”

    苏念念被他勾得半边身子酥麻,终于忍不住主动献吻。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过去,静悄悄的屋子里慢慢响起了嘤咛之声……

    第二天,苏念念很晚才走出家门,如果不是必须要上学,她真想在家休息一天睡个懒觉。

    正当她在心里暗骂骆承这个狗男人时,在某处守株待兔的楚慈忽然跳出来拦住了她的去路。

    在楚慈心里,苏念念算得上是自己的老情人。俗话说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哪怕过去这么多年他依然对这个女人念念不忘。

    面对这突然出现的男人,苏念念紧拧细眉,心中不禁疑惑对方找上自己是想干嘛?

    “好狗不挡路,让开。”

    玩惯了温柔顺从的,楚慈只觉得泼辣的她十分有趣。

    “我可是你妹夫,你怎么说话呢?”

    像这种赖皮赖脸的人,苏念念恨不得给他两脚,她绷起小脸儿又斥声说了句“滚”。

    由于现在正是早晨上班的时间段,他们周围已经走过去好几个路人。

    楚慈对骆家还有顾忌,于是也就没再为难她,“今天晚上七点,我在前面的舞厅等你,咱们不见不散。”

    说完,他装出很潇洒的样子走了,完全没听到苏念念在他身后骂了句神经病。

    碰到这种奇葩,苏念念在放学后便把这件事情毫不犹豫地告诉给骆承知道。

    虽然她知道骆承并没有重生,但总能感觉到他好像知道很多事情。

    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误会,坦诚相待是必须的。

    晚上七点钟,楚慈坐在舞厅的沙发上正和别人拼酒,其实他心里很清楚苏念念不可能来,早上的那席话也只不过是为了逗弄她而已。

    但同时心里又抱有一丝幻想,万一能来呢?

    而且凡是能找骆承不痛快的事,他都愿意去做。

    酒过三巡,楚慈喝得有点高,尿意憋得他站起身和旁人说明去处便走向了门外的厕所,因为头晕他走起路来晃晃悠悠的,眼前的事物也变得有些模糊。

    因为他是这里的常客,在他身旁经过的人都会和他打声招呼。

    这家舞厅是在一家工人俱乐部的一楼,出了后门就是旱厕,楚慈对这里轻车熟路,哪怕是喝多了也能找到地方。

    当他迷迷瞪瞪走进旱厕刚想方便的时候,突然身后有人用力一推,他一个没站稳整个人直接栽向了茅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