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戴好头盔谈恋爱 > 第三章

第三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沉默半晌,霍骁意外地轻声笑了笑:“懂了。”

    王若含垂下视线,突然没了底气。

    他越过她离开楼梯间,招呼都没打,故意应她那句“再无交集”。

    等人离开,王若含塌下肩长吐了口气,整理好状态回到护士站,没两分钟就有病房按铃,走廊上传来家属的呼救:“医生!医生!”

    脑子也许还没反应过来,但身体已经形成惯性,几个护士立刻赶到病房。

    病人是高烧不退送过来的,才三岁大的小姑娘,突然浑身抽搐,口中有白沫。

    两个护士配合着摁住孩子手脚,王若含上前给她清理口中异物,又叠了块纱布在她齿间。今晚值班的是康医生,了解状况后偏头说:“安定。”

    王若含立刻配合,取药递药,拿仪器给孩子连接心电。

    □□见效快,抢救过程争分夺秒,等病人症状逐渐好转,所有人的心才终于落地。

    康哲和家属交代情况,疑似是高热惊厥,常见的婴幼儿神经系统疾病,幸好今天送到医院来了能及时抢救。

    他又把明天的治疗方案简单说了说,让孩子爸妈不用太担心。

    正在整理药品,王若含察觉到床杆在颤,吓得赶紧抬头,见小姑娘正安然地躺着,已经入睡。

    她又偏转视线,原来是孩子妈妈在发抖,手捂着脸小声啜泣,大概是感到后怕。

    王若含拍了拍她的肩,轻声安慰:“没事了。”

    一个护士留下观察情况,王若含离开病房,抬头看了眼走廊上的时钟,已经快十二点了。

    林蕙今天上的是小夜班,刚交接完工作准备下班,看见王若含,她担心道:“姐姐,夜还没开始呢,怎么就感觉你萎了。”

    王若含提了提嘴角:“I’m?fine.”

    林蕙把水杯递给她:“要不给你泡杯咖啡?”

    王若含摇头:“不用,没事。”

    林蕙从抽屉里摸了根巧克力棒给她:“挺住啊,我先回家了,加油。”

    王若含晃了晃巧克力棒:“拜拜。”

    比起白天不停歇的忙碌,夜晚的寂静和突如其来的紧急状况更消耗精力。

    和生物钟抗衡的滋味不好受,有事做起码还能吊起精神,抽血换药,一连到后半夜才好不容易清闲下来,王若含趴在桌子上写了会儿护理记录。

    好不容易捱到清晨,八点不到,外头的天不算光亮,看来今天又是阴雨。

    和白班的同事交接完,王若含感觉自己半边灵魂都不在体内了。

    丸子头松松垮垮,她换上自己的T恤和牛仔裤,打着哈欠眯着眼睛走出科室。

    “欸。”

    听到声音,王若含仰起脑袋,怀疑自己是不是累出幻觉。

    霍骁放下交叠的手,问她:“早饭吃了没?”

    王若含摇摇头。

    霍骁接过她肩上的帆布包,提在手里拎了拎,嫌弃道:“你往里头装炸弹啊这么重?”

    王若含还是摇摇头,她通了个宵,思维运转缓慢,无法解析面前这人的言行举止。

    以防万一,她张嘴问道:“你不会一直在这里等我吧?”

    霍骁嗤笑一声,反问她:“我看起来像二逼吗?”

    王若含抿唇不说话了。

    霍骁自顾自地迈步向前,钥匙钱包都在包里,王若含只能快步追上去。

    走出医院,霍骁回头问:“没开车吧?”

    王若含回:“没。”

    霍骁开的是一辆白色BMW,王若含上车之后才反应过不对劲来,她眨眨眼睛,侧过头后知后觉地问:“你来找我,有何贵干?”

    霍骁目视前方发动车子,打消她的顾虑:“放心,没别的意思。”

    王若含只想追问清楚,总觉得自己脑子一抽上了贼船:“到底要干什么?”

    霍骁还是不正面回答:“先吃早饭。”

    跟着男人走进M记大门的时候,王若含更加确信她才是那个二逼。

    霍骁找了窗边的位置坐下,在手机上划拉两下后递给王若含:“看吧,你要吃什么。”

    王若含没别的本事,最会随遇而安,来都来了,吃呗,确实饿了,不和自己过不去。

    她点好一份图灵根双蛋煲套餐,把所有选项通通换成顶配,额外再加一份薯饼,势必要奢侈一把。

    “好了。”

    霍骁接过手机,瞥了眼屏幕,挑眉睁大眼睛。

    王若含猜测这个表情的意思是:这女的可真能吃啊。

    前台店员通知取餐,霍骁起身去拿,餐盘盛得满满的,属于霍骁的只有一份皮蛋瘦肉粥。

    两人依旧安静进食,其实一起吃饭的次数并不多,但不知怎么他们已经形成了这种气氛,同桌吃饭不说话也不会尴尬,好像已经相处了很久。

    霍骁悠悠然喝着粥,举止斯文,王若含倒是真饿了,她吃饭速度一向快,不一会儿就消灭了面前的大部分食物。

    等吃完蛋堡,王若含把包装纸揉成团,问霍骁:“现在可以说了吧,有什么事?”

    霍骁还是不紧不慢的样子,拿了张纸巾擦嘴,开口道:“先把钱付了,43,你把我微信拉黑了吧?”

    王若含:“啊?”

    霍骁拿起手机,点开收款码推到她面前:“啊什么,难道你要再还我一顿饭?不是说再无交集?”

    王若含张了张嘴,最后只能龇着牙忍痛把钱付过去。一顿原本三块钱就能解决的早饭,硬生生翻了十倍多,造孽啊。

    “说吧,到底什么事。”

    霍骁正色道:“我有一件西装外套在你那里,还记得吧?”

    王若含哽了一下,低头颔首:“嗯。”

    霍骁平静陈述:“之前加你微信就是为了这事,我想拿回我的衣服。”

    王若含掀眼,质疑道:“就这?那你联系周以不就行了吗。”

    霍骁轻哼:“找了,你姐妹当时忙得焦头烂额,把你的微信推给了我,让我自己找你。”

    王若含不说话了。

    霍骁轻蔑道:“不然你以为呢?本就露水情缘罢了,没必要再有联系。这次是意外,我也不知道周以说的是你,不然我一定会拒绝。”

    只一个晚上过去,王若含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心底涌起无名火,这幅高傲鄙夷的语气和之前的温润如玉判若两人。

    但转念一想,似乎这样才是这个人,她最熟悉最深刻的样子不就如此吗。

    王若含感到可笑和恼怒。

    霍骁将手机收进口袋,起身说:“你应该还留着吧?走吧,我跟你回去取。从今以后就......”

    王若含加重语气打断他:“后会无期,再也不见!”

    霍骁点头,颇为认可:“再也不见。”

    王若含的血压直线上飙。

    本来就不是息事宁人的个性,一上车,她挺直腰背抬高下巴,掐着嗓子阴阳怪气道:“什么衣服啊?三个月了还惦记?很贵吗?这要被我一不小心弄脏了怎么办啊?没事吧霍老师?”

    霍骁浅浅一笑:“衣服倒不要紧,口袋里有个领带夹,你没给我弄丢就行。”

    王若含想到什么,沉默不语了。

    霍骁看她这副样子,立刻紧张起来:“不会真弄丢了吧?”

    王若含瞥他一眼:“没,我可丢不起。”

    霍骁说:“那就行。”

    外套她那天早上借来穿走,因为里头那条裙子没眼看。

    回家之后就送去干洗了,那枚领带夹王若含自然也见过。

    银色叶子造型,背后刻了字:Xaiver’s?YE。

    车辆驶过城市街道,路边树木丛生,绿叶被灿阳映得油亮。

    心底的情绪混杂,王若含没有去细想,只当好奇所以发问:“是你白月光送的?”

    霍骁没有迟疑,立刻否认:“不是。”

    大概是猜到她有可能已经见过领带夹,顿了顿他又补充道:“只是前任。”

    王若含咬了咬嘴皮,继续问:“还没放下人家呢?”

    霍骁面无表情打转方向盘:“没有,别人送的礼物丢了不好。”

    王若含嗯了声:“你说的对。”

    很快到了地方,白色轿车在路边停下。

    王若含的家就在她妈妈的店楼上,母女俩在这栋小房子住了很多年。

    拔钥匙熄火,霍骁对她说:“你去拿吧,我在这等你。”

    王若含点头下车,要关上车门前又突然起了个念头:“欸,你能顺手帮个忙吗?”

    “嗯?”

    好不容易逮到个健壮青年,实在不愿意浪费,王若含翘起大拇指指了指身后:“帮我搬个花架。”

    霍骁稀里糊涂地跟着人进了屋。

    这栋小房子从外观看就非同寻常,白墙红瓦,精致而温馨,像《蜡笔小新》里野原新之助的家,门口立着木牌,上面是花体的“美丽无罪”,像是店铺的招牌。

    一边进门,王若含一边和他介绍:“一楼是我妈的美容店,楼上就是我俩住的地方。现在还没开业,我妈估计在睡觉。”

    霍骁点头,放轻脚步来到后边的小花园,看来主人有在精心打理,花架是木质不规则的造型,体积挺大,重新刷漆过,上头摆满了花盆,富贵竹、洋牡丹,再多的他也认不出来,另外门口还有两盆柠檬。

    “你先等等啊,我把花盆搬出来。”

    王若含说着就要弯腰,霍骁拉住她:“你去拿衣服,我来就行。花架要搬到哪里?”

    王若含指了个方向:“那里,这颗树挡了太阳,那边光好。”

    霍骁点头:“行。”

    “那你先搬着,我马上下来。”

    看着人一路小跑回屋里,五五分的比例像动画小人般滑稽,霍骁扬唇,脸上有了笑意。

    搬花的时候,霍骁留意到窗台上的一排摆设,有蘑菇造型,也有郁金香,顶上的凹槽小而浅,不知能用来装什么。旁边用纸盒盛着一碗白色石头,一颗一颗,指腹大小。

    他越加觉得这栋房子有趣,不是经过专业设计师规划后的精致,屋里的家具和摆设随意而没有固定风格,但组合在一起就是温馨和谐。五斗柜长了手臂叉着腰,他想起《美女与野兽》里的衣橱夫人。

    很快楼梯上传来咚咚咚的脚步声,王若含抱着用干洗袋装好的衣服:“领带夹也在口袋里,你检查一下吧。”

    霍骁动作很快,已经把架子上的花盆清空。这会儿虽没太阳,但天气也闷热,他额头上出了层薄汗,朝她喊:“先放那吧,过来搭把手。”

    “欸欸。”王若含赶紧跑过去。

    两个人合力把花架抬起,尽管王若含使不上多大力,中途还分心注意到霍骁的手臂肌肉线条非常流畅清晰,默默在心里惊讶这男人居然还健身。

    等大功告成,霍骁叉着腰喘气:“这么重,那你们当时怎么搬过来的?”

    他感冒还没痊愈,说着就咳嗽起来。

    王若含给他倒了杯水:“那时候我妈有男朋友啊。”

    霍骁不知道怎么回,抬起杯子喝水。

    “谢了啊。”

    霍骁摆摆手,拿起衣服准备离开:“走了,你......”

    王若含等着他说完后半句。

    霍骁犹豫之后,还是选择作罢:“没什么,我走了。”

    “欸哟!”

    楼梯上突然传来一声惊呼,霍骁和王若含同步抬头。

    方春华穿着丝质长袍睡衣,长发未加打理,随意披散在肩上,她盯着年轻男人盯得眼睛都要直了,问女儿:“王若含,这谁啊?”

    始料未及的一幕,王若含闭了闭眼,暗叹完蛋。

    霍骁却极快适应眼前的场景,上前几步躬身伸手,得体微笑道:“阿姨好,我叫霍骁,是若含的朋友。”

    方春华笑得快合不拢嘴:“你好你好。”

    王若含插入两人之间,问她妈:“你今天怎么起这么早?”

    方春华看都没看她地回:“估计是感应到有帅哥了吧。”

    要命了,王若含当机立断要拉霍骁离开:“他还有事,得走了。”

    方春华看到窗外的花架,赶紧把人拦住:“是你帮忙搬的吧,小霍?”

    霍骁笑着说:“举手之劳,小事。”

    方春华拽着他手腕不让人走了:“怎么能是小事呢,是大忙,有要紧事吗?不然中午留下吃饭吧。”王若含朝霍骁拼命挤眉弄眼:快拒绝!赶紧走!

    霍骁专注地看了她两秒,点头,心领神会道:“好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