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戴好头盔谈恋爱 > 第四章

第四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王若含头顶赫然冒出三个粗体黑字:WTF?

    得到预期中的效果,霍骁心满意足。在王若含充满杀气的眼神里,他收敛笑意,又对方春华说:“不过今天就算了,若含刚值完夜班,让她去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

    方春华把人一路送到车上,千叮咛万嘱咐有空常来。

    王若含跟在后面翻了个白眼,常来干嘛,美甲美容还是冰点脱毛?

    看着嘴角要咧到耳后根的方春华,王若含抱臂哼哼了两声,提醒她:“欸,某人前两天是怎么说的来着?”

    方春华瞪她一眼:“我还没问你呢,这小伙子刚认识的?以前都没听你说过。”

    王若含解开丸子头,揉了揉头发,打着哈欠上楼梯,随口搪塞道:“周以同事,不熟。”

    方春华显然不相信:“不熟你找人回来搬花?”

    王若含即刻回怼:“不行啊?你不也经常找保安大哥搬快递?”

    “这能一样?”

    “怎么不一样?毫无区别。”

    方春华一拍手,恍然想起:“哦,那天晚上一起吃饭的人就是他吧,怪不得我听他讲话鼻音这么重,感冒的就是小霍啊。”

    王若含简直头疼:“不说了不说了,我要睡觉,困死了。”

    方春华提声喊:“下午我要和你乔阿姨出去,醒了自己找饭吃啊。”

    王若含有气无力地回:“知道了。”

    简单洗漱完,王若含拉上窗帘,钻进被窝。身体早疲惫不堪,但神经还算清醒,这么一闭眼,脑子里快速闪过些画面,什么都有,杂乱无章,都是烦心事。

    王若含烦躁地翻了个身,取出抽屉里的蒸汽眼罩拆封戴上。

    眼周逐渐温热,隐隐能闻到茉莉香味,她终于平静思绪,渐渐入睡。

    今天休息,她干脆没定闹钟,一觉睡到自然醒。再次睁眼的时候,眼罩已经滑到了下巴上,王若含伸手扯下。屋内昏暗,应该到晚上了,她又闭着眼缓了一会才起床。

    走出房门听到厨房有动静,王若含摸着肚子喊:“妈。”

    “醒了?”

    不是方春华的声音,王若含打了个激灵一下清醒。

    她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是秦也。

    男人已经走了出来,身上穿着围裙,衬衫袖子撸到臂弯,手里捧着一只碗在打鸡蛋。

    眉目身型与往日一样,依旧是温和清爽的样子,他笑着说:“刚打算去叫你,等等啊,马上好了。”

    大脑和手脚都下了迟钝buff,王若含有一刻分不清这是做梦还是现实。

    她挠挠脑袋,走向秦也问:“你怎么在这?我妈呢?”

    秦也把打好的蛋下入油锅,滋啦滋啦的声音分外治愈:“和我妈跳舞去了,下午我去接的她俩,说你晚饭没人料理,我就过来了。饿不饿?”

    王若含回:“还行。”

    秦也指了指冰箱:“要不要先洗个桃子?下午刚从阳山买回来的。”

    王若含点头:“那我洗两个。”

    秦也往旁边让了让,王若含站到水池边上。

    厨房空间狭窄,站两个人刚好,这么有烟火气息的氛围,熏得她有些恍惚。

    “我记得你喜欢脆的。”秦也出声说。

    “嗯。”

    “面马上好了,出去等吧。”

    王若含甩了甩桃子上的水:“谢谢秦也哥。”

    秦也笑了声:“客气。”

    回到餐厅,王若含盘腿坐在椅子上,边啃桃子边打字:一觉醒来发现秦也在我家给我做饭,什么水平?

    闺蜜群里瞬间炸锅。

    陈文欢:?

    卢杉山:?

    陈文欢:做梦呢?醒了没?

    卢杉山:宝贝,恭喜你,这是重生了。

    王若含乐呵地看着群消息,她刚刚的反应不亚于此。

    王若含:他说他下午去接我妈和乔姨,听说我没人管晚饭就来给我下面了,现在就穿着围裙在给我煎蛋。

    陈文欢和卢杉山继续刷问号,周以出现,道出了一句真相:怎么感觉有点ooc了呢。

    王若含叼着桃子,双手打字问:什么意思?

    周以回了条语音:“他这人确实细心周到,但路上打包一份让你妈给你带回来不就行了?特地来亲自下厨,上赶着献殷勤,怎么着,难道因为上次那事想补偿你?”

    卢杉山发了一张柴犬点头的表情包,表示同意。

    王若含从耳边拿下手机,放慢咀嚼的动作,抬头看向厨房,橘黄色的灯光,磨砂门后可见一个瘦高忙碌的身影。

    闺蜜的话泼了盆冷水下来,浇熄刚蹿出火苗的希望。

    女人的第六感还真是敏锐,陈文欢问:他最近和他女朋友怎么样?

    王若含说:又分了,听我妈说吵得挺凶,我刚刚留意了一下,他没带戒指。

    陈文欢:所以这会儿想起你了?

    卢杉山:我怎么就搞不懂男人的心思呢......

    王若含叹了声气:我就没搞懂过。

    周以:那你刚刚看到他的时候,开心吗?

    王若含想了想:不知道,就挺懵的,好久没见面了。

    很快秦也端着一碗面出来,热气蒸腾,金黄色的煎蛋盖在表面:“吃吧。”

    王若含拿起筷子,开动前先问:“你吃了吗?”

    秦也说:“我们仨回来的路上吃了。”

    王若含点点头,埋头进食。

    面是清汤,烫了两颗青菜,也没加什么盐,她从小在山城长大,口味偏重,尝了两口就忍不住去摸桌上的牛肉酱。

    秦也看见,问她:“是不是不好吃?”

    王若含摇头:“这样香一点。”

    她心里很清楚,是容欢吃得淡,他习惯了。

    许久没联系,秦也又问了些她的近况,无非就是科室里那些事,还有和她妈最近过得怎么样。

    王若含回答得都挺敷衍,秦也大概是听出来她兴致缺缺,很快打住不再继续。

    她吃面的时候,秦也就坐在对面看着,偶尔低头摆弄两下手机。

    王若含闷声嗦面,不和他有任何眼神交流。

    “哦对了,今天和阿姨聊了一下,她说今年店里生意不太好,我想着要是实在做不下去了,就把一楼改成民宿租出去。明年后年吧,旁边的商业街就要开了,这边的房子肯定会升值。到时候租金就定一晚上三四百,虽然不能保证收益多高,但至少阿姨轻松一点。”

    王若含安静听他说完,但没有表示赞同:“再说吧,我和我妈会商量的。”

    秦也仰起脑袋,往屋里扫视一圈,掀唇笑起来:“我还记得你刚来的时候什么样。”

    王若含喝着面汤,随口接:“什么样?”

    秦也回想了一下,描述道:“像个初中生。”

    王若含顿住,不知道这话到底是认真还是捉弄,她那会儿十八岁生日都过了。

    秦也愉悦地笑起来:“你长得很像你妈妈,眼睛又大又圆。”

    王若含说:“也就眼睛像我妈吧,她总说我爸拖累了她的基因。”

    秦也笑了笑。

    王若含把手边的桃子滚过去:“给你也洗了个。”

    秦也摁住桃子,放到手边没动。

    王若含没再多说什么。

    她不知道秦也打算坐多久,如果只是来做顿晚饭,那么他已经完成任务了。

    真奇了怪了,口腔科最近不忙吗?

    不知是否是老天爷感应到她的os,下一秒秦也的手机铃声就响起,他看了眼屏幕,匆忙接起,简短应了几句后挂断电话,边起身边说:“我得走了,科室喊我回去加班。”

    “那你开车小心。”王若含把桌上的桃子递给他,“带着吧,空了吃。”

    秦也接过:“行。”

    送走秦也,王若含垮着肩舒了口气,刚刚发生的一切足以用奇幻形容,她到现在都没实感。

    等翻开手机一看,群里的新消息已经100+。

    卢杉山:wrh怎么不说话了?

    陈文欢:我丢,不会吧不会吧。

    郑筵:不会什么?

    陈文欢:秦也一碗面,wrh个没骨气的又上头了。

    卢杉山:不至于......吧?

    郑筵:难说。王若含爬完楼回来,一看最新消息,来了脾气:胡说八道!

    王若含:老娘我不动如山!

    王若含:筵筵下班啦?

    郑筵:刚下。

    郑筵:距离我退休又少了一天。

    王若含:周以呢?

    陈文欢:找她老公去了吧。

    卢杉山:@嗷呜一口芝士汉堡怎么样了到底?

    王若含:没咋,我吃完了他走了,兄友妹恭,无事发生,散了散了。

    难得休息一天,王若含从客厅踱步到阳台,竟找不到什么可以打发时间的业余活动。

    她颓丧地回到卧室,躺在床上刷朋友圈。

    周以刚发了一组九宫格,晒和她老公在星城的旅游打卡记录。

    王若含点完赞后评论:能不能打包两升幽兰拿铁回来?

    她退出朋友圈回到聊天界面,看见有红点顺手点开,竟然是霍骁发来的消息,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一个句号。

    霍骁:。

    王若含:?

    霍骁:test

    王若含:?

    霍骁:没拉黑啊。

    王若含:忘了,谢谢提醒。

    霍骁:欸等等,有个问题。

    王若含:?

    霍骁:早上忘了问你,花架上有一盆粉色叶子的,那个是什么?

    王若含想了下,回答:你说的是花叶络石吧。

    霍骁:好像是,挺漂亮的。

    王若含:这个很好养的,你可以试试。

    霍骁:好。

    聊天框又沉寂,在王若含以为对话已经结束的时候,霍骁又发来:窗台上的那一排玩具是什么?

    王若含提起一口气,纠正他:那不是玩具,是烛台。

    霍骁问:你收藏的?

    王若含:嗯。

    霍骁:那旁边盒子里的白色小石头是什么?

    王若含用仅剩的耐心回:是我做的石塑黏土,在风干。

    霍骁:哦哦。

    一句“您还有什么问题吗”刚打好还没发出去,页面上又弹出一条新消息。

    霍骁说:你家好可爱。

    如果突然冒出这一句,那是恭维客套、是没话找话,但结合前言,霍骁似乎是真的对她们家这栋小房子感兴趣,并且由衷喜欢。

    王若含把输入框的文本尽数删除,回复:谢谢。

    大概是实在无所事事,她竟然主动将话题进行了下去:不过这些东西我妈都很嫌弃,觉得就是没用的摆设,扬言要统统给我丢了。

    霍骁回:你妈只是扬言,我妈是真给丢,她是究极实用主义和极简主义。

    屏幕前,王若含侧过身子,嘴角不知不觉上扬。

    霍骁又说:什么时候阿姨丢的时候通知我一声。

    王若含问:你要去捡破烂?

    霍骁:读书人的捡破烂不叫捡破烂,叫reuse。

    王若含轻笑出声,这男的还蛮幽默的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