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戴好头盔谈恋爱 > 第六章

第六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些话在王若含听来就是深夜电台换汤不换药的情感故事,产生不了共鸣,只是无感敷衍地点头:“懂的懂的。”

    方春华不满地睨她一眼,叹声气,知道她听不进去,也不愿意继续唠叨了。

    “桃子洗了吃没?”

    王若含打开冰箱门找酸奶喝:“吃了。”

    “小秦知道你喜欢脆的,特地挑了一盒硬点的,真细心,我看他比他爸年轻的时候还会讨女人喜欢。”

    王若含啪一声合上冰箱,拉下脸抱怨:“一会儿小秦一会儿小霍的,有完没完,全世界就这两个男的了吗。”

    她这突然一下把方春华吓一愣:“诶哟喂,发什么脾气呀,说都不能说啦?”

    王若含臭着脸:“不能。”

    方春华又拿了抹布擦灶台,嘴里嘀咕:“你这脾气到底像谁。”

    王若含没好气地接:“你呗,老爸多温吞。”

    方春华作势要拿抹布抽她:“滚滚滚,就知道气你妈。”

    厨房变战场,王若含捧着酸奶叼着勺,赶紧开溜,回房间的时候顺便把一楼窗台上晾好的石塑黏土收了回来。

    白天睡得足,这会儿没困意。她平时的生活很单调,懒惰不爱运动,没有耐心追剧。除了刷微博刷朋友圈就是打游戏,偶尔会做些手工,比如陶艺黏土、羊绒毛毡这类的。

    她念书的时候脑子不灵光,作业都仰仗闺蜜几个救济,文科靠周以,理科靠郑筵,高考惊险越过本科线。

    不过人嘛,总会有一技之长。老天爷大概是为给了她一个不好使的脑袋抱歉,所以另赐了她一双巧手。

    上高中的时候王若含帮年级里的女同学织围巾送男友,一个学期下来赚了好几百,大学时期还自己学着做耳环想开网店创业,后来因为觉得运营麻烦打消念头。

    被护理学导论折磨到痛不欲生的日子里,她还考虑过要不要学美甲。

    用方春华的话来说就是:“我们家王若含虽然成不了大事,但总归不会饿死自己。”

    石塑黏土是这两年火起来的,王若含也跟着买了原材料,第一次尝试就已经做得有模有样,风干后的成品没有太大瑕疵。

    正好晚上没事,她把买好的颜料取出,准备给这些小石头上色。

    样式都是跟着某红书上的博主做的,小猫小熊小猪,中间穿了孔,可以串成手链。

    上完一遍底色后,王若含抽了张湿巾擦手,等静置晾干。

    她换了个放松的坐姿,曲着一条腿架在椅子上,拿起手机解锁屏幕。

    微信朋友圈那一栏里出现霍骁的头像,王若含点开,他刚刚转发了一则公众号文章,标题叫“今日口语|日常聊天中的emoji如何用英文表达?一起来学习吧!”。

    王若含打开链接,里头满屏英文字母,一眼望下来她认识的竟然只有“happy,sad,sleepy”。

    不经意就又被提醒一遍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学渣,王若含抿平唇线,起了幼稚心思,在相册中翻出一张图片。

    这张出圈表情包有各个版本,经过王若含妙手制作后,穿着绿色运动服的男人边上多了两行字,——“少踏马用英语问东问西,这里是中国”。

    她将编辑好的表情包发布朋友圈,以免扫射到他人引起不必要的矛盾,设置权限时王若含特地选择仅霍骁可见。

    报复完毕解了气,她把手机倒扣在桌上,哼着歌继续摆弄她的小石头。

    落地窗前,男人安静站立。

    酒店楼层高,屋外夜色黑浓,城市灯火闪烁。

    耳机里,清冷严肃的女声终于说起结束语:“不早了,你休息吧。”

    霍骁揉着眉心,暗自松了口气:“好的,妈。”

    一通六分半钟的电话,涉及到日常生活的只有寥寥几句,其余时间里林珊都在问他有关这次研讨会的事。

    讲个笑话,在学院,系主任给他们这些老师开例会的时候,他都没和他妈打电话来的紧张。

    感冒还未痊愈,他的嗓子哑着,时不时闷咳两声,林珊像是没听出来,没问候这个。

    霍骁坐回沙发上,拿起水壶往杯子里兑了点热水。

    学生的大创项目开始运营,有个小组创建了有关日常口语表达的公众号,霍骁看里头的文章有意思,也会帮忙转发。

    他随手翻阅着,发现王若含几分钟前发布了一条朋友圈,没有文字说明,就一张图。

    点开放大,认真看完上面的文字后,霍骁的脸黑了,心里的记仇小本多了一条。

    这女的是上天派来惩罚他的,他又一次确信。

    翌日周六,下午有个专家讲座,霍骁借口感冒请假了。

    N大从去年开始也实行夏季短学期,为期一个月,除了常规的课程,学院还开设了学术交流周,请了一些专家教授来演讲。

    林珊也在受邀之列,下周二就过来。原本他明天就可以回申城,又不得不多待一周,林珊想带他见见她那几个搞外交的老同学。

    在他妈面前,霍骁自然不敢有怨言,再不情愿也只能乖乖领命。

    被迫加班,本就生着病身体不舒服,他憋了一肚子坏情绪,烦闷无处发泄。

    一整天,霍骁躺在客厅沙发上,心安理得虚度光阴,捧着手机在峡谷大杀特杀。

    不过今天的运气不好,排位总遇到菜鸡队友,赢也赢得艰难。

    霍骁嫌打得太累,索性不再继续。他退出游戏点开微信,群里今天出奇安静。

    本科毕业就接连读研读博,回国之后又进了大学教书,交好的朋友就这几个,霍骁不管他们叫“兄弟”、“死党”,至少在他心里没到那个程度。

    五个人年龄差不多,家庭背景也类似,都出过国留过学,现在从事着一份体面的工作,不过最重要的是,他们都有一对高知且严苛的父母。

    霍骁和哥几个从小就是在父母们的比较中长大的,他们有时成为“别人家的小孩”,有时讨厌那几个“别人家的小孩”。

    小时候他们互相看不顺眼,视其他人为假想敌,长大之后又自然而然成了朋友。

    也许是因为,他们是为数不多能彼此理解的人。

    霍骁今年三十岁,现任J大英语系的助理教授,叶图南和程清和都是他的同届,一个在律所一个在法院,许麟三十二,某家主流媒体的主编,隋艺最小,才二十八,现在运营一家MCN机构。

    这五个人论外表论家世,无疑是优质青年,相亲市场上的抢手货。常人眼里,他们谈吐不凡,气质卓越,这样的人在一起,大概平时就谈些国内国外政坛大事,或者金融市场浮浮沉沉,闲暇时间再参加些高级酒会,打打高尔夫听听音乐剧。

    可惜了,事实截然不同,五个人凑一起要么喝喝小酒,吐槽最近生活里的烦心事,要么就是开黑打游戏,说话一个比一个俗,骂人一个比一个狠。

    所以霍骁爱跟他们扎堆,不用顾及太多,不用时刻注意那些麻烦矫情的礼仪教养,做个庸俗的普通人就行,起码不累。

    随艺就说过,他们群里的聊天记录或者日常对话随便流传一段出去,这几个人大概都得完蛋,人设崩塌得如山体滑坡。

    霍骁在群里发消息,问有没有人陪他排位。

    叶图南回了条语音,霍骁点开,嘈杂的背景音刺激耳膜,他赶紧调低音量。

    叶图南几乎是喊着说话的:“骁啊,今天不打了,我们在喝酒呢!”

    最后两秒还有隋艺的声音,不知道说了什么,含糊不清的,估计是喝多了。

    怪不得今天没人说话,原来一起喝酒去了。

    许麟问他什么时候回来,霍骁打字回:下个礼拜,林教授来讲座,揪着我旁听。

    许麟说:我看林老师还想你走外交的路。

    霍骁:懂,但我誓死不从,不想再出去了,我爱5G和某团外卖。

    许麟:家里最好。

    聊了两句,霍骁让他们喝酒去吧。

    他孤身一人在金陵,本以为没乐子可找,谁知过了没多久,乐子自己找上门来了。

    王若含发来一条新消息:dd。

    霍骁回了个问号。王若含:游戏吗?

    霍骁挑眉,没立刻答应:排位?

    王若含:嗯嗯。

    霍骁:带不动。

    王若含:昨天不是赢了吗?

    王若含:ballballyou了啦。

    王若含:哥,大哥,发发善心,救救我。

    霍骁:......

    霍骁:行吧。

    王若含:上号!

    霍骁刚登陆游戏,就收到名为“糯糯豆豆子”的组队邀请,他摁下接受进入房间。

    一道甜美的声音出现在耳机里,带着刻意的娇软:“准备好了嘛?那我开啦。”

    霍骁鸡皮疙瘩直冒:“......开吧。”

    “好哒。”

    霍骁五个位置都能玩,但排位他喜欢拿核心输出,如果遇到坑逼他还有机会力挽狂澜。看一楼拿了打野,霍骁莫名松了一口气。

    昨天是失误,后来他特意研究了一下王若含的常用位置,猜测她应该擅长中单或辅助。

    霍骁把中单让了出来,给自己拿下射手公孙离。

    语音里,王若含娇滴滴地问:“我要不要玩大乔辅助你呀?”

    霍骁顿了两秒,忍住不适感回:“随你。”

    “刚好我买了新皮肤,漂亮吧?”

    她说的是大乔刚出的白鹤梁,海报一出就惊艳玩家,神女的扮相娉婷袅娜,倾国倾城。

    霍骁随口嗯了一声,意识到不对劲后又担忧起来:“你会玩大乔吗?”

    按照她昨天的表现推断,霍骁有一瞬的后悔。

    王若含啧了一声,不满他的疑问:“当然会了,你看着,我乱杀!”

    霍骁呵呵笑了两下,但没打消质疑。

    开局两边正常发育,敌方射手是手长怪伽罗,霍骁老实清兵,在打野和中路没来抓之前不和她硬刚。

    跟着打野入侵敌方蓝区获得优势后,王若含的大乔一边往下路走一边说:“我来啦,你可以把她勾引出来。”

    “行。”

    霍骁顿了顿,又开口:“那个......你能好好说话吗?”

    王若含反问:“你不喜欢这样的吗?”

    霍骁笑了:“谁和你说我喜欢这样的?”

    王若含:“你们男人不都喜欢这样的?”

    霍骁严肃道:“我可以承认我不是男人,但请你不要再这样说话。”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王若含清清嗓子恢复正常语调:“我不是想给你更好的游戏体验嘛。”

    霍骁哼笑:“我谢谢你。”

    听筒里传来咀嚼的声音,咔哧咔哧的,霍骁嫌吵,皱眉问:“你在吃什么呢?”

    王若含口齿不清地回:“桃儿。”

    霍骁觉得奇怪:“吃桃为什么有声音?”

    王若含又咬了一口,故意发出嘎嘣响声:“因为脆啊!”

    霍骁简直觉得不可理喻:“为什么会有人喜欢吃脆桃?硬邦邦的能叫桃?”

    王若含强硬反击:“软不拉叽的就配?只有八十岁的没牙老头才会吃软桃。”

    她话密语速快,没等霍骁回话,又咄咄逼人道:“哦哦哦,不好意思哦,不知道你牙口不好,霍爷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