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戴好头盔谈恋爱 > 第七章

第七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王若含嘴上不饶人,偏又最会认怂。

    耳机里霍骁不出声了,王若含眨巴眨巴眼睛,生怕他真生气,又开始行云流水般的拍马屁。

    霍骁的公孙离越塔拿下双杀,随着游戏背景音的击杀特效,王若含声情并茂夸赞道:“天呐,这是国服公孙离吧,太帅了啊,我都忍不住要放下手机给你鼓掌了。”

    公孙离配合大招孤鹜断霞残血逃生,王若含操控的小辅助马不停蹄跟上,一边放技能让他回城补血,一边啧啧赞叹:“你为什么不去打职业?你是不是开挂了?这是人类能拥有的手速?别教英语了,你该去追逐一下电竞梦,我说真的。”

    她的语气夸张,时不时发出各种生动的惊叹声,又说得一本正经,言辞诚恳。几次下来,霍骁终于破防,绷不住轻笑出声,求饶道:“你少说两句吧,姐姐。”

    王若含嘻嘻笑了两声,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有霍骁在,她就仿佛是搬来了如来佛的孙悟空,被说不清的安全感包围,不过局势多逆风都不担心输赢。

    十八分钟,尽管中期一波团战他们掉了一点节奏,最后还是有惊无险拿下比赛。

    等下一局游戏开始的时间,霍骁嘶了一声,开口说:“我想起件事。”

    王若含问:“什么?”

    霍骁的语气平静如常,又添了点不知意味的笑和嘲弄:“我怎么记得,前两天有些人说,不想和我有再多交集。”

    王若含顿时哽住,不知怎么接这话。

    霍骁没让气氛尴尬太久,很快就说:“改变主意了吗?”

    他给了个台阶,王若含便跟着下:“嗯,不可以吗?”

    霍骁听上去心情不错:“当然可以。”

    王若含松了一口气。

    她是不讨厌霍骁这个人的,只是反感他之前有意无意、暧昧不清的示好和试探。

    因为猜不到他几分真心几分玩弄,王若含知道他之前撩周以那些前科劣迹,她更清楚各方面条件来说她都平凡无奇,何德何能能让年轻有为的霍教授对她感兴趣。

    三个月前说到底是氛围作祟,脱离了那个特定环境,有些情感就诱发不了了。

    她一普普通通的小护士,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王若含无暇应付他那些花招,所以提出不要再有交集。

    那现在呢?

    王若含有些弄不懂自己,刚刚为什么要感到紧张,甚至是担心、害怕。

    她发现自己不希望目前的状态被打破。

    那么霍骁算什么呢,朋友吗?

    接下来几把游戏,王若含的话明显少了,霍骁也不主动开启话题,两个人像是沉浸在对局中,认真作战。

    一局游戏近二十分钟,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转眼就快十点。

    王若含看不早了,提出要去洗澡休息,霍骁应好,告诉她:“我最近可能没空打。”

    “我知道了,没事,你忙吧。”

    既然人家这么说了,后面几天王若含都没再找霍骁,也没自己一个人打游戏。

    同事有事和她换了班,王若含周一周二连熬两个晚上,整个人快灵魂出窍。

    周三清晨,交接完工作,她先去办公室趴着睡了一个小时,以免猝死在路上。

    回到家已经快上午十点,晴光灿烂,树上蝉鸣不休,夏日的天空清澈明朗,花架上的草木生机盎然。

    王若含打着哈欠进屋,防晒外套随意地搭在肩上,三天没洗头发,头顶油得发亮。

    她大概是困出幻觉,竟然在院子里看见一个年轻帅哥的身影。

    王若含睡眼惺忪,本想径直路过那道幻影,身前却出现一条手臂拦住她的去路。

    她没当回事,抬步继续向前,却没有如预期之中的轻松穿透,胸脯撞上男人精壮的胳膊,王若含被一下弹开,后退了两步。

    等重新站稳,她也惊醒了,睫毛扇动,盯着面前的人发呆。

    霍骁双手举起以示自己清白:“我没动啊,你自己把胸撞上来的。”

    王若含终于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猛地提起一口气,瞪圆眼睛,双手交叉护住前胸,侧扭着身子朝他恼羞成怒地喊:“你他妈怎么在这啊?!”

    霍骁抬眸,用目光指向工作室招牌,反问她:“你说呢,我在这里能干什么?”

    王若含大为震惊,用手搓了搓脸颊:“美容啊?”

    霍骁回给她一个“你说呢?”的眼神。

    眼看着王若含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古怪,霍骁皱眉,赶紧澄清道:“我带我妈来做个脸,想什么呢?”

    “哦,你妈啊。”王若含吸吸鼻子,往屋里走。

    霍骁跟在她身后,问她:“刚下夜班?”

    “嗯。”

    霍骁接着问:“早饭吃了没?”

    王若含敷衍地点点头。

    霍骁抬手揪着人衣领:“到底吃没吃?”

    王若含动不了了,双手挥舞拍开他:“你管我吃没吃。”

    霍骁松了手,缓和语气说:“我来的时候多带了一份,你要不吃了再上去休息?”

    王若含回头,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霍骁蹙眉,像是没耐烦了:“吃不吃?”

    王若含挠挠脸:“什么早饭?”

    霍骁说:“就你上次点的那些,薯饼汉堡什么的。”

    王若含拖长尾音哦了一声,眼里有了笑意。

    霍骁被她看得心虚,撇开视线,催她赶紧推门进去。

    听到后门的响动,方春华在里屋喊:“含含回来了?”

    王若含提声应:“嗯。”

    今天有三四个客人在,一楼工作室除了她妈,还有其他店员在帮忙,王若含和几个姐姐打过招呼,上楼时往里头瞥了一眼。

    方春华在给人敷面膜,那个顾客应该就是霍骁的母亲,她没敢多看,匆匆爬上楼梯回房。

    等洗漱完,王若含用干发巾包好湿发,回到一楼时霍骁正坐在沙发上看手机。

    听到脚步声,他指了下,示意她早饭在茶几上。

    王若含跳下最后两级台阶,在霍骁面前站定。

    “欸。”

    霍骁掀眼看向她:“叫我?”

    王若含点点头,摊开手掌递了个东西过去。

    霍骁倾身接过,是个粉色兔子造型的小挂件,旁边还有一根小胡萝卜。

    “送我的?”

    王若含指着那吊坠说:“你上次看到的小石头,这个就是成品。”

    霍骁哦了一声,笑着说:“谢谢啊,你真心灵手巧。”

    王若含耸了下肩:“那可不。”

    霍骁又看了眼挂件,把它收进口袋里。

    王若含咳嗽一声,在对面沙发上坐下,挺奇怪的,这明明是自己家,怎么就束手束脚的不自在起来。

    就连吃汉堡的时候,她也一小口一小口,仪态矜持堪比黛玉。

    霍骁看了她一会儿,出声问:“不饿吗?”

    王若含睁着无辜的大圆眼睛:“嗯?”

    “还是冷了不好吃?”

    王若含有些摸不着头脑:“没有啊,挺香的。”

    霍骁抿了下唇:“看你吃得很不情愿。”

    王若含:“......”

    她嗷呜一口把剩余的蛋堡吞入腹中,腮帮子一鼓一鼓。

    看她狼吞虎咽的样子,霍骁满意地点点头,仿佛在说,“这样才对嘛”。

    吞咽完毕,王若含喝着牛奶,问霍骁:“怎么带阿姨来这里了?”

    “下午她有个讲座,说想做个美容,我就想起你来了。”

    王若含点点头,小心提问:“你妈妈,也是老师吗?”

    霍骁说:“不,以前是国际频道的记者,今年刚退休,搞政治那块的。”

    王若含哇了一声,听上去就很厉害。

    霍骁一直专注在手机屏幕上,大概是在阅读什么重要的文件。

    几分钟后他抬起头,问王若含:“吃好了吗?”

    王若含摸着肚子说:“饱了。”

    霍骁抬腕看了眼表:“那快上去补觉吧,那边应该也快好了。”

    王若含点点头,从沙发上起身。

    走出去两步,她又回过头,问霍骁:“欸,那个,你要在金陵呆多久啊?”

    霍骁想了一下,回答她说:“还不确定,得看我妈那边的安排。”

    他弯唇笑起来:“怎么了?”

    王若含挪开视线,摇头说:“没怎么,就问问。”

    霍骁看着她匆匆忙忙地上楼梯,像是只落荒而逃的兔子。

    没个二十分钟,林珊就从里屋走了出来,一同跟着的还有方春华。

    “还满意吧,姐?”

    林珊微笑点头:“挺好的。”

    她抬起下巴看向霍骁:“你说呢,怎么样?”

    霍骁笑着道:“年轻了不少,谢谢阿姨。”

    方春华摆摆手:“有空就常来,你妈妈本来就年轻,气质又好。”

    林珊和方春华互相加了联系方式,三人在门口道过别,回到车上,霍骁问他妈:“这家还不错吧?”

    林珊放好提包,整理着头发说:“还行吧,我听老板娘说她女儿是护士啊?你怎么会认识这个朋友的?”

    霍骁发动车子,打转着方向盘回:“当然是在医院认识的。”

    闻言林珊沉了脸色:“你生病了?”

    霍骁冷淡地回了个“嗯”,她还真没看出来。

    林珊继续问:“哪里不舒服?”

    霍骁只说:“前两天有点感冒,已经好了。”

    林珊瞪他一眼,严肃语气指责道:“你就是不爱动,成天坐在电脑面前,体质太差了,和你爸一样。”

    霍骁选择不出声,随她继续说教下去。

    “把空调关了,现在又不热,一身病就是养尊处优惯出来的。”

    霍骁听话照做,关了空调降下车窗。

    林珊说起来就没完,口若悬河有时也不是个优点。

    温热的夏风灌进来,吹动发梢。

    红灯亮起,车子在路口停下,林珊的手机铃声响了,霍骁简直对那位来电人感激涕零。

    她接通电话,说起工作上的事,霍骁偷偷叹声气,终于解脱了。

    自从得知上学时期的死对头也会参加这次N大的学术交流周,林珊就一个劲嚷嚷要去做美容,平时连妆都不爱化的人突然臭美起来,霍骁不知道那传说中的文映梅和他妈到底有什么过节。

    不过再好奇他也没胆子问,只说自己有个朋友家里就是做这个的,顺理成章带林珊去了“美丽无罪”。

    他很坦荡地承认此举怀揣私心,他能想到的合理理由不多,所以要抓紧一切可行机会刷刷存在感。

    感觉口袋里有什么东西硌着他,霍骁把那个小挂件摸出来,放在手里看了看,又随手绑在了钥匙扣上。

    这兔子看久了还挺像某人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