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戴好头盔谈恋爱 >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仪器运作的声音停止,秦也摘下手套,告诉霍骁:“好了,把棉花咬紧,半个小时后以后再吐。”

    麻药让右边脸颊没有知觉,霍骁起身下了手术台,想说声谢谢,却发现现在不是很方便开口。

    像是看出他的意图,秦也说:“这两天尽量少说话,知道你要说谢谢,不客气啊。”

    他又照例说了些注意事项:“两个小时内不要吃东西,二十四小时内不要刷牙漱口。吃软一点,偏凉的东西,你不抽烟不喝酒吧?”

    霍骁点头:“不抽。”

    “麻药过了肯定还是有些疼的,但不用吃止疼药。”秦也把病历单递过去,抬头看他一眼,问:“我还是挺好奇的,怎么突然下定决心拔了,上次看你好像不是很愿意。”

    霍骁趁着不能说话躲过这个问题,他接过单子,扬了下手示意再见。

    发炎五次,疼多了,他就知道必须要拔了。

    但拔颗牙简单,猴面包树种子呢,已经扎了根开始蔓延星球的枝桠怎么斩断,又要在带来多大灾祸之后才知道要清除。

    人大多是这样的,不撞南墙不回头,撞疼了就知道错了,撞疼了才知道不对。

    路过走廊,霍骁在科室职员表前驻足。

    从上至下第二排第三个就是秦也,蓝底的证件照,上面的人穿着白色衬衫。

    两次见面他都戴着口罩,所以这还是霍骁第一次看见他的全脸。

    拍的时间应该比较早,看上去才二十出头,秦医生戴着眼镜,扬唇微微一笑,面容清俊,五官线条柔和,一看就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其实和现在也没什么太大区别,眉宇间的气质更坚定稳重些了吧。

    霍骁转头望向消防栓玻璃门上映出的倒影,这人和自己像吗?他也说不上,或多或少有一点吧。

    他走下楼梯,突然想起几个月前的一段对话。

    当时只是随意交谈,没想到现在回想起来他竟然记得那么清楚。

    “你知道吗,新娘是我十二年的闺蜜,高中的时候,我是她们中间第一个和唯一一个早恋的,结果快三十岁了,竟然只剩下我还单着。我记得那个时候我们还讨论结婚的顺序来着。”她捧着脸呵呵傻笑,回忆起曾经幼稚的自己,“我说我要做第一个,这样我就有四个伴娘了,可是现在,能给周以做伴娘的竟然只有我了。”

    她手扶着栏杆,仰头长叹声气,朝着天空喊:“什么时候轮到我啊!也该轮到我了吧。”

    那时霍骁回过头,看了眼旁边的陌生女人,冷漠地在心里推断她应该是酒喝多了。

    他没法共情这种苦恼,在他眼里单身或结婚只是两种不同的生活状态,他也没有什么年龄焦虑。

    但看到她眼眶里有泪落下,鼻头也被风吹红的时候,霍骁挠挠眉毛,有些不知所措了。

    那双眼睛很漂亮,大而圆,瞳仁乌黑明亮,这么含泪看着人,谁都会动容心软吧。

    于是他清清嗓子说:“你还年轻,现在没遇到是因为月老看你太优秀,要好好给你挑,不用着急,也许很快就来了。”

    听到旁边的人噗嗤一笑,霍骁侧头看过去。

    她越笑幅度越大,明明脸上还挂着泪痕,女人都这么喜怒不定吗。

    她说:“你这话也有一个人和我说过。”

    霍骁问:“谁?”

    她渐渐收敛笑意,视线飘忽,摇摇头说:“说了怕你不高兴,不说了。”

    霍骁便不再多问,他当时并不好奇。

    但是他现在隐隐约约意识到那个人有可能是谁。

    霍骁抬手抚着右脸,无奈地笑了笑,也不生气,就是觉得荒唐。

    来金陵代班一趟,进了那么多次医院,还着了一护士的道。

    这女的真是上天派来惩罚他的。

    今天凌晨,霍骁的朋友圈里又出现了“sunset”。

    王若含边刷牙边琢磨,难道这是什么继“网抑云”、“emo”之后的新网络用语吗?

    为了不让自己落后于时代潮流,她直接戳进聊天框,发送一个问号过去。霍骁也回她一个问号。

    王若含漱清嘴里的泡沫,草草擦完脸,双手捧着手机打字:sunset什么意思啊?

    霍骁:没什么意思。

    王若含咬紧牙齿,控诉道:你不能发一些奇奇怪怪的朋友圈勾起别人好奇心又不解释,这种行为实属道德沦丧!

    霍骁:......

    王若含:快说,ball?ball?you了啦。

    霍骁:小王子知道吗?

    王若含回想了一下:小学看过,玫瑰狐狸那个是吧?

    霍骁:对。

    王若含:那和日落有什么关系?

    霍骁:......

    霍骁:你真是个蘑菇。

    王若含:?

    她退出微信点开百度,在搜索框下打下“小王子日落”。

    很快就显示出结果,她快速阅览词条,随手点开一则查看详情。

    ——“有一天,我看见过四十四次日落。”

    ——“你知道吗,人在难过的时候就会爱上日落。”

    人在难过的时候就会爱上日落。

    王若含包裹在被子里,反复阅读这句话。

    所以sunset是霍骁心情不好的信号?她撇撇嘴,忍不住在心里吐槽,有文化的人就是怪文艺又怪矫情,直接发句“tmd老子今天难受死了”不行吗?

    王若含翻了个身,打下一句“所以你今天为什么sunset”,却迟迟没有发送。

    挣扎半晌,她烦躁地把手机扔到枕边,躺平盖好被子睡觉。

    管他sun不sunset,关她什么事。

    转眼七月就过半,午休时听同事们讨论推迟一年的东京奥运会终于快开始了,她才意识到时间过得有多快。

    天气预报说台风来临,可能要下一周的雨,王若含最讨厌雨天。

    林蕙点了奶茶,王若含也跟着要了一杯,喝到第一口的时候就被甜得发腻,难免要想起那杯跨越千山万水的幽兰拿铁了,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机会才能去星城旅游。

    羡慕啊,朋友圈里的同龄人一个个过得滋润又幸福,她最近连抱怨的话都不敢发了,怕显得自己格格不入。

    王若含正撑着下巴发呆,手机上收到一条新微信。

    是霍骁发来的,问她现在在医院吗。

    王若含拿起手机回:嗯,在上班。

    霍骁说:那我上来找你。

    王若含:有事吗?

    霍骁:拿个东西给你。

    王若含挑眉,不得不说竟然有些期待。

    她刚放下手机就看到有家长在喊护士,赶紧起身过去。

    一个挂吊瓶的小男孩坐得不安分,不小心扯到了针头,王若含帮他重新扎了下,贴好胶布,并且叮嘱道:“乖乖坐好哦小朋友,马上就结束了。”

    男孩没理他,自己坐下又起身,反反复复也不嫌累,旁边的爸妈管不住,摇头叹声气,实在头疼。

    旁边又有家长叫她,说女儿的输液瓶到底了。

    王若含替她拔了针收拾好吊瓶,对比之下这小姑娘太乖了,坐着就没动过。

    她一直盯着王若含看,抬手和妈妈指了下。

    王若含低头,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是在说她胸前口袋上别的一个兔子发卡。

    因为职业原因,儿科的医生和护士为了不让小朋友害怕,有的身上都会挂点可爱的东西,康医生的听诊器上就有个毛绒小猫。

    王若含的这个发卡也戴了挺久的,她轻轻碰了碰小女孩的脸,问:“喜欢啊?”

    小女孩害羞地点点头。

    王若含摘下递给她:“那姐姐就送给你,奖励你这么听话。”

    小女孩看了妈妈一眼,没立刻去接。

    直到妈妈说“拿着吧,谢谢护士姐姐”,她才笑起来,和王若含说:“谢谢。”

    王若含摇摇手:“不客气,早点康复哦。”

    她一转身就看见在输液室门口站着的霍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

    王若含扔完垃圾,走过去问:“到底什么东西啊?”

    霍骁拎起手里的袋子:“你的快乐少女桃。”王若含接过往里看,一袋的桃子,她伸手捏了捏,都是硬的。

    她忍不住上扬嘴角:“干嘛给我送桃?”

    霍骁抱着手臂说:“有个老师给的,我又不喜欢脆的,就当礼尚往来吧。”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王若含说完又立刻问,“这次没用错吧?”

    霍骁沉吟后评价道:“马马虎虎。”

    两人互相看着笑起来。

    霍骁说:“哦对了,我这周末就回去了,正好和你说一声。”

    王若含有些错愕:“这么快啊?”

    “本来就已经多待了一周。”

    王若含点点头:“行。”

    霍骁抬了下手:“不打扰你工作了,走了。”

    “欸。”王若含又叫住他。

    霍骁回过头:“怎么了?”

    王若含攥紧手里的带子,表情看上去有些紧张,干咳一声说:“你后天早上有空吗?”

    “早上?怎么了?”

    王若含挠挠脸:“爬山。”

    霍骁怀疑自己听错了:“爬山?”

    王若含嗯了一声,解释道:“你看你来金陵这么多天,都没好好玩过吧,你是周以同事,我再怎么说也得尽尽地主之谊。”

    霍骁莞尔一笑,他难道没有告诉过她,他大学就是在这里上的吗,金陵什么地方他没去玩过。

    “行吧,几点?”

    “四点半。”

    “下午四点半?”

    “早上四点半。”

    霍骁又觉得王若含在耍她了:“四点半起来爬山?”

    王若含点头:“嗯啊。”

    霍骁眯起眼睛打量她。

    王若含说:“我早上八点要上班的。”

    本想说“那您就在家好好睡觉不行吗”,但话到嘴边霍骁又咽了回去:“行,四点半,哪座山啊?”

    看他答应了,王若含笑起来:“紫金山,四点半啊,你别忘记了。”

    “好,不见不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