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戴好头盔谈恋爱 >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王若含愣怔地看着秦也,怀疑自己幻听:“你,你说什么呢?”

    秦也收回视线,双手扶着方向盘,浅浅笑了下。

    王若含攥着背包带子,手足无措,脑子也一片空白:“不是,你,你说咱俩不说是兄妹,也是朋友吧,这,阿姨心里不清楚,难道你还......”

    秦也温声道:“对不起啊,就想开个玩笑逗逗你。”

    王若含咬着嘴皮,低下脑袋松了口气:“我就知道。”

    秦也说:“我妈最近又开始瞎忙活了,催我结婚。”

    王若含挠挠脑袋:“可你和容欢刚分也没几个月吧。”

    “嗯。”秦也沉沉叹了声气,苦涩地笑起来,“她就是说我这一个就花了五六年,急呢。”

    他在车里摸到一盒薄荷糖,自己倒了两粒,又递给王若含:“就帮我个忙吧,我要是和她明说咱俩没戏,她又不知道从哪给我介绍一堆女孩了。”

    王若含把糖塞进嘴里:“怎么帮啊?”

    “她要问起你,就说我们会约着吃饭看电影,帮我应付过去就行。”

    王若含咬着糖,小心翼翼地问:“那我们要真的吃饭看电影吗?”

    秦也抬眉:“如果你想的话,我也可以请你去。”

    把话说开,车里的气氛又轻松下来,王若含换了个舒服的坐姿:“那还是算了吧。”

    秦也笑道:“怕我挡你桃花啊?”

    王若含摇摇头:“我怕的是容欢姑奶奶,万一一不小心被她撞见,别说掀了医院,我怕她灭了金陵整座城。”

    秦也被逗笑:“哪有这么夸张。”

    王若含悄悄瞄他一眼:“这次打算什么时候把人哄回来啊?”

    秦也敛去笑意:“不哄了。”

    “她不理你吗?”

    秦也沉声道:“这次是我提的分手。”

    王若含错愕地看着他,满脸的不相信:“你提的?”

    “嗯。”秦也点头,“真结束了。”

    “为什么啊......”

    在车内昏黄的灯光下,王若含仔细打量面前的男人,这么多年过去,他的变化也挺大的,从前明朗温暖,现在的秦也更沉稳寡言,总是笑得清清浅浅,没以前那么无忧无虑一身潇洒了。

    直白地说,他看上去没以前那么开心了。

    他告诉王若含:“我就是觉得,不能总把别人的好当作理所当然,一次两次我乐意哄着纵着,久了就累了,折腾不动了。”

    王若含没继续问,这个话题太沉重了,他俩不适合再聊下去。

    她只是替他难过,她曾经真诚地祝福过这个人,希望他能快乐幸福,得偿所愿。

    十八岁到二十三岁,王若含喜欢了秦也整整五年。

    不算在一个情窦初开的年纪,她也不是没谈过恋爱的纯情白兔。

    拖着行李箱,在夏末的暑气里第一个看见的人就是他。

    那时的秦也是清风,徐徐吹来,漾开涟漪。

    长得好,家世好,性格好,成绩好,王若含在每周固定的闺蜜聊天环节里掰着手指头罗列他的优点。

    最终她得出结论:“把他拿来做暗恋对象我都觉得我不配。”

    郑筵不满她这么说:“别妄自菲薄,你怎么啦,我们含宝多招人喜欢,我昨天遇到你前任,他还和我关心你来着呢。”

    王若含翻身坐直,严肃起来:“哪个前任?”

    郑筵说出一个名字:“盛逊。”

    王若含提高声音:“谁?”

    陈文欢倒是想起来了:“我知道了,就那个,爱装b的那个,天天在班里说他零花钱一个月一万。”

    王若含拍了下大腿:“哦哦哦,他呀。”

    盛逊成绩不错,长得也清秀,没什么大毛病,就是爱炫富,当时挺多同学都看不惯他来着。

    王若含答应盛逊的表白后,人家每天殷勤地来送奶茶送雪糕,她说她一个人不好意思吃,让盛公子要买就买五份,姐妹几个一人一份。

    然后盛逊就以她太物质为理由提出分手了。

    突然被提起这一茬,郑筵她们又把王若含的历任男友都扒出来评价一番,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个顶个的奇葩。

    “最绝的是那二班学委,你们知道他为什么追我吗?因为他觉得只要和我在一起,我就会把我爸给我的提纲和密卷也给他一份,我的天,我爸要是真给我这种东西,我至于天天吊车尾吗?”

    姐妹们早笑开一片,这么多年也没什么别的乐趣,就爱这一嘴八卦。

    王若含叹声气,躺倒在床上:“所以啊,现在来个秦也,我是真觉得自己可望不可即。”

    卢杉山怂恿她:“你怕什么,你说你们将来一个医生一个护士,多配啊,现实版的直树湘琴。”

    王若含噗嗤一声笑出来,捂着发烫的脸颊埋进枕头里:“拉倒吧。”

    大二有一次她偷偷去看演唱会,将近凌晨才结束。

    会馆外有许多黑心司机等着宰客,要价翻倍起。

    公交地铁都关闭了,王若含一个人,不愿意也不敢上这些车,咬着牙硬生生耗在路边,无助又绝望。

    她用仅剩的手机电量打给了秦也,电话接通后听到他声音的那一刻她就泪崩了。

    那是冬天,夜晚的寒风一吹,带落一地的枯枝残叶。

    秦也在路边看到她,下了车一路跑过来。

    王若含不太记得那天他开口问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冷不冷还是没事吧。

    她就记得秦也的手掌好暖,不像自己到了冬天手就冰冰凉凉的,怎么捂都捂不热。

    王若含就这么暗恋人家,十六七岁的时候男朋友一个接一个,真遇到喜欢的人,却别扭上了,心里越关心,面上就越表现得不在意。

    她说她没想过别的,就是很单纯地喜欢,秦也值得喜欢。

    所以容欢出现的时候,王若含没有很难过,甚至真心替他高兴。

    容欢家里是做医疗器械的,她主要负责牙齿矫正这一块,那个时候国产的矫正器还不受欢迎,患者上基本都会选择进口产品。容欢来人医谈合作,前后往口腔科跑了三四趟,结果最后矫正器的事还有待商榷,她把口腔科最帅的秦医生拐走了。

    那是个和王若含完全不同的女孩,骄傲要强,性格直爽,有什么就说什么,爱生气,但不爱哭。

    原来秦也喜欢的是这样的人,王若含很快接受这件事,并且悄无声息地结束五年的暗恋。

    郑筵替她可惜,说都没表个白,怎么着也得让人知道一下。

    王若含摇摇头,不可惜,秦也是夏末的一阵风,他在该来到的时候来到就已经很好了。

    只是现在她有些难过和惋惜,她比谁都希望秦也和恋人终成眷属。

    王若含把手机放在梳妆台上,一边卸妆一边和姐妹们语音。

    陈文欢问:“他今天真和你说这种话?”

    王若含:“嗯啊。”

    “什么情况?他到底是不是来真的?”

    王若含想了想:“不至于吧?我能感觉到他这次是真被容欢搞崩了,但要是他想开启新生活,也不应该从我开始啊。”

    卢杉山表示认同:“我也觉得,你比容欢认识他早多了吧,他要是喜欢你早就喜欢了。”

    王若含翻了个白眼:“我说卢杉山你什么意思啊,我怎么啦,医院里追我的也不少好不好?”

    卢杉山投降:“好好好,我就陈述一下事实。”

    周以出声道:“那你最近有情况吗?四月份去的鸡鸣寺吧,怎么样,桃花开没开?”

    王若含换了种语调,放低声音说:“你别说,还真开了一朵。”

    其他人立刻激动起来,追问她是谁。

    王若含把嘴上的口红卸干净,含糊其辞:“就遇到个有意思的人,不过悬着呢,以后再说吧,最近没空管这个,我们科室又有一护士要调职了。”

    郑筵:“那你呢?儿科确实不好待,要不你也考虑考虑换个科室,起码环境安静点。”

    王若含:“我觉得儿科挺好的,这个节骨眼上也走不了,放心吧,我年轻抗造。”

    姐妹几个随口扯着话题聊,直到有孩子的喊妈妈,有老公的催睡觉了,才作结束语挂断这通语音。

    王若含孤寡青年,无事一身轻,十一点对她来说,夜不过刚刚开始。

    她洗漱完,钻进被窝里,准备打两局游戏再睡。

    看到列表里霍骁在线,王若含不假思索地按下邀请。

    迟迟没有动静,她又邀一次。

    两秒后,他的头像框变成灰色,游戏状态显示为“离线”。

    王若含握着手机,神色凝重,他什么意思啊?

    气鼓鼓地把屏幕划到微信界面,王若含敲字质问:意思是不想和我打?

    霍骁:什么?

    王若含:我拉你为什么不理我?

    霍骁:我就上线看一下,没想玩。

    王若含:呵呵,不用找借口了。回申城就翻脸不认人了是吧,亏我还把你当朋友。

    霍骁:......

    聊天框上方持续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王若含抱着手臂等待,看他怎么解释。

    霍骁:有一个学生联系不到人,我上了下看看他是不是在打游戏,所以才不回我微信。最近带了一个项目,比较忙,没时间玩,没针对你。

    这下轮到王若含失语:......这样啊。

    王若含:那他在玩吗?

    霍骁:嗯,已经在游戏里给他发消息了,希望他别是在团战的时候看到的。

    王若含:......

    王若含:那我不打扰了,你忙吧,拜拜。

    霍骁:拜。

    放下手机,王若含拿走腰后的靠枕,躺平下去,望着天花板发呆。

    如果秦也是夏末的一阵风,那霍骁呢?

    王若含牙痒痒地想,他一定是讨人厌的穿堂风,一不留神就成穿堂煞。

    睡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