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戴好头盔谈恋爱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霍骁拿着快递盒回到院楼办公室,推门的时候听到里头有说话声,是周以在打电话。

    “怎么又夜班啊?”

    “你不说今年医院给了你们年假吗,什么时候能休?快过来找我玩。”

    霍骁捕捉到某个关键词,不自觉放慢脚步。

    “行吧,那你忙吧,拜拜,工作辛苦啊。”周以挂断电话,拿起接水的杯子,看到霍骁站在门口不动,她抬手在他面前挥了挥,“怎么定在这了?”

    霍骁回过神:“啊。”

    周以眯眼打量他:“有事?”

    霍骁摇头,神色恢复如常:“没事。”

    他坐回座位,拿起文具盒里的小刀拆快递。

    周以看到他从盒子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木盒,好奇地问:“你买的什么呀?”

    霍骁打开盒子,推到周以面前。

    “哇。”周以小心拿起盒子里的金属胸针,是《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的怀表兔子,造型立体仿真,花纹精细且复杂,细观之下没有任何瑕疵,拿在手里很有质感,“这很贵的吧?”

    霍骁抱着手臂靠在椅背后,轻描淡写地说:“朋友是开古着店的,还行,不算贵。”

    周以把胸针小心放回盒子里,八卦道:“什么情况啊霍老师?送给谁?”

    霍骁盖好盒子收进抽屉里:“你猜。”

    周以端着水杯回到自己办公桌前:“我不猜,你爱说不说。”

    霍骁笑了笑,打开自己的电脑,想起件事,他又转过身问周以:“周老师,能商量个事吗?”

    周以从文件上抬眼:“说。”

    霍骁双手交叠趴在椅背上,眨眼微笑道:“下学期的国情概况给我上呗。”

    周以识穿他的心思:“那我帮你上哪一门?”

    “大二的写作给你。”

    周以毫不犹豫,直接拒绝:“不要,你问问Aaron愿不愿意吧。”

    霍骁啧了一声:“姐姐,求你了。”

    周以眨眨眼睛:“也行,那你告诉我胸针给谁的呀?”

    霍骁摸了摸眉毛,拖着椅子重新坐正:“我还是问问Aaron吧。”

    很快主任通知开会,去二楼会议室的路上,周以还揪着这件事不放:“到底谁啊?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吗?”

    霍骁被问得烦了,回答后半句说:“不是。”

    周以失望道:“哦,那我应该不认识了。”

    霍骁偏头看她一眼,清清嗓子,莫名有些心虚。

    那天无意中看到王若含把胸前的兔子发夹给了一个小患者,霍骁就老觉得她制服口袋上少了点什么。

    买这个纯粹一时兴起,拿到手了又发现自己没机会没理由给出去。

    就先这么放着吧,也许都不会再见面了。

    “若含啊,你留一下。”护士长开完会,单独点了王若含的名。

    等其他同事都出去工作了,王若含搓搓手:“姐,有事吗?”

    护士长抽出排班表,指着她名字后面那一栏问:“怎么回事?怎么夜班都是你?”

    王若含挠挠额角:“哦,我喜欢上夜班。”

    “你喜欢个屁,我从业几十年还头次听到有人说喜欢值夜。”

    王若含赶忙赔笑:“我不是这个意思。”

    护士长叹声气:“你考虑人家家里有老人孩子要照顾,你也考虑考虑自己啊。再说了,我们科室虽然比不上急诊那些部门,但也是人命关天的,不能超负荷工作知道吗?”

    王若含连连点头:“是。”

    “以后别老替人家值夜班,让她们有事先来找我,我再安排。”

    “好。”

    护士长拍拍她胳膊,缓和语气说:“这个礼拜你就辛苦一点,注意好休息。”

    王若含扬起一个灿烂的微笑:“放心吧姐。”

    连续熬了几个大夜班,王若含头两天还元气满满,但这么逆转生物钟,很快身体就遭到反噬。

    白天的世界充斥着白噪音,卧室的窗帘没办法完全遮挡光线,再加上工作后神经紧绷没办法立刻放松,王若含开始入睡困难。

    以前也不是没这么熬过,去年疫情发生得最严重的时候,几十个小时连轴转都习以为常,可能是临近三十,纵有一颗年轻的心,身体也只能乖乖服老。

    林蕙看她脸色不好,担心她的状态:“没事吧?要不今天我替你,你早点回家睡觉。”

    王若含摆摆手,今天就一个小夜班,不用通宵,她倒也不犯困,就是整个人没精神,蔫了吧唧的:“我晚饭不吃了,去休息室趴会儿,有事叫我。”

    “行,我包里有饼干什么的你饿了吃啊。”

    王若含比了个“OK”的手势。

    她刚坐下,拿出手机想定个闹铃,就看到秦也发了消息,问她在忙吗。

    王若含打字回:现在不忙。

    秦也:晚饭吃了吗?

    王若含:还没。

    秦也:那走吧,去吃晚饭,有点事和你说一下。

    王若含摘下护士帽,想不出会是什么事:行,那我下来找你。

    她到三楼的时候,秦也已经等在楼梯口,一看见她就问:“怎么黑眼圈这么重?”

    王若含捧了下脸:“真的吗?最近夜班比较多。”

    秦也叮嘱她:“注意休息。”

    两个人去了食堂,王若含占好座位,秦也去打的饭。

    动筷前,王若含问:“找我什么事啊?”

    秦也启唇说:“你知道的吧,我妈这两年在做电视剧的制片。”

    王若含点点头,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提起这个。

    “最近她手头有个剧,里头呢有个角色,是女主的妈妈,我妈想让方阿姨来试试。”

    王若含呆住:“我妈去演?”

    “看样子她还没和你提。”

    王若含重新捋了一下:“乔阿姨想让我妈去拍戏,是这么个意思吧?”

    秦也点头:“试镜的时候挑了很多演员,都不合适,四十岁的太年轻,五十岁往上的又没这个类型。”

    “什么类型啊?”

    “年轻的时候是舞者,一直保养得很好,爱漂亮,性格比较潇洒。”

    王若含一听,明白了,这方春华本色出演就行啊。

    “我听我妈的意思,这角色戏份挺重的,所以制片方挑得严。”

    王若含担心道:“那我们家春华行不行啊?她那么多年没拍戏了。”

    秦也告诉她:“试过镜,基本是定下了。”

    王若含松了口气,笑起来:“那不是好事吗。”

    秦也放下筷子,也笑了笑:“我妈还怕你会不同意,让我准备了一堆台词等着劝。”

    王若含哭笑不得:“所以找我就为了这事啊?”

    秦也犹豫了下,开口说:“其实挺早之前方阿姨就想过复出了。”

    王若含意识到什么,嘴角的笑容消失:“不会是因为我所以......”

    秦也温声安慰她:“别想太多,也可能是她自己觉得现在这样的生活也挺好。”

    王若含还是有些自责:“你说她也从来不和我说这些,我哪知道啊。”

    晚饭吃完,两个人就各自回去上班了。

    王若含心里惦记这回事,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和她妈提,估计方春华也苦恼着呢。

    十八岁刚来金陵,她告诉秦也,自己是因为觉得被再婚的老爸抛弃了,所以才来投奔她妈。

    这番话大概还是被转述给了方春华,所以后来她开了一家小美容室,带着女儿安稳地过日子。

    听到护士铃响了,王若含收拾好情绪,投入到工作中去。

    忙起来的时候总是不觉得累,也感受不到时间流逝。

    等一结束才心力交瘁到无欲无求。

    王若含换好衣服,平均三秒一个哈欠,林蕙叮嘱她:“等会别在出租车上睡着啊,看着点路。”

    “知道啦。”

    她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到楼梯口,脚下的路却被人挡住。

    王若含的目光从一双尖头高跟鞋不停上移,最后她仰着脑袋,对上一张漂亮但在生气的脸蛋。

    “等你半天了,怎么才下班啊?”

    王若含睫毛扇动,呆楞地发出一个“啊?”。

    容欢上前一步:“我有事找你。”王若含双手交叉护在胸前,警惕道:“现在大半夜的,你要闹明天闹行吗,别吵着病人休息。”

    容欢一头雾水:“我闹什么闹?”

    王若含放下手:“那你来找我干什么?”

    “有事啊。”

    “什么事?”

    容欢四处张望了一下:“这里不方便说,能换个地吗?”

    王若含迟疑着没说好。

    容欢皱起一张脸:“你看我都等你好几个小时了,你不能让我白等吧。”

    “行吧。”

    容欢舒展眉毛,扯起她胳膊就走。

    二十分钟后,她俩坐在一家清吧里,服务员上好酒水,王若含还觉得刚刚发生的一切很梦幻。

    容欢双手捧起酒杯,伸手举到她面前:“开始前先和你道个歉,害你从口腔科调走了,对不起。”

    王若含拿起杯子,举到一半又收回:“我不接受,你这道歉也来得太晚了。”

    容欢啪一声放下杯子:“不是我不想啊,那之后秦也不允许我找你,说你看了我会烦,让我别去给你添乱。”

    王若含没忍住笑出了声。

    “而且。”容欢加重语气,“我得和你说清楚啊,谣言不是我传的,是那几个八婆护士,我就是在办公室和秦也吵得时候,一着急提了你一嘴可能是,但我绝对没有说你是心机绿茶,真的,我发誓。”

    王若含早就不在乎了,当时多大的委屈现在想起来也不过如此,她也没真心怪过容欢。

    “那你今天找我,什么事啊?”

    容欢灌了口酒,脸色阴沉下去:“秦也最近是不是有新女朋友了?”

    王若含瞪大眼睛:“嗯?”

    容欢说:“我今天去医院,听路医生说的,他那天在商场里看见秦也和一女的。”

    王若含心虚地咽了咽口水:“谁啊?”

    容欢撑着下巴,满脸的烦恼:“说没看清脸,不知道谁。”

    王若含暗自舒气:“应该不是女朋友吧,没听说啊。”

    她喝了口面前的饮料,转念问:“那你来找我?你不一直觉得我也喜欢秦也吗?”

    容欢说:“我想清楚了,你跟他认识这么多年都没好上,你反而是最安全的,他不会喜欢你的。”

    “我。”王若含哑口无言,怎么一个个的都这么说,。

    “那请问我可以帮到你什么,大小姐。”

    容欢后仰,懒散地靠在沙发背上:“我也不知道。”

    她有些难为情地开口:“你说,秦也脾气多好一个人,突然给我摆脸色我哪知道怎么办啊。”

    王若含光听都觉得不可思议:“秦也给你摆脸色?”

    容欢苦笑了声:“嗯,都不让我去找他。”

    王若含觉得奇怪:“不是你从新房搬出去的吗?”

    “他宁愿住医院都不回家,那我只能先回我爸妈那儿了。”

    王若含抿了抿唇:“所以你俩到底因为什么吵架的?”

    容欢摆摆手:“说不清,反正你帮帮我呗,今天陪逛一下商场不算事,那过两天要见家长了我怎么办啊?”

    王若含放下玻璃杯,一针见血地问:“秦也知道你现在在着急吗?”

    “怎么可能让他知道。”

    王若含严肃道:“你得让他知道。”

    “怎么知道?”

    狗头军师王若含谋划道:“对付男人不用想太多,往俗了走就行,你先一天一束玫瑰花送他办公室去,我不信他能没反应。”

    容欢犹豫:“不好吧。”

    王若含恐吓她:“你舍不得这个面子,明天他就带人见家长了!”

    容欢一拍桌子:“行吧,试试。”

    王若含满意地点点头:“这样就对了。”

    突地,她灵光一闪,从口袋里摸出手机。

    这一束真花她买不起,但游戏装备里还攒了好多玫瑰呢。

    王者荣耀里,此类道具可以增加好友间的亲密度。

    王若含点击赠送,也不多,一天一朵。

    她不信那串英文字母会没反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