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戴好头盔谈恋爱 >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八月底,王若含算是赶上一趟暑假的末班车。

    假前的最后一天,她把手头的工作都安排妥当,一再叮嘱林蕙要多关照那几个实习生。

    下班之后她没立即回去,先去商场里挑了件裙子,送给方春华的。

    说来也巧,那天她妈陪乔阿姨去挑女主角,小演员没人搭戏,乔阿姨就让方春华去试试,她的戏感台词不用说,老演员了,再加上这角色本就和她相贴,上场后表现得很出色,最后制片方没敲定女主角的人选,反倒看中了方春华出演女主母亲一角。

    王若含开玩笑地问自己以后是不是就是星二代了,方春华提着新裙子左看右看,脸上的笑藏不住。

    “你早就是了好不好,你妈我当年还有粉丝会的。”

    “欸哟欸哟,要不我辞职给你做小助理吧?”

    方春华做出一副嫌弃的表情:“你啊?笨手笨脚的我才不要,放心吧,你乔阿姨那儿给我安排了人的。”

    拍戏的地方在杭城,她妈的戏份不多,但也要去一个月,王若含撑着脑袋侧躺在沙发上,还怪舍不得的。

    看她双目无神不知道发什么呆,方春华叫她:“还躺着?不说要去申城玩吗?还不去收拾行李啊?”

    王若含换了个姿势,但没离开沙发:“不着急,还早呢。”

    “你就喜欢拖。和周以说好了没?明天她去高铁站接你?”

    “我还没说呢,周以说最近身体不太舒服,我还在想要不要去。”

    方春华把新裙子收好,拖出王若含的粉色行李箱,女儿懒那只能做妈的勤快一点:“去呗,她要不陪你,你就自己出去玩玩,什么步行街啊武康路,我经常刷到的,漂亮的不得了。”

    “先去了再说吧,反正你又不在家。”

    方春华放下收纳袋,跑回卧室取了样东西出来,红色的丝绒小袋,扔到王若含怀里说:“这个忘了给你。”

    王若含捡起,拿在手里掂了掂,没什么份量:“这什么?”

    “金饰,你奶奶给你买的,你爸寄给我了,戴着吧,自己出去小心点。”

    王若含取出红绳,上面串着的小块黄金是她的生肖,一个笑眯眯的小猴子。

    方春华交代她:“有空和你爸打个电话。”

    王若含把手绳收好,答应道:“行,知道了。”

    她躺够了起身下沙发,方春华已经收拾好了半个箱子。

    一想到一个月见不到面,王若含竟然有些鼻酸:“妈,没开玩笑,你要是翻红了我以后就跟着你混吧。”

    方春华正叠着衣服,冷冷哼笑一声:“想啃老啊?”

    王若含不同意这话:“这哪能叫啃老啊,我们搞家庭作坊不行吗?”

    “我谢谢你,好好做你的本职吧啊,我就拍这一部,当谢谢你乔阿姨这么多年的照顾了,我又不真复出。”

    “为什么不复出啊,演艺圈需要你。”

    “演艺圈不一定需要我,但我好吃懒做的女儿肯定需要我。”

    王若含撅了撅嘴。

    “你的化妆品自己收拾啊,我去给你拿两片面膜。”

    “给我拿面膜干嘛呀?”

    “这申城帅哥这么多,万一艳遇呢?”

    王若含失笑:“借您吉言啊。”

    翌日上午,她拖着行李箱踏上去申城的高铁。

    昨晚睡不着觉,王若含就打了几把游戏,手机忘了充电,现在还剩不到百分之二十的电量。

    找到座位坐下,看车程有两个小时,她插好插头,连接数据线,打算睡一会儿补补觉。

    邻座是对母子,这小学生大概是要出去玩了太兴奋,一直拉着他妈问东问西。

    王若含戴上耳机,开启降噪模式,屏蔽外界一切干扰。

    十一点五十,闹铃声响起,王若含悠悠转醒,小幅度地伸了个懒腰。

    列车播报提醒即将到达申城站,王若含想俯身拿自己的充电器,却发现插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拔掉了。

    她皱眉往旁边看了一眼,小男孩的腿一晃一晃,可能是无意中踢到了。

    王若含唤醒手机屏幕,还有九格电,但愿它能顽强地再撑一会。

    怪自己嫌重不带充电宝,她自认倒霉,把数据线收进包里,起身走向车厢过道。

    上车前王若含记得自己把行李箱推进了最下面的柜子里,但又不知道是谁帮她挪到了上面的架子上,还垫在最底下。

    王若含扶额无语,这让她怎么拿?

    左右没人经过,王若含深吸一口气,抬手想把最上面的黑色行李箱先扛下来。

    本就细胳膊细腿力气不大,这么伸长手臂又不好使力,拿到手后,超出想象的重量全压在手掌上,王若含咬牙艰难地使劲,但还是拿得不稳,行李箱重重砸在脚边,滚轮碾过她的脚踝,她吃痛低呼了一声。

    “欸欸,你小心点啊,别把我箱子磕坏了。”过道上走来一个年轻女孩,指着她说。

    王若含轻声说了句对不起,抿着唇去搬自己的箱子。

    脚踝麻了一下,王若含以为没什么大事,迈步往前走的时候却感到一阵钝痛。

    她低头看了眼,应该没伤到关节,就是外踝有些肿。

    一瘸一拐慢吞吞地出站,王若含撑着行李箱把重心放到另一只脚上,怎么出门就水逆,真有够衰的。

    排了十分钟的队坐上出租车,王若含给周以打了个电话,对方没接。

    手机电量不足,她也没再接着打,和司机师傅说去J大。

    出门的时候,金陵艳阳高照,到了申城却是阴天,气温也不高,天空黑沉,让人看得压抑。

    师傅问她:“返校啊?”

    王若含一下没反应过来:“啊,什么?”

    师傅说:“J大的学生?”

    王若含赶紧摆摆手:“不不不,我都毕业多少年了,我去找朋友玩的,她在那里做老师。”

    师傅笑起来:“我看你年龄挺小的,欸,那你这朋友没告诉你这两天台风啊?”

    王若含愣住:“什么台风?”

    师傅热情地把手机递给她看:“你看我刚收到的暴雨通知,开学都暂缓了!你这两天来,估计门都出不去。”

    王若含快崩溃:“怎么又台风了?”

    师傅叹声气:“就是说,这两年还真多灾多难,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

    王若含搓了搓脸,真绷不住要哭出来了。

    到地方后,司机师傅还不忘问她:“带伞没啊小姑娘,马上就下雨了,你找到你朋友就赶紧找个对方落脚啊。”

    倒也不是一件好事没有,起码这大哥就挺善良的,王若含付完车费,真诚地道了声谢,在心里祝他工作顺利,出行平安。

    她拖着行李箱向J大门口走,被保安拦下,问她是不是学生。

    王若含说:“我找学校老师。”

    保安指着旁边的刷脸装置,问:“有权限吗?”

    王若含摇摇头。

    “那你有没有申请过啊?”

    王若含根本就不知道有这回事,还是摇摇头。

    保安对她说:“那就不能进了,现在疫情期间学校都有规定的。”

    王若含挠挠头发,摸出手机给周以打电话。

    还是持续的忙音,机械女声提醒她对方并未接听。

    仅存四格电量,王若含收起手机,问保安:“附近有什么店吗?”

    保安指了个方向:“你往前走个几百米,那边有家咖啡店。”

    “好,谢谢啊。”

    脚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王若含走两步就不得不停下休息。

    几百米的路程她硬生生花了二十多分钟,到达咖啡店的时候,王若含到前台询问店员:“你们这里有充电宝吗?”

    “有的,那里可以借。”

    总算能松口气,王若含走到共享充电宝前,扫码租借。

    低电量导致网速也迟缓,就剩最后的百分之一,她一边在心里祈祷,一边拼命点击不断弹跳出来的授权界面。

    耗空电量黑屏的那一刻,王若含没忍住,咬牙骂了声操。

    该死的开发商为什么要设置那么多道程序,简单粗暴扫码就能借不行吗,非得东授权一个西同意一个。

    没电的手机就是块废铁,听到外头淅沥淅沥响起落雨声,王若含心如死灰。

    店员小妹温柔地问她需不需要点单,本就没吃午饭,被咖啡香气围绕下王若含早就嘴馋。

    但是她摸了摸裤兜,习惯手机支付后出门就再也没有带过现金,只能扬起一个尴尬的笑容:“不用,谢谢。”

    她拖着行李箱挑了个位置坐下,找路人借手机她记不得几个电话号码,借钱更开不了这个口。

    不管了,天塌了也得先容许她独自emo一会儿。

    面前是块留言板,张贴了一墙的便利贴,王若含无所事事,够到桌上的纸笔也打算写一张。

    写什么呢?

    她转着笔,先写了一个日期,“2021.8.25”,然后拽了句英文,“sunset?in?this?city”,最后她署名,“——一个天降大雨人也水逆的霉少女”。

    雨势渐大,窗外的街道灰蒙蒙的,王若含的心情同样。

    门口铃铛声响,来了个新客人。

    “您好,先生,请问需要什么?”

    “冰美式,大杯。”

    “好的,请问打包还是现喝。”

    “现喝。”

    王若含一点一点转过脑袋,在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时,抬手捂嘴,热泪盈眶。

    一个多月没见,他还是喜欢衬衫配西裤,剪头发了,鼻梁上架了副眼镜,更斯文败类了。

    从进门开始,霍骁就隐隐觉得周围有异样。

    他刚偏转视线想看过去,就被飞奔而来的一坨东西撞了满怀。

    踉跄半步站稳,霍骁懵怔地低下头,对上一张泪眼朦胧的短圆脸。

    “霍老师。”怀里的人委屈巴巴地喊他,抑扬顿挫,饱含深情道,“您就是我的亲人。”

    霍骁:“......”

    真是见鬼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