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戴好头盔谈恋爱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店员和顾客们纷纷投来的目光中,霍骁知道他们已经脑补了一出狗血大戏。

    他深吸一口气,摁着王若含额头把她的脑袋从自己胸前挪走,沉声道:“你先冷静点。”

    王若含吸吸鼻子,泪失禁体质,她也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失态的。

    哭得鼻头眼下都泛红,眼泪成珠似的掉落,霍骁拿了两张纸巾递给她,心里也跟着发涩发酸。

    “你怎么在这?”

    王若含哑着嗓子说:“找周以。”

    霍骁觉得奇怪:“她没和你说她不在申城吗?”

    王若含眨眨眼睛:“我还没告诉她我来了。”

    霍骁更迷惑了:“你不是来找周以的吗?”

    王若含张了张嘴,事情的经过还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的,她一把夺过霍骁手里的冰美,咕咚咕咚往下灌了好大一口:“是这样的,我放年假了,我就想出去玩两天,但周以说她最近身体不舒服,我就想我先来了再说,省的她为了来接我给我安排这个那个的又折腾自己。”

    霍骁点点头:“哦,那你现在在这干吗呢?”

    王若含举了举手机:“我手机没电了,没地方去想来找她,你们学校又不让进,我在这待了好久了,幸好遇上你了,不然我都得流落街头。”

    霍骁问:“没带充电宝?”

    “没。”

    “数据线也没?”

    “数据线有。”

    霍骁闭了闭眼睛,无语至极,他指着脚边的地插:“这不就有插头?”

    王若含跟着看过去,瞪大眼睛惊呼一声:“真的欸。”

    霍骁叹气摇摇头:“你说是你是不是傻子。”

    王若含想回嘴又不知道说什么,气得哼了声,撅高嘴埋怨:“我今天已经够惨的了,你能不能少说两句啊,你都不知道来的路上我发生了些什么,我现在心情很差。”

    霍骁意识到自己的不对,摸了下后脑勺,轻声说:“对不起。”

    “你刚刚说,周以不在啊?我记得她说她今天要来学校开会的呀。”

    霍骁回答说:“昨天她老公就来接走了,和院里请了假,我就刚开会完过来的。”

    王若含担心周以:“她没事吧?到底哪不舒服啊?”

    霍骁掀开唇角:“你倒也不用太担心,说不定是好事。”

    “什么意思?”

    “我听主任说的,她的样子不像生病,更像是有了。”

    王若含用力捂嘴好不让自己尖叫出声,激动之下语调都变了:“真的吗?”

    霍骁说:“今天应该就去医院检查了吧。”

    王若含一拍桌子,先前霉运带来的郁闷一扫而尽:“我就说她怎么一直不接我电话,是好事是好事。”

    霍骁看着她笑了笑,问:“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王若含咬着吸管琢磨:“我要不去溪城找周以?”

    霍骁干咳一声,不是很赞同:“你去干什么?要是真的,也等周以状态稳定点再去,先别添乱了,人家有老公陪着呢。”

    王若含点点头:“说得也对。”

    她欸呀一声,颇为苦恼:“那我现在怎么办啊,我总不能又回金陵去吧?”

    霍骁挺了挺腰:“不还有我?”

    “你?”

    “之前在金陵周以把我托给你,现在就当她又把你托付给我了,放心吧,你想去哪玩我带你去。”

    王若含故作迟疑道:“这样啊。”

    霍骁以为她不愿意:“我本土人,跟着我玩就对了。”

    “好吧”

    霍骁往窗外看了看:“雨好像小了点,走吧。”

    王若含问:“去哪?

    “先送你去酒店,定在哪里了?”

    王若含摸摸头发:“我没定,我本来以为可以去周以那儿蹭一蹭,而且我一个人也不敢住酒店。”

    霍骁想想也是,这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他也不放心。

    他想了个办法:“要不你先住我家去吧,行吗?”

    “啊,不好吧,那你呢?”

    霍骁早想好了:“我这两天住我爸妈那儿就行了。”

    王若含藏住失望的情绪,点头微笑:“这样哦,那麻烦你了。”

    有人帮忙拿行李箱就是好,王若含一身轻松地跟在霍骁身后。

    他的车就停在门口,把箱子搬上后备箱后,霍骁坐进驾驶座。

    王若含殷勤地递了纸巾过去给他擦雨,却没想到他开口第一句就是:“你脚怎么了?”

    她愣住,其实已经好很多了,她也没一瘸一拐地走路,不知道他怎么看出来的:“脚踝磕了一下,就软组织挫伤,没事。”

    霍骁哦了声,想着她是护士,说没事应该就真的没大碍。

    他把自己的充电宝拿给王若含,启动车子上路。

    “谢谢啊。”王若含把手机充上电,心里终于踏实了。

    车上,霍骁随口问:“最近怎么样?”

    王若含说:“就那样,上班下班,医院反正永远忙不完。你呢?”

    “我也那样,马上开学了。”

    看霍骁又开进了J大,王若含问:“你不回家吗?”

    “拿个东西。”

    门卫认得他的车,这一次畅通无阻,王若含趴在窗边,好奇地打量这座校园。

    路上行人寥寥,阴雨朦胧下教学楼肃穆庄严,树上的枝叶簌簌作响,四周安静寂寥。

    霍骁停好车就下去了,说马上回来。

    手机终于可以重启,王若含一点进去就看到周以的未接来电,她赶紧回拨一个过去。

    刚接通,周以就着急地问她:“喂,你怎么打我这么多个电话?怎么了?”

    “啊,没事,就想问问你怎么样了。”

    周以压低声音说:“我昨天在办公室又觉得浑身没力气,吃不下东西,李至诚就来接我了,今天陪我来医院了,刚做完检查等结果呢。”

    “行,你好好休息啊。”

    “对了,你放假了吧,决定去哪了吗?”

    王若含揪着包带,到底没说实话:“你别管我了,我一个人随便找个地方潇洒潇洒呗。”

    “好,那你注意安全啊,李至诚不让我用太久手机,不和你说了啊。”

    “行,拜拜。”

    王若含没等太久,很快霍骁就回到车上。

    她重新系好安全带,视线里却多了样东西:“这什么?”

    霍骁把木盒又往她面前递了递,一本正经道:“不知道,刚刚捡到的。”

    “啊?”

    “可能是听说你是今天最惨的人,所以老天爷掉了块馅饼下来吧。”

    王若含反应过来,扬唇笑了下,接过那小盒子:“送我的啊?”

    “嗯。”

    王若含打开盒子,轻轻取出胸针放在掌心,不禁哇了一声:“好可爱啊,你哪里买到的?”

    “就,路过看到,觉得不错。”

    “特地给我买的?”

    “当然不是。”霍骁张口否认,“也不知道送谁,就给你吧。”

    王若含眯眼打量他,对这话的可信度持保留意见。她把盒子放进包里,满意道:“谢了啊,刚好能别在我工作服上。”

    霍骁左手握拳抵在嘴边,用咳嗽藏住笑意。

    公寓离学校不远,在七楼,霍骁带着她上去,进电梯时特地说了一句:“我家比较简陋,你将就住两天吧。”

    王若含只当他是谦虚,看这小区环境,房子还能简陋到哪里去啊。

    到了楼层,电梯门缓缓向两边打开,是一层一户。

    霍骁摁门锁输密码,打开之后却没立即进去,先问王若含:“你生日什么时候?”

    “六月十二。”

    霍骁操作着面板,扬了扬眉:“你也双子座?”

    “难道你也?”

    霍骁点头:“我六月七,就比你大五天。”

    王若含笑了声:“是一年又五天吧,别把自己说这么年轻。”

    霍骁停下动作偏头瞪了她一眼:“密码我换好了,你生日,忘不了吧?”

    王若含摇摇头:“忘不了。”

    霍骁提着行李箱先进屋,从柜子里拿了双新拖鞋。

    王若含换好鞋,迫不及待进屋,想看看所谓青年才俊的家会是什么样的。

    她扫视一圈,脸上的笑容渐渐僵住。

    简陋,原来是这么个简陋法。

    黑白灰的色调,一切家具都简洁板正,沙发电视地毯,明明该有的都有,但就是觉得整个空间空空荡荡的。

    她憋了半天憋出一句:“你家还真......干净啊。”

    霍骁打开空调,倒了杯水给她:“按我妈的意见装修的,说是什么,极简性冷淡风?”

    王若含呵呵笑了两声,腹诽这叫性无能风才对吧,比样板房还样板房。

    霍骁回房间收拾了下自己的东西,主要就是一个电脑包,其他东西家里都有。

    “你有什么问题就打我电话吧。”

    王若含点点头,正在认真研究客厅的电视机:“行,知道了。”

    换好鞋手握上门把,霍骁又回过头说:“明天有暴雨最好先别出门,楼下就有超市,你可以晚上去买点吃的囤在家里。”

    王若含又点点头:“不用操心啊,我都几岁了,你快回去吧,等会雨又大了。”

    霍骁多看了她一眼,橙色T恤,牛仔背带短裤,换在门口的鞋是双奶白的运动鞋,点缀着糖果色的logo,看起来实在不像个大人。

    “那我走了。”

    王若含朝他招招手:“拜拜。”

    霍骁家虽然看上去冷清无趣了一点,但这台电视机还真不错,画质清晰,网速流畅,可惜家里没游戏手柄,玩起来肯定很爽。

    晚上王若含叫了份外卖,又用app在超市买了一堆零食。

    霍骁的冰箱里连瓶啤酒都没有,现在已经被王若含用汽水和酸奶装得满满当当。

    等外卖小哥送过来她才发现自己买多了,整整两大购物袋,吃不完就当便宜姓霍那小子了。

    毕竟是借宿在人家家里,王若含只在客厅、洗手间和厨房三个区域活动,也不准备睡卧室了,就在客厅沙发将就一下,反正她个头小,睡起来绰绰有余。

    晚上,她姿态慵懒地躺在沙发上,喝着可乐看电视。

    眼睛瞄到茶几上的木盒,王若含伸长手臂够到怀里,把那枚小胸针取出,拿在手里仔细观赏。

    她认出这是《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的怀表兔子,不得不感叹做工的精细,连表盘上的数字都画出来了。

    “肯定很贵吧。”王若含小心翼翼把它放回盒子里。

    看到手机屏幕在闪,她拿起一看,接听后放到耳边:“喂,怎么了?”

    听筒里,霍骁问:“能商量一个事吗?”

    “什么?”

    “让我住回我的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