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戴好头盔谈恋爱 >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周以一言不发,?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拨了通电话。

    听到卧室里响起自己的手机铃声,王若含问:“你打我电话干什么?”

    周以面无表情地说:“万一你有个双胞胎妹妹呢。”

    王若含呵呵笑:“油麦了啊周以。”

    周以掀起眼皮凉凉看着她,?王若含立刻噤声,?摆正脸色,弯腰捡起地上的橙子,?迎周以进屋。

    “你怎么来了?找霍骁有事啊?”

    周以拿起玄关上购物袋里的小票,是霍骁昨晚随手扔这的。

    看完上面的文字,周以冷笑了一声:“我再不来你俩孩子都生了吧。”

    “胡说。”王若含踮脚抽走她手里的纸,?“再快也没你快啊。”

    她弯下腰,用指腹轻轻摸了摸周以的肚子,还看不出弧度:“你好呀,我是你干妈。”

    周以拽着王若含坐到沙发上,?抱着手臂拿出做家长的气势:“你给我好好说清楚怎么回事。”

    王若含抓抓头发:“你要不让我先去洗个脸,?再慢慢和你说。”

    周以不答应:“你什么样子我没见过,快说。”

    王若含咳嗽一声,心里想着霍骁到底去哪了呀,?怎么还不回来。

    “我和霍骁谈恋爱了。”

    周以摇摇头:“这个我看出来了,?我问你怎么谈起来的,什么时候开始的?怎么霍骁和你?”

    她的表情痛苦,放下指着王若含的手,拍了下大腿,?怨恨地叹了声气。

    王若含皱着脸缩着身子,一副胆小无助的样子:“事情是这样的,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你结婚的时候。”

    周以想了想,脑子里有了个大概方向:“那天晚上找不到你人,你说你艳遇了,?不会就是霍骁吧?”

    王若含点点头:“就他。”

    周以想起小票上的东西,紧张起来:“你俩那天晚上,不会......”

    王若含挠挠脸,一切尽在不言中。

    周以捂着胸口,一时间难以消化:“不是吧王若含。”

    王若含说:“那你老公把山庄搞得和城堡一样,浪漫得能拍电影,就应该想到会有寂寞男女在其中干柴烈火吧。”

    周以提起一口气:“我的新婚夜,我和李至诚忙得瘫了,啥也没干洗漱完就睡了,你和霍骁倒是帮我把洞房美美办了,我谢谢你俩啊。”

    王若含摆摆手:“客气了啊周以,大家都是好朋友嘛。”

    “我去你的朋友。”周以又叹了声气,感叹道,“造孽啊。”

    王若含撅着嘴,好像是要哭出来似的,抓住周以的手抱在怀里,担心地问:“你真反对我和霍骁吗?”

    周以说:“也不是反对,太突然了我还没准备好。”

    王若含马上甩锅:“那谁让你突然过来的,我和霍骁本来都准备好要慢慢告诉你的。”

    周以冷笑一声:“谢谢啊,真贴心。”

    王若含拿起一颗饱满新鲜的橙子,殷勤道:“我给你剥一个,霍骁应该马上就回来了。”

    周以问:“那你俩这次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上次在金陵就?”

    “上次没有,我不放年假想来找你吗,然后你不在,我那天在你们学校门口正好碰到霍骁了,那两天又台风下大雨,他就让我住他家里,反正过程里还有好多事,结果就是现在我和他已经确定关系了。”

    周以仔细回忆了一下,恍然大悟,其实一直早就有迹可循:“我就说呢,一开始说不用麻烦,一听我闺蜜是这家医院的护士,就又改口了,说什么还是来个人帮忙照看一下比较好。”

    她戳戳王若含:“原来那个时候就是想找你呗。”

    王若含哦哟了声:“他也太心机了吧。”

    周以说:“我当时是真没往别的地方想......你和叶婵完全不是一个类型。”

    王若含递了瓣橙子给周以:“叶婵什么类型的啊?”

    周以吃着橙子说:“叶婵吧,聪明漂亮不用说,但是好胜心很强,我感觉她这个人得失心挺重的。”

    王若含鼓了鼓腮帮子,情不自禁拿自己去做比较。

    周以压低声音:“不过之前听说个事。”

    王若含把耳朵凑过去:“什么?”

    “圈子里传的,说她这人小聪明很多,很会私底下和导师、领导什么的打好关系。”周以顿了顿,“不过你也不能说她不干净吧,这也是能力的一部分,只是大部分人都不喜欢这样,还是觉得实力更重要。霍骁那个时候看不惯我,就是觉得我和叶婵一样,他看我男朋友是个富二代,钱教授的项目还选了我没选他,以为我背后有关系呢。”

    王若含撑着下巴,看上去有些失落。

    周以察觉到她的情绪,摸了摸她的脑袋,轻声问:“怎么了?”

    “你说,霍骁是不是也和秦也一样啊?就是因为遇到一个比较强势的前任,累了,所以想找个好拿捏的。”

    “怎么会呢?”

    “我就是害怕。”

    周以问:“霍骁知道你私底下什么德行吗?”

    王若含点头:“知道啊,他没少被我惹毛过。”

    周以笑起来:“那不就好了,你和叶婵不一样,而且明明你比叶婵难拿捏,我看霍骁和你在一起才累吧。”

    王若含佯装生气:“你什么意思啊周以?”

    周以赔笑道:“我是让你不要多想。”

    她俩聊着天,霍骁终于回来了,开门后的表情和几十分钟前的王若含如出一辙。

    霍骁问周以:“你怎么来了?”

    周以回:“捉奸。”

    霍骁关门进屋,放下手里的袋子,坐到王若含身边,问她:“没事吧?”

    王若含摇摇头,摸了摸他的胳膊让他放心。

    周以简直没眼看,偷偷翻了个白眼:“我那天走得太急,办公室钥匙没拿,看你家近就来找你要,给你发了微信也没回。”

    霍骁从口袋里拿出手机,解释说:“刚刚开车没顾上看。”

    他起身去取钥匙给周以,问她:“吃饭了吗?我买了菜正准备回来做。”

    周以起身走向门口,本来就想拿个钥匙,已经耽误了不少工夫:“不了,请了两天假,我还有好多事呢,你俩慢慢吃吧。”

    王若含拿起那一袋橙子:“你东西落了。”

    周以摆摆手:“留给你俩吧,就当我送的恋爱礼物,祝你俩心想事成,甜甜蜜蜜啊。”

    看她的态度不是反对,霍骁松了口气:“改天请你吃饭。”

    “那必须,我是红娘。”周以摸摸肚子,“这儿还有个小丘比特。”

    送走周以,霍骁问王若含:“你们都聊什么了?”

    王若含说:“她就问问我们俩怎么好上的,把该交代的交代了。”

    霍骁笑了笑:“还说要铺垫呢,这倒好,直接重磅出击。”

    王若含捶了他一拳:“别说了,我一开门差点吓得撅过去。”

    霍骁把她抱在怀里亲了亲:“还好周以赞成这门亲事。”

    王若含也亲了亲他:“我们霍老师这么好,谁会不同意。”

    在申城的最后一天,霍骁开车送王若含去高铁站。

    在热恋期分别无异于是遭受酷刑,王若含加倍黏糊,直到要检票了才松开霍骁,一步三回头地进去。

    回到金陵,方春华给她打了通电话,问她在申城都玩什么吃什么了。

    这可把王若含难住了,她这一趟根本称不上旅游。

    还好她机灵,运用语言的艺术,巧妙回答说:“就看看帅哥,赏赏风景,吃吃本地菜呀。”

    看看帅哥(新晋男友),赏赏风景(马路街景),吃吃本地菜(男朋友做的饭)。

    方春华说:“你玩得开心就好,我马上就能回家了。”

    “好的,辛苦了哟女明星。”

    方春华在电话里笑起来:“什么女明星,挂了。”

    王若含拿下手机,第一时间点开霍骁的微信。

    王若含:我到家啦!

    霍骁秒回:好的。

    王若含:你吃饭了吗?

    霍骁:回家里吃了。

    霍骁:我发现一个能和我爸妈和平吃完一顿饭的办法。

    王若含问:什么?

    霍骁:聊你就行了。

    王若含在屏幕后翘起嘴角偷笑。

    王若含:我外卖也到了。

    霍骁:去吃吧。

    放下手机,王若含把麻辣烫的包装拆开。

    塑料碗里装着满满的食材,表面红油漂浮,辣味鲜香。

    不知道是不是吃了两天家常菜把嘴养刁了,王若含尝了两口,竟然觉得有些反胃。

    她给霍骁发消息说:完蛋了,除了霍老师做的菜吃什么都不香了,这麻辣烫差点给我吃eure了。

    霍骁的关注点却很清奇:eure?我怎么不认识这个单词?德语吗?

    王若含:是岚语。

    霍骁:?

    王若含:你不上网冲浪啊?

    王若含:你读一读,读起来是不是很像呕吐的声音?

    霍骁回了一串省略号。

    几分钟后,霍骁发来一段文字,语气严肃到王若含怀疑他是不是在给学生群发通知:我去了解了一下,这样的语言表达方式确实能在网络上达到娱乐的效果,但也可能造成文化乱象,用多了之后还会影响到正规英语的学习,尤其现在网上那么多未成年人,口语发音本来就不成熟,还是少看看这些东西比较好。

    王若含一边觉得这样一本正经的霍骁很可爱,一边打字回复:wall?gend?how?eye?knee

    霍骁:......

    见好就收从来不是她的风格,王若含只爱火上浇油。

    晚上,周以拉了个三人小群。

    她缓了一天,还是觉得不可思议,诚恳发问道:我很好奇,你们平时怎么相处的啊?两个杠精在一起也能和谐共处?

    霍骁:负负得正

    王若含:杠上开花

    霍骁:天生一对

    王若含:how?pay

    霍骁:再中英混谈我打断你腿。

    “王若含”撤回了一条消息。

    王若含:女子酉己。

    周以点点头,懂了,这就叫“恶人自有恶人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