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戴好头盔谈恋爱 >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二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复工的第一天是早班,?王若含早早起床。

    七天假期休息充足,她有如能量满格的超人,活力十足。

    出门时碰上来上班的薇薇姐,?王若含和她找了个招呼。

    “若含,?怎么几天不见感觉你又漂亮了?”

    王若含摸摸头发:“真的吗?”

    “是的呀。”

    王若含的脚步更轻快了,一路哼着歌去取车,?嘴角就没下来过。

    九月的第一天,街边的树叶已有泛黄的迹象,凉风阵阵,?空气清爽。

    学生们开学了,怕早高峰拥堵,王若含提前了二十分钟上班,路上顺便买了早餐。

    林蕙和她一个班,?踩着点才到。

    王若含已经换好衣服,?催促她动作快点。

    林蕙从抽屉里摸出一条巧克力棒,拆开包装咬了一口,她朝王若含挥挥手,?嘴里鼓鼓囊囊,?口齿不清地说:“你先去吧,我马上来。”

    王若含玩笑说:“你这抽屉是聚宝盆吗,巧克力棒永远不断的。”

    林蕙也朝她傻傻笑了笑。

    这个女孩是她转来儿科之后认识的第一个同事和交的第一个朋友。

    担心之前的风言风语,王若含刚来的时候也不敢和新同事多交流,?怕被排挤,怕被冷言讽刺,怯生生的反倒像个没毕业的实习生。

    记得是林蕙和她主动说的第一句话,问她要不要吃个巧克力棒。

    看对方态度友好,王若含偷偷问她,?其他同事有没有在背后说过她些什么。

    林蕙摇摇头,一脸疑问:“为什么要在背后说你啊,大家都谢谢你呢,你不知道我们儿科平时有多忙,又吵,没什么人愿意转过来的,若含,你真是天使。”

    现在想起来,王若含依旧会觉得内心柔软。

    她又多看了一眼林蕙,轻轻合上休息室的门走到岗位上去。

    午休吃饭的时候,王若含把这事分享给霍骁。

    霍骁在电话里说:“也就你们这些护士姐姐间能这么友爱,我第一次见周以心里想的全是,这女的拽个什么拽呀。”

    王若含被他逗得笑出声:“干嘛呀,我们周以就是天生臭脸综合症,外冷内热好不好?”

    “嗯。”霍骁认同地点头,又问她,“三点下班?”

    王若含:“对,你什么时候下课啊?晚上打游戏吗?”

    霍骁说:“今天下午没课,但我妈喊我回去一趟,晚上再说吧。”

    “行。”

    挂电话之前,王若含问霍骁:“对了,下个礼拜周五你能过来吗?”

    “怎么了?”

    “过节啊。”

    “嗯?”霍骁一时间想不出有什么节日,七夕节过了,生日也早过了,纪念日还太早。

    王若含告诉他:“教师节啊,霍老师,忘记了?”

    霍骁哑然失笑:“这也能庆祝?”

    “那当然了,你可是辛勤的园丁,无私的蜡烛,是徐徐春风,润物无声,你......”王若含撅了撅嘴,自己都说不下去了,耍赖撒起娇来,“哎呀我就是想找你玩嘛,行不行呀?”

    霍骁问:“想找我玩还是想我?”

    王若含翻了个白眼:“想你想你好想你。”

    霍骁心满意足:“好的,下周五我过去。”

    结束和异地女友的通话,霍骁去校外的咖啡店买了份三明治简单应付午饭。

    林珊今早打电话来说想清理一下家里的杂物间,那里头堆了很多霍骁以前用的东西,喊他回去,看看有什么能扔的赶紧处理掉。

    霍骁记得半个月前家里刚刚进行过一次大扫除,他有的时候怀疑林珊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癖好,靠着断舍离来获得心理上的快感。

    霍弈行和林珊夫妻俩住在市中心的一栋小高层里,户型和霍骁那套差不多,一梯一户,两个人住刚刚好。

    霍骁开锁进门,鞋还没换呢,就听到林珊喊道:“先拿消毒液洗洗手!”

    门口的柜子上摆满了消毒用品,霍骁摁下一泵免洗液在手上搓抹。

    林珊对他说:“我和你爸的东西都理得差不多了,还有几箱应该都是你的。”

    霍骁哦了声,向杂物间走去。

    林珊跟在他身后问:“午饭吃了没?”

    霍骁说:“吃了。”

    “食堂吃的?”

    霍骁嗯了声。

    三大箱东西,外头套的纸壳都有些损坏了,就怕里头的东西受了潮,是该重新整理。

    霍骁把衬衫袖子卷起,开始干活。

    第一箱都是他小时候房间里的摆件,喜欢过的漫威角色手办、映着卡通人物的笔筒、还有奶蓝色的小台灯。

    这些东西最难处理,留着好像也没什么用,但扔了又怪可惜的。

    看他犹豫不决的样子,林珊出主意说:“你要是想留着,就带回你自己家里放着去。”

    霍骁把东西放回原位,问:“你是要把这屋腾出来吗?”

    “嗯。”

    “怎么了?”

    林珊回答说:“我想请个阿姨,同吃同住,这个房间就给她住。”

    霍骁愣住:“怎么要请阿姨了?”

    虽说条件不错,但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人家,霍弈行是搞学问的,林珊从事记者工作,这么多年家里从来没请过什么保姆,有时两人忙不过来,就喊杨婶来给他们做顿饭打扫打扫卫生。

    霍骁不知为何家里要突然招个阿姨。

    林珊看他一眼,说:“小子,你还以为你爸妈年轻呢?我俩生你本来就晚,你爸六十了,我也到退休的年纪了。前两天扫地我刚抻到腰,你爸又总说我做的菜太淡,找个阿姨来帮帮忙挺好的。”

    意识到父母正在老去,霍骁的心情沉重起来:“你怎么都不和我说一声?”

    林珊笑了笑:“又没什么大事。”

    霍骁不说话了。

    “好了好了,你清你的东西吧。”

    温情地表达爱与关心显然不是这个家的主题,霍骁别扭,林珊也别扭。

    他把注意力重新放回面前的箱子上,第二箱里全是照片,有些是用相框装着的,有些是相簿,还有些用信封装好,厚厚一沓。

    霍骁打算挑些带走,放进他的公寓里去。

    看见年轻时候的父母,还有稚嫩的自己,霍骁脸上出现了笑容。

    他和霍弈行还是长得挺像的,可惜他爸中年发福影响了颜值,霍骁暗自决定以后多多健身,决不能沦落至此。

    最底下是个牛皮纸袋,封面已经褪成灰白色,霍骁打开,把里头的照片取出。

    这上面的林珊看上去年纪更小,应该是上大学的时候,那会儿还没有自己。

    霍骁乐了,看来她妈的少女时期也挺臭美的,白色头箍和格子连衣裙,穿的是小皮鞋,清纯而温婉。

    这沓照片里有很多陌生的面孔,霍骁猜测是林珊的老同学们,有几个现在还有往来的叔叔阿姨他能认得出来。

    其中最好辨认的应该还是文映梅,她的变化最小。

    霍骁一张张翻阅过去,突然停下,拿起其中一张凑近仔细察看。

    这张照片上没有林珊,右边的女人是文阿姨,被他挽着的男人身材高瘦,穿着笔挺的西装,两人看上去亲密而登对。

    霍骁捏着那张照片拿给林珊看,问道:“你怎么会有文阿姨的照片?”

    林珊看了看:“哦,相机是我拿去洗的,我这都有备份。我都忘了这张照片了,还是我拍的呢。”

    霍骁疑问:“这上面的男人谁啊?怎么感觉怪眼熟的。”

    林珊咳嗽一声:“你的李老师啊,认不出来?”

    霍骁惊讶地瞪大眼睛:“谁?”

    “李慎朗,大三不教过你吗?我和你说过他是我学长。”

    这信息量让霍骁一时间难以接受:“文阿姨和李老师?”

    林珊轻描淡写地说:“嗯,好过。”

    霍骁想再追问下去,林珊却不愿意多说了,抽走照片,催他快回去理自己的东西。

    花了一个下午,霍骁帮忙把杂物间的东西都清空。

    今天霍弈行不在家吃晚饭,霍骁陪林珊吃完再走。

    回到家中,霍骁把带回来的纸箱放在玄关上,喘了口气倒水喝。

    王若含虽然短短来了不到一周,但留下的痕迹却不少。

    餐桌上的情侣杯,沙发上的印花抱枕,书柜里出现了格格不入的四五个小玩具,是王若含路过自动贩卖机抽来的盲盒。

    卧室床头柜上多了盏小夜灯,造型是坐在星球上看日落的小王子。

    她存在过的证明都是那么可爱而明亮,让这个家有了温度,多了颜色。

    霍骁光是看着都心生欢喜。

    他打开拿回来的纸盒,一边收拾一边给王若含打电话。

    “喂。”

    “喂,霍老师。”

    霍骁一听她的声音,皱眉问:“怎么嗓子哑了?”

    王若含说:“下班和同事去吃牛蛙了,太辣了。”

    霍骁松了口气,他还以为是遇到什么事哭了:“不是昨天还说嫌外卖油腻?”

    “新店开业全场六八折,有羊毛我当然要薅了。”

    霍骁笑了声:“是你薅别人的羊毛,还是别人割你的韭菜啊?”

    王若含懒得和他玩这些话术,转而问:“在干嘛呢?”

    霍骁把相框摆在电视机下:“收拾东西。”

    他好像听到冰箱门开关的声音,厉声呵斥:“你刚吃完辣的就吃冰的?”

    王若含明显愣了一下:“我靠你在我身上装监控了啊你?”

    霍骁:“我是熟知你的生活习惯,起??床先开冰箱,回到家先开冰箱,吃完饭站起来第一件事也是先开冰箱。”

    王若含咬了口冰棍:“太辣了我降降火嘛。”

    霍骁叹气摇摇头,隔着几千公里又管不着她:“你还会嫌辣?丢不丢山城人的脸?”

    王若含不吃他这一套:“哎我就不是,我入乡随俗,我现在是金陵人。”

    霍骁也幼稚上了:“你再说一遍哪里人?我告诉周以去你叛变了。”

    王若含说:“她不也叛变了?最近变甜酸口了,我看她现在是溪城人。”

    霍骁问:“那你什么时候来做做申城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