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戴好头盔谈恋爱 >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王若含呼吸一紧,?拍拍脸颊收住失控的表情,装傻充愣问:“我为什么要去做申城人?”

    霍骁也没操之过急,只是说:“上次都没好好带你玩。”

    王若含:“总有机会的。”

    霍骁换了个话题:“晚上准备干什么?”

    王若含回答:“好久没玩石塑粘土了,?打算做串手链。”

    霍骁笑起来:“你还真是少女啊。”

    王若含听不出这是夸是贬,?蹙眉问:“什么意思?”

    “没,就觉得你可爱。”

    王若含哼了声,?实际嘴角早早翘起:“下班没事干,又不想总是打游戏,找点事打发打发时间啦。”

    “嗯,?挺好的。”

    两个人都在干自己的事,手机放在一边开着免提,随口说两句废话,往常空闲的夜晚好像不再无趣,?哪怕现在是一个人,?也没有再感到孤独。

    提到手工活,王若含兴致勃勃地分享起她上学的时候,是怎么靠自己的手艺发家致富的:“我也不知道是贴吧还是空间,?反正那会儿超级流行给男朋友织围巾,?我们班上那些妹子,织两个月都织不完,你猜我花多久?”

    霍骁猜:“一个星期?”

    “Nonono.”王若含绘声绘色道,“我三天就能织一条,?牛吧!那个冬天我上课织下课织,虽然赚了不少钱,但手指头也粗了,哎,我十七岁的时候就明白了,?钱难挣屎难吃。”

    王若含对着手机上的图片小心捏住一个狐狸脑袋的造型,又用刻刀描绘出脸部细节。

    她一番话说完,好半天没听到霍骁的声音,抬起头,停下手中的动作,对着手机喂了一声:“霍老师?霍骁?你在吗?”

    扬声器里终于传来他的声音:“我在。”

    王若含舒了口气:“我还以为你掉线了。”

    那头又是一阵沉默,王若含察觉到不对劲,拿起手机放到耳边,语气急切起来:“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霍骁像是难以启齿的样子,好半晌才出声说:“我今天回去收拾了些老照片带回来,刚刚想把我们家的全家福拆开换个新相框。”

    王若含放柔声音:“嗯,然后呢?”

    霍骁像是哽住,低哑道:“我发现底下有张纸,是B超图。”

    王若含:“你小时候的?”

    “不是。”霍骁顿了顿,“写了年份,1987年9月,但后面又写了个‘骁骁’。”

    王若含挠挠头发,弄不懂了:“什么意思啊?”

    霍骁说:“我爸妈是八七年元旦结的婚。”

    王若含猜测:“那就是在生你之前就怀过呗。”

    霍骁轻轻叹了声气,心里存疑:“不对啊,那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和我说过呢?还一直藏在全家福底下,名字也取的是‘骁’。”

    王若含没想太多:“可能是意外流掉了,怕提起大家伤心,所以不说吧。”

    霍骁还是觉得奇怪:“可我妈说她和我爸......算了,改天问问吧。”

    插了个题外话,霍骁心里挂了事,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了。

    挂电话之前,王若含让他好好休息,别想太多。

    她听着歌,专注地捣鼓手中的粘土。

    狐狸捏好后,她又做了一个小王子,几颗星星和一顶王冠。

    等待风干的时候,王若含撑着下巴发呆。

    霍骁刚刚说她“少女”,王若含隐隐约约知道这话什么意思,说她还跟个小姑娘一样呗,再直白一点就是“幼稚”。

    虽然年龄迫近三十大关,但她的心理年龄还是停留在二十出头的状态,加上本身长得又显小,身边的人也当她是个小孩。

    之前没觉得什么,日子也就这么一天天得过。但现在不一样了,人生到了一定阶段,该考虑的还是得考虑。

    有难题找亲妈,王若含拿起手机,点进和方春华的聊天框。

    她先发了一句“妈~”过去。半分钟后,方春华回了条语音:“怎么了呀?我刚下戏。”

    王若含笑嘻嘻地拨了电话过去:“喂,妈。”

    “有事说事,没钱了?”

    “不是,我就想问问你。”王若含抿了下唇,一鼓作气说,“你觉得谈恋爱多久之后可以结婚啊?”

    方春华以为她闲着没事干,敷衍地回答:“随你多久。”

    王若含不满地抱怨:“你认真一点,我和你说正经的。”

    方春华听出不对劲来:“哟,有情况了?”

    王若含清清嗓子,故作深沉地“嗯”了一声。

    方春华激动起来:“谁啊?”

    王若含回答:“你见过的,霍骁。”

    “哦~搬花架那个。你上次不还说没戏吗?”

    王若含不好意思道:“感情的事谁也说不准嘛,那会儿我确实觉得他不行。”

    方春华问:“他和你求婚了?”

    王若含想了想,那随便一句“申城人”怎么也算不上求婚,否认道:“没,我就问问。”

    方春华笑了笑,心里了然,她告诉女儿:“对的人,认识第二天结婚都没关系,错的,就像我和你爸,怎么着都得分开。你再看看秦也和容欢,结婚和谈恋爱说白了是两回事。”

    王若含撑着下巴趴在桌上:“那什么叫对的错的?”

    方春华叹了声气:“就看我和你爸,我吧还是觉得爱情是婚姻的基础,我一直和你说,人再孤独都不要找个人随便凑活过日子,女人一定要嫁给喜欢的人,我们本来在婚姻里就吃亏,你要嫁个不爱的,只会更加受委屈。所以我从来不给你安排相亲,没必要啊,女人这辈子离了男人不能活吗?我觉得我人生最快乐的日子就是离婚之后了。”

    王若含笑笑:“看出来了。”

    方春华接着说:“但感情不是保障,我和你说啊,你妈我活这么久,悟出一个道理来,你就看,结婚的时候,父母不满意不喜欢的人,往往最后都会散的。你奶奶不喜欢我,你外公外婆也不喜欢你爸。但那会儿我俩觉得彼此是命中注定,父母的反对反倒让我俩更坚定地觉得我们爱得有多不容易,现在看,就是自己感动自己呢,别人比我们俩清醒多了,不合适就是不合适,可惜我们没听进去。”

    王若含好奇道:“那奶奶为什么不喜欢你啊,你说长得漂漂亮亮的,家庭条件也不错,那会儿还是个小明星呢。”

    方春华呵了声:“以前哪像现在一样,看到明星就觉得高人一等。你奶奶一开始没表现出来,刚嫁过去怀了你,也对我挺好的,但心里的嫌弃慢慢就能看出来了。你爸是老师,你爷爷是村里的书记,他们一家都思想传统,觉得女人就该主内,但我不可能做家庭主妇啊,你知道我什么时候学会做饭的吗?那是你来了金陵我才开始学的。他们觉得我不是个好媳妇,我也觉得他们没把我当一家人看,最后大家都不开心了,哪还过得下去。”

    王若含心一沉,嘴里嘀咕:“完了。”

    “什么完了?”

    王若含哭丧着脸:“霍骁他们一家高知,他爸还是教授呢,不会也嫌弃我吧。”

    方春华说:“霍骁他妈上次来过店里,我看着还行啊,挺和善的,不像是刻薄的人。”

    “妈,不是。”王若含失落道,“霍骁看起来也挺温和一人啊,你不知道他私底下嘴多毒,可会骂人了。”

    方春华惊了:“什么东西?”

    王若含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赶紧闭嘴转移话题道:“没什么,反正我和他还刚在一起,没到结婚呢,以后再说吧。”

    方春华却着急道:“别以后,你和我说清楚,什么叫会骂人,他不是老师吗?脾气好不好啊?对你到底怎么样啊?你的眼光真的有点让人害怕。”

    王若含只能昧着良心说:“霍骁人很好,表里如一,温柔贤惠,什么事都依着我,从来不发脾气,你放心吧啊。”

    以防方春华再问东问西,王若含说完再见,匆匆挂断电话。

    她发出一声疲惫的叹气,无力地想,如果真的能永远二十岁就好了。

    谈恋爱只顾着开心,不用考虑现实的琐碎。

    能在一起就在一起,分开了也不会觉得过去的日子是浪费时间。

    真的会有那么糟糕吗?王若含用食指拨了拨还未成型的狐狸石头。

    所有浪漫奇妙的开端,最终还是会落入俗套。

    哪怕是童话,故事也永远在“王子和公主幸福地举办了婚礼”结束。

    而之后的生活如何,不说,不可说。

    那么小王子和狐狸先生呢?

    他们能走到哪一步?

    王若含揉揉脑袋,觉得头疼。

    恋爱果然有毒,她一个秉持着“快活一天是一天”原则的没心没肺乐天派,居然也会担心起未来,因为时间而感到焦虑。

    睡前,她照常收到来自霍骁的晚安问候。

    王若含道完晚安,却没有放下手机,她咬了咬嘴唇,琢磨着打下一行字:我今天有点难过。

    霍骁问:怎么了?

    王若含想想还是作罢:没事了,少女总是多愁善感的,你不懂。

    霍骁:你不说我怎么知道能不能懂。

    王若含翻了个身,还是决定说出来:我以前是挺乐观一个人,不担心自己会失去什么,现在却有点,害怕了。

    霍骁:怕什么?

    王若含:和你谈恋爱很开心,但我们三十了。

    霍骁立刻明白。

    聊天框上出现了很久的“正在输入中...”。

    王若含安静地等着他的回复。

    然而等来的并不一段长篇大论,霍骁删删改改之后说的只一句话:所以是多么不容易,我在一群奇怪的大人里,发现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孩。

    霍骁又说:除了你不会再有别人了,怕什么,担心什么,最困难的关卡已经过了。

    王若含用力揉了揉起雾的眼睛,打字回复:好。

    这一次霍骁回了条语音,最会讽刺挖苦人的是他,最高傲自大的是他,最温柔的也是他:“睡吧,睡醒了就有sunrise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