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戴好头盔谈恋爱 >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大概是夜深人静太容易让人情绪敏感了,?好在有霍骁,他的一句话让王若含满血复活。

    她搓搓脸蛋,放下手机盖好被子,?等待着日出到来,?马上又是崭新的一天。

    回到金陵的日子与往日也没什么不同,只是习惯发在小号上的废话转移到了和男朋友的聊天框里。

    他们没有固定的时间用来联系,?有什么话想说就发条消息,对方没有立刻回复也没关系。

    他们依旧保持着自己原本的生活节奏,只是多了个人分享,?多了个人关心。

    这天王若含上的是夜班,夜里凉,她套了件外套打算去附近的小吃店买份小笼包当晚餐。

    六点还没到,她在楼道里等电梯,?随手打开微信看了看。

    五分钟前,?容欢竟然给她发了消息,问她今天上的什么班。

    王若含回复说:夜班,有事?

    容欢又问:你吃饭了吗?

    王若含:正要去。

    容欢:你人呢?

    王若含:电梯口。

    容欢:等等,?我马上来找你!

    电梯门缓缓拉开,?王若含四处张望了一下,往旁边退了几步走到窗户边上。

    很快容欢就踩着高跟鞋出现在楼梯口,她穿着西装和半裙,看样子是刚下班,?手里拿着一个保温袋。

    王若含问她:“怎么了?”

    容欢把保温袋拿给她:“晚饭。”

    王若含指着自己,不可思议道:“给我的?”

    “给你。”容欢顿了顿,还有后半句,“和秦也的。”

    王若含眯了眯眼睛。

    容欢说:“馄饨是我自己包的,粉色盒子是你的份,?另一个白色大一点的你帮我拿给秦也呗。”

    王若含奇怪:“你为什么不自己给他?”

    容欢不回答,挽着她胳膊,甜甜笑着说:“以后你晚饭都我包了,我给你送饭。”

    王若含冷笑了声:“然后我再帮你跑腿?”

    容欢不说话,默认了。

    “你俩还没和好啊?”

    容欢啊了声,自己都嫌自己丢人。

    王若含拎了拎保温袋:“那你这是要干什么?”

    容欢反问她:“看不出来吗?追夫火葬场了。”

    王若含极力抿唇,还是没憋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容欢瞪了她一眼。

    楼梯口也不方便说话,两人转移到食堂。

    没看出来,容欢这大小姐做饭还挺好吃的,馄饨是蒸过的,她还自己调了酱汁。

    馅料肥瘦相间,咸淡适中,王若含香喷喷地享用着白嫖来的晚餐。

    “欸。”容欢指着王若含口袋上别的小徽章说,“你这小兔子好可爱啊。”

    王若含低头看了眼,得意洋洋地抬起下巴:“可爱吧,男朋友送的。”

    容欢瞪大眼睛:“你谈恋爱了?”

    “嗯,刚谈。”

    容欢点点头:“哦。”

    王若含瞥她一眼:“怎么感觉你很开心?”

    “能不吗?秦也妈一直想你做她家儿媳妇,你应该知道的吧?”

    王若含塞了口馄饨进嘴里,逃避回答。

    不知道是不是恋爱中的人都容易圣母,看着容欢为情所困,王若含有些同情。

    她向容欢坦白说:“其实,你们刚分手的时候,阿姨就想撮合我和秦也。”

    容欢耸了下肩:“猜到了。”

    王若含皱着眉说:“不过那会儿秦也的态度也挺奇怪的,感觉他明知道乔阿姨的心思,但默认了,还顺着她来。”

    容欢耷拉着眉目:“秦也是不是还和你说,他想和你试试之类的话?”

    王若含下意识地嗯了声,意识到不对后又赶快解释:“也不是这样,你别误会啊,我和他没什么事的。”

    容欢笑了下:“我知道,怪我自己吧。”

    王若含闭上嘴,安静地她说完。

    容欢深呼吸一口气,缓了缓才开口:“他说我不懂珍惜,在感情里没有责任感,觉得我不成熟,也不够爱他,反正吵了挺多的,我当时又委屈又生气,我就丧气地说可能我们俩就是不合适吧,我故意激他去找别人试试看,也许我和他就是没办法在一起,所以折腾这么久也没换来好结果。”

    王若含叹了声气,心里酸涩。这两人都放不下对方,但现状又缠绕出一个死结,不知道怎么解,不知道该不该解。

    她是看着秦也和容欢怎么认识又怎么相爱的,要是他俩到最后没成,她都觉得可惜。

    最后一只馄饨下肚,王若含盖上盖子:“放心吧,晚饭我给你送,我再帮你探探他的口风。”

    容欢双手合十朝她拜了拜:“谢谢你啊,除了你我真没别人可以求助了。”

    王若含笑起来:“谁让我人美心善呢?”

    容欢恨不得抱着她亲一口,以前忌惮她是情敌,其实她挺喜欢王若含的,长得像个粉团子似的,谁能抵抗甜妹呢:“你明天想吃什么?”

    王若含想了想:“不知道,随便吧。”

    容欢眨眨眼睛:“要不你顺便去问问秦也?”

    王若含翻了个白眼:“你直接说想知道秦也想吃什么不就行了?”

    容欢不好意思地笑笑。

    快六点半了,她拿起自己的包,起身说:“秦也应该要下来吃饭了,我先走了啊。”

    王若含看着容欢匆匆离去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没几分钟,秦也果然出现在门口。

    王若含起身叫住他,把手里的保温袋递过去。

    秦也刚发出一个字音又停住,转而问:“容欢来了?”

    他本想问“这是什么”,但一眼认出保温袋是家里的。

    王若含惊叹道:“哇,这你都能猜到。”

    秦也的情绪看上去没什么起伏:“她和你说什么了?”

    王若含摇摇头:“没什么,收买我给你送饭罢了。”

    秦也勾唇笑了笑:“她也不嫌累。”

    王若含握拳咳嗽一声,凑前一点,压低声音说:“她这次是真转性了啊,忙前忙后的。”

    秦也垂眸看了眼保温袋,上面印着黄色小熊,买来是因为有段时间容欢胃不舒服,秦也就自己在家里做了饭让她带去公司吃。

    一向心软的人坚决起来是最难动摇的,秦也说:“再看吧。”

    掰着手指头数着日子,终于到了星期五,王若含一下班就直奔高铁站,接男朋友去。

    远远看见推着行李箱的男人,她撒开腿跑过去,扑到人怀里。

    “哎哟我的腰,是不是吃胖了点?”霍骁嘴上说着,但手臂却搂得更紧。

    这么贴了好一会儿王若含才跳下来,皱起鼻子嗅了嗅,问:“怎么这么香啊?”

    霍骁举起手里的纸袋:“是啊,怎么这么香啊?”

    王若含拿过袋子,打开看了看,里头是一份打包好的猪扒包,空气里的香味就来源于这。

    她的微信名很有特点,随心情而定,固定格式是“嗷呜一口xxx”,最近馋猪扒包了,所以她改成“嗷呜一口猪扒包”,不知道霍骁什么时候发现的,还特地买了来。

    他怎么总能在这些小心思上带给她惊喜,上次的奶茶,这次的猪扒包,王若含心里又甜又酸,霍骁也太好了。

    “我走之前去茶餐厅打包的,听办公室的老师说是什么网红,有点冷了,回去热一下再吃。”

    王若含点点头,嘴角始终上扬,一手拿着纸袋,一手牵起霍骁:“走,先回家。”

    王若含开车来的,路上,她想起一事,问霍骁:“上次照片的事,你后来问你爸妈了吗?”

    霍骁摇头:“没找到机会,以后再说吧。”

    今天店里调休,一楼没人。

    下车前,王若含拔了钥匙,想拿手机却发现旁边的收纳盒里没有。

    “我手机呢?”

    霍骁问她:“你带在身上了吗?”

    王若含四处翻找:“带了呀,我上车前还给你打电话。”

    霍骁取出自己的手机:“我给你打个电话看看。”

    王若含皱着脸挠挠头发,能去哪了呢。

    她看着霍骁在通讯录一路滑到底,才找到她所对应的联系人名称。

    王若含身体前倾,凑过去瞄了眼。

    “为什么叫制服女鬼啊?”

    闻声霍骁抬起头,王若含的脸就在眼前,吓得他一哆嗦。

    “为什么给我备注这个。”王若含脸色阴沉,在树荫下显得煞白,冷着声音问,“制服可以理解,女鬼是什么东西?”

    霍骁舔了舔嘴唇:“那个.......”

    王若含瞪大眼睛逼近,眼白多得吓人:“快说。”

    霍骁都不敢直视她:“你走路没声音,像个鬼一样,那个时候我觉得好玩就改了。”

    王若含捏紧拳头捶他:“你才像鬼!”

    霍骁伸开手掌包住她的手,温声哄道:“好了好了,我们先找你的手机。”

    电话拨出,两秒后,熟悉的铃声在车厢内回荡,王若含循声看去,在纸袋里找到手机,恍然惊醒道:“哦,我随手塞这儿了。”

    瞟到屏幕上的来电人名称,王若含心虚地一把捂住。

    却不料某人早就尽收眼底。

    “玉面老狐狸?”霍骁冷冷哼了一声,他挂断电话,车厢内重归安静。

    “这不比制服女鬼还难听?”

    “哪里难听了?玉面多好,狐狸也不差吧。”

    “那制服女鬼多有特点,多生动形象。”

    “呵呵,狐狸起码在阳间,女鬼算什么?”

    究竟是“玉面狐狸”更难听还是“制服女鬼”,两个人吵到家门口都没吵出结果来。

    后院的花草依旧生机盎然,霍骁在他曾经问过名字的花叶络石前停下,摸着叶子偷偷道了声谢。

    要不是有这个借口,当时他还真想不出有什么可以没话找话。

    “这好养吗?”霍骁问王若含。

    “还行吧。”

    霍骁点点头,想着他们家阳台也种一盆去。

    “我有东西要给你。”王若含双手背在身后。

    霍骁说:“我也有。”

    他送给王若含的是一个月兔香薰,通体白色,耳垂、脸颊、鼻头和爪子是粉的,可爱软糯。

    霍骁记得她收藏了很多烛台,所以投其所好送了蜡烛。

    王若含自然喜欢,拿到手就忍不住惊呼一声。

    “我的呢?”霍骁摊开手掌。

    王若含把手链放到他掌心:“纯手工制作,全球限量,只此一条。”

    霍骁轻轻笑了声,把东西拿起仔细地看,是用石塑粘土做的挂件串成的,主题是《小王子》。

    有狐狸,有王冠,有星星,霍骁转了一圈,问:“怎么没有玫瑰?”

    王若含说:“因为这是小王子和狐狸的故事啊。”

    她抬眼看着霍骁,轻声开口:“霍老师。”

    “嗯?”

    “昂贵的领带夹我送不起,我也不想打肿脸充胖子,我们俩确实存在一些经济条件上的差距,我知道可能你会嫌幼稚,确实不贵重,但是我花了时间,用了心,我觉得这是我能给你最好的。”前半段话说得卑微而真诚,王若含拍拍胸脯,又一改神情,学着粤语腔调,豪气道,“你放心,从今往后跟着大哥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