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戴好头盔谈恋爱 >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六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王若含值完夜班已经是清早八点,?回家简单洗漱换了身衣服,心里牵挂着事,她没法合眼安心补觉,?索性直接去酒店找霍骁。

    霍骁昨天就把另一张房卡给她了,王若含拎着顺路买的早饭,?直接刷卡开门。

    他已经起了,?正坐在沙发上打电话。

    两个人对视一眼,霍骁面不改色,视线跟随着她,?嘴里还在和电话那头的人说话。

    王若含提起苹果肌朝他笑了下,放轻脚步进屋,?怕打扰到他,?先去了卧室。

    几分钟后听到外面没声音了,?王若含扒着门框,悄悄露出一个脑袋。

    霍骁在对着笔电敲字,?不知道是不是忙工作。

    王若含迈出一只脚,整个人又往前跨了一步,但还站在门口没动。

    好半会,?霍骁从屏幕上抬眸,?看王若含一直扭扭捏捏要上不上的,忍不住开口问:“你在那卡bug呢?”

    “不是,?我在前摇。”

    “过来。”

    王若含听话地一路小跑到霍骁身边坐下。

    “你忙完啦?”

    霍骁合上笔电放到茶几上:“早饭吃了没?”

    王若含摇摇头:“你吃了吗?我买了。”

    霍骁说:“还没。”

    王若含又小跑回去,?把早饭取了来:“这家鸭血粉丝是自己熬的汤底,不是味精调出来的,你尝尝。”

    霍骁接过她递来的筷子,第一口总是下意识地先喂给王若含。

    王若含嘴里含着粉丝,用可怜巴巴的目光看着霍骁问:“你还生气吗?”

    霍骁喝了口汤:“不气。”

    “就是有点.......”霍骁不知如何形容,?“说不出来,反正就是奇怪。”

    王若含拧着眉毛,不太明白。

    霍骁叹了声气说:“已经不知道第几次了,总有人把我认成他。现任身上有前任的影子,谁听了不会多想。”

    王若含问:“你觉得,我是因为你像秦也才喜欢你的吗?”

    霍骁摇头:“我不想,但总会有这样的感觉。”

    “不是。”王若含抓着霍骁的手,神情严肃道,“不是因为你像秦也所以才喜欢你。每个人都有一个最能戳中的理想型吧,秦也算是,你也算是,只是可能他出现得比较早。不是因为你像秦也,而且你俩除了外表像一点,性格完全不一样的,秦也他比较温和稳重,我都没见过他发脾气,也没见过他有什么负面情绪,他好像永远都是心平气和的样子。”

    霍骁越听越不对:“哦,合着我不稳重,我脾气不好。”

    王若含身子向后倾,摆摆手说:“我没这么说。”

    霍骁扯了扯嘴角,看上去心情更不爽了。

    王若含跪坐在沙发上,又往前挪了一点,问霍骁:“你认识魏思恒吗?”

    “有点耳熟。”

    “《剑琢》里的男二号,当年特别火,一二还是一三年,在片场被烧伤毁了容,之后就退圈了,以前老说他公子如玉,长得特别清秀那个。”

    霍骁回忆起来一些:“哦,他啊。”

    王若含一拍手,人一激动语速也快了:“我和你说,他是我少女时代的本命,我以前迷他迷得要死,你知道他退圈我哭得有多伤心吗,我三天没吃饭。”

    她说着就比了个三的手势,霍骁掐了下王若含的脸颊:“所以呢?又关他什么事?”

    王若含拿开他的手,捂着脸说:“我是想告诉你,我的初心是魏思恒,也许我就喜欢这种长得白白净净的,瘦瘦高高,看起来温温柔柔的。所以要这么说的话,你和秦也其实都是我在凡间普男中寻来的替代品。”

    霍骁闭了闭眼,极力忍住不让自己的怒气失控:“王若含,你觉得你这样解释我心情会好点吗?”

    王若含眨眨眼睛;“没有吗?”

    霍骁咬着牙把王若含的脸颊揉搓到变形:“当然没有!”

    王若含抓住霍骁手腕,哭着喊疼。

    霍骁立刻心软,卸了力气。

    “我话又没说完。”王若含报复地踹了霍骁一脚,“脸都被你掐大了。”

    女孩子皮薄肉嫩,这么一摆弄,王若含双颊像打了腮红一样,霍骁开始愧疚,伸手帮她揉了揉。

    “我喜欢秦也,不对,都不能叫喜欢。我十八岁刚来金陵,在这里除了我妈谁都不认识,开学的时候是秦也帮我搬行李,是他到了周末带我出去玩,我觉得护理学读不下去了,也是他劝我鼓励我,你要说我不动心,那很难。他比我大四岁,我和我妈生活在一起,我心里可能也需要一个可以依靠的男性角色。但是对秦也的喜欢,其实更像寄托。他和容欢在一起的时候,我也只是小小地难过了一下,很快就释怀了。郑筵说我其实根本就没多喜欢他,毕竟我都没对这个人产生占有欲。只是人有的时候,不想心里总是空落落的,所以想找个人爱一爱。我后来想想也是。”

    对秦也的喜欢是杯水,不温不热,平静清澈,只要这么原封不动,就能一直存在下去,但不会沸腾、不会满溢,所以王若含暗恋他五年,也没想着告白,没想着把这个人占为己有。

    但遇到霍骁时不一样,只认识的第二天晚上她就拐人家开房去了。

    真悸动是烈火燎原,看一眼火花都在血管里噼里啪啦炸响。

    是危险的、冲动的、滚烫的。

    王若含圈住霍骁的脖子,趴在他怀里,亲昵地拿脑袋蹭他,像只黏人的猫。

    “我来的时候想了几句话,可能有点肉麻,你别笑我。”

    霍骁已经有些想笑,他咳嗽一声,保证道:“不笑你。”

    “你那天提到《小王子》,我就去找来看了一遍。玫瑰并不稀有,花园里到处都是,但是狐狸只有一个,对吗?”挨得太近,王若含能清晰听到霍骁的心跳声,“遇到你之前,我也不是个多主动的人,你太难得所以才不想错过。我很肯定的是,我这辈子可能会遇到很多很多个秦也,但是只会遇到一个霍骁。”

    霍骁心都皱了。

    他收紧手臂,把人牢牢圈在怀里。

    王若含说:“世故、嘴毒、人前一套背后一套,但是能懂我说的所有话,能理解我的每一种情绪,能陪我玩也能教我大道理的人,只会是你了。”

    他们很少在交谈间提到“爱”字,但又把爱藏在每个说出口的字句里。

    霍骁忍住鼻酸,含着笑意说:“就这?你还可以再肉麻一点的。”

    王若含捶他:“去你的,有些人开始蹬鼻子上脸了。”

    霍骁亲了亲她的脸:“困不困?”

    王若含打了个哈欠:“困啊。”

    “去睡会儿。”

    王若含的声音有气无力的:“你陪我。”

    霍骁抱着她起身:“陪你。”

    他明天就要回去,而王若含这职业并没有双休,醒来又得去上班,就算霍骁每个礼拜都过来,他们也聚不了多久。

    入睡前,王若含闭着眼睛,脑子里迷迷糊糊地盘算着。

    异地不是大问题,但终究也是个不可忽略的因素。

    她问霍骁:“国庆你来吗?”

    霍骁回应她:“来。”

    “但我没什么假期。”

    “没关系,抽空见面就行。”

    王若含点点头:“好。”

    没和霍骁谈恋爱前,王若含没觉得自己的生活有多枯燥,但霍骁一走,她干什么都觉得没意思。

    临近下班时间,她坐在护士台,剥着手指等到点。

    容欢转着车钥匙走过来的时候,王若含一愣:“你怎么来了?”

    “谈工作来了。”容欢放下手里的文件夹,和她吐槽道,“那妇产科的郭主任嘴也太严了,无论我怎么打听一点消息都不透露。”

    王若含笑笑:“正常,他们平时被问男问女问得多了呗,都老手了,嘴严得很。”

    容欢问:“你要下班了吗?”

    王若含看了眼钟:“快了。”

    “下午茶喝吗?我朋友圈里看到有同学新开了家咖啡店。”

    王若含疑问:“你不找秦也?他今天不上夜班吗?”

    容欢扯开一个微笑,凑近王若含说:“妹妹,我的生活里也不只有男人的,前两天追得太紧了,正好松松手,让风筝自由地飞一飞。”

    王若含挑眉:“你别玩脱了就行。”

    容欢啧了一声:“到底去不去?”

    “去。”王若含说,“正好有事要问你。”

    容欢说得咖啡店在江边的一家独栋小屋里,装修得精致小资。

    她俩在二楼找了处座位坐下,要了两杯咖啡和两块蛋糕。

    “你刚刚说的是什么事?”

    王若含放下饮料杯,搓搓大腿说:“就是,你见多识广嘛,你说说,我们护士转行,干什么比较好啊?”

    容欢问:“你要辞职啊?”

    王若含摇摇头:“还没决定。”

    “怎么想着要辞职了?”

    王若含回答说:“我男朋友他在申城,离金陵吧,说近不近说远不远的。他哪怕周末来看我,我也没什么假期陪他。”

    容欢点点头表示理解:“但你们俩不是刚谈吗?不着急想这些吧。”

    王若含:“我也没想好,就当提起了解一下。”

    “那你是要去申城工作?”

    “不,就想换个稳定点的,但也不想就混口饭吃。”

    “你让我想想啊。”容欢因为从事医疗器械工作,对医院比较熟,也认识不少医务工作者。

    护士专业性强,如果真要转去其他行业,找到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并不容易。

    王若含这两天已经在网上查了不少资料,但都没什么实质性的建议,她吃着盘子里的蛋糕,心里发愁。

    “哎。”容欢放下勺子说,“我记得秦也有个同学在外面开了家私人诊所,之前我也和他们谈过合作。你以前在口腔科待过,倒是可以去问问,他们那儿的护士工作比较轻松,待遇也挺好的。”

    王若含眼睛亮了亮,但又不太自信道:“私人诊所?那人家看得上我吗?”

    容欢一晃脑袋:“让秦也去说说呗。”

    王若含感到为难:“那我真成关系户了。”

    容欢撇撇嘴:“那我帮你问问?”

    王若含微笑颔首道:“谢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