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戴好头盔谈恋爱 >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容欢感到无语:“怎么换我问,?你就很心安理得的样子?”

    “不知道,反正不想麻烦男人。”王若含弯着眼睛甜甜笑道,“谢谢你啦~”

    容欢哼了一声:“先说好,?我也不能保证,最多帮你留意一下。”

    “没事,?我也不着急。”

    容欢喝了口咖啡,?放下杯子问她:“国庆什么安排?”

    王若含语调轻快地回:“男朋友来看我。”

    她这一副泡在蜜罐里的样,容欢直呼没眼看:“再秀你就遭天谴了。”

    王若含嘻嘻笑了下,说:“不过我也没什么假期,?玩不到什么。你呢?打算出去玩吗?”

    容欢摇摇头,以前每年这个时候她都会和秦也旅个游,?但今年恐怕是没希望了:“我也应该是工作吧,?这批监护仪得在年底之前谈下来。”

    王若含举起杯子,?和容欢碰了下杯,以咖啡代酒,?也算是同病相怜了。

    国庆那周是个好天气,九月底时常下雨,天终于放了晴。

    十月一号的早上,?秋高气爽,?街道两旁的桂花开了,清甜香味混在空气里。

    王若含白天不用上班,?一早就开车去高铁站接人。

    离到站还有十分钟,?她趴在等候区的栏杆上,玩单机游戏打发时间。

    人群里突然传出一阵骚动,爱凑热闹的本性驱使,王若含立马抬起头。

    “真的好帅!”

    “戴着口罩都好帅!”

    “是不是明星啊?不像吧?”

    “应该不是,哪有明星坐高铁的?而且都没工作人员跟着。”

    “万一是什么小糊团呢?”

    旁边的妹子你一言我一语地激烈讨论,?王若含凑过去,插嘴问:“谁啊?哪有明星?”

    妹子指给他看:“就那边走过来的四个,个子都好高哦,不知道是不是明星。”

    王若含踮起脚,努力仰着脖子往前看。

    她们说的人正在扫码做出站检查,王若含大概看了眼,虽然都戴着口罩,但□□质身型就很出众,确实不像一般人。

    “不会真明星吧。”她嘀咕着,偷偷拿出手机想拍照。

    那四个帅哥前后走了出来,妹子们屏住呼吸只敢偷偷瞄,王若含胆子大脸皮厚,眼睛一眨不眨盯着他们看。

    他们刷完卡停下脚步,指着她这个方向说了几句话,然后其中一个径直向她走来。

    王若含惊讶地瞪大眼睛,直到那人站在她身前,她仰起脑袋,不确定地喊:“霍老师?”

    霍骁站定,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看到我难道很值得惊讶吗?”

    王若含摇摇头,歪着身子越过他,指着后面三个男人问:“他们是谁?”

    霍骁说:“不认识。”

    王若含:“啊?”

    那怎么都特热情地和她招手,其中一个还喊了句:“小嫂子好!”

    王若含朝他们笑着点了下头。

    “你朋友啊?”

    霍骁不太情愿地嗯了一声。

    “怎么都不和我说一声?”

    “路上再说,先走吧。”

    他俩一动,后面三个也跟着走过来。

    路人好奇地打量他们,王若含埋着头,加快脚下步伐。

    她的车空间不大,后排座位上还堆了好几个毛绒玩具,这一下子坐了三个男人,再挤也只能先将就一下了。

    霍骁简单和她介绍了一下,最高的叫隋艺,年龄也最小,运营一家MCN机构,平台上好几个百万粉丝的网红就是他公司的。

    这也是喊王若含“小嫂子”的那个,怪不得穿得这么潮,性格也最外向。

    另外两个气质相近,叶图南和程清和都和霍骁同年,而且都是法律专业的,现在一个在律所一个在法院。

    听到这二位的职业,王若含在心里倒吸一口气,看起来不苟言笑的,不好惹,不好惹。

    霍骁还提到一人,叫许麟,也是他们的朋友,刚订婚,这次没一起来。昨晚上他们一起吃饭,霍骁提到国庆要去金陵找女朋友,其他几个一听来了劲,说也要来玩。

    霍骁起先没答应,但他们压根不需要霍骁同不同意,直接买好了车票。

    路上,霍骁叹声气说:“真不想管你们。”

    隋艺呛他:“也用不着你管,你们俩玩你们的呗。”

    叶图南帮腔:“就是,你们要过二人世界我们绝不打扰。”

    王若含干笑了两声,这一车人才精英,她不敢怠慢,专心开车。

    开过一个十字路口,她问霍骁:“酒店订了吗?还是上次那家?”

    霍骁回头问:“三位爷,怎么说?”

    隋艺左右看看,使了个眼色问:“要不要搞点男人的浪漫?”

    叶图南点头:“搞啊,好不容易出来一次。”

    程清和说:“可惜了,许麟不在。”

    “他不在也一样,一妻管严,哪次不是没玩尽兴就溜了。”

    王若含偏头瞥了眼霍骁,心里飘过好几条弹幕。

    什么叫男人的浪漫?

    不是她理解的那个意思吧。

    怎么越听越奇怪!

    霍骁把手机扔给隋艺:“那你快点找好。”

    “OK!”几分钟后,隋艺把屏幕举起给他们看,“这家不错,评分最高,说设备什么的都挺新,而且服务好,前台二十四小时在线。”

    “行,就这个吧。”霍骁接过手机,帮王若含导好航。

    王若含吞了口唾沫,小声喊:“霍老师。”

    “嗯?”

    王若含欲言又止,想想还是算了:“没事,你们开心就好。”

    假期车流量多,中间还堵了半个多小时,到达目的地后,王若含把他们放下,不好停车,她又沿着周围绕了一圈。

    等王若含再返回门口,下来的却只有霍骁一个人。

    “他们人呢?”

    霍骁系好安全带:“不用管,我们先吃。”

    “好吧。去吃什么?”

    “火锅?”

    王若含点头:“行,正好馋虾滑了。”

    霍骁看着她,突然笑了。

    “笑什么?”

    霍骁说:“一般情况下你不应该说这个不吃那个也不吃,然后又来一句‘都行’让我猜你到底想吃什么吗?”

    王若含呵了声:“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贱啊?要求多不行,要求少也不行?”

    “行,行得不能再行了。”

    他们进了一家连锁的火锅店,服务生大声吆喝,店内飘着辣椒香味。

    王若含坐下,对霍骁说:“火锅还是得去川渝吃才正宗。”

    霍骁问她:“你平时会回去吗?山城那边。”

    王若含回答:“以前是过年的时候回去,这两年待在金陵了,今年看看有没有机会吧。”

    霍骁又问:“那你和你爸呢?联系还多吗?”

    王若含摇摇头,微微笑着说:“他是一个特别温吞的人,和我妈就是两个极端,不怎么会主动打给我。”

    “而且。”王若含顿了顿,“我后妈又给他生了一个,他们现在过得挺好的,可能也不怎么会想起我。”

    服务员来给他们倒水,这个话题也就这么过去。

    点菜是王若含点的,一边灵活地转着笔,一边问霍骁:“毛肚吃吗?”

    霍骁摇头:“不吃。”

    “鸭肠?”

    “不吃。”

    “卤肥肠呢?”

    “不吃。”

    “腰片?”

    “内脏都不吃。”

    “那鸭血呢,这总可以吧?”

    “......勉强能接受。”

    “那猪脑花你肯定不吃了。”

    霍骁:“嗯嗯。”

    想吃的全部被pass,王若含只能多点两份肥牛补偿自己。

    她放下笔,把菜单递给服务员,沉沉叹了声气。

    霍骁喝着水,一脸无辜地问:“怎么了?”

    王若含微笑着摇摇头,在心里给自己拼命暗示,他是公主,公主挑剔麻烦一点没关系,不要骂他要爱他。

    点的是鸳鸯锅,一半牛油麻辣,一半酸甜番茄。

    吃饭间,霍骁问王若含:“阿姨是不是回来了?”

    “还没,下个礼拜杀青。”

    霍骁把一颗虾滑夹到她碗里:“行,过两天你收个快递。”

    “什么?”

    “杀青礼物,送给阿姨的。”

    王若含向他伸出手:“那我的礼物呢?”

    霍骁笑起来:“你为什么有礼物?”

    王若含找不到借口,耍赖道:“不能有吗?我就想要。”

    霍骁放下筷子,假装在口袋里四处摸索:“找找啊,有什么能给你的。”

    他“欸”了一声,好像真找到了什么。

    王若含看着他从风衣口袋里取出一个小盒子推了过来,睁圆眼睛不敢相信:“还真有啊?”

    霍骁抬眉:“看看。”

    王若含打开,里头是四个小巧的香薰蜡烛,小熊软糖造型,粉、红、紫、黄,透明的像是果冻,捏在手里小小一个。

    她惊喜地问:“你都哪找来那么多蜡烛的?”

    霍骁感叹说:“我看我都快成蜡烛收藏爱好者了。”

    王若含小心把蜡烛收好:“那你刚刚怎么不给我?”

    霍骁说:“这不等你问我要吗?”

    王若含捏紧拳头,可恶,又让这男人给装到了。

    吃完饭,霍骁好心地打包了红糖糍粑和炒饭带回去,投喂给酒店里的三个人。

    “要上去看看吗?”霍骁问她。

    想到“男人的浪漫”,王若含有些犹豫:“可以......吗?”

    “为什么不可以?”

    王若含半信半疑地跟着霍骁上去,看装修和布置,和一般的酒店好像也没什么差别。

    “你们经常一起出来玩吗?”

    霍骁说:“也不,以前在外面上学见不到什么面,这两年联系比较多。”

    “哦。”

    坐电梯到了五楼,霍骁用房卡刷开房门。

    门缝一点点扩大,里头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程清和你他妈没毛病吧?老子倒你面前都不知道扶一下的吗?举手之劳啊大哥!弘扬我中华美德!”

    “扶你妈,你用你那点脑子想想,扶你我不就暴露位置了?”

    “别说了,你就是自私!”

    “二十分钟零杀,隋艺你干嘛呢?遁入空门不杀生?还是今天是国际斋戒日?”

    王若含站在门口,目瞪口呆。

    所谓“男人的浪漫”,原来就是一间豪华四人电竞套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