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戴好头盔谈恋爱 > 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到医院,?王若含推开房门,看见方春华躺在床上,正望着窗外漆黑一片的夜景发呆。

    她轻轻出声喊:“妈。”

    方春华回过神:“来了。”

    王若含走到床边,?往杯子里倒了杯热水递过去。

    她看见方春华眼底红红的,脸上的神色不太自然。

    “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

    说话鼻音也很重。

    “哭了?”

    方春华否认:“什么哭了,?没哭。”

    王若含缓和表情,?笑笑说:“和我说说呗,我青春期的时候屁大点事都要和你分享呢。”

    方春华露出笑容,抬起杯子喝了口水:“也不知道怎么了,?人一生病就容易多想。突然觉得自己看起来很潇洒很果断,其实都是装的,?偶尔也后悔着呢。”

    王若含问:“后悔什么,?和老爸离婚吗?”

    方春华垂下视线:“我就是在想,?是不是我太自我了,不愿意妥协,?也不愿意让步,为了我那点自尊心,硬是过不下去了。可能退一步问题就解决了,?老了生病了,?也不至于没人照顾。”

    王若含不高兴了:“不是还有我吗?”

    方春华看着她,笑了笑:“这不一样,?子女和伴侣,?还是不一样的。”

    她又叹声气:“不过也没得后悔。”

    王若含第一次见到这么脆弱又柔和的方春华,她捧着脸蛋,胳膊肘抵在床面上,突然问了个很哲学的问题:“妈,人到底是生来孤独,?还是生来缺爱的呀?”

    方春华想了想说:“孤独所以缺爱,但爱到最后的结果往往还是孤独。”

    时间不早了,王若含把方春华的牙刷和毛巾取出,让她洗漱完早点休息。

    方春华扒着她拿回来的包看了看,皱眉问:“我化妆台上的护肤品呢?你没拿吗?”

    王若含翻了个白眼:“......您都这样了还想着皮肤管理呢?”

    “医院里这么干,我不得做好保湿?”

    王若含无语凝噎:“我明天回家帮你带过来。”

    病房里还有张小床,她把带来的抱枕和毯子铺好,今晚就在这里将就一下。

    这两天王若含几乎是住在医院,下班了就换身衣服去病房里照顾方春华,她静卧在床,喝水都得有人递。

    王若含拿起手机的次数也大大减少,几乎没什么闲暇时间。

    有时霍骁下午发了消息,她晚上才有空回。

    病房里请了一个护工,做事挺认真的,但毕竟是外人,有些事方春华不好意思麻烦她。

    这天王若含上完一个大夜班,和同事交接完工作已经八点多,她拆了根林蕙的巧克力棒吃,换好衣服就去找方春华。

    躺在床上这么多天都没洗过头洗过澡,方春华爱干净,嫌身上不舒服了。

    王若含用毛巾沾湿帮她擦了擦身子,换了套新衣服,又往水盆里倒了热水,搬到床边给她洗头发。

    “你还记得不?”方春华平躺着说,“你四五岁的时候,我也这样把你抱到腿上给你洗,你小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特别讨厌洗头,我说那就去剪个光头吧,你一听哇哇就哭,之后再也不敢闹了。”

    王若含满手都是泡沫,用指腹给她按摩着头皮,说:“我现在也很讨厌洗头。”

    方春华笑了笑:“但你爱漂亮了。”

    “好了,我去拿吹风机给你吹吹。”

    “别忙活了,让小陈帮我吹就行,你快点回家睡个觉。”

    王若含自顾自地插好电源:“没事,我还不困,珍惜吧,难得女儿伺候你。”

    方春华嘁了一声:“你也知道难得。”

    从医院出来已经快中午,王若含简单吃了口饭。

    她最近睡眠质量不太好,病房的小床睡得不习惯,她也不敢睡得太深,怕方春华半夜有事喊她听不见。大概是因为缺觉,王若含感觉头有些重,不敢疲劳驾驶,她打了辆出租车回家。

    休息了不到五个小时,她又得起床上班,效果也是适得其反,一觉醒来她感觉脑袋更加昏沉了,全身都疲惫,像被人揍了一顿。

    护士铃响起的时候,王若含正在回霍骁的消息,她刚打下一句话还没来得及摁下发送。

    把手机塞回口袋里,王若含站起身,眼前突然发黑,头晕目眩,耳边的声音越来越远,她一个失重栽了下去。

    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王若含被人扶起,整张面孔都苍白无血色。

    趴在休息室缓了几分钟,她的意识才重新清醒。

    “没事吧?”同事倒了杯水给她。

    王若含摇头,去摸自己的手机。

    “护士长让你今天早点下班,回家好好休息。”

    王若含摆摆手:“没事,可能有点低血糖。”

    “诶,你自己多注意身体。”

    王若含提起脸部肌肉朝她笑了笑:“知道了。”

    她聊天聊到一半就没了人影,霍骁又发来好几条消息,还打了通语音。

    王若含回拨过去,那头很快接起。

    “喂。”

    “喂,怎么人突然不见了?”

    王若含回:“我上班呢,有病人喊护士。”

    “怎么听你声音这么虚啊?”

    王若含故意提高声音:“是吗?医院要注意安静的嘛。”

    霍骁勉强信了,问她:“你看到我后来给你发的消息了吗?学生考级,后天的课被冲了,我过去看你?”

    王若含想都不想就拒绝:“别。”

    “怎么了?”

    “我最近忙,要不等元旦前再说?”

    “行吧,那你注意身体,好好休息,不打扰你工作了。”

    “好,拜拜。”

    挂了电话,王若含搓搓脸,她现在整个人状态太差了,没精打采的。

    在护士长的强烈要求下,王若含还是被放了半天的假。

    她回家躺了会儿,没睡,怕这会儿睡了半夜又睡不着。

    等到时间差不多是她下班的时候,她又开车回医院去看方春华。

    推开病房门看见乔姨和秦也在,王若含笑着打了声招呼。

    乔丽荷问她:“若含刚下班?”

    王若含嗯了声。

    他俩每次来探望方春华都带了不少东西,前两天的雪梨都没吃完呢。

    王若含挑了几样水果,说要洗给他们吃。

    方春华觉得住院的日子无聊,乔丽荷一来她就得拉着她说好多话。

    她们两个老闺蜜聊着天,秦也插不上话,也到水池边帮王若含洗水果。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王若含甩甩手上的水摁下接听。

    “喂。”

    “喂,霍老师。”

    “下班了?”

    “嗯。”

    “在家吗?”

    “啊。”

    有人敲门,秦也应了声:“请进。”

    护士进来说:“换药了。”

    王若含瞪大眼睛提起一口气,赶紧捂住手机,不知道霍骁有没有听见。

    从对方长久的沉默来看,他应该是听见了。

    王若含心里一沉,走出病房,试探着喊了一声:“霍老师?”

    霍骁冷了声音,加重语气问:“你现在到底在哪?”

    王若含抿了抿唇,如实回答:“医院,我妈摔了一跤住院了,没什么大事。”

    她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叹息,霍骁松了口气。

    “什么时候的事?”

    “就前几天。”

    “为什么不告诉我?”

    王若含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她本来也没打算瞒着,但那几天他俩都忙,微信都不怎么聊,等过后又觉得好像没必要再说,说了也只是给对方平添一份担心罢了。

    霍骁听起来有些生气:“王若含,你知不知道我是你男朋友?”

    他一凶王若含就委屈得鼻酸,脑子一热脱口而出:“我告诉你了又能怎么样吗?你在申城也帮不了我什么呀。”

    “那谁能帮你?秦也?”

    王若含心都拧在一起,难受得说不出话。

    沉默良久,王若含吸吸鼻子,小声解释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不想麻烦你,不想让你为了这个担心。”

    霍骁叹了声气:“可是你现在就在让我担心。”

    王若含咬着嘴唇,眼眶发涩:“对不起。”

    霍骁说:“我后天过来找你。”

    王若含有些哽咽:“霍老师。”

    霍骁缓了缓语气,沉声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我希望,不管是什么时间,不管我在哪里,你有问题第一个带电话求助或者倾诉的人都要是我。”

    “王若含,比起你告诉我你遇到了什么事,你和我说‘没事’更让我放不下心。”

    王若含用手背挡住眼睛,所有的压抑、难过、疲惫都被勾了出来,泪水瞬间凝结成珠串下落。

    霍骁温柔哄她:“不哭了,等我过去。”

    给王若含打电话之前,霍骁已经批改了一天的论文,每一份他都得详细批注并给出指导意见,一投入工作就忘记时间,抬头的时候才发现已经这么晚了,他连晚饭都忘了吃。

    霍骁起身,活动活动酸痛的腰背,到厨房烧了壶热水,并用这个空档给女朋友打了通电话。

    本想闲聊两句放松一下,没想到他要操心的事又多了一件。

    霍骁把热水倒进马克杯里,上面的图案是个正在发火的狐狸,而另一只配对的是只委屈的兔子。

    这么一看,还真形象。

    霍骁端着杯子回到办公桌前,盯着电脑屏幕看了一会儿却没办法集中注意力。

    他深呼吸一口气,拿起手机,找到一个备注为“李慎朗教授”的联系人。

    三声嘟音之后,电话接通,听筒里传来一道成熟而清润的男声。

    “喂,李教授,是我,霍骁。”

    “霍骁?怎么想着给我打电话了。”

    霍骁笑了笑:“想问问老师,回报母校现在还有机会吗?”

    李慎朗当然听出他的话外之音:“怎么?是方勤思还是J大对你不好啊?”

    霍骁回答说:“没,方主任对我好着呢。就是有点私人原因,想去金陵工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