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戴好头盔谈恋爱 >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四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新年的第一天,?霍骁在父母激烈的争吵中怀疑人生,这实在不吉利。

    他揉揉胀痛的太阳穴,从沙发上坐起身,?径直朝大门走去。

    这一下立刻把霍奕行和林珊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林珊朝他喊:“正说你呢,?你去哪儿?”

    霍骁拿起玄关上的车钥匙,?一脸无所谓地回:“你俩继续,我出去透口气。”

    大概是这幅懒懒散散的样子又一次印证了林珊眼中的“不求上进”,她气冲冲地走向霍骁,?发狠地推了他一把,斥责道:“你什么态度。”

    脸颊撞到门框,?后腰磕在大理石台沿,?霍骁吃痛皱紧了眉头,?扶着柜台才勉强站稳。

    林珊下手没轻重,没想到这一推会这么重,?自己都一愣,又是后怕又是担心道:“没事吧?”

    霍奕行走过来,见机责怪林珊说:“你看看你在干什么?大年初一都不消停。”

    刚熄的火又尽数燃起,?林珊瞪着眼睛吼回去。

    霍骁闭了闭眼,?捡起地上的车钥匙快步开门离开。

    他没管身后父母的呼喊,也没管这寒冬腊月他连外套都没拿,?在满大街喜气洋洋的气氛中,?他显得格格不入。

    一阵寒风刮过,霍骁打了个哆嗦,加快步伐向车子走去。

    回到自己家,霍骁洗了把脸,脸上被撞的地方有些肿,?大概是要淤青。

    他还有闲情逸致地想,年初一就挂彩,看来今年的路坎坷崎岖,不好走了。

    坐在沙发上,霍骁打开微信翻了翻历史消息,群里从昨天开始就异常热闹,晒年夜饭的,讨红包的,还有隔空唠嗑的。

    霍骁发消息问:有人下午没事干吗?打不打牌?

    隋艺第一个回复:我在我姥家呢。

    隋艺:看这大黄狗!

    许麟说:陪我老婆,你们玩吧。

    叶图南倒是表示可以,但程清和半天没回复,隋艺说他是昨晚上的酒到今天都还没醒。

    两个人,斗地主都凑不齐,霍骁打消念头,从衣柜里随便找了条外套穿上出了门。

    没什么店铺还开着,霍骁沿街走到尽头才发现一家正在营业的网吧。

    他拉开玻璃门进去,老板是个年轻男人。

    “还开着呢?你不回家过年?”

    老板取下嘴边的烟,回答他:“没家可回,上机吗?”

    霍骁点头:“上。”

    店里除了他一个客人都没,老板上下打量他一眼:“那你呢?怎么不回家过年?”

    霍骁笑了笑:“我?我被家里赶出来了。”

    老板同情地看了他一眼,从口袋里摸了根烟递给他。

    霍骁拒绝,说自己不抽烟。

    老板又从背后的零食架上拿了听可乐。

    霍骁接过,笑着说了声谢谢。

    他开的是间小包厢,空间私密安静,他有好多年没进网吧了,没想到现在的店内环境都这么高级,设备也和那个时候没法比。

    霍骁端游玩得不多,也没闲心打游戏,挑了部电影看,纯粹是打发时间。

    摸到易拉罐冰凉的杯壁,霍骁突然打了个喷嚏,他揉揉鼻子,可别是感冒了。

    五点多的时候,他接到王若含的电话。

    乱糟糟的情绪在听到她声音的那一刻奇妙平息。

    还好,还好他的生活再怎么鸡飞狗跳,也有只粉色的毛绒兔子不断提醒他,美好常存,这世上总有东西是可爱的。

    王昌元那边的亲戚,王若含都不太熟,初二在奶奶家吃饭时,去年刚嫁过来的堂嫂更是才知道他还有个女儿。

    有嘴碎的姑婆,神神秘秘地说:“你们不知道若含亲妈是干什么的吧?”

    王若含坐在其间,尴尬地扯了扯嘴角。

    姑婆夸张道:“明星呢!去香港拍过戏的!”

    其他人议论起来,主位上的奶奶用杯子敲了敲桌面,沉下脸色说:“别听她瞎说,吃菜。”

    她一发话,大家都噤声不敢多言。

    但过了会儿,王若含听到旁边的堂嫂小声问堂哥:“真的是明星啊,红不红?叫什么名字,我去百度上搜搜看。”

    她心里只觉得无奈。

    饭桌上,大家都对她很关心,上了菜第一个让她夹着吃,杯子里的饮料空了一半就立刻满上。

    知道她爱吃虾,一整盘河虾都放到了她面前。

    只是关心到过于客气了,王若含坐在他们中间,却始终觉得自己并不是这个家中的一员。

    她没留下吃晚饭,下午就收拾东西准备去机场了。

    王昌元和崔燕都让她再多住一晚,王若含推拒,说她妈在家还是一个人,她得回去陪她。

    他俩便没有再多说什么,登机前王昌元把王若含拉到一边,塞了个很厚的红包在她口袋里。

    “我听说,你妈妈又去拍戏了?”

    “嗯。”

    王昌元点点头:“挺好的,她天生就该在镜头前。”

    王若含喊了声:“爸。”

    “怎么了?”

    王若含看了眼远处的崔燕,把原本想问的问题收了回去,笑了笑说:“你和崔阿姨多保重身体,还有小轩,我男朋友问他愿不愿意以后考来N大呢。”

    “男朋友?”王昌元感到惊喜,“你什么时候交男朋友了?”

    “就今年,大学老师,教英语的,可高可帅了,有机会带回来给你看看。”

    “好好好。”王昌元满意地点点头,欣慰地看着女儿。

    王若含抿了抿唇,又张口说:“还有,我那个时候偷偷改志愿去金陵不是觉得你和阿姨对我不好,你别多想。”

    王昌元摇摇头:“我后来也后悔,以前一直觉得你妈就是个长不大的小孩,离婚的时候把你给她我不放心,但现在看看,你和她生活得也挺好的。含含,你也别觉得爸爸不关心你,爸爸其实。”

    王若含吸吸鼻子,打断他说:“好了好了不说了,我进去了,你和阿姨回去慢点开啊。”

    到家已经将近凌晨,两天内的大部分时间都奔波在路上,王若含发誓下个年假她一定不出门了,就躺在床上睡觉。

    远远看见家里还亮着灯,王若含感到奇怪,这么晚了方春华还没睡吗。

    她开门进屋,朝里喊了声:“妈?”

    方春华听到声音,小跑到门口:“哎哟你总算回来了。”

    王若含换鞋进屋,一脸疑惑道:“怎么了?”

    方春华说:“路上我也不敢催你,我问你,你今天和霍骁联系了吗?”

    王若含动作僵住,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早上和我说了几句话,我今天没什么时间看手机,什么事情啊?”

    “他妈妈联系我,让我问问你,霍骁今天有没有找你,你那会儿在飞机上,我就说等你回来了再说。”

    王若含的心提起:“他怎么了?”

    “就说联系不上人了,去他家敲门也没人理,我看,估计是实在没办法了才来问你的。”

    王若含拿出手机给霍骁打电话:“怎么突然联系不上他了,他家里出事了吗?”

    方春华也挺着急的:“人家没和我细说,我想这大过年的,不会出什么事吧。”

    连续的忙音,无人接听,王若含想起昨天视频时他脸上的淤青,胸口发闷像堵了块石头。

    明明就是有事。

    “我去申城找他。”说着王若含就拿起车钥匙要出门。

    “诶。”方春华拦住她,“这大晚上的你开过去啊,你累不累啊?”

    “那我也没办法睡着啊,放心吧,值夜班值惯了我都。”

    她火急火燎系好鞋带,方春华拦不住她,只能跟在身后叮嘱:“到地方了告诉我一声,小霍家里要是没事也记得和我报声平安。”

    王若含关上车门:“知道了啊,你快回去睡觉吧。”

    方春华拍拍车窗,最后说:“慢点开,千万注意安全啊。”

    上高速前,王若含去二十四小时便利店买了罐咖啡。

    她一直试图用手机拨打霍骁的电话,得到的回复始终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她转而联系隋艺,幸好他还没睡,就是不知道在哪,背景音嘈杂,说话得用吼的。

    “霍骁?他怎么了?”

    “没怎么,晚上一直不回我消息,不知道在干嘛,我就问问你。”

    “嫂子放心啊,他估计就是没注意手机,男人嘛,心眼大。昨天还在群里问大家出不出来打牌呢。”

    挂了电话,王若含揉揉头发,看来霍骁也没和那几个朋友在一起。

    她能肯定的是霍骁一定是又和父母吵架了,否则林珊不至于联系到方春华。

    深夜的高速公路上车辆寥寥,王若含尽量让自己不去多想,把注意力都放在方向盘上。

    凌晨三点,她把车停在小区外的街道上,下车后一路跑着找到霍骁的公寓。

    叮咚——,王若含摁下门铃,拍着门喊:“霍骁!霍骁!”

    无人应答,她扶着腰气喘吁吁的,启动密码锁,试着输入自己的生日,上次霍骁怕她记不住所以用了她的生日,不知道后来有没有改回来。

    “嘀”的一声响,王若含庆幸地呼出一口气,按动门把打开大门。

    屋子里漆黑一片,温度比室外还冷。

    王若含摸到墙上的开关,试探着喊:“霍骁?”

    听到卧室里有动静,王若含立刻跑过去。

    让她提心吊胆,从金陵赶到申城的人正完好无损地躺在被窝里,一颗大石总算落地。

    霍骁大概是被她吵醒,艰难地想要起身,他嘴唇没有血色,面颊上有病态的酡红。

    王若含开了灯,不适应白炽灯的光亮,霍骁用手挡着眼睛。

    她担心地问:“怎么了?不舒服啊?”

    霍骁摇摇头,嗓子是哑的:“你怎么来了?”

    王若含再张口就带了克制不住的哭腔,埋怨他道:“你知不知道你吓死我了,怎么打你电话也不接,你妈一直在找你。”

    霍骁揉了揉脑袋,睁不开眼,有气无力地说:“头晕,我好像睡了很久。”

    王若含用手背去摸他的额头,触到的皮肤滚烫:“你发烧了啊?”

    “是吗?”

    王若含记得他家里有医药箱,立刻去客厅抽屉里找。

    体温三十七度八,还好是低烧。

    王若含又去厨房烧了壶水,找出退烧药,想起霍骁可能一天都没进食,她打开冰箱翻找可用的食材。

    霍骁缓了缓神,从床上爬起来,进卫生间洗漱整理了一下。

    一出来就看见王若含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在这万物寂静的凌晨,他心尖都快被烫皱了。

    “你开车过来的?”

    王若含像是生他气了,冷冷嗯了一声。

    “别弄了,快睡觉去吧,我没事。”

    王若含回身瞪他一眼:“拜您所赐,我两点的时候刚喝了杯咖啡。”

    霍骁摸着自己的左胸膛:“你这样我良心不安了。”

    王若含关了煤气灶,端着一碗面出来:“不安着吧,等你好了再赔偿我。”

    她摘下围裙,在霍骁面前站定,直视着他问:“是不是和家里吵架了?”

    霍骁很严谨地回答:“家里吵架了,但我没和他们吵。”

    “那你怎么又发烧了?”

    霍骁用手背蹭了蹭额头:“应该是那天没拿外套就出去了,吹到了冷风。”

    王若含叹了声气,瘪着嘴去抱他:“我那天晚上就觉得你不对劲,吓死我了。”

    霍骁拍了拍她的背,轻声说:“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王若含哼了一声:“所以让你以后好好补偿我,天底下哪有我这么好的女朋友啊。”

    霍骁掀起唇角:“一定。”

    他说:“一年里在你面前发烧两次,怎么显得我好像很体弱多病。”

    王若含回:“没关系,反正我的专业就是照顾病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