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戴好头盔谈恋爱 > 第五十一章 第二话

第五十一章 第二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手机屏幕亮起光时,?霍骁正悠哉地吃着薯条,看见两个服务生神色匆匆地跑向楼梯口。

    一个问:“怎么就吵起来了?”

    另一个回:“谁喝醉发酒疯了吧。”

    他本就当听一乐呵,又猛地意识到不对。

    反应了一秒,?霍骁拿起桌上的手机拔腿跟上他们。

    “妹妹,?你是不是喝多了啊?那我还是你爹呢。”

    王若含比对面的人矮了半个头,?正努力踮着脚:“诶,?你这小丫头怎么说话的呀?你知道大家一直在找你吗?怎么这么不懂事啊。”

    霍骁喘了一口气,?伸出胳膊分开两人,把王若含拉到自己身后。

    他一出现,?宁时运立刻懵了:“霍老师......”

    “原来你真的在这啊。”霍骁面向她,沉着脸色,?严肃语气问,?“你这么晚了在这干什么呢?”

    宁时运看看他,?又低头看看他身边的王若含,?睁大眼睛,?倒吸一口气说:“这真的是师母啊?”

    这话让王若含听得不太舒服:“怎么?我不像吗?”

    宁时运用手掩着嘴,?往前凑近了一点,放轻声音问:“霍老师,有传言你女朋友是你带的研究生,?不会是真的吧?”

    霍骁攥紧拳头,?咬着后槽牙说:“假的,她哪里看起来像我学生了?”

    门口的服务生看他们认识,?自觉地离开。

    被她这么一打岔,?霍骁都快忘了正事,?赶紧清清嗓子回到正题,拿出师长的架势训斥道:“宁时运,还没回答老师呢,?你大晚上的在这里干什么?知不知道你室友和赵老师一直在找你,手机呢?没看见电话?”

    他问了一连串的问题,宁时运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啊,我......”

    霍骁越说越来气:“你自己数数还有几天就期末周了,还在这玩?保研名额不要了是吧?”

    宁时运抬起头看他,小声说:“我没玩啊。”

    看她根本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霍骁提高声音吼道:“那你在这干吗呢?打工端盘子啊?”

    宁时运抿了抿唇,点点头说:“差不多,我给人补习英语。”

    霍骁呵了一声,傻子才信她这话,他是傻子吗?

    楼梯上响起脚步声,走下来一个瘦高的男孩,看上去二十出头的模样,穿着宽松的白色T恤和牛仔裤,头发很短,单眼皮,长相有些凶。

    “宁时运。”他出声喊,“怎么了?”

    其他三人都把视线投过去,霍骁皱着眉仔细端详他,王若含眼睛骨碌碌地转,敏感地察觉到了些什么。

    宁时运走到男孩身边,拉着他胳膊小声说:“没事,就是遇到认识的人了,你先上去等我。”

    霍骁可不打算帮她这么搪塞过去,出声问:“宁时运,这是谁啊,你的补习对象?”

    他的语气隐约透着讽刺,毕竟那人看上去可不像个学生。

    男孩没说话,垂下视线,神情有些不自然,而宁时运却点点头承认说:“对,就他。”

    凌晨一点,酒吧,两个年轻男女,和他说在补习英语?

    霍骁真是被气笑了。

    看气氛有些尴尬,王若含咳嗽一声,问宁时运:“你们一直在上面?”

    宁时运嗯了一声,她面容平静,没有低头认错,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心虚,也没有继续为自己解释。

    “我们能上去看看吗?”王若含问。

    宁时运侧了侧身子,她旁边的男孩也跟着后退半步,为他们让出道。

    王若含拽了拽霍骁。

    她率先扶着墙壁踏上楼梯,木板咯吱咯吱地响,过道狭窄,连通屋顶的天台。

    晚风吹拂,王若含把头发捋到耳后,站到平地上去。

    这里视野开阔,窗台上摆了很多盆植物,只是都枯萎了,桌椅堆叠在角落里,像是一块废弃之地。

    除此之外,挨着栅栏的地方放置了一张长桌和两把椅子,椅背上挂着一只帆布包,桌上散落着笔、书本,和一盏小台灯,风哗地掀起纸张。

    王若含和霍骁对视一眼,脸上都划过一丝讶异,看这场景,还真的在学习啊。

    “你们......”霍骁憋了半天,憋出一句,“真是好雅兴啊。”

    “您是宁时运的老师吧?”一直沉默的男孩开口问。

    霍骁点头:“对。”

    那男孩上前一步,他比霍骁还要高一些,宽松的T恤被风吹得空空荡荡的:“不好意思,都是我的问题,您别误会她,千万别撤销她的名额。”

    宁时运拉住他,脸上出现愠意,不想听到他这么说。

    霍骁咳嗽一声,缓和了些许脸色:“这名额倒也不是我说了算,而且她这么晚了还不归校,就是犯了错的。”

    他看向宁时运,用命令的口吻说:“收拾东西,我送你回学校。”

    宁时运哦了一声,乖乖去拿自己的包。

    男孩还是不放心,想继续解释:“她白天要上课,我晚上要上班,就这会儿有空,真的不是故意的。”

    “别说了。”宁时运出声打断他,“多大点事啊。”

    男孩瞪她,压低声音说:“什么多大点事,万一学校要给你处分怎么办?”

    宁时运翻了个白眼:“给就给呗,你瞎操什么心。我先走了啊,过两天再来找你。”

    下楼前,霍骁回头看看那男孩,问宁时运:“你俩是不是在谈恋爱呢?”

    “对啊。”

    “不是。”

    两道声音一同响起,宁时运推了他一把,像是不满他的否认。

    男孩垂着脑袋,脸色也不太好看。

    “别听他的,我说了算。”

    宁时运说完就自顾自背着包下了楼,留下霍骁和王若含面面相觑。

    “现在的年轻人可真难懂。”王若含挽着霍骁胳膊,感叹说。

    霍骁叹声气,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切还真是让人尴尬。

    楼上的动静把酒吧老板也惊动了,他们下来时看到有个男人一直在朝楼上张望。

    “小宁,怎么回事啊?”那男人拦住走在前面的宁时运。

    宁时运对他摇摇头:“没事,远哥,我先走了。”

    被她称作远哥的男人挠了挠脑袋,还想再问什么:“诶,那小辰呢?”

    宁时运没理他,继续往前走。

    高远收回视线,转向她身后的一男一女,倏地愣住。

    “嗨,远哥。”王若含挥了挥手,微微笑着打了声招呼。

    “哟,是你啊。”高远的眉眼逐渐舒展开,化成一个带着惊喜的笑容,“我去,真好久不见了。”

    霍骁看看他俩,低头问王若含:“你认识啊?”

    高远总是一副浑不吝的样子:“那可熟了,我俩老相好呢。”

    “诶,别瞎说。”王若含急了,赶紧和霍骁澄清,“别听他胡说八道,他爸和我妈之前谈过恋爱,就认识上了,好多年没联系过了。”

    “哦,这样啊。”霍骁点点头,对于王若含的解释,高远的脸上很短暂地出现了一丝失落,他看见了。

    高远向霍骁伸出手,笑着说:“你好啊,妹夫。”

    王若含护着霍骁说:“你别瞎占便宜,咱俩没做成兄妹啊。”

    高远爽朗地笑起来:“知道知道,有缘无份嘛。”

    王若含不认可这个说辞:“谁和你有缘无份。”

    高远笑了笑,换个话题问:“你俩今天来喝酒啊?怎么都没喊我?忘了这是我的店?”

    “没,就是不想麻烦你。哦对了,”王若含问他,“你和宁时运很熟吗?”

    高远点头:“那当然,小宁那可就真的是我的准弟媳了。”

    王若含伸手向上指了指:“楼上那个,你弟?”

    高远摆摆手:“倒也不是亲的,那小孩在我这干了两年多了,算是弟弟。”

    王若含点点头,了解情况了。

    今天太晚又太突然,两人寒暄几句就告了别。

    走出酒吧,霍骁抓了抓耳朵,想装作不在意,又处处都是马脚。他问:“那个,你俩之间是不是有过什么故事?”

    王若含笑了声:“什么故事?”

    “你说什么故事?”

    王若含也继续和他打哑谜:“那我要和他真的有什么故事,那我和你可能就没故事了。”

    这话霍骁就不乐意听了,他刚要张口,就听到旁边有人说:“可以走了吗?老师,师母?”

    宁时运抱着手臂,一条腿曲着,背靠在墙上,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耐烦:“你俩在里面迷路了?”

    王若含对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遇到熟人了,打了声招呼。”

    宁时运:“哦。”

    霍骁清清嗓子,神色恢复如常:“走吧。”

    宁时运迈步跟上他。

    王若含凑到霍骁耳边说悄悄话:“她一直这么拽吗?”

    霍骁耸了耸肩。

    坐到车上,宁时运问:“有数据线吗,我手机没电了。”

    王若含从包里摸出自己的充电宝递给她。

    宁时运垂眸看了眼手里印着粉色兔子的小方块,挑了下眉毛,冒出一句:“霍老师,你好福气啊。”

    霍骁没听懂,带着疑问嗯了一声。

    “老牛......”宁时运一个急刹车,咽下原本要说的话,改而说:“找了个这么年轻漂亮的老婆。”

    王若含捂嘴偷笑。

    霍骁哼笑一声,说:“她就是长得显小,不年轻,三十了都。”

    王若含纠正他:“快三十了,没到三十。”

    宁时运睁大眼睛,讶异道:“我还以为和我差不多大呢,你用什么护肤品啊,皮肤好好。”

    一说这个王若含可就来劲了,兴致勃勃地分享起来。

    霍骁夸张地咳嗽两声打断她俩,他还有准备好的思想教育要做呢。

    “你给那人补习?他多大了啊?不像学生啊。”

    王若含附和道:“嗯嗯,还有一次给你多少钱啊?”

    宁时运并不准备回答:“这应该是我的个人隐私吧,老师,我不想说。”

    霍骁:“行吧,那你......”

    “手机放那没电了我没注意,今天下课前我和韩冰莹说了我今天会晚点回去,她可能是忘了,不是故意不接电话。我是成年人了,我会注意好自己的安全,对不起让老师担心了,也麻烦你们大晚上地还来找我,处分和批评我都接受。”

    她先发制人做完检讨,态度还算是端正,霍骁自然没别的话可说。

    他点点头:“你意识到错误就好。哦还有那个,宁时运啊,你这个发色能不能低调一点?”

    宁时运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老师,你没看过《Sex?Education》吗?我照着梅芙染的,我觉挺好看的。”

    霍骁接不上话,偏过头向王若含求助,用嘴型问:“什么芙?”

    王若含摇摇头:“我只知道骨川小夫。”

    离学校就几分钟路程,把宁时运送到校门口,下车前,霍骁一再叮嘱她以后不能这么晚了还不回宿舍,手机也要时刻开机保持联系。

    宁时运连连点头,最后说:“不好意思啊老师,你们快回去休息吧。”

    霍骁还在喋喋不休:“你也给我早点回去睡觉,我记得你周末还要上辅修吧?把自己顾好再说,别人的事你少......”

    王若含用胳膊肘顶了他一下,制止他继续说下去,她笑着对宁时运挥挥手:“快回去吧,拜拜。”

    等宁时运走了,霍骁责怪王若含:“你刚刚干嘛不让我说完?那男孩来历不明的,我得提醒提醒她别被人骗了。”

    王若含长长地叹了声气:“诶呀,我说霍老师啊,这人家的事让人家自己管去,你别操心了。”

    “我能不操心吗?”

    王若含交叉手臂看着他:“你不是最讨厌你妈插手你的事吗?那你现在怎么回事?”

    “我......”霍骁顿住,突然醒悟过来了,“对哦,不管了,随他们吧。”

    王若含打了个哈欠:“快回家睡觉吧,霍老师。”

    霍骁揉揉她的头发,重新发动车子:“回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