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戴好头盔谈恋爱 > 第五十二章 第三话

第五十二章 第三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回家的路上车辆寥寥,?王若含降下一半车窗,撑着脑袋半眯眼睛,似睡非睡。

    她突地傻笑了起来,?莫名其妙的,?惹得霍骁偏头看她一眼,?问:“笑什么?”

    王若含整理好表情,?压低嗓子说:“哦还有,?宁时运啊,你这个发色能不能低调一点?”

    她学得惟妙惟肖,?自己模仿完又抱着肚子发出一阵咯咯咯的笑声,停不下来了:“我说霍骁,?你是不是没训过学生啊?这说的都是什么呀,?我刚刚差点笑出声。”

    霍骁搓了把冒热的脸颊:“确实没怎么训过,?那我哪知道应该说什么?”

    王若含点点头,?也确实看出他的生疏了:“你要实在没话训可以不说,?别瞎挑刺、别干涉学生的外貌自由,?也别啰里八嗦的,我是宁时运我都嫌你烦。”

    “哪啰嗦了?”霍骁不这么觉得,“学生有事,?我作为老师不该多叮嘱两句吗?”

    王若含眯了眯眼睛,?拿手指戳戳他的胳膊:“你是不是上年纪了?以前不这样啊。”

    霍骁彻底炸毛了,吼道:“你才上年纪了!”

    王若含把脑袋撇向一边,?不和他一般见识。

    过了会儿,?霍骁出声喊她:“王若含。”

    “嗯?”

    等了半天也没个下文,?王若含直起身子看向他:“怎么了呀?”

    “你知道高远喜欢你吗?”

    要么半天憋不出一个字,要么一开口就是这么直白的问题,王若含撇开视线,?打哈哈说:“喜欢我的人可多了去了。”

    霍骁的脸上和声音里都没什么情绪:“他和你表过白吗?”

    王若含极快地否认:“没有。都好多年前的事了,你好好开车吧,别想多。”

    霍骁没再问下去,温热的晚风灌入车窗,却抚不平心头的烦闷。

    短暂的休息日过后,全新的一周又开启。

    李教授那儿分了两个研究生给霍骁,这一学期他还有一门大三的语言学专题研究,在周一上午。

    霍骁照常带着电脑与资料出现在教室里,离上课还有三四分钟,同学们都到齐了。

    他坐在讲台上,等待多媒体开启的同时,目光往下扫了一圈。

    入职N大半年来,这个班他接触的最多,但霍骁发现如果不对照著名单,他竟然叫不出所有同学的名字,更别提去了解他们每个人。

    宁时运坐在最后一排,塞着耳机低着头,霍骁多看了她两眼。

    上课铃响起,他收回视线,清清嗓子开口说:“好了同学们,我们开始上课了。今天轮到哪一组了?”

    期末的最后两周霍骁拿来给同学们做小组展示,打的分数也会算进学期总成绩里。

    轮到下一组时,看到宁时运走上讲台,霍骁有些惊喜地挑了下眉:“你做汇报啊?”

    宁时运以为他是在表示质疑:“我不能吗?”

    “能。”霍骁勾起唇角笑了下,向她做了个请的手势,“期待你的表现。”

    宁时运一看就是小组里的同学都不愿意上台,也许是用什么摇骰子比大小的方式选出来的人,赶鸭子上架,站在台上纯粹就是没有感情的读ppt机器。

    好在研究内容还是挺扎实的,霍骁笑着摇摇头,在纸上写下一个分数。

    等最后一组汇报完毕,下课时间也到了。

    霍骁回到讲台上:“好了,下课吧,期末论文的具体要求我已经发到群里,DDL给得很宽,但希望大家还是尽早写完。”

    同学们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霍骁把电脑放进包里,犹豫了下又提声喊:“哦还有,我等会儿会发一个表格在群里,大家抽空填一下,麻烦学委今晚之前汇总好给我,大家再见。”

    另一边,王若含依旧在儿科兢兢业业做她的小护士。

    她从病房里出来,看见容欢在护士站,赶紧快步走过去:“你怎么来了?”

    容欢提了提手里的焖烧杯:“绿豆粥,秦也说最近天热没胃口,正好给你也送点。”

    王若含哇了一声:“这么贴心啊,等很久了?”

    容欢回:“没,我刚从药店过来。”

    王若含奇怪:“你去药店干什么?”

    容欢从手提袋里取出一个纸盒递给她:“看看这个,提神糖,我们公司新出的,我的新业务。”

    王若含惊讶地睁圆眼睛:“还真有这种东西啊?”

    容欢用指尖点了点包装盒上的说明:“不错吧?专门针对那些普通咖啡喝了没效果的学生和工作党,一颗下去立马提神醒脑,像你平时值大班也用得着。”

    王若含拿在手里看了看:“这么牛?那肯定销量很好啊。”

    这就戳到容欢痛点了,她塌下肩,有气无力道:“不,一上午跑了三家药店,都说不看好,觉得这种产品肯定会有依赖性和副作用。”

    “嗯,确实。”王若含点点头,又突然意识到不对,“诶?你不是负责医疗器械的吗?怎么去卖保健品了?”

    容欢的神情有些不自然,朝她笑了笑说:“额,就,部门调动了一下下。”

    王若含虽然对医疗产品行业不算有多了解,但也知道医疗器械和保健药品不是一个等级上的。

    她严肃表情追问容欢:“到底什么情况?”

    容欢摇摇头:“没什么情况啊,我还有事,走了。”

    王若含挠挠头发,总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这天下午霍骁没课,王若含下班回到家的时候,他正躺在沙发上,笔记本电脑和大腿中间夹着她的汉堡抱枕。

    “看什么呢?”王若含随手扔了肩上包,跳到沙发上,把脑袋凑过去。

    屏幕上的劲爆画面冲击眼球,王若含懵了两秒,随即惊恐地叫道:“我靠,霍骁你大白天的在这看毛片?!”

    “毛个屁的片。”霍骁揽住她的脖子,把她控制在怀里,又腾出一只手啪地一声摁下空格暂停视频,把片名指给她看,“看到没?就是部英剧,昨天宁时运说的那个。我找来看看,了解一下现在年轻人的喜好。”

    王若含松了大大的一口气:“吓死我了,还以为你......”

    “以为我什么?”

    王若含嘻嘻笑了下,拿起霍骁手边的一沓A4纸,问:“这什么?”

    霍骁回答说:“哦,我搜集了一下班里同学的基本情况。”

    王若含快速浏览了一遍上面的字,霍骁用Excel拉了一张表格,记录着每个人的强项学科

    、对哪门专业课最感兴趣,以及未来规划的发展方向等等内容,他还用红笔在上面添了不少备注。

    “你做这个干嘛?学校现在还要求这个?”

    “不是,就突然觉得平时对他们的了解太少了。”霍骁继续播放视频,他一下午已经刷完了第一季。

    王若含看见他在宁时运的名字旁边写了个“Zoey”:“诶?周以的英文名不也是这个吗?”

    霍骁瞥了一眼:“就是周以,我发现宁时运对女性文学挺感兴趣的,周以不就是研究这个的吗,我想着她要是将来想继续这个发现,可以把这孩子推荐给周以。”

    王若含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鼓了鼓腮帮子,盯着霍骁看。

    霍骁用手挡住自己的脸,避开她的视线问:“看着我干什么?”

    王若含拿下他的手,挪动膝盖往他旁边凑近了一点:“感觉你真的不太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

    王若含说:“我认识你这么久,很少见你对学生这么上心。”

    霍骁不以为然:“我工作一直很负责的好不好?”

    “不是这个意思,就以前会听你说工作上的事,但很少听你提到你的学生。”霍骁想了想:“嗯,主要是宁时运这事吧让我反思了一下,这个班马上就大四了,正是人生关键时刻,我确实应该多花点心思,关心一下他们。”

    王若含撑着下巴仔细端详霍骁,看得很入神:“霍宝啊,我现在觉得你现在散发着人民教师的光辉你知道吗?”

    霍骁被逗乐了:“我不就是个人民教师?”

    王若含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Nonono,不一样,以前虽然喊你霍老师吧,但就我看来,你本质上还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人才精英罢了。”

    霍骁抬起头看她:“那现在呢?”

    “你现在让我想起我爸。”王若含微笑着眨眨眼睛,“你知道的吧?就那种每天穿着条纹polo衫,腰上皮带挂着钥匙串,走起路来丁零当啷响的中学男老师。”

    霍骁笑着骂了声:“去你的。”

    他并没有发觉自己身上出现的变化,也许确实如王若含所说的那样,他开始像一个真正的师长了。

    回国后进入大学任教,他每天备课、上课,批改学生的作业,为他们答疑解惑。

    他认为这就是他应该做的事,他的表现已经可以称之为认真负责。

    但那天宁时运的态度和表现,让霍骁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他的学生并不信任他,遇到问题似乎也并未想着要求助他。

    这让霍骁有些许的挫败和慌乱。

    那天晚上他几乎没睡,脑袋里挤占着乱七八糟的想法。

    他想,能上好课,有多高的学术水平,不代表就能成为一个好老师。

    既然自己选择了这个职业,就得负起责任,尽他所有能尽的力。

    如果在他的提携和帮助下,这些孩子能散发更大的光芒,走得更远更好,那这似乎比他自己获得什么荣誉更有成就感。

    产生这些想法,霍骁自己都觉得讶异,他原先还以为自己会是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要是说给他爸妈听听,二老估计得吓一跳,告诉叶图南隋艺,他们这帮人肯定会笑死他。

    他霍骁有朝一日也能有这种觉悟,真是感动中国感动地球了。

    空气里隐隐飘着甜香,霍骁皱着鼻子嗅了嗅,问王若含:“今天喷香水了?”

    “很浓吗?”王若含抬起胳膊自己闻了闻,“早上做消杀身上沾了味道,我怕吓着那群小朋友就喷了点香氛,桃子味的,不浓吧?”

    霍骁伸出手臂把王若含揽进怀里,用下巴蹭了蹭她的头发:“不浓,很好闻。”

    他舒展开眉眼,嘴角笑意温柔。

    大概是因为身边这个人的出现吧。

    王若含总说行善积德,帮别人也是帮自己。

    虽然有时候会烂好人,但无可否认,她有着一颗全世界最善良柔软的心。

    他看到了,感受到了,爱上了。

    所以被感化,被驯服。

    爱让人盲目又让人世俗。

    走下云端的天之骄子,身上没了那些刺目锋利的冷光。

    他成为众多碌碌营营世人中的一个,不再永远冷静镇定,永远置身事外旁若无人。

    他有了丰沛的感情,他更关心周围的人,他肩负着更大的责任,他多了枷锁和束缚,他享受到的欢愉也前所未有。

    Trapped,?tamed,?with?relish.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