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戴好头盔谈恋爱 > 第五十四章 第五话

第五十四章 第五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给她评论的是以前在口腔科的同事,?她老公是做生意的,平时有事没事就爱在朋友圈给自己立贵妇人设,王若含苦于她的凡尔赛言论久矣,?今日终于可以扬眉吐气。

    发送成功后,?她都能脑补到对方气急败坏的反应,?忍不住放声大笑。

    霍骁打印完资料从书房里出来,?就看见她以一个极其悠闲的姿势躺在沙发上,?猛拍大腿,笑声放荡。

    “你干嘛了?”

    王若含揉着自己的脸,?腮帮子都笑疼了:“没事。”

    霍骁不用想都能猜到:“被大家羡慕的感觉怎么样?”

    王若含摇头晃脑道:“不错,不错。”

    霍骁笑了笑,?故意吓她:“小心有人拉黑你。”

    王若含耸了耸肩:“人都是有虚荣心的,?我晒我有的,?他拉黑我,?那是他自己小气,?不是我的问题。”

    霍骁轻摁了下她的脑袋:“就你歪理多。”

    他坐到沙发上,?把手里的资料按份数分类归置。

    过了会儿,霍骁出声问王若含:“你现在是不是没事干?”

    王若含伸手在茶几上够了包牛肉干:“有啊,我要玩游戏。”

    霍骁截下她的牛肉干扔回筐子里:“过来帮我把分好的资料钉起来。”

    “哦。”王若含从沙发上起身,?掐着嗓子应,?“好的呢,霍总。”

    A4纸铺满了茶几的空位,?纸墨味道飘在鼻间,?王若含盘腿坐在地毯上,?随手翻了翻,满页的英文字母看得她眼花缭乱:“这是给学生的吗?”

    霍骁嗯了一声:“下个学期大二的写作课是我上,我从几本参考书里摘了精华部分出来,?给他们带回去自己先看看。”

    王若含点点头,这么厚一沓,应该得费不少功夫。

    她摁着订书机说:“霍老师辛苦了。”

    霍骁客气地回:“王助理也辛苦了。”

    王若含轻声笑起来,歪着身子靠到他腿上。

    周一开始学校进入考试周,霍骁的那门课没有安排线下考试,但他要帮其他科目监考。

    王若含周日上了个大夜班,他早起去医院接人,顺带吃个早饭。

    小小的一间早餐店坐满了客人,霍骁点了两份小馄饨。

    看着王若含往碗里倒了一勺辣椒油,霍骁赶紧伸手制止:“诶诶诶,大清早的,胃里还空着呢,别吃这么辣。”

    王若含叹气摇摇头,腹诽霍骁是真的越来越老妈子了。

    丸子头扎了一天一夜,扯得头皮都疼了,王若含散开头发,用发圈松松束成一个低马尾。

    取下的发卡没地方放,她随手别在霍骁的衬衫口袋上。

    “你等会要去学校吗?”王若含问他。

    “嗯,今天要监考两门,中午我在学校食堂吃一口,你睡醒了就自己找吃的。”

    “好。”王若含把小馄饨吹凉了放进嘴里,有气无力地说,“怎么现在值个夜班这么累啊,我感觉脑袋晕晕乎乎的。”

    霍骁把肩膀递过去给她靠着:“平时不爱运动,爱吃垃圾食品,体质下降,你当然熬不动夜了。”

    王若含嘤了一声。

    霍骁舀了一颗馄饨送到她嘴边,王若含半阖着眼,张嘴咬住。

    看她这幅样子,霍骁放轻声音,提议道:“要不换到私人诊所去?不用上夜班,平时也轻松一点。”

    王若含摇摇头,睁开眼睛说:“那也不是我想去就去啊,我又不像你,到哪儿都是人才,来N大也可以干得很好。”

    她长长地叹了一声气:“离退休还有多久啊?”

    霍骁把吹凉的馄饨喂给她:“早着呢。”

    把王若含送回家,霍骁又开车去了学校。

    下一门考试快开始了,他在办公室给保温杯里装满热水,拿上自己的东西前往教学楼。

    主监考老师姓郝,霍骁走进教室,和她笑着打了声招呼。

    他站到讲台上,放下手中的水杯和电脑,想帮着郝老师一起分试卷。

    不知怎么地,原本在底下安静看复习资料的同学们纷纷笑起来,伴随着窃窃私语声。

    霍骁抬起头,一脸茫然:“怎么了?”

    旁边的郝老师也噗嗤一声笑了,她指着霍骁调侃说:“霍老师,这是什么2022年新时尚单品啊?”

    霍骁跟随她的视线低下头,终于反应过来。

    他迅速摘下胸前的发卡,粉色毛绒还点缀着一只兔子脑袋,这么大摇大摆地别在他的白色衬衫上,竟然一直忘了拿下来。

    霍骁把发卡塞进口袋里,清清嗓子说:“不好意思啊,让大家见笑了。”

    铃声响起,考试正式开始,霍骁挪到教室最后一排。

    一坐下,他立刻摸出手机发微信质问罪魁祸首。

    霍骁:王若含,你丢三落四的毛病真的要改改了!

    几个小时后,终于睡醒的王若含打着哈欠回复他:我丢什么了?

    霍骁直接甩了张图片过来。

    王若含点开,嘻嘻一笑:放你身上怎么能叫丢呢。

    霍骁:你没丢,我丢了!

    王若含不解:丢什么了?

    霍骁回了条一秒的语音,内容是掷地有声的一个字:“人!”

    王若含回方春华那儿的频率渐渐高了起来,有的时候带上霍骁,有的时候她下班没事了也往家里跑。

    方春华今天买了两斤小龙虾,喊他俩来吃饭。

    王若含一进家门就闻到浓郁的鲜香味,方春华正在厨房里忙碌。

    她扬声喊:“妈,我回来了。”

    方春华探出一个脑袋:“诶,霍骁呢?”

    王若含回答:“还在学校里,说是系主任找他有事。”

    方春华哦了声,又回到灶台前。

    等一桌菜都做好了,霍骁还没回来,方春华让王若含催催他。

    王若含点开微信,二十分钟前她发的消息都还没回,想了想,她还是放下手机:“期末了他事情多吧,没事,我们先吃好了。”

    方春华:“行吧。”

    王若含擦干净手,从盘子里挑了一只小龙虾开始剥壳。

    方春华看她穿了件白色T恤,赶紧起身去拿围裙让她戴上,省得弄脏了。

    “我几岁了都。”王若含不愿意带,她用力掰开龙虾头,只见霎得一下,三滴红油精准溅在她胸口的衣服上。

    方春华深吸一口气:“王若含!”

    “我自己洗自己洗,别骂我!”

    方春华咬牙把围裙扔到她身上,王若含乖乖套好。

    吃着,方春华突然问:“对了,秦也和你说了没?”

    “说什么?”

    方春华看她的反应像是还不知道:“他没告诉你啊?”

    王若含急了:“到底什么呀你快说。”

    “他和容欢要结婚了。”

    王若含翻了个白眼:“这谁不知道呀?他俩订婚的时候我都没和霍骁谈恋爱呢。”

    “不是。”方春华加重语气,“是真要结了,日子都定好了,你乔阿姨已经在看场地了,喜帖估计都马上要给到你手里了。”

    王若含停下手中的动作:“真的啊?那他俩怎么都不告诉我?”

    方春华:“也就最近的事,可能是还没来得及说。”

    王若含点点头,有些感慨:“终于结了,他俩也拖太久了。”

    方春华话锋一转,开口问:“那你和小霍呢,想好什么时候了吗?”

    王若含一时语塞,原来在这等着她呢。

    方春华起身,在电视机下的抽屉里取了样东西出来,啪一声拍在王若含面前。

    “这个给你。”方春华坐回椅子上,重新拿起筷子,“哦对了,我大概看了一下,六月二十一挺适合领证的。”

    王若含似笑非笑道:“大概看了一下?”

    方春华面色不改:“我就这么顺便说说,没别的意思。”

    王若含伸长手臂捞过户口本塞进自己包里。“二十三号也可以的。”方春华又说。

    王若含看着她,瞪眼微笑。

    方春华夹了只小龙虾到她碗里:“吃啊,看我干嘛?”

    七点多的时候霍骁才回了消息,说不过去吃饭了,他下班了直接回公寓。

    王若含把剩下的龙虾都剥了,铺在米饭上再淋上汤汁,做成一份龙虾盖浇饭带回去给霍骁吃。

    她在楼下停好车,抬头看见屋里亮着灯,霍骁已经回来了。

    王若含打开家门,一边换鞋一边说:“霍骁,你都不知道我妈今天......”

    王若含僵在原地:“霍骁?”

    “嗯?”沙发上的人缓缓偏过头看向她。

    王若含放下手中的东西,快步走到他身边:“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发呆啊?”

    霍骁看上去很疲惫,他抬起头朝她微微笑了下,打开双臂。

    王若含坐上去,揽住他的脖子问:“工作上不开心?”

    霍骁没说话。

    王若含直起身子,用指腹抚了抚他的眉毛:“说好要坦诚的。”

    霍骁抓住她的手握在掌心:“不是什么大事。”

    王若含看他的状态怎么也不像没事,紧张道:“怎么了?”

    霍骁叹了声气,启唇说:“就是,小学期要开始了,最近学生在选课,有门语言学导论分了两个班,我带一个,罗老师带一个。”

    王若含:“然后呢?”

    霍骁苦笑了下:“年级里七十个同学,六十五个报了我的班。”

    “这么多?”王若含瞪大眼睛,“那不是说明你人气很高吗?干嘛不开心?”

    “问题就在这。”霍骁沮丧道,“那个罗老师要求严,上个学期他的课期中就要交一篇两千词的论文,平时作业也多,给分还严。一轮选课结果出来,没人选他,他不乐意了。可能是有点恼羞成怒,跑去找系主任,说是我要求太松,治学不严,对学生不够负责。”

    王若含听得血压上飙:“他这人怎么这样?是不是玩不起?所以今天系主任今天找你谈话了?”

    霍骁点点头:“系主任说虽然这也不能怪我,但是学生们贪图轻松,都来选我的课也是一定程度上形成了不良风气。罗老师兢兢业业,在学校工作好多年了,出了这种事大家都难看,希望我可以适度地提高一下要求,该严格的时候还是严格一些。”

    王若含拉下脸,替霍骁委屈:“不选他不也是人之常情嘛,而且作业布置得多难道就叫负责啊?”

    霍骁把额头靠在她的肩上,他已经郁闷一个晚上了。

    王若含拍拍他的背,试图安慰他:“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工作上肯定会有摩擦的。”

    “我知道。”霍骁的嗓音低闷,“但我选择学校就是觉得这里的环境相对单纯,怎么还是这么多破事啊?”

    王若含想起自己在口腔科的那些糟心事:“生活嘛,都这样。”

    霍骁笑了声,说:“想J大了,以前和周以有矛盾,打一架就解决了,这儿不知道还得憋屈多久。”

    王若含笑着,眸光却暗了暗。

    倾诉完,霍骁的心情好了不少,他抬起头问她:“你进门的时候要说什么来着?你妈怎么了?”

    “哦。”王若含眨眨眼睛,“我想说我妈她今天做的小龙虾超级香,我给你做了一份龙虾盖饭,你饿不饿?”

    霍骁点头:“主任一直在说,我看天都快黑了还不结束,饿死我了。”

    王若含笑着拉他起来。

    其实她原本想和他说,今天方春华把户口本给她,拼命暗示她赶紧结婚的样子太好笑了。

    但是王若含现在没办法再轻松地说出这些话。

    霍骁刚刚在申城立住脚,又为了她换了一个工作环境,入职N大顺不顺利,和新同事会不会相处得融洽,学生喜不喜欢他,她都没问过他。

    在王若含的眼里霍骁这么厉害,他的事业一帆风顺,在他的领域里应该也是人人欣赏,并不需要担心。

    她觉得霍骁来金陵一定比自己去申城容易得多,所以一直心安理得地接受他的付出。

    或者说她根本没有意识到霍骁为了能和她有一个圆满的未来牺牲了多少。

    他默不作声,她就浑然不觉。

    “这么多肉?你剥了多久啊?”

    王若含回过神,回答他:“我吃饱了就一直在剥,手指都麻了。”

    霍骁抓起她的手放到嘴边挨只亲了下:“辛苦了。”

    “霍骁。”王若含喊他。

    “嗯?”

    “你妈有没有催你啊,就结婚的事。”

    “她倒是不关心这个,怎么了?”

    王若含摇摇头:“没事,问问,不催就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