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戴好头盔谈恋爱 > 第五十五章 第六话

第五十五章 第六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周一下午,?英语系教职工召开每周例会,霍骁提早十分钟走进会议室。

    长桌边已经落座了几位老师,霍骁站在门口往里扫了一圈,?径直向罗昶老师走去。

    他拉开椅子,?扬起一个得体的微笑,?和旁边的人打招呼说:“罗老师,?来这么早啊?”

    罗昶抬头看他一眼,?推了推眼镜框,嘴角扯开一个僵硬的弧度,?嗯了一声。

    “今天的课上得怎么样?”霍骁保持笑容,语气温和,?仿佛就是一句随口的关心。

    这话在罗昶听来却够刺耳的,?每个班上限四十个名额,?一轮随机筛选过后,?那些没选中霍骁课的学生只能被迫上他讲的语言学导论。排除出国留学和在外实习的学生,?他的班上一共才二十三个人。

    罗昶攥紧手中的笔,?心想这人到底是真温良还是装无害。

    “挺好的。”他淡淡地回。

    霍骁还是笑着:“那就好。”

    罗昶低下头,蹙了蹙眉。

    霍骁打开自己的笔记本,取下钢笔笔帽,?幽幽开口说:“哇,?罗老师你的钢笔好漂亮。”

    罗昶不得不再次迎上他的视线,应话说:“啊,?我老婆去年情人节送的礼物,?挺好写的。”

    霍骁做出一个羡慕的表情,?深蓝色钢笔在修长白皙的手指间发着冷光:“真好,不像我这只,就是之前在Yale的纪念品店随便拿的,?不过也挺好写的,我用了好多年了。”

    罗昶脸上的表情僵住,呵呵笑了声。

    他硕士毕业就进了学校教书,前几年也试着去考过博,但终究没坚持下来。

    而霍骁呢,一路直升,本科国内尖端九八五,硕士进了世界一流大学,不到三十岁就博士毕业了。

    他比霍骁年长十岁多,论学历和资质却远远不及他。

    罗昶尚且能用所处时代和发展际遇不同安慰自己,但又没法不承认对他的羡慕甚至是眼红。

    系主任呢,怎么还不来,他频频看向门口,心里祈祷赶紧开会吧,他真一分一秒也待不下去了。

    和霍骁预料的一样,在会议的最后,系主任清清嗓子,发话说要他们严格对学生的要求,老师之间也要多沟通交流。

    在场的人都知道这番话是说给谁听的,纷纷把目光投向罗昶和霍骁。

    谁看霍骁,他就看回去,一点都不虚,也没觉得尴尬。

    他大大方方一脸无所谓,反倒让其他人不好意思起来。

    散会后,罗昶迅速收拾好东西,第一个离开会议室。

    霍骁嘴角挑起一抹笑,抱着笔记本从座位上起身,闲庭信步地走了出去。

    好久不做坏人,还真把他当善茬呢。

    小学期霍骁的课在周四上午,王若含上班比他早,他起床后发现餐桌上放了一锅南瓜粥。

    霍骁惊讶地挑了挑眉,坐在椅子上,给自己盛了一碗,刚喝第一口就接到王若含的电话。

    “喂。”

    “起床了吗?”

    “起了。”

    “桌上有早饭看见了吗?”

    霍骁的声音含着笑意:“看见了,在喝呢。”

    “冰箱里有榨菜,你自己拿出来吃。”

    “好。”

    “不说了啊,忙去了。”

    “去吧。”

    霍骁挂了电话,脸上的笑却不消退,他心情愉悦地喝完香甜的南瓜粥,收拾东西准备出门。

    路上他买了杯咖啡,冰美式苦涩又清爽,赶走困倦唤醒神经。

    霍骁习惯踩着点进教室,里头乌泱泱的已经坐满了学生。

    他站到讲台上,取出名单,目光往下巡了一圈。

    看见熟悉的身影,霍骁心中一喜。

    “宁时运,上来,帮我点名签到。”

    被叫名字的女孩抬起脑袋:“哦。”

    宁时运站到他身边,接过名单,按照顺序报出名字。

    “于......”宁时运卡住,不确定地说,“zhong?”

    底下有同学纠正她:“于翀,chong。”

    宁时运重新报:“哦,于翀。”

    后排有个男生举起手:“到。”

    霍骁抱着手臂看宁时运一眼,打趣说:“我不认识班上同学就算了,你还不认识啊?”

    宁时运把名单递给他:“要不您自己来?”

    霍骁摆摆手:“你来你来。”

    签完到,全班四十个人都在场,没有人缺勤,霍骁记录好情况,合上花名册。

    “在正式上课之前,我有点话要说。”他走下讲台,站到中间的过道上,“你们这么八卦,有些人应该也知道了这件事。有人觉得我对学生的要求太松了,太纵容大家,前两天开了个会,系主任也建议我提高一点要求,增加一下平时的作业量。”

    底下立刻传来哀嚎声,有男生喊:“老师,不要屈于淫威!”

    大家又笑起来,霍骁也跟着弯了唇角。

    “我话还没说完呢。他是这么建议的,但我决定不采纳。”

    教室里爆发出掌声和欢呼,学生们齐声喊:“霍老师!霍老师!霍老师!”

    “嘘。”霍骁示意大家安静。

    他笑了笑,继续说:“首先我能肯定的是,我对待学生怀抱着毋庸置疑的责任心,我的上课形式也许是轻松的,但内容绝对扎实,你们只要认真听,一定会有所得。只是我觉得,到了大学了,不要再像初中高中一样,让老师去给你们施加压力,你们生活里遇到的烦心事已经够多了。我呢,不想再去给大家制造焦虑。再者,在座各位能考上N大,说明都是聪明、有能力的人。想学好的自然能学好,大学应该是一个自由生长的环境,我今天布置你们看一篇文章,不如你们自己去找感兴趣的话题看。我也知道,你们中的一些人还有双学位,把英语视为一项工具,或者有些人压根就不喜欢这个专业,志在别处。都没关系,我相信你们的能力,但每个人总会做出不一样的人生选择。如果你有宏图大志,我祝你在未来大放异彩,如果你只想要自在一生,我也祝你天天快乐。”

    “好了,刚过完期末周,今天我们就轻松一点,看个纪录片吧。”

    王若含连续打到第四个哈欠的时候,林蕙忍不下去了,扔了颗薄荷糖给她:“昨晚没睡觉啊你?”

    “睡了。”王若含拆开包装,拉开一点口罩把糖塞进嘴里,“今天起得早。”

    林惠问:“早起干吗?”

    王若含咬着薄荷糖,嘴角上扬:“给我男朋友做早饭。”

    林蕙简直不敢相信:“真的假的?决定做贤妻良母了?”

    王若含摇摇头:“也不是,更应该说是补偿。”

    “啊?”

    王若含看向林蕙:“就是,他上班忙,我想平时多照顾他一点。”

    林蕙夸张语气,恭维她说:“你男朋友能找到你也太有福气了吧。”

    王若含得意地抬高下巴:“那可不。”

    “诶,林蕙。”王若含翻着手里的记录本,想起一事来,问她,“这个关语珊的家长是不是一直没来复查啊?你们打电话催过了吗?”

    林蕙抬起头:“哦,她啊,打过电话了。”

    王若含皱眉问:“那怎么还没来?”

    林蕙抿了下嘴唇,欲言又止。

    “怎么了?”

    林蕙说:“家长说上个月他们转到申城的一个大医院去了。”

    “哦。”王若含松了口气,“那你干嘛支支吾吾的?”

    林蕙放轻声音:“语珊爸爸说有一天晚上下了三道病危通知,语珊没挺过去,还说要谢谢我们科室之前的照顾。”

    这话被轻轻地说出来,又沉重到让人不敢细想。

    愣了好一会儿,王若含才有了反应:“我知道了。”

    她们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王若含轻轻揭过一页纸,注意力却怎么也集中不了。

    她从前选择成为一名口腔科护士,就是害怕这样的事发生。

    来儿科之后,见到的生死渐渐多了起来。

    可她至今仍未习惯,也不知道要到何时面对这样的消息才能麻木无感。

    有次闲聊,大家说起自己第一次面对患者去世的感受。

    一位医生说,虽然知道这样的事以后还会有很多,但还是感到一种巨大的挫败感。

    他的视线落在远处,微微笑着:“总觉得有一刹那我是可以留住他的。”

    关语珊长什么样王若含已经没什么印象了,就记得是个挺乖的小女孩。

    逝去的生命就像手里飘过的一阵风,有的时候手指抓得再紧,也没办法让它停留在人间。

    一个坏消息足以让王若含一整天都闷闷不乐。

    下班回到家,霍骁还没回来,她放下包,把餐桌上的碗筷端进厨房。

    以前方春华一不高兴就喜欢做家务,王若含现在明白为什么了。

    她拖完地又拿了块抹布擦拭柜子里收藏的烛台。

    霍骁回来的时候,她正在客厅擦茶几。

    “怎么了?有谁要来啊?”

    王若含跳下沙发:“没,我看脏了就擦擦。”

    “饿了吗?出去吃吧?”

    王若含有些迟疑:“要不在家吃吧,下碗面,我妈上次拿了牛肉酱来的。”

    “也行。”霍骁走到她身边,揉了揉她的脑袋,“怎么了,不开心啊?”

    王若含摇摇头,努力扬起一个微笑:“没啊,就是今天上班太累了。”

    霍骁捧起她的脸颊:“我说呢,怎么脸色怎么差。”

    王若含推他:“那你快去做饭。”

    “行,等着,煎蛋还是溏心蛋?”

    “煎的!”

    过了会儿,戴着围裙的霍骁从厨房里探出半边身子:“王若含。”

    王若含嗯了声:“干嘛?”

    “我没有别的意思,也不是不认可你的工作,但是如果你真的觉得做护士很累,辞职在家我也养得起你。”

    王若含背对着他,吸了下鼻子,从嘴里蹦住两个字:“我不。”

    她严肃语气说:“你偶尔过过霸总瘾可以,但我不想一辈子做娇妻。”

    霍骁笑了笑:“好,以后不说这话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