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戴好头盔谈恋爱 > 第五十八章 第九话

第五十八章 第九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霍骁气急败坏地揉搓她的脸, 王若含叫痛,霍骁想起她下巴还青着,又赶紧松开。

    “碰到了?”他语气着急。

    王若含撅着嘴不理他。

    霍骁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塑料小袋, 拆开从里面拿出一张贴纸。

    王若含凑过去:“这什么, 小红花啊?”

    霍骁取下一朵印着金色“好”字的红花贴纸, 贴到王若含的脸颊上:“霍老师奖励你的, 小勇士的勋章。”

    王若含抬手摸了摸左脸颊上的贴纸,有些好笑:“什么鬼?”

    霍骁用手掌在她脑袋上摁了一下,说:“你做得很好。”

    他起身, 把行李箱拖进房间里整理东西。

    王若含盘腿坐在沙发上, 拿起手机对准自己, 想把红花摘掉, 刚撕开一朵花瓣, 她又贴了回去, 将它抚平。

    从昨晚到现在,她已经被无数人说教过了,可是她最担心会生气会责怪她冲动的那个人, 却告诉她, 她做得很好。

    鼻子泛酸, 王若含眨了眨睫毛,憋回眼泪, 跳下沙发跑进卧室。

    霍骁正半蹲着, 从行李箱里拿出自己的衣服,王若含突然扑过来压在他背上,他差点没站稳。

    “我的腰!”

    王若含抱着他的脖子不撒手:“霍骁,你是我的卡米萨吗。”

    “说人话。”

    王若含在他左右脸颊各亲一下。

    霍骁赶她下去:“收拾东西呢,你先自己玩去。”

    “那我去做饭, 我和我妈学了金汤肥牛。”王若含离开他的背,兴致冲冲地进了厨房。

    霍骁笑着摇摇头,把西装裤展开挂在衣架上。

    他把自己的衣服收拾完,转头看见化妆台上一片乱糟糟,椅背上堆叠着王若含的T恤和牛仔裤,脱下的衣服她永远不知道要挂进衣柜里。

    霍骁深吸一口气,提声喊:“王若含。”

    “干嘛呀?”

    霍骁从卧室出来:“你不是回你妈那儿住了吗,家里还能这么乱?”

    王若含不这样觉得:“哪乱了?”

    “你自己去看看,你的化妆品用完就放回去,我帮你收拾了又要怪我瞎动。”

    “好好好,stop,我知道了,别骂了。”

    霍骁走上前,把她脸颊上的小红花撕掉。

    王若含感到一阵皮肤被撕扯的刺痛,捂住脸喊:“你又干嘛?!”

    霍骁说:“鉴于你的个人卫生情况极差,没收了。”

    王若含真想扔了锅铲让他今晚喝西北风:“你什么小气鬼啊。”

    第三天,王若含说到做到,又回方春华那儿去了,还带上霍骁一起蹭饭。

    方春华看他俩出现在门口,实在是两眼一黑:“家里没菜,要吃你俩自己去买。”

    王若含拎高手里的袋子,嘻嘻笑道:“知道你会这么说,买了来的。”

    方春华在厨房里做饭,王若含打下手,霍骁被使唤去给花园里的花浇水。

    等只有母女两个人,王若含逼近方春华,问她:“你告诉霍骁医院的事的?”

    方春华为自己澄清:“不是我多嘴的啊,昨天你走了没多久他就来了,给我送了两袋特产,还问我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王若含抬起头:“他怎么突然这么问?”

    方春华掰着西洋芹:“我哪儿知道,估计是电话里听你声音不对吧,你说他要是问你过得好不好,那我还能敷衍过去,他直接问你是不是出事了,我就不好骗他了呀。”

    王若含抿了抿唇:“知道了。”

    方春华用胳膊碰碰她,压低声音问:“你俩后来没事吧?”

    王若含摇头:“没事,一回家我就告诉他了,没想到他已经问过你了。”

    “你去冰箱里拿两个鸡蛋打散。”

    “哦。”

    方春华把排骨焯水,盖上锅盖说:“不过不得不承认,你看男人的眼光比你妈好多了。”

    王若含得瑟地抬高下巴:“我也觉得,这么帅的老公上哪找啊。”

    方春华睨她一眼:“看看你现在的嘴脸。”

    “我以前比你还犟,不愿意和你爸示弱,不想让他们男人觉得我们女的凡事都得靠男人才行,不想仰仗你爸生活,哪怕很多时候我确实很需要他。”

    王若含靠在冰箱上,打着碗里的鸡蛋说:“那也没错啊。”

    “是没错,但很容易钻牛角尖。”方春华笑了笑,“你以后要记着,他是你老公,不是你老板,你不需要和他展示你有多成熟坚强,多独当一面。”

    王若含点头:“懂了。”

    “而且霍骁有一点比你爸强多了,他信任你。”方春华的语气听上去有些难过。

    她要开始炒菜了,赶王若含出去,说厨房里油烟大。

    王若含走到客厅,透过窗户看见花园里的男人。

    艳阳高照,他站在茂盛的花草中,阳光把他的半边身子打成半透明色。

    “热不热啊?”

    霍骁听见她的声音,掀眼看过来,朝她招了招手,笑着说:“过来,有七星瓢虫。”

    “真的?”王若含眼睛亮了亮,小跑到他身边。

    人们总结恋爱经验,总会说感情是棋逢对手、势均力敌来得好。

    那如果是江直树偏偏爱上了袁湘琴,道明寺偏偏绕着杉菜转呢?

    实力悬殊就非平等吗?天差地别就没办法幸福吗?

    不是这样的。

    爱情里的平等,不在于阶级、不在于财力,甚至不在于思想厚度。

    爱情里的平等应该是我爱你,我愿意平视你。

    我爱你,我愿意理解你、支持你、信任你。

    我爱你,所以我愿意去你的世界,也愿意带你走进我的世界。

    虽然睡眠状况好转了不少,但王若含最近仍然时常觉得胸口发闷。

    值完夜班她回到休息室,心脏一突一突地跳,眼前有些发白,她扶着椅背让自己坐下。

    林蕙一打开门就见她无力地趴在桌面上,关心道:“怎么了?不舒服啊?”

    王若含睁开眼睛,喘着气“嗯”了声。

    “痛经?”

    “不是,还没来呢。”

    林蕙挠挠额头:“咱俩不是差不多时候吗,我的都走了你还没来?”

    王若含愣住,惊恐地睁大眼睛:“不会吧?”

    林蕙知道她想到了什么:“赶紧去检查吧,哎哟我的天。”

    王若含心不在焉地换好衣服,走出科室,她站在无人的走廊尽头,摸出手机给霍骁打电话。

    “喂,下班了?”

    “嗯,那个,你现在能不能来医院一趟啊?”

    “怎么了?”

    “我这个月月经没来。”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霍骁留下一句“我马上来”就匆匆挂了电话。

    他赶到妇产科的时候,王若含已经抽完了血,坐在长椅上等待结果。

    旁边有许多来做检查的孕妇,霍骁找到王若含,半蹲在她身边,摸了摸她的手。

    “冷吗?”他轻声问。

    王若含摇摇头,挤出一个笑容:“就是有点紧张。”

    “你觉得是吗?”

    王若含咬了咬嘴唇:“我不知道,我现在没办法思考。”

    霍骁把她的手牵在掌心,轻松语气安慰她:“别怕啊,也不是多大事。”

    很快有护士喊王若含进去,霍骁捏捏她的手背:“走吧。”

    进门前,王若含开口说:“其实我觉得可能性不大,你别失望。”

    霍骁掀起嘴角:“不失望,进去吧。”

    医生告诉他们,HCG指标在正常范围内,并没有怀孕的迹象,只是她最近有些气血虚,才导致生理期不规律。

    意料之中的结果,走出诊室,王若含停下脚步,偏过头去看霍骁:“我说了吧,应该不是的。”

    霍骁说:“我也觉得不是。”

    他们一直有做措施,先前也没有任何备孕的打算,现在怀了不一定就是好事。

    但莫名的,两人都不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王若含挽着霍骁的胳膊,两人走出医院。

    霍骁是请了假过来的,现在都快中午了,他们决定在附近先找个地方吃饭。

    “刚刚在等结果的时候,你在想什么呀?”王若含问他。

    霍骁如实说:“要是真的就先带你去把证领了。”

    王若含眯了眯眼睛:“所以没怀就不和我领了?”

    霍骁放平嘴角:“你什么逻辑强盗啊,没怀也照样领。”

    王若含鼓了鼓腮帮子:“那个,我妈上个月其实就把户口本给我了。”

    霍骁转过身子面向她。

    “她还说三十一和三十三都挺适合领证的,不过都已经过去了。”王若含顿了顿,继续说,“我刚刚看了一下,这个月十七号宜结婚领证,十九号、三十一三十四也都可以。”

    霍骁当机立断说:“那就十七号,那天我没课,你和医院请半天假。”

    “想好了?”

    霍骁戳了戳她的脑门:“是你想没想好,结婚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王若含拿下他的手,坚定地说:“我知道,但是我说过,我不喜欢半途而废,既然确定了是你这个人,那早晚都一样。将来的事,两个人一起面对就行了。”

    天空湛蓝,万物明朗。

    霍骁和她一再确认,今天不是良辰吉日吗,要不现在就去领了算了。

    王若含笑意盈盈地靠到他身上:“霍老师你急什么啊,是你的跑不了。”

    霍骁牵着她的手十指相扣:“好,不急,早晚的事。”

    如果婚姻是一场冒险,既然确定了同行的伙伴是这个人,那就信任他像他信任你一样,需要他像他需要你一样,爱他像他爱你一样,相互扶持,一心一意,义无反顾地走下去吧。

    终点在遥远的未来,不要惧怕泥沼和荆棘,不要停下脚步,沿途会有玫瑰、信鸽、彩色蘑菇和会说话的兔子。

    你要和爱人去享遍世间好风光。

    为了给她补身子,霍骁最近三天一土鸡,两天一大骨,还时不时地炖一锅燕窝。

    王若含的脸色确实红润许多,脸颊也圆润不少。

    晚上她躺在沙发上看电视,霍骁往她嘴里塞了一大颗红枣。

    王若含哀嚎一声:“我真的吃不下了。”

    霍骁不依着她:“你就当零食吃。”

    王若含气鼓鼓:“鸽子汤当饮料喝,红枣当零食,有你这么养的吗?你看我下颚线都没了!”

    霍骁捏起她的下巴仔细端详,评价道:“以前也没啊,你脸上一直肉乎乎的。”

    王若含拿手里的红枣扔他

    :“结婚前说人家圆脸可爱,婚后就是肉乎乎了是吧?”

    霍骁精准接中,把枣子重新喂到她嘴边:“结婚前你也是个软萌甜妹,你看看你现在。”

    “我现在怎么了?”

    霍骁避开视线,起身说:“我去备课了。”

    王若含跳到他背上,搂着他的脖子逼问:“说,我现在怎么了?”

    霍骁堆起一个假笑:“现在一样漂亮可爱。”

    “哇哦,你好不走心哦。”

    霍骁背着她到书房,转移话题说:“今年年假要不要去北京,你不是想去环球影城吗?”

    这种方式对王若含百试百灵,她的思维果然被带偏,在他的背上扑腾双腿,一脸兴奋道:“好呀好呀,我要买巫师袍和魔杖!”

    “买,老公都给你买。”

    属于他们的故事仍然未完待续。

    番外篇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