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捡到一只白骨天使[西幻] > 第188章

第188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原生欲念看着眼前力量暴涨的阿比盖尔。

    太晚了。

    如果能在黑暗笼罩两大神国之间完成这样的仪式, 也许无序入侵真的会被阻止。

    现在的话,已经来不及了。

    原生欲望没有丝毫的犹豫,祂的身影逐渐虚幻出来, 闪身出现在被原生混乱占据身体的莱特之后。还没等原生混乱做出反应, 一种无法抗拒的高位力量钳制住了祂的本源混乱。

    都结束了。

    祂没有说话,但张中性的面容上, 到处透露出这样的讯息。

    本源混乱成为了扩张的养料,当这种力量被注入到那团扭曲的物质里时,一切都在瞬间静止下来。

    背负着众生之愿的阿比盖尔依然不肯放弃。

    微光闪烁, 那是千千万万的世间圣灵给予她的支持。那是众生的意志, 是不屈的生命原动力,是她倾尽所有要守护的存在。

    这种力量与希望一样,即使面对如此沉重的打击, 也绝不会动摇,不会消失。

    阿比盖尔咬紧牙, 她与那些生命共舞, 在一片虚幻之间, 扭曲的扩散, 笼罩距离最近的神灵。

    “战争!回来!”

    戈瑞德的声音被模糊,一道红色毫不犹豫地起身,在扭曲之中张开双翼,黑色的羽翼混迹在扭曲的黑色中,红色的却闪烁着光。

    就像是奔赴既定的命运,当生命与战争的权柄再次相遇的时候, 却是完全不同的走向。

    扭曲同化的厄琉西斯的羽翼,磨灭了他神之天使的象征。

    微光暴涨,笼罩两人的身形, 托举着生命与战争从扭曲的力量之下飞出,撞入永恒之春的树干,这棵由三棵世界树合一而成的神树,弥补上的与虚无溢口的最后差距。

    而失去了阿比盖尔的阻止,便没有什么力量能够抗衡无序。

    黑色的物质从凝聚到炸开,整个世界静止不前。

    无序获得了胜利。

    ……

    “前进。”

    当听到费尔南多做出的选择时,阿比盖尔有瞬间的茫然。

    对面的天使终于有了表情的变化,那是一种如释重负的笑容。

    “为什么……”阿比盖尔本以为他会选择停滞不前。

    费尔南多却笑:“我把容易的留给了自己。”

    费尔南多注视着一切的发生,在那力量爆发出的瞬间,他心中生出了一种释怀。

    在那个选择之中,坚守原地,是比前进更难的选择,他无法保证自己能够永远坚守,所以选择了孤注一掷地前进。

    而阿比盖尔没有了前进的选项,就要永远坚守在这里,以自身的力量,成为一切生命的壁垒,她将守护那些只有一次的生命,守护一代又一代,却只有一次的珍贵存在。

    她将是永恒的守护者,也是永远的可怜虫。

    生命女神正在履行她的职责,而同样做出选择的时间天使毅然背负了自己的责任。

    在无法前进之后,便向后倒退。

    作为时间的天使,他恰好知道一种这样的力量。

    他是时间向前,而这个世界后退。

    昨日重现。

    当莱特的意识逐渐恢复的时,她几乎是瞬间就意识到了发生了什么。

    即使身体被原生混乱占据,作为强大的神灵,她依然能够感知外界发生的一切,对于无序之地的家伙儿互相利用的事情莱特不愿多想,勉强的恢复行动力后,她第一时间便想要寻找费尔南多的位置。

    但昨日重现,已经开始了。

    莱特绝望地闭上眼睛。

    她要阻止脆弱的泪水落下。

    倒退,倒退的,倒退。

    被同化而静止的神灵一个又一个的出现,他们都见证了世界的尽头,可现在,又重新恢复了意识。

    诸神林立,面面相窥。

    可真正知道眼前力量来源的只有莱特一个,真正知道获得这种力量需要付出的代价的,也只有祂一个。

    神术,昨日重现。

    以当下为起始,以过去一个特定锚点为终,类似让时间倒流的力量。

    它并不是真正的时间倒流,能够恢复在这段时间内,人世间与神国所遭受的一切创伤,祂被赋予了治愈的力量,代价确实一位天使的生命。

    莱特厌恶自己的脆弱,却无法阻止为孩子的爱,她又一次失去了一个孩子。

    这位背负着“父亲”头衔的女神,无力地背过身去。

    阿比盖尔也因为这种力量而重新出现在永恒之春的巅峰。

    虚无的溢口被浓密的树干堵上了,她抬起头,目光所及的地方,是真正的无序之地,无数的恶念落在了她的身上,而阿比盖尔却不在畏惧。

    她是原生生命。

    厄琉西斯没有抵御之中力量的能力!

    这个突然出现在脑海之中的念头驱使了阿比盖尔转身,但……

    他消失了。那个熟悉的红色身影没有出现在她的身后。

    阿比盖尔以为他被甩回到了秩序的世界,可世界树之下,也没有他的身影。

    欲望已经被众神制服。

    溢口被堵上,祂失去了源源不断的力量来源,没有了源源不断的供给,这个世界的规则会逐渐将祂同化。

    一切好像恢复了正常。

    最后一战后,时间过去了很久,阿比盖尔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昨日重现,这个以时间天使生命为代价的神术是多么的残忍。他选择了以自己的前进终止了一切,却留给坚守原地的她无尽的责任。

    责任将她困在世界树上,作为原生生命,守护着身后的一切。

    神术没有华丽的外表,非要说他造成了什么影响,什么都没有。

    被最后一击消散的生命活了过来,毁坏的建筑重新屹立,差点消失的文明被保留下来,一切恢复了最初的样子。

    除了他,厄琉西斯,那家伙儿的最后反击击碎了神殿之中的天使像,带着厄琉西斯三分之一的灵魂消散不见。

    如果他和其他的天使一样,那本来什么都不会发生。

    可他早就失去了一大部分的灵魂。

    她很想问问费尔南多,时间倒流,真的能够治愈一切伤痛吗?

    但现在,祂已经消失,没有人能够给她答案。

    婴儿的啼哭声吵醒了永恒之春上的阿比盖尔,她从床上坐起来,不由得露出笑容。

    这个世界又有新的生命诞生了,可现在,这种喜悦无人分享。

    每当这种时候,她对于厄琉西斯的想念,足以逼迫圣灵落下泪水。

    教堂前的白鸽成群的飞舞,今天是皇帝陛下的加冕日。

    阿比盖尔换上寻常人的衣物,坐在第一排座椅的边缘,看着已经成为光明教会主教的切尔西为新的皇帝受膏。

    她的身侧,是已经不再年轻的玛格丽·加仑与她的丈夫。

    没有了女王的头衔,她终于成为了某人的妻子,而曾经吃不饱的小孩子,成为了加仑王国的君主。

    之后的舞会上,阿比盖尔还看到了伍德,因为在灾难之中的表现,他被加封了爵位,独臂的红发剑客则藏在角落,他看到了人群之中的阿比盖尔,朝着她点头。

    舞会热闹非凡,阿比盖尔从皇室的宴会厅离开。

    她不属于这片热闹的故事。

    走在街道之上,四周是灯火通明的夜晚,潮湿的空气也阻挡不了蕴涵其中的欢乐。

    黑衣的女士绕开人群,独自来到教堂的神选殿。

    十二座神像矗立着,没有丝毫的变化。

    阿比盖尔望着昨日重现复原的天使像,伸手覆盖起上,却依然感受不到丝毫与厄琉西斯有关的气息。

    他好像是彻底消失了。

    智慧天使说,也许是因为时间天使定位的锚点,选择了第一纪元的末期,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厄琉西斯,可他的解答也站不住脚,因为玛尔斯同样也没有回来。

    “他总会回来的。”

    光之女神感受到访客,虚幻的身影在神殿之中浮现,阿比盖尔转身。

    她本应该产生怨恨或者其他的情绪,如果不是她赌气一样的抽离厄琉西斯的灵魂,他根本不会消失。

    “是的。”她开口,“只要人们依然渴望和平,厄琉西斯总会重新出现。”

    莱特看着神像,这曾是她亲手铸造的存在,可厄琉西斯已经将一切还给了她。

    扭曲甚至融化了他的异色翅膀,他不是天使了。

    莱特望着没有容貌的天使像,“你们出身幽暗国度的家伙儿总是这样让人讨厌。”

    阿比盖尔知道她在说米格娜塔,她的伤恢复的差不多了,但却真的生气了,将拜访的莱特赶出了幽暗国度,她那样温柔的人,什么时候做出过这样的举动。

    “将他带走吧。”

    爱与和平,人们歌颂的主题,如此经典,又如此俗不可耐。

    她已经没有任何的理由阻隔他们的相聚。

    阿比盖尔看向她,没有说话,也没有道谢。

    她带走了神像,回到了永恒之春的巅峰。

    春去秋来,时间从未停下流逝的脚步。

    一位新的时间天使在一个平常不过的午后出现在太阳神域,伴随着滴答滴答的声响,那个新生的家伙儿从伴生的衣袍之中取出一只破旧的怀表。

    祂的脸上露出惊讶,郑重地收起那只破旧的怀表,放佛这家伙儿是什么珍贵的宝物一般。

    永恒之春,红发的男人望着眼前的神像,原本没有表情的地方,已经被人刻上了痕迹,是他温柔却艳丽的模样。

    可赋予他鲜活表情的家伙儿却不在树上。

    “已经,一百二十年了啊。”

    —正文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