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8章 血中刃(八) “如今,已经拖成了痨症……

第8章 血中刃(八) “如今,已经拖成了痨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车子一路开回了小洋楼,期间两人都没有再说话,直到祁沉笙把汪峦抱回到卧室中,也没有说。

    汪峦看着祁沉笙的背影,又从钢琴后的小门离开了,门后甚至传来了上锁的声音。只留他缩进了红色的绒毯中,然后长长地叹了口气。

    祁沉笙离开卧室后,面色阴沉地回到书房中,拨出了何城东的电话,徐徐地念出了几个曾出现在诊所病例上的人名。

    “给我查清楚他们最近的动向,或者随便搭一条什么线,让我跟他们见个面。”

    电话那边的何城东,匆忙地做着记录,可当他听到赵小姐时,忍不住出声提醒道:“二少爷……您还记得,半个月前,大老爷给您的那张请柬不就是赵家小姐的。”

    祁沉笙闻言一愣,打开了书桌右手边的抽屉,翻了几下后才从一摞文件下,找出了何城东口中的请柬,上面的日期恰是几日后。

    “二少爷,我听说赵家小姐这次生日,正赶上粮爷赵跟尼德食品公司谈下了一笔大生意,故而要办得极是热闹,你说的克劳斯先生就是尼德食品的经理人……所以他说不定也会去。”

    祁沉笙听后皱皱眉,他并不相信世上会有这样巧合的事:“去查查,克劳斯兄妹与赵家还有什么关系。”

    -----

    汪峦一时醒,一时睡,只觉得身上沉沉的,说不出的难受。而直到晚饭时分,祁沉笙也没再回来,只有丰山带人送进了些吃食。

    他勉强吃了一些,就又躺回了床上,可到了半夜竟发起高热来。

    汪峦全身热得厉害,原本柔软舒适的毯子,却变得犹如巨石般重重地压着他。胸肺更是着了火似的,连咳嗽都失了力气,呼吸间生生得疼。

    他挣扎着睁开眼睛,但见一切都是模糊而失真的,好像祁沉笙就坐在他的床边,然后又有什么人进来了,按住了他的手腕。

    那应当是大夫吧?汪峦恍惚地想起,早上去维莱特诊所前,祁沉笙好像约了什么大夫。

    果然,他听到一个年纪颇大的声音问道:“不知这位先生,何时起的咳症?”

    何时起的……汪峦迷迷糊糊地想着,大约是在五年前,他离开祁沉笙之后吧。可他喉咙里实在疼得厉害,连想要动动唇都不能,更不用说开口回应了。

    “六年前入秋的时候。”就在这时,他听到了祁沉笙的声音,让他想起了被他刻意遗忘的,在秦城的往事。

    六年前入秋时,他确实已经有了几分咳疾的苗头,但也就是那时,汪明生开始逼迫他对祁沉笙下手。

    汪峦日夜煎熬,更没心思去看什么大夫,倒是祁沉笙更关心他的身子,请了几回大夫来,都说没什么大事,也没正经吃过药,后来就慢好转了。

    “那时我往他的水里掺了西洋的止咳水,饮食上也辅以百合、阿胶、苡仁。”

    祁沉笙的话,如闷雷般砸在汪峦心里,他的手暗暗攥紧了床上的绒毯。

    “唉,这般算来,时日也差不多了。”那大夫叹了口气,惋惜地说道:“这病本来确实不妨事,我虽不通那西洋的药剂,但二少爷当初的应对也是得当的。”

    “只可惜,这位先生后来应是经了什么变故,徒生大悲大落,再加上劳苦奔波,硬将这病激了起来,如今……”

    “如今怎样?”祁沉笙死死地看着床上的汪峦,追问道。

    “如今,已经拖成了痨症。”

    后面的话,汪峦已经听不清了,尽管之前也有过预料,但“痨症”二字真正从大夫口中说出时,却仍是沉重地压到了他的身上,让他越发喘不过气来。

    他想要去看祁沉笙的反应,可越多的挣扎,眼前越发模糊。

    如无法离开的梦魇,他只能徒劳地喘息着,好似又有鲜血呛咳而出,痛得令他最终再次陷入黑暗。

    等到汪峦再次醒来时,应已是个白天,但外面却蒙蒙地下起了雨,房间中微暗、温暖而安静,床头的玻璃瓶中,插了枝淡色的茶花,花瓣上还凝着露水。

    汪峦忽得有些疑惑,分不清那晚的高热究竟是真的发生过,还是仅仅是他做得一场噩梦。

    “汪先生,您终于醒了!”房间的一角,忽而传来丰山兴奋的声音,汪峦有些吃力地转头望去,便见那少年原本应是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此刻匆忙地赶到床边来。

    “您都睡了两天了,还有哪里难受吗?”

    汪峦微微有些出神,两天了……那晚果真不是梦。

    “瞧我糊涂的!”丰山见他不说话,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从床头拿过水杯来:“您睡了那么久,嗓子肯定不舒服,还是先喝点水吧。”

    汪峦确实有些口渴了,在丰山的帮助下,喝过水后才动动喉咙,勉强说出话来:“你们……二少爷呢?”

    “二少爷呀,他这两天一直陪着您,但听何先生说厂子里好像又出了事,今早不得不过去了,”丰山好像敞开了话匣子,开始絮絮叨叨地说起来:“待会我去给那边一个电话,二少爷要是知道您醒了,一定会高兴的。”

    “厨房里一直给汪先生煨着药呢,您先吃点粥咱们再喝上药……”

    汪峦的精神实在有些跟不上,他忽然很是想见祁沉笙,勉强吃了点东西,又喝下了药,可直到晌午的时候,也没见到祁沉笙回来。

    不止那日没见到,此后的几天里,祁沉笙都没有再出现到他的面前。

    兴许是那药的缘故,汪峦的身体也渐渐有了几分起色,虽然仍是咳嗽但好歹并不怎么咳血了,也能被丰山扶着下地走动走动。

    他几次向丰山问起祁沉笙的去向,但丰山却总是说二少爷在忙,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这间亮堂而奢华的卧室,也越来越真的像一只鸟笼,将某人心爱的金丝雀锁在其中。

    不过汪峦的心,却从未有过得静了下来,他终于有时间,靠在玻璃窗边的摇椅上,盖着厚厚的白羽毯子,思考他究竟该如何面对祁沉笙,但依旧是无果。

    四天后,大约是怕他太过寂寞,丰山带人将一厚摞圣玛丽诊所的病例,送到了汪峦的房间中。

    汪峦也终于得以,暂时从那种思考中脱出,开始翻看这些病例。

    首先他将所有的病例,进行了简单的分类。汪峦沐着阳光,坐在松软的地毯上,按着洋人与国人分成两摞。

    按着病例上的日期,他发现这位安德烈斯医生来云川的时间,并不算太长。最早一份病例,出现在五年前。

    那段日期于汪峦而言,太过敏感。他想到祁沉笙之前说的,安德烈斯并非是汪明生所杀,但二者之间必有联系。

    那么是否在五年前,汪明生化为执妖后不久,就与安德烈斯有了联系?甚至于,安德烈斯来到云川,会不会就是汪明生授意的……

    汪峦知觉这样的可能性极大,只是从目前的病例中,无法再探寻更多的线索。

    但他并不着急,只是继续按部就班地,将所有的病例分开,而后一一查看。

    也就在此过程中,他又瞧出了新的问题。

    也许是因着这些年来,与洋人打交道颇多,云川人并不多排斥西医,故而来安德烈斯诊所看病的云川人,并不算少。

    但在汪峦的印象中,能看得起西医的,应当还是有钱人居多,但其中有几十份病历,上面额外备注了什么车夫、木匠、仆人……显然更像是生活穷苦者。

    难不成是这位安德烈斯医生,心存善念愿意给人义诊?

    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但汪峦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除此之外,另一部分同样被他单独挑出的--各种烧伤病例。这一类的并不多,零零总总不过十余份,且大多数病人为洋人,就包括之前许护士提到的克劳斯兄妹还有……烧伤了右手与小臂的赵小姐。

    所有的病例,汪峦翻看了大约有两天,就在第三天的中午,丰山送饭时,却又带来了好些东西。

    “这是?”汪峦的身体又好了许多,扶着面前摆放病例的小桌子站起来,有些不解地看向丰山。

    丰山先是满脸的笑,将那堆东西抱到汪峦的面前来,解释道:“二少爷说了,今个晚上赵家人摆席,要带您一块去,让我们伺候您好好梳洗梳洗。”

    赵家,汪峦心下了然,果然祁沉笙也没有放弃赵小姐这条线,大约是要借着晚上的席面去探查。

    想到这里,汪峦却半是释然地叹了口气,不管怎样……总算是与祁沉笙能见上一面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