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11章 血中刃(十一) 有没有可能,赵小姐根……

第11章 血中刃(十一) 有没有可能,赵小姐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所有人的目光,或是穿过长廊,或是掠过池水,隔着细密的雨幕,遥遥地向那二层阁子望去。

    正见着赵家小姐赵庆雅,在金发的德国女郎的陪同下,从楼梯上慢慢走来。她看上去正是十七八岁的好年纪,身上穿着套**小洋裙,头发用珍珠扣半挽着,落落大方神情自然,只是显得有些疲惫。

    汪峦心中忽得生出几分异样,赵小姐是这般开明的女孩子,既然已经去看了洋大夫,真的还会在乎留不留下名字吗?

    “是克劳斯。”祁沉笙扶着汪峦的手臂,在他耳边低声说道:“跟赵庆雅一起下来的,是莱娜·克劳斯,在病例上出现过。”

    汪峦的目光稍稍后移,看向赵庆雅身后的德国女郎,很快便想起来克劳斯兄妹的事,转头与祁沉笙问道:“她们是朋友?认识很久了吗?”

    赵小姐出现了,按着如今时兴的流程,粮爷赵先上前去简单地致辞几句,汪峦与祁沉笙也趁着人群混杂,跟了上去。

    “是,”祁沉笙留心揽着汪峦,向前穿行着继续说道:“克劳斯兄妹来云川的时间,比安德烈斯要早很多,莱娜与赵庆雅相识也有五六年了,据说关系一直不错。”

    说话间,两人已来到了离赵家父女不远的地方,只是粮爷赵身边便又聚上了不少恭维的人。

    幸而等他请众人入席时,还是不敢轻慢了祁沉笙,亲自带着赵庆雅又来招呼。

    “来,庆雅这就是祁二少。”

    赵家小姐虽说看上去精神不太好,但此时也很是懂事的跟在父亲身边,向着祁沉笙点头微笑:“你好,祁先生。”

    祁沉笙却出乎意料,又极为自然地伸出了右手,显出要与赵庆雅握手的意思:“你好,赵小姐。”

    赵庆雅微微一愣,顿时觉得眼前这位祁二少并没有传闻中那么恶劣,于是欣然地与他握了手。

    汪峦暗暗看向赵小姐伸出的右手,尽管她戴了副蕾丝手套,但这样近的距离,他仍能清楚的看到,那手套下的皮肤十分光滑自然,绝不像是受过烧伤的样子。

    难不成那安德烈斯医生当真有法子,能让烧伤后的皮肤恢复到完美无瑕?

    还是说……有没有可能,赵小姐根本就没烧伤过呢?

    这样的想法乍一出现,汪峦便陷入了更深的思考,他的目光不由得又转向赵庆雅身边的莱娜,只可惜病例上写的,这位克劳斯小姐烧伤在腿部,如今她穿着长裙无法验证。

    汪峦在沉思之时,祁沉笙的话题也引到了莱娜的身上,他寻了个由头,说自己对她哥哥尤利安克劳斯的生意很有兴趣,想要寻求合作。

    “我记得今天克劳斯先生也光临了鄙宅,怎么没瞧见他?”粮爷赵尽管有些疑惑,做纺织生意的祁沉笙,如何要与做食品生意的克劳斯合作,但还是很愿意为他们搭线的,于是便问向莱娜。

    莱娜早就听说过,眼前这位祁二少的名号,对方提出要合作她自然是高兴的,于是便笑着对祁沉笙和粮爷赵说道:“哥哥是与我一起来的,现在虽然不知道在哪里,但肯定还没有离开,我去找找他吧。”

    祁沉笙笑着点点头,手中的绅士杖不着痕迹地轻敲两下地面,汪峦恍然间感觉什么东西,随着莱娜一同离去了,可定神看时却并无任何。

    他抬眸看向祁沉笙,祁沉笙却只是收起了手杖,揽着他与粮爷赵边说闲话,边入了宴席。

    祁沉笙与粮爷赵继续周旋着,而汪峦的则一直在暗暗打量着坐在对面的赵庆雅。

    此刻泉水侧的小亭子里,几个戏子咿咿呀呀地唱起了祝寿的曲子,赵庆雅也不知是不爱听还是怎的,虽然脸上仍旧挂着笑,却怎么看怎么是勉强。

    在她的身上,是不是也已经发生过什么事了?

    戏台上的锣鼓声越发紧了,白脸的小生连跟着翻了几个跟头,就在最后一下铜锣敲响,众人预备喝彩之时,那楼阁之上突然传出一声惊恐的惨叫。

    原本宴席便闹哄哄的,戏台吹拉弹唱的声音也不小,可这女子的叫声却刹那间,仿若在每个人的耳边炸响,令人听得无比清晰。

    赵庆雅更如惊恐之鸟,慌乱地打碎了几只杯儿碗儿,引得汪峦再次侧目。

    不过汪峦虽仍想探究眼前这位赵小姐,但那楼阁上传来的叫声,却显然更是紧急些。只是隔着水廊往那里望,楼阁上下少说二三十扇窗子,皆点着灯火,根本无从分辨那惨叫是从何处发出的。

    汪峦思索未定,祁沉笙却一把拉住了他的手,低声说道:“是莱娜,走。”

    众人还因为刚刚的叫声,而微微混乱着议论着,汪峦与祁沉笙却趁着粮爷赵未曾回神,离桌疾走起去。他们穿过一桌桌觥筹交错的宴席,廊屋下随风摇动的灯盏,在汪峦的眼中晕开了一道道绚色的影,时而有细雨漫漫飘到他的脸上,恍然间如虚如幻。

    可祁沉笙握着他的手,却依旧那样温暖到炙热,汪峦望向他时,好似又看到了五年前他诚挚而青涩身影。

    很快他们便跑到了楼阁前,几个赵家的仆人上前阻拦,却又被他们纷纷避过。绛红色的戒指在两人的手间,发出了微微的光,汪峦眼前的景象也倏尔微变。

    眼前原本就灯火通明的楼阁中,每隔一段距离,便有点点银色的荧光悬浮在楼梯间,好似在指引着叫声传来的方向。

    他们就这样沿着那些银光,来到了二楼的第三个房间前。还未等他们进去,就看到莱娜面色惶恐地缩在门边,她似乎受了极大的惊吓,金色的头发凌乱地披散着,口中用德语不住地喃喃着。

    汪峦正要靠近去听她在说什么,就见一只银色的蝴蝶,从她的身上翩翩飞出,落回到祁沉笙的手杖上。

    它的翅膀并非是斑斓的翼膜,而是一双细长干净的手骨,每个骨节都是那样的灵巧而优美,舒展时便会撒下点点银光,指引他们到来。

    “这是引骨蝶。”祁沉笙的声音随即响起,他将手杖稍稍抬起,那手骨拢成的蝴蝶便又在汪峦的眼前挥挥翅膀,散作银光消失了。

    汪峦微微一愣,他直觉这引骨蝶与他的金丝雀,还有那日祁沉笙放出来的苍鹰,应当是同样的东西……

    可这样的话,祁沉笙的身上竟有两只执妖吗?又或者,还有更多。

    他抬眼望向祁沉笙,眼神中暗暗带上担忧的色彩,但祁沉笙却只是握了握他的手,用手杖指向莱娜身边的房门:“进去看看吧。”

    “那些事,以后再告诉九哥。”

    汪峦也知道眼下并非是可以深究这些事情的时候,只得点了点头,与祁沉笙一起向前走去。

    他们刚进那门,浓浓的血腥之气扑面而来,汪峦强忍着咳嗽,看着眼前并不算宽敞的房间。

    这应当是间下人的卧房,里面摆设的物件都很是简陋,墙边的床上,半旧的帐帘被撕扯下了大半,沾满了鲜血。

    祁沉笙稍稍将汪峦拦在身后,自己上前用手杖挑起了床帐。

    更为骇人的一幕,就这样被他慢慢的揭开了。

    帐帘之下的床铺已被血浸染成了黑红色,一个全身、、赤、、裸的女人直挺挺地躺在上面,已经没了气息。

    而就在她的身上,一张破损的白色人皮,正以缠绵的姿势拥抱着她,仿佛在享受那极乐、、欲、、望的刹那,被人用小刀生生扒扯掉了骨肉。

    “尤利安。”祁沉笙忍着恶心,用手杖拨弄着残存的人皮残存的脸部,回忆着何城东给他的照片资料,认出了这就是尤利安·克劳斯。

    汪峦回想起之前,莱娜与粮爷赵的对话,大致也想明白了事情发生的过程。

    按照莱娜与赵庆雅的关系,尤利安应该之前就来过赵家,并与这个丫鬟有所纠缠。今晚尤利安到赵家后不久,就趁乱溜进了楼阁里与她偷欢。

    莱娜必然也知道这件事,所以祁沉笙说要合作后,她就来这边找哥哥,却不想看到的竟是这样一副场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