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15章 血中刃(十五) 才算是真正迎来了新生……

第15章 血中刃(十五) 才算是真正迎来了新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夜细雨轻歇,新日乘着朝霞冉冉升起,街巷间的青砖缝里还残着潮气,挑着新鲜果儿的贩子,扯了高嗓叫卖不绝。

    那动静便是隔了厚重的帘儿,也隐隐约约地传进了房间中。

    罗衫凌、、乱,红毯曳地,汪峦从难得地从沉沉安睡中醒来,那双灵雀般美妙的眼眸,点染上了化不开的迷蒙与春、、韵。

    他愣着神儿,终于回忆起昨晚发生了种种,可身边微凉空荡的枕褥却又让汪峦困扰,他真的将那些话说出口了吗?

    还是说……仅是他又做了场梦。

    就在这时,卧室的门忽而传来些许响动,汪峦只当是丰山又来了,下意识地轻咳了两声问道:“你们二少爷呢?”

    “是……又去厂子里了?”

    只是这次,“丰山”却久久未同往常一样,利落地笑着回话。

    汪峦心中暗生疑惑,想要从床上撑坐起来,却不想刚刚抬起身子,就别人揽着腰,绻绻地扣入怀中。

    他沉沉地想到,原来是祁沉笙回来了,可随即他又思索着,也许瞧上一眼祁沉笙的神情,他就能知道昨晚究竟是不是梦了。

    可惜的是,祁沉笙却只是从背后抱着他,轻轻地凑到他的肩边,细嗅着他发间的檀香。任凭汪峦如何转头,都看不得真切。

    “沉笙?”他终是有些忍不住,尽管随着睡意的退却,昨夜的事在记忆中越发清晰,可汪峦却还是想求一个确切:“昨晚,我们……”

    祁沉笙的动作稍停,灰色的残目在汪峦看不见的地方,轻轻眯起又了然如常。而后他从前轻轻地拢过些许汪峦的发丝,露出那片白皙光滑的侧脸,而后缓缓吻了上去:“怎么,才过了一晚,九哥便想抵赖了?”

    只这一句话,便让汪峦的心顿时安定下来,他终于能够放松身子,安然地靠在祁沉笙的怀抱中。

    那一切都是发生过的,并非是他的臆想,汪峦轻抚上祁沉笙扣在他间的手,摇摇头:“没有想要抵赖,只是今早醒来你不在,我以为昨晚是梦。”

    不想,他说完后却听见祁沉笙低笑一声,幸而这笑中再没了之前的阴郁,虽然依旧微冷,却带上了一丝温意。

    “原是九哥记不清昨晚与我说了什么,”祁沉笙反握住汪峦的手,慢慢带着他倒进柔软的天鹅绒毯中,拥着他说道:“那要我学给九哥听吗?”

    汪峦摇摇头,顺着祁沉笙的动作枕到了他的臂间:“不必了,我是记得的。”

    “九哥记得?”祁沉笙低头凑到了汪峦的脸边,点吻在他的耳畔,而后解开了他睡衣的丝带:“那可是九哥说要补偿我的,如今还算不算数?”

    汪峦乍然无言,脸上隐隐发热,却并没有制止祁沉笙的动作,只是低声说道:“昨晚都没有……怎么白天倒是要了。”

    祁沉笙瞧着汪峦这般顺从的模样,目光不由一暗,但还是强压下升腾的欲、、念,重新将汪峦的睡衣拢起。

    “沉笙,怎么了?”汪峦怔怔地,抬眸望向祁沉笙,流露出些许不解。明明两人昨晚已经和好,但祁沉笙却并没有做到底,眼下又是这样,莫不是心中还有隔阂?

    祁沉笙看着汪峦眉间渐生的疑虑,不由得又是倾身吻去,贪恋地抚着他的后背温声说道:“九哥别多想。”

    “是你的身子,还需再养上些许日子。”

    可汪峦听后,非但没有释然,反而眼底又添几分暗伤。祁沉笙会顾念他的身体,这原是好事,可说到底还未曾听说过,得了肺痨的人养养便会好的。

    往后的日子,他怕是会一日差过一日,到死也终究只能是祁沉笙的拖累……汪峦忽得又有些后悔了。

    “九哥又在乱想了。”祁沉笙叹了口气,托着汪峦的清瘦的腰背,一同半靠到了包着小牛皮的床头上。

    “没有。”汪峦不想扰了此刻两人之间的气氛,想要将情绪收归起来,尽量放松语气说道:“你不在那事上烦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可惜到底还是逃不过祁沉笙的眼睛,祁沉笙揽抱着他说道:“九哥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去维莱特诊所时,我说过的话吗?”

    “无论是生,还是死,我都有办法让你留在我的身边。”

    祁沉笙的声音中,仿佛又染上了难以言说的暗,他抱着汪峦的手一点点收紧:“这并不是一句玩笑。”

    “九哥,我是真的有办法做到。”

    汪峦静静地听着,他毫不怀疑祁沉笙说的话,当年汪明生对祁沉笙分外重视的态度,重逢以来祁沉笙身上所展现出的种种……

    这些都让汪峦明白,祁沉笙绝不是普通人,他的身上一定蕴藏着什么。

    “我想让九哥活着,好好的活着,”祁沉笙垂眸,仿若对待无上的珍宝般,吻着汪峦的额头,而后又忽而急转,带上了浓浓的占有:“但也绝不畏惧死亡。”

    “毕竟--”他浅笑了一下,灰色的残目中染着疯狂,如同玩笑般喃喃着:“九哥,我可从未说过要原谅你。”

    “所以从我们重逢那一刻起,你就再没有离开的可能了。”

    “你只会是我的,永远都是--这就是我对你的惩罚。”

    汪峦闭上了眼睛,耳畔是祁沉笙忽而疯癫如魔的低语,他却伸出双手回抱住了他,在他的胸前咳喘起来,许久之后才说道:“沉笙,你觉得我会害怕吗?”

    “不知道。”祁沉笙也重新收敛起来,为汪峦端过盛着温水的玻璃杯,送到他的唇边。

    汪峦就着他的手,抿了几口水润润喉咙,而后又放软身子靠回到祁沉笙肩上:“不,你知道。”

    “我不会害怕。”

    祁沉笙闻言,低下头来,目光恰与汪峦交汇,两人都没有在说话,但是他们明白,从这一刻起,五年前那段刻骨却为背叛蒙上灰尘的爱情,才算是真正迎来了新生。

    -------------

    卧室窗前,厚重的帘幕终于被拉开了,打扫房间的下人鱼贯而入,丰山也忙前忙后地招呼着。

    汪峦懒懒地倚在摇椅上,颇有余兴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任由祁沉笙为洗漱、梳发,为他换上又一件新制的长衫,为他扣好了领上红色的玛瑙珠扣子。

    没多一会儿,丰山手忙脚乱地,将热腾腾的粥饼端到了床边的小桌上,这个早晨忽而充满了烟火人气。

    这样的生活,当真是让人迷陷……

    可惜没过多久,卧室的门又被人敲响了,汪峦转头看过去,却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身上穿着整齐的西装,鼻梁架着副金丝框眼镜,正匆忙而谨慎地站在门边,看向祁沉笙问好:“二少爷。”

    “那是我的秘书,”祁沉笙正端着碗燕窝粥,舀起一勺吹凉后送到汪峦的嘴边,看他喝下后才漫不经心地说道:“他姓何,若有急事找不到我,可以叫丰山去找他。”

    何城东提着手中的文件,尽量控制好自己的神情,他本以为心中早有准备,无论祁二少做出什么样的事,都不会太过惊讶。

    但当他看着在外作风狠厉的祁沉笙,这般悉心温柔的举动时,还是被重重地震惊了。

    他不由得暗暗去看,那个坐在祁沉笙身边--传闻中当年秦城之事的罪魁祸首,可只是轻瞥之下,却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何城东不得不承认,即便早已听闻过那些的腌臜旧事,即便眼前的人满面病容,但他确确实实是个美人,是个足以蛊惑人心的美人。

    祁沉笙看着站在门口的秘书,不由得皱皱眉头,将手中的白瓷盏儿放到桌上,发出不大却清晰的声响。

    汪峦不禁侧目,但也心领神会地明白了怎么回事,不由得无奈而笑。

    何城东却着实是算得乍然回神,忙清清嗓子掩饰地说道:“二少爷,警察署那边刚来电话找您,说是在维莱特诊所又发现了一具尸体。”

    “又一具尸体?”汪峦闻言,刚刚那份闲适的心情也散了几分,他与祁沉笙对视一眼,果然离结束还远着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