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16章 血中刃(十六) 像极了祁沉笙凶狠之下……

第16章 血中刃(十六) 像极了祁沉笙凶狠之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等到汪峦与祁沉笙赶到维莱特诊所时,门外的梧桐树下,已经又守了七八个警员。

    电话中并没有说清楚,新发现的尸体是什么人的,一路上汪峦顺带拿了所有烧伤患者的病历,但一一与祁沉笙得到了死亡名单对应后发现,留在云川本地的,除了莱娜与赵小姐外,只剩一位施纳德先生。

    可这位施纳德先生做的不是别的,正是那进口洋布买卖。祁沉笙与他也打过几次交道,刚刚临出门前,遣何城东借口通了个电话,得知他上午还在办公室中,活得好好的,并没有出事。

    那么维莱特诊所中的尸体,便必然没可能是他。

    “下车吧,死的是什么人,去看看就知道了。”祁沉笙接过来汪峦手中的病历,扶着他走下了小轿车。

    汪峦抬头看看面前的维莱特诊所,阳光依旧照耀着精致的铜牌,似是一切静好,却不知其下究竟隐藏了多少污血。

    张丰梁听闻他二人来到后,也匆匆地从诊所中走出,只是汪峦瞧着他的模样,竟是满脸无法遮掩的担忧:“祁二少,你们来了。”

    “嗯,”祁沉笙对他的态度,始终算不上热络,但好歹还是尊重的,并不如何寒暄便直接问道:“尸体在哪,怎么发现的?”

    张丰梁听到祁沉笙这么一问,脸上的神情更是无奈,重重地叹了口气后说道:“尸体就在里头,是我那侄子昨晚发现的……祁二少,您先进来看看吧。”

    汪峦这么一听,顿时明白了,那个名叫张茆的年轻警员,昨晚怕是出事了,所幸张丰梁脸上只是着急但无悲色,所以应是并未伤及性命。

    祁沉笙到底并不看好张茆,听着张丰梁的话,本想开口讥讽两句,但到底是被汪峦拉了拉衣袖,决定先进诊所中看看尸体。

    诊所的一楼应当是被张丰梁提前清了场,并不见一个警员,他只走在前头带路。明明只是几日的工夫,一楼原本让汪峦感觉整洁干净的布置,就像迅速失了人气般,变得空旷中带着冷意。

    张丰梁还在面前引着路,两人传过外面的会客厅,走进了治疗室中。

    刚一进门,汪峦就注意到了缩在墙角的张茆,他的脸上、手上还沾染着血迹,整个人惊恐地不住颤抖。

    “是因为看到了尸体,所以才这样的?”汪峦看着张茆的模样,不禁微微地皱起了眉。

    “唉,是啊,应当是吧,”张丰梁又叹起了气,简单地说起前因:“这孩子脾气倔,旁的人不愿意在这里看守,就他自己放心不下非要来。”

    “我就想着,磨磨他的韧劲也好,于是就让他来了,可谁知昨晚……”

    “等今早被人发现的时候,他就成这副模样了。”

    祁沉笙听后,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又不知从何地取出了那根细长的绅士杖,缓步走到张茆跟前。随着他的脚步与绅士杖在地面的敲击,原本被吓得痴傻的张茆,竟若有所感地抬起了头,怔怔地望向祁沉笙。

    祁沉笙也垂眸与他对视着,仿佛有人在无声地数着:“一、二、三--”

    转瞬间,祁沉笙的手杖便敲击上了张茆的肩膀,而几乎是与此同时,张茆两眼一翻,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好了,等人醒了就无事了。”

    祁沉笙收回了手杖,再不多余地叮嘱什么,只是揽着汪峦继续向前走去。

    这些年来,张丰梁早就见识过了祁家人的本事,故而对祁沉笙的话也算得上是深信不疑,又喜又是惊地伸手重重抹了把脸,赶忙跟上了那两人的脚步。

    就在治疗室靠近窗户的角落中,凭空地塌陷出了个三尺见方的坑洞。窗外的光透过玻璃照进来,恰恰能落入那洞中,勉强能照见里头的模样。

    汪峦随祁沉笙蹲了下来,站在边缘往坑洞中望去,却见此处原本应当是有什么类似机关的玩意,可以打开向地下延伸的通道。

    “有执妖来过这里,”祁沉笙从坑洞不起眼的边缘处,拈下几点碎石屑,示意汪峦来看,只见上面沾染着类似于血迹的暗红色:“但这地下的东西,却并非是借执妖之力修成的。”

    汪峦又往下望了望,可惜通道着实太深,并不能看清究竟延伸往何处。

    这时张丰梁也走了过来,对他们解释道:“今儿一早,赶来换班的人没见着张茆,进来寻他时就发现了这坑。”

    “他们几个胆子大的下去探了探,就在里头找到了张茆还有那具尸体。”

    这么听张丰梁说着,终究是不如自己亲自下去瞧瞧。

    祁沉笙也不犹豫,要来了手电筒后,就率先跳了下去。在确认过安全后,才伸手将汪峦抱了下来。

    那通道其实修建的还算规整,除入口处因塌陷而较为难行外,剩下的路便平坦多了,顶部还有扯着线的电灯。

    大约走了二三十步后,汪峦便借着手电筒的光,看到了道掉了一半的铁门,从门中进去后,便是个宽敞房间。

    这时,祁沉笙拉住了汪峦的手,并不急着进入,而是用手杖在墙边又轻轻地敲击三下。

    随着手杖落停,昏黄的灯光骤然亮起,可不过三五秒便又带着刺耳的电流声,乍得熄灭,然后再次亮起,再次熄灭,如此重复了七八次后,电灯才算是稳定了。

    如此,汪峦也得以看清这房间的全貌。准确地来说,这应当是一间手术室。而张丰梁等人口中的尸体,就高高地悬挂在正中的手术台之上,虽然无风却始终微微,仿若有只手在生生地拉扯着它。

    难怪张茆会被吓成那般,汪峦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只见那尸体被从胸穿过的铁钩高高吊起,自肩部往下,还披着一层极轻而极薄的白纱,只露出那被剥了皮的,血肉通红一片如血葫芦般的的头部。

    白白的薄纱随着尸体的摆动而飘飘荡荡,时不时露出腿脚处血红的筋肉,虽然没有被揭开,但却也可猜测出白纱之下的惨状。

    祁沉笙与汪峦对视一眼,然后将手电筒给了他,自己几步走到了手术台边,用手中的绅士杖去挑铁钩。

    悬挂着尸体的铁钩在绅士杖触碰上的刹那,便崩碎成了土灰,裹着白纱的尸体骤然而下,重重地落在手术台上,竟好似发出了声痛苦的怪嚎。

    汪峦着实也被那声音惊了一下,还好祁沉笙及时将他揽到了身边,毫不迟疑地自灰眸而动,现出连缀若弓的星芒,交映在二人身前。

    可那一声过后,尸体便再没了动静。

    祁沉笙眉头紧皱,像是厌烦透了这装神弄鬼般的把戏,手杖重敲一下,身前的星芒便落于脚下,随着他的步子而缓缓前行。

    其中最亮的一颗再次化作高昂的苍鹰,振开仿若成年人臂展长的翅膀,裹挟着未知的风流,呼啸着将那尸体整个撞翻在地,薄薄地白纱也被它的鹰爪撕得粉碎。

    汪峦的目光下意识地追随苍鹰而去,却不想那凛冽而凶残的猛禽,竟未飞回到祁沉笙的手杖上,而是落到了他的肩头。

    他能感觉到,那锋利的鹰爪只要轻轻一用力,就能贯穿他的皮肉,但那鹰却似是极为克制又小心,像极了祁沉笙凶狠之下暗藏温柔的模样。

    “这倒是难得,”祁沉笙的声音自尸体边传来,望着汪峦肩头的苍鹰,似是带上了几分鄙夷:“过来,那不是你能待的地方。”

    那苍鹰却装作听不见的样子,仍旧立在汪峦的肩头,甚至从翅上啄下一根长羽,叼到了汪峦的面前。

    汪峦有些惊讶地瞧着苍鹰的举动,转头用询问的目光看向祁沉笙,祁沉笙却目光一暗,停止了与自己执妖的争斗。

    他的手触碰着地上,被拨掉全身皮肤的尸体,沉声道:“他,还有余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