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21章 血中刃(二一) 这件事与她们一点关系……

第21章 血中刃(二一) 这件事与她们一点关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他……杀了她。”赵庆雅声音颤抖地,仿佛再不敢陷入那时的回忆。

    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等到赵庆雅与莱娜终于反应过来,想要大声呼救时,赵燕子已经被安德烈斯高高地举起,而后重重地摔到桌子上。

    可安德烈斯却仍旧没有停止,他压跪在赵燕子的身上,拔出了口袋中的手术刀,而后手法疯狂而娴熟地,划开了赵燕子的皮肤。

    霎时间,有血溢了出来,让人看不清皮与肉的分界,但这对安德烈斯而言实在太过简单,他只需要用手指在血中触摸着,锋利的刀片就会紧随其后,“嗞拉”一下--

    赵庆雅无法形容那种声音,它深深地印入在脑海中,伴随着每一场噩梦而出现。

    那时的她与莱娜,早已被吓得一动都不敢动,不要说去救人,她们生怕发出一点声响,便会被安德烈斯发现。

    就这样,两个女孩不知道在窗外到底藏了多久,直到房间中再没了声音。

    许久,许久,赵庆雅鼓起勇气,再次偷偷地向窗里望去,看到的却只有桌子上,赵燕子血肉模糊的尸体。

    她紧紧地咬住嘴唇,不知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忍住没有惊叫出来。

    然后慢慢地,慢慢地缩回到莱娜的身边,艰难地,断断续续地说道:“安……他,他好像……走了……”

    “我们……快走吧,悄悄地……他不会发现……”

    莱娜却始终一声都不出,她似乎已经吓傻了,只是双眼溃散无声地,望向诊所后的树林。

    赵庆雅心中更是恐惧,她再次尝试扶着莱娜的手:“快,快走吧……莱娜,我求你了……我们快走……”

    可莱娜还是没有反应,她的眼睛依旧注视着树林。

    天色越来越暗了,背后是躺着尸体的屋子,眼前是空荡无人的树林,身边的莱娜是她精神最后的依靠,她不断地晃着莱娜的手,想要劝她和自己离开。

    可是莱娜,却始终一动不动,看着--树林。

    树林。

    赵庆雅忽然停住了动作,一股寒意漫上她的后背,她希望自己没有,但她的确想到了什么。

    不要看--一个声音在她的心底呐喊着,疯狂地呐喊着,但赵庆雅还是握着莱娜冰凉的手,顺着她的目光,僵硬而缓慢地转动脖子,望向了暮色下的树林。

    成片的梧桐树只剩下了一道道模糊的黑影,像是无数的人正站在黑暗中,凝视着她们。

    而在莱娜目光的尽头,同样有一道黑影,高大、笔直、一动不动。

    安德烈斯不知已经在那里站了多久,将赵庆雅的惊慌、恐惧、哀求尽收入眼中,却没有上前,没有打断,只是安静地看着。

    因为他知道,她们逃不掉的--

    听到这里,饶是张丰梁,手心中也暗暗出了汗,他看向赵庆雅的目光中,也带上了几分同情:“那你们后来是怎么逃脱的?”

    赵庆雅仿佛还没有从当时的绝望中抽身,她的眼泪已经干涸,目光怔怔地摇摇头:“不……我们不是逃走的。”

    安德烈斯从树林中,向她们走来,一步,一步,一步……

    浑身是血的恶魔又披上了他的人皮,他的神情依旧镇定而温柔,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安德烈斯没有要杀掉她们的意思,甚至没有威胁,只是声音徐缓地对她们说道:“两位小姐,请不要将这里的事说出去。”

    赵庆雅当时吓得只敢点头,而安德烈斯也并没有为难她,甚至为她叫来了车子,但却将莱娜留了下来。

    “我回家后,立刻找人去救莱娜,可……”

    可等他们赶到维莱特诊所时,看到的却是完整无缺的莱娜。

    完整无缺,包括她腿上的烧伤,也彻彻底底得好了,连一丝疤痕都没留下。

    “不仅如此,当我我想要说出安德烈斯杀了燕子时……莱娜却阻止了我。”

    “她说安德烈斯是唯一能够治好她哥哥的人,克劳斯先生伤得太重了,而且还是在面部,如果没有安德烈斯的话,他即使能活下来,也会带着疤痕变成可怕的怪物……”

    “她不断地劝我、求我,还说即使告发出来,安德烈斯是个洋人,赵燕子不过是个无父无母的下人,这样的事根本不会有人管的,何况是赵燕子欺诈在先。”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先听莱娜的话,打算等克劳斯先生好转后,再做打算……”

    于是这件事就这样,一天天地拖了下去,赵庆雅心中暗藏着愧疚与恐惧,而莱娜却因为自己与尤利安的治愈,而重新开朗起来。

    直到她们,听说了安德烈斯的死讯。

    “是燕子……是燕子来索命了!”赵庆雅第一时间找到了莱娜,可莱娜却安慰她,赵燕子既然已经杀了安德烈斯,那么事情就彻底结束了。

    这件事与她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可惜,这样的话终究只是自欺欺人。

    “燕子一定是在报复我们,没有救她,没有告发安德烈斯……”

    说到最后,赵庆雅几乎已经精疲力尽,这么久以来的恐惧与愧疚,终于得以倾诉而出。

    接下来她所能做的,就只剩下等待,救赎或是报应。

    而在场听完这一切的众人,心中同样复杂。

    汪峦半靠在祁沉笙的身上,拨弄着咖啡杯中的小匙,按着赵庆雅的叙述将事情补全。

    当年赵燕子烧伤后,很有可能假借自家小姐的名号,来到维莱特诊所就诊,并且与安德烈斯医生就此相遇。

    可能是因为动情,也可能是因为谋财,赵燕子与安德烈斯渐渐交往起来,且有了更为亲密的关系。

    再后来就是莱娜烧伤,安德烈斯与真正的赵小姐相遇,从而揭穿了赵燕子的谎话。

    可令他没想到的是,赵燕子却怀孕了,并以此与他继续纠缠--直到安德烈斯起了杀意。

    对于安德烈斯会杀赵燕子这点,汪峦其实并不惊讶,毕竟是一个能疯狂到生取人皮的人,安德烈斯的心早已被血腥腐蚀透了。

    至于莱娜为什么突然转变,则很有可能是那天她被留下后,安德烈斯用赵燕子的皮,治好了了她的腿伤。

    而赵燕子死后变成了执妖,回来向害死了她的安德烈斯复仇,顺便报复知情不报的莱娜与赵庆雅。

    但……这却并不能说得通。

    如果执妖是赵燕子,那么她向安德烈斯、莱娜、赵庆雅甚至尤利安复仇,都是说得通的,但在此之前呢?那些同样在维莱特治疗过烧伤的人,赵燕子又为什么要去剥他们的皮呢?

    汪峦思索着,眼眸却微微合上了,时间已近晌午,他的身子也渐渐有些撑不住了。

    祁沉笙随即将他往怀中揽揽,让他能倚得更舒服些,但汪峦却重新睁开了眼睛,悄悄地在他的手上比划道:“赵燕子、执妖、?”

    祁沉笙垂眸,将汪峦的手包入掌心,而后对他轻轻摇头。

    赵庆雅的话,确实给了他们很多线索,但他却也不认为,赵燕子就是执妖。

    “祁二少,”这时,赵庆春一边安抚着妹妹,一边开口说道:“小雅已经把知道的事都说了,您好歹也说说,如今该怎么办吧。”

    面对着明显坦然了不少的赵家兄妹,祁沉笙也无意再为难恐吓,他只是摩挲着手杖,而后说道:“请赵少爷带赵小姐且回赵府吧。”

    赵庆春一听这话,面上立刻显出不乐意:“祁二少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祁沉笙将越发疲倦的汪峦从沙发上抱起,显然不愿意再继续多耗时间,抬脚就要离开诊所。

    赵庆春又气又急,生怕祁沉笙就真的这么走了,可也实在不敢去拦。

    幸而就在即将迈出房间的那一刻,汪峦拽住了祁沉笙的衣袖,祁沉笙也终于添了几分耐心,淡淡地说道:“此事我自有安排,赵小姐放心就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