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22章 血中刃(二二) 他是位很好的医生,只……

第22章 血中刃(二二) 他是位很好的医生,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汪峦被祁沉笙抱回到车子中,他们刚要离开时,却见又是一辆黑色的车子,缓缓地停到了维莱特诊所边。

    一个银灰色发丝的洋人,打开了车门,举止优雅地走了下来。他身上穿着颇为考究的黑色西装,领口便还别着朵白色的玫瑰,瞳子极浅的眼眸平静地注视着面前的诊所。

    “那是谁?”汪峦透过玻璃车窗,看向那个洋人的背影,心中隐隐地生出些许不安。

    祁沉笙握了握他的手,而后也打开了车门,站到了汪峦的车窗外。

    灰发洋人察觉到他的出现,摘下了头上戴的小礼帽,按到胸前,微微地向祁沉笙弯腰致意。

    祁沉笙却只是淡淡地望着他,摸索着手中的绅士杖,半晌后才略一点头。

    这般并不对等的招呼,却没有引起那洋人的不满,他反而转身径直向祁沉笙走来,脸上露出了笑容:“祁二少,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您。”

    汪峦在车中,默默地听着那洋人的口音,他来云川应也有年头了,言语间多少沾染这当地的味道。

    “施纳德先生,”祁沉笙用那只完好的眼睛,上下打量着对方,像是随意地攀谈道:“是有些意外。”

    “不知施纳德先生来这里做什么?”

    汪峦眉头微皱,忍不住掩唇咳嗽几声,原来他就是施纳德--在最初许护士的叙述中,安德烈斯与他相识多年,而将安德烈斯介绍给克劳斯兄妹的,也是这位施纳德先生。

    “相信祁二少已经听说了吧,”施纳德重新望了望身后的维莱特诊所,目光中似乎也流露出了些许伤感:“我是来悼念老朋友的。”

    “毕竟他的死亡,实在太令人遗憾了。”

    “遗憾?”祁沉笙倚在车边,同样将目光转向诊所,手中的绅士杖斜支着地面,而后说道:“对施纳德先生而言,大约是有些遗憾吧。”

    “毕竟以后,上哪里再去找这样好的、为你治疗烧伤的人?”

    施纳德闻言,脸上的神情却没有一丝波动,他甚至依旧动情地点头:“是呀,在没有比施纳德医生更好的了。”

    “更好的什么?”祁沉笙忽而笑了,肆意地仿佛要将施纳德眼中的那丝哀伤,碾碎在脚下:“更好的恶魔?”

    这样毫不掩饰地冒犯,让施纳德怔愣了几秒,而后他有些不赞同地摇摇头,但却还是没有生气:“不,祁二少,您并不了解他。”

    “他是位很好的医生,毕生都在探索他想要的医学,只不过后来……走错了路。”

    “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称为医生的,”祁沉笙收起了绅士杖,随即收起的,还有他的笑容:“比如他,就不配。”

    施纳德沉默了,许久之后才又摇摇头,像是叹息地说道:“我并不想跟您在这样的事上争吵。”

    “您,还是太过年轻了。”

    说完,他又透过玻璃,看向了祁沉笙身后,仍坐在车中的汪峦。

    汪峦也若有所感地抬起了头,目光与他短暂地交汇着,听到车外人说道:“不说这个了,车里的那位美人,就是祁二少想要娶的夫人吧。”

    祁沉笙稍稍侧身,将汪峦彻底挡在身后,而后挑眉应道:“没错,到时施纳德先生也要来捧个场?”

    “那是自然的,”施纳德笑了笑,尽管已经为祁沉笙所阻隔,但他却仍旧像是在回味般说道:“毕竟这样美丽的事物,我也想要多看几次。”

    祁沉笙的手杖再次落到地上,他嘴角绷成了个厌戾的角度,仿若含笑却又比笑意更深沉,压低了声音说道:“可惜太过美丽的存在,却并非庸人所能亵渎的。”

    “不然,就会--”

    祁沉笙顿了顿,抬手点了点自己为疤痕所贯穿的灰色残目,而后意味深长地说道:“像我这样,或者比我更甚。”

    “丢掉性命,也是说不准的。”

    施纳德的笑容浅了几分,但他仍旧从容而优雅地,将帽子按在胸前,再次向祁沉笙致意:“多谢祁二少的劝告,我必会牢记在心。”

    “生意上还有些事未处理完,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施纳德便又弯弯腰,将他的礼仪进行到底后,才转身回到了自己的车子中。

    另一边,直到望着施纳德离开,汪峦放下了玻璃窗,倦倦地伏在车窗边,合眸对祁沉笙轻言道:“这个人……有些不对。”

    祁沉笙并未作声,只是从另一边绕回到车子中,轻轻地揽过汪峦,让他枕在自己肩上,而后低头轻吻过他的发丝:“九哥你累了。”

    “放心,我且看着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