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24章 血中刃(二四) 飞出牢笼的金丝雀,究……

第24章 血中刃(二四) 飞出牢笼的金丝雀,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难得的,汪峦在回到小洋楼前,就醒来了。

    车子刚刚驶入被黑色花式铁栏围起的庭院中,路边如维莱特诊所一样,也种了两排梧桐树,稍远一些能看到修剪得齐整的草地,还有几个花匠挖出了不少空空的树坑。

    “那里打算种些什么?”汪峦靠在祁沉笙身上,看着车窗外的庭院,自从被祁沉笙“关”进小洋楼后,他还是头一次有心思,看看外面的景色。

    祁沉笙索性打开了车窗户,昨夜骤雨已霁,迎面拂来的暖风却犹带着湿润的水汽。他目光也望远处,语调闲适地说道:“这就是九哥要操心的事了。”

    汪峦从他怀里微微抬起头来,却仍被祁沉笙松松地揽着,听他继续说道:“我去年买下这里后,就只是由着底下人随便捯饬,到现在也没整出个章法来。”

    “还好,九哥你这个主人家来得不算太晚,我出钱买了宅子,九哥总该要出心思修好它吧。”

    汪峦被那暖风吹得,又有些迷离了,他倚在祁沉笙肩上,呼吸间仅是心安的气息。他随意地伸出细瘦手指,隔空比划着:“寻常的花树没意思,若要种就种点能结果子的吧。”

    “什么樱桃石榴,再不济杏子梨子李子也是好的。”

    “都听九哥的就是,”祁沉笙似是笑了声,握住汪峦的手,在唇边轻吻了下:“明天就让他们遣人去采买果树。”

    汪峦本是睡后初醒,寐意未散随口含糊着说的,听祁沉笙的话,倒像是有了几分认真的意思,便忽的又要抽出手来,转身低咳着反悔道:“可不要去买什么果树,乱七八糟种庭院里,让人瞧了会笑话的。”

    祁沉笙却并不放手,反而继续紧紧握住,“笑话?谁敢来笑话咱们?”

    汪峦微微怔愣了一下,祁沉笙也如有所感,目光放远又淡淡地重复了道:“没人敢笑话咱们。”

    “是,”汪峦浅浅地笑了下,忆起昨夜在赵家祁沉笙那般,抵在他胸前轻声说道:“祁二少这般脾气,自然不会有人敢的。”

    “怎么,九哥是在嫌我脾气不好了?”祁沉笙知道汪峦刚刚的心事,三言两语便引到了别处,故作出副阴沉脸色低头逼去。

    “可不是,”汪峦忍不住又咳了两下,唇边却还微微扬着,指尖抵在祁沉笙的脸侧,阻着他的迫近:“毕竟……祁二少可是动不动就要关人的。”

    “九哥知道便好。”祁沉笙稍一转头,恰是咬住了汪峦来不及收回的手指,时轻时重地用力。

    汪峦脸上泛起热来,趁着咬得浅,好容易逃了出来,提起上午的正事抵挡一二:“今日听赵小姐那么一说,那些事应当与赵燕子脱不了关系。”

    “可若说她就是执妖,却似仍有些说不通的地方。”

    祁沉笙似乎有些不满,意犹未尽地紧扣着汪峦的腰,颇有遗憾地让那些糟心的事,占用了两人闲暇相处的时间:“不管这次的执妖到底是不是她,至少眼下最有可能出事的人,依旧是赵小姐和克劳斯小姐,还有那位——”

    “施纳德先生。”

    提到施纳德时,祁沉笙的脸上,更是带了几分淡淡地厌恶。

    “所以接下来,你还是打算继续盯着她们?”听到这里,汪峦不禁开口问道,他总觉得这样似乎有些被动。

    祁沉笙却摇摇头,握着汪峦的手,引他继续想下去:“九哥刚刚也说了,赵燕子虽然有极大的可能,但她却并不像是执妖。”

    “因为她与安德烈斯相识不过短短一两年,可那些被杀的人,却有很多事在此之前就做过了手术的。”

    “如果说那些人与赵燕子无关的话,那么杀掉那些人的理由,就只有可能是执妖在复仇--那些人是执妖的复仇对象,而不是赵燕子的。”

    汪峦灵眸乍睁,顺着祁沉笙的思绪继续想到:“你的意思是……赵燕子不是执妖,而是……”

    “临亡者。”祁沉笙低声说出了答案,汪峦却诧异地问道:“可她不是已经死了吗?临亡者可以是死人吗?”

    “不,临亡者确实不能是死人,”祁沉笙继续解释道:“但却可以是濒死的人,很多情况下与执妖有着联系,或者相似处境的人,更容易成为它们选择的对象。”

    濒死……

    汪峦很快明白了祁沉笙的推测,他忍着心中的不适理顺道:“赵小姐那时躲在窗外,只看到了安德烈斯掐住赵燕子的脖子,并且剥去了部分皮肤,而那时候……赵燕子可能还没有死去。”

    “之后克劳斯先生手术用的,有可能还是赵燕子的皮肤,”祁沉笙按着时间线,一一补充道:“在被第一次被剥皮到给克劳斯手术剥皮这段时间里,赵燕子被执妖附身,得到了执妖的力量,使她能够继续活下去。”

    “一旦为执妖所附身,它就会不断催促勒逼临亡者去帮它复仇。”

    “可帮执妖完成复仇后,它就会消散,所带来的力量便也会化为乌有。”

    汪峦心中灵动,立刻明白了祁沉笙想说的:“所以说,赵燕子会在帮执妖完成全部复仇、杀掉所有安德烈斯治过烧伤的人之前,完成自己想做的事。”

    赵燕子想要做的事是什么?杀掉安德烈斯吗?除此之外呢,杀掉用了她皮肤的莱娜与尤利安?

    汪峦觉得,事情并不会那样简单。也许是受上午赵庆雅的讲述所影响,他总觉得在赵燕子这个冒牌者,会对真正的“赵小姐”,产生一些复杂的情感。

    或许是愧疚,或许是……怨恨?

    “你觉得,赵燕子会对赵小姐下手?”汪峦有些不愿相信地说道,赵庆雅口中的那个赵燕子,还能算得上是个因为贪慕虚荣而走错路的女孩。但她如果想要对赵庆雅下手的话--

    人心若要可怕起来,当真是令人不敢去琢磨的东西。

    “在安德烈斯那里,治疗过烧伤还活着的,只剩克劳斯小姐和施纳德先生了,”祁沉笙轻轻敲动着手中的手杖:“如果我是赵燕子,恐怕已经不愿再继续等下去了。”

    “她马上就要帮执妖完成复仇了,留给她自己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手骨作翅的蝴蝶,再次出现在祁沉笙的绅士杖上,它扇动着诡异而又美丽的翅膀,而后便从车窗中飞出了。

    “但……如果她仍旧选择,先完成执妖的复仇呢?”汪峦望着逐渐远去的引骨蝶,回头又问向祁沉笙。

    “那便随她吧,”祁沉笙伸手关上了车窗,揽着汪峦淡淡地说道:“我对明知道可能会剥夺他人的生命,却还是想以此抹去自己疤痕的人,并没有什么兴趣。”

    “毕竟有些事既然做了,就要有付出代价的准备。”

    汪峦并没有要劝祁沉笙的意思,他感觉得到,除了追查汪明生的踪迹外,祁沉笙似乎还有其他的原因,要去处理执妖的事。

    祁沉笙的身上,一定有着更多与执妖有关的秘事,汪峦想要知道却并不迫切于知道,但是……

    “沉笙。”汪峦将下巴压在祁沉笙的肩上,喃喃地叫了一声。

    “怎么,九哥?”祁沉笙揽着汪峦的后背,回应似的轻拍了两下,而后就听到汪峦说道:“有没有什么……我能做的?”

    祁沉笙稍稍一愣,而后笑了起来,他低头抵住了汪峦的额头,点吻着说道:“九哥能做的,当然就是好好地留在我身边。”

    这样的回答在意料之中,但却不是汪峦想要的。

    目光交汇间,祁沉笙看到了看到了汪峦眼眸中的认真,两人就这样静静地对视着,呼吸相融。

    半晌后,祁沉笙握住了汪峦的手,摩挲过那枚绛红色的戒指,像是让步似的在汪峦的唇上,又是重重一吻。

    “好吧,我也想要看看,飞出牢笼的金丝雀,究竟是怎样的迷人。”

    “九哥可不要让我失望。”

    ----------

    “小姐……刚刚警察署的人来了电话,说是先生的尸体找到了,让您去认领。”克劳斯家的宅邸中,女仆小心地敲响了莱娜的门,送去又一个噩耗。

    莱娜蒙着厚厚地被子,蜷缩在床上,听到女仆的话后使劲地捂住了耳朵。

    她无法接受哥哥那样惨死,更时时刻刻恐惧着自己的死亡。

    “我不去!我不去!”她大声喊着,却连掀开被子的勇气都没有,不住地流泪,不住地发抖。

    门外的女仆也觉得,这样的消息对于年轻的小姐而言太过沉重,安慰了几句后只好离开了。

    女仆走后,莱娜听不到她的声音,反而更加害怕。她继续躲藏在被子里,不知道自己这样究竟又过了多久,只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就在这时,她好像又听到了一个人的声音,隔着被子,从房间的角落里传来。

    “莱娜。”

    “莱娜。”

    “莱娜。”

    在这一声声呼唤中,她的双眼中染上了迷蒙,慢慢地从厚重的被子中,伸出了一只手,口中低低地叫着:“哥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