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28章 鬼织娘(一) 三更!

第28章 鬼织娘(一) 三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六月初, 连绵许久的早梅雨走了没几日,炎炎的太阳便顶了上来。

    汪峦的咳疾反反复复,在夏天里更是难受, 唯是祁沉笙不知砸下了多少钱去,整日在卧房里处处轮换玻璃冰盆,又铺了好些凉而不寒的玉席子,才让他舒缓些。

    “夫人您看,这是些都是厂子里出的新花样, 有丝织的,有棉纱的,夏天里穿着都凉快得很。”午晌过后, 丰山乐呵呵地捧着一大堆上好的布料,送进了汪峦的卧房中。

    自从那日从维莱特诊所回来后,祁沉笙就动起了念头,非要家中上下都称汪峦为“夫人”, 与外人说道称呼时,再不提什么“汪先生”,拼着那嫌麻烦拗口劲儿, 也全换成了“祁家二少夫人”。

    汪峦起先还与他分辩过, 可无奈祁二少铁了心思要这么折腾, 时候长了便只能由着他了。

    眼下汪峦听着“夫人”二字从丰山口里说出来,已经着实见怪不怪了, 只斜倚在铺着玉石席的沙发上,拿了把青底洒金的折扇,有一下没一下地摇着:“不过是夏天要添两三件衣裳,我要这么些料子做什么。”

    丰山听了脸上笑得更开了,跟汪峦议论起外头听来的新鲜事:“夫人您是不知道, 这些可都是市面上多少钱都买不着的好货。”

    “昨儿二少爷一开口,底下几家织染厂子的人就翻了天,连夜不知造出了多少新花样,都抢着往咱们这里送。”

    丰山从那些布料中,捡着好的一一拿给汪峦过目,还不忘继续说道:“今日送布的,还只是咱们云川的厂子。我听说南边沪广那几家大厂子的人,也得了信儿,不过是碍着路远,再迟三五日也要把好料子送来呢。”

    丰山说得高兴,汪峦听着却只觉荒唐得头痛。五年前在秦城的时候,祁沉笙在他身上便已显出几分花销无度的苗头。

    那时汪峦只觉得他年少气盛,再加上手头可花用虽然多,却终究有限。可不想如今祁沉笙真当家作主了,却越发肆意而为了。

    “他这几日不是忙着谈北边的棉料生意吗?怎么还有心思过问这个。”

    丰山听了连连摇头:“这谁人不知道呀,二少爷心里头生意上的事再重,也重不过您的事。”

    汪峦听后无奈地咳嗽几声,想要说什么,但又觉得还是当面说给祁沉笙听才好。眼下只得随手翻动着送来的丝料,挑拣出四五匹浅色的薄丝,又仔细选了些深色挺妥的,指给丰山看。

    “就要这些了,你去跟外头说,不许再往咱们这儿送了。”

    “浅色的送到裁缝那里,依照以前的数做成长衫子就行。这几匹深色的,送到东边凡得纳洋装那里,给沉笙做些新衬衣来。”

    “哎,好嘞。”丰山利落地应下,口中念叨着:“我这就把料子给两边送过去,您有什么事就叫外头的菖蒲姐。”

    “你仔细走路,不必太赶的。”汪峦点点头,边嘱咐着边看祁丰山出去了,手上有意无意地转动指间的绛红戒指,心中想的还是等祁沉笙回来,该如何劝他在自己用度上收敛几分。

    这边丰山搭着黄包车,不多时便将两家铺子都跑了趟,瞧瞧日头还早,便又沿街买起了小玩意。

    等到赶回小洋楼外时,却也四五点钟了。他怕正巧撞见祁沉笙下班挨罚,便一路小跑起来,眼看着就要进铁艺的庭院门了,却冷不防被人拽住了。

    “哎,你这是做什么!”丰山被吓了一跳,定睛看时,却见对方不过是个跟他一般大的少年,身上脏兮兮的穿得破烂,手臂也带着青一块紫一块的伤,实在有些可怜。

    起先丰山当他是个小叫花子,从口袋里掏出几毛钱,就要塞给他,可他收了钱却不肯走,只露出个讨好的笑来问道:“小兄弟,我看你是在这祁家小楼里做事的吧?”

    “我想着跟你打听打听,祁家二少爷月前带走个人,是不是就养在这里了?”

    别看丰山平日里性子活泛,可这会对着陌生人,嘴也是严实的,他眨眨眼警惕道:“没有的事,你问这个做什么。”

    可那小叫花子却不依不饶,就拽着丰山的袖子,顷刻间变了脸要哭出来:“小兄弟啊,你可别骗我,我叫汪贵,那被带走的人是我大哥啊!”

    这话一出,丰山险些又被吓着,可他仔细去瞧这少年的眉眼,竟发现确实与汪峦有三四分相像。

    “你是不知道,大哥被带走后,我爹日日打我,我实在是被打的没法子了,才跑出来的。”

    “小兄弟行行好,给句准话,我大哥到底在不在里头……再找不到他,我就要饿死了!”

    丰山被他哭得实在没了主意,再加上这少年确实跟汪峦长得像,可他又不敢轻易应下,只好又多掏了几毛钱出来:“你先,你先去买俩包子吃着,我进去帮你问问里头的人是不是你大哥。”

    “哎哎,那我在这里等着你,小兄弟你可别骗我。”那少年收了钱,当真去旁边的铺子里买了些吃的,又坐在门口树荫底下了。

    碰上夫人的事,丰山哪里敢拖延,匆匆忙忙地就跑回了小洋楼里,直寻汪峦去了。

    -----

    “你说什么?”赶着祁沉笙下班前的空子,汪峦正用小砂锅备着酸梅汤,乌梅配上甘草、陈皮、山楂等小料,只等着煮开晾凉后,祁沉笙回来正好喝上。

    可如今听着丰山带来的消息,汪峦哪还有心思煮什么汤,只颦眉追问道:“那人说自己是汪贵?”

    “是呀,他一口咬定了您是他大哥,求着我来找您呢。”丰山瞧着汪峦的脸色,就知道这事九成九是真的了,忙给汪峦出起了主意:“夫人您看,是不是先将小汪少爷请进来。”

    汪峦思索着点点头,他自小就被送到了汪明生那里,多年来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除了已经故去的母亲外,于亲缘上是有些淡薄的。

    但说到底也是自己的亲弟弟,随他一起逃难至云川来。何况汪峦也知道,自己走后汪全福肯定会拿那个孩子出气,心中不禁也带上了几分怜惜。

    “是,你先把他带进来吧。”

    就这样,汪贵手里的两个包子刚下肚,就如愿以偿地看着祁丰山去而复返,把他接进了祁家小洋楼。

    打小跟着汪全福那个烂人长大的他,哪里见过这般宅子,瞧见什么都新鲜得很。特别是走进小洋楼后,几乎要被那满目奢华的装饰惊呆了,想动又不敢去动,连走路的腿都开始发软,只好压着心思跟丰山问汪峦的情况:“兄弟,我大哥就一直住在这里头?”

    “他过得好不好?是不是也有人伺候着?”

    “那,那祁家二少爷身边的人多不多?我听人说他们有钱人,都喜欢捡着十几岁的男孩养,我大哥都那么大年纪了,还能得宠吗?”

    起先丰山还当这少年是关心哥哥,耐心和善地一一都回答了,可听到后头却越发觉得有些不对味。

    不过丰山也只想着,大约是二少爷名声实在不好,让这孩子误会了,又认真解释起来:“小少爷可别乱想,我家二少爷当真不是外头传的那样,他是真心爱重你大哥的,身边可从没有什么别人。”

    这汪贵听后诧异地瞪大了眼,还是有些难以相信:“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说笑的?”

    “当然不是,”丰山还记着汪峦是被二少爷“当街强抢”来的,一门心思想着让夫人家里头放心,“前几天,二少爷还让人看日子,要跟你大哥成婚呢,以后汪先生就是二少爷的正头夫人了。”

    “夫,夫人?!”汪贵更是惊得合不上嘴,一个劲喃喃着:“我大哥成了祁二少的夫人,那我,我不就是祁二少的小叔子了……这可是祁二少,祁家……!”

    他越想越是高兴,脸上的笑挡都挡不住了,看丰山的眼神都变了样:“我大哥现在在哪,怎么还不见他。”

    “快了快了,夫人在小会客厅等着呢。”丰山以为自己把汪小少爷哄放心了,语气也跟着轻快了不少。

    终于,两人走到了小会客厅外,丰山为他推开了雕花漆金的木门,汪贵使劲掐了自己大腿一把,刚要作出那可怜样子,好跟自家大哥哭诉,可还没等跑上前去,只抬头看了一眼,便整个人呆在了原地。

    “大,大哥?是你吗?”

    在汪贵的印象中,他大哥曾经确实长得不错,可这几年得了病后又逃难,被汪全福带走要买掉时,整个人都灰头土脸瘦得只剩一把骨头了。

    他根本不敢相信,短短一个来月后再见时,汪峦便已身处这锦绣堆里,坐在昂贵的真皮沙发上,虽然依旧病得苍白,却无法遮掩眉眼间的惊艳,

    汪贵甚至觉得,如今他大哥衣领上的一粒扣子,都够他吃上三五个月的了。

    祁家,祁二少……当真是他必须抱紧的粗大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