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32章 鬼织娘(五) 它根本就不是完整的执妖……

第32章 鬼织娘(五) 它根本就不是完整的执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刚刚苏醒的汪峦, 视线还有些模糊,就连祁沉笙的身影也只能勉强瞧见个轮廓,好在他依旧能闻到那最为熟悉的气息。

    “九哥, ”祁沉笙似乎察觉到了汪峦眼眸的异样,侧身揽住了他的身子,让汪峦躺在他的手臂上,低低地说着:“我在这里。”

    汪峦微微仰起头,眨动了几下眼眸, 终于感觉眼前的景象清晰了几分--至少能够看清祁沉笙近在咫尺的脸了。

    “我,睡了很久吗?”汪峦的声音还有些哑,想要咳嗽几下, 可稍稍重喘便会牵动心肺,隐隐作痛。

    祁沉笙低头轻吻着汪峦的额头,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边端来了床头的温水送到汪峦的唇边, 便故作淡然地说道:“不久,九哥若觉得难受,可以再多睡会。”

    汪峦却摇摇头, 伸出越发消瘦的手, 无力地轻抚着祁沉笙的残目, 低低地念着:“骗人……”

    “沉笙分明着急了。”

    祁沉笙默然,垂眸看着怀中的汪峦, 半晌后才说道:“那以后九哥不要再让我这样了。”

    汪峦的指尖沿着那疤痕,慢慢地划下,可他却没有回应祁沉笙的话……这样的承诺,他是注定无法给出的。他知道,自己终有一天, 将永远地沉睡而去。

    “是我说错了,”就在这短暂的安静之中,祁沉笙忽然又开了口,他握住汪峦的手沉言道:“应该说,我不会再让九哥这样了。”

    “沉笙,”汪峦虚弱地叹息着,靠在祁沉笙的怀中忍过咳嗽,而后声音缱绻地劝道:“有些事,是不能强求的。”

    祁沉笙闻言却冷笑了一声,抱着汪峦的手微微用力,抵着他的额头逼问道:“难道把九哥留在我的身边,也成了强求了?”

    汪峦微微怔愣,而后有些失落地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两人之间,就这样安静了下来,许久之后,大约是祁沉笙终于冷静了下来,他也妥协般地叹了口气,揽着汪峦的肩膀说道:“抱歉,九哥,是我不该与你置气。”

    汪峦却只是回握住他的手,半晌后似是带着无奈的笑意说道:“没想到……还能听到祁二少与我认错。”

    祁沉笙一时无话,服软似的放松了抱着汪峦的手,轻嗅起他发间淡淡的檀香。

    两个人就这么靠在一起,汪峦睡不着,祁沉笙也不想睡,仿佛仅仅是沉溺于此刻的安谧,便已足够。

    又过了一段时间,汪峦渐渐缓出了些许力气,又轻轻地开口说道:“我如今的身子……是与执妖有关吗?”

    祁沉笙没有隐瞒,但也显然不愿意多谈,短短地说了声:“是。”

    汪峦思索过祁沉笙初次与他说起执妖时的种种,隔着睡衣按住锁骨之下的纹身:“那是不是,若我为它复仇或者消解执念,它就会离开?”

    这一次,祁沉笙的回答却迟缓了许多,他用手覆上汪峦按着纹身的手:“于寻常执妖,确是如此,但……九哥,这只金雀,可曾向你要求过什么吗?”

    汪峦思绪微怔,随着祁沉笙的话,他才意识到寄生在自己身上的执妖,似乎从未发出过任何意愿。

    “不止是九哥,其实就连我,都几乎感应不到它的存在,”祁沉笙的残目浅浅合起,又重新睁开,依旧没有得到任何结果:“它就像是只空空的壳子,没有来处,也有没索求。”

    “我曾怀疑过,也许它根本就不是完整的执妖,汪明生当年只是将它的一部分,寄生入了你的身体里。”

    祁沉笙心中又翻滚起暗念,自从上一次被主动挑衅后,他们便再没有发现汪明生的蛛丝马迹,仿佛五年前,汪明生就已经真的死在了汪峦的手下。维莱特诊所中的那一切,都不过是他们的臆想。

    可祁沉笙并不能自欺欺人,如果汪峦身上只是普通的执妖,他甚至可以就地粗暴地将它打散。但眼下那金丝雀执妖的特殊存在,却在暗示着它一定与汪明生有关,即使打散了眼前的部分,也无法令它真正消散。

    所以,无论是为了自己的旧仇,还是汪峦的性命,他都一定要找到汪明生--

    ==========

    天锦坊中,深深的夜色下,云薇终于推开了房门,双目通红地捂着嘴巴,匆匆地逃离而去。

    她并不知道自己要跑向哪里,也不知道自己的前途究竟又是如何,她只是压抑地流着眼泪,徒劳地向前跑着。

    “云薇--小妹--”

    就在这时,一个她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在前方不远处响起。云薇抬起满含泪水的眼睛,却看到她的两个姐姐,正焦急地向她挥手。

    云薇再也撑不住了,她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如何跑完了余下的路,种种地扑到姐姐们的怀中,放声大哭起来。

    “云薇,你这是怎么了?”

    “是不是姚继广那个畜生,真的对你下手了!”

    “小妹你别怕,有什么事快跟姐姐们说呀!大不了我们闹到祁二少那里去讨公道。”

    云薇却只是一味的哭泣,被两个姐姐再三追问下,她才抹着眼泪说道:“没,没有……姚继广没真的对我……”

    听到小妹这么说,采薇和念薇才稍稍松了口气,但她们心中却依旧满是愤恨:“不行,就是没真的怎么样,这事咱们也不能这么算了。”

    念薇在坊中的时候最长,知道的事也更多些:“我听人说,姚继广年轻的时候,趁着天锦坊最是兴隆的时候,威逼过不少女织工,甚至……甚至还有传闻,他曾经闹出过人命来。”

    “我就说过,他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采薇攥紧了云薇的手,怒劝着她:“若是忍了这次,他必定又会想下次……早晚有一日,他到底是会下真手的,云薇你可别糊涂!”

    云薇刚刚止住的眼泪,被两个姐姐这么一说,又绝望地哭起来:“我不能……我不能说出去……”

    采薇一听,更是生气了,但念薇却拽住了她,到底是三姊妹中年纪最大的,她从云薇的话中,听出了几分意思。

    “小妹……你是不是有什么把柄,落到了姚继广的手上?”

    云薇顿时浑身颤抖了一下,而后含着眼泪点点头,又说不出话来了。

    “怎么会?!”采薇低低地惊呼一声,她实在想不出,自己这个最是老实单纯的小妹,会在姚继广那里落下什么把柄。

    可无论她再怎么问,云薇都不肯说了,只是默默地流着眼泪摇头。

    采薇性子太急了,念薇见她实在把小妹逼得不行,于是便开口劝道:“好了,今天先这样吧……都这么晚了,云薇也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采薇看着小妹那哭哭啼啼的样子,到底也是心疼的,只好点点头,三姊妹一起回到了坊后的不远处的家中。

    云薇被两个姐姐照顾着,简单地洗漱过后,就躺在了床上。

    她本以为自己会辗转难眠,谁知刚盖上被子后不久,云薇便觉得四周好像笼上了一层烟,整个身体都沉沉地浸入了其中。

    她好似睡了过去,又好似在烟雾中穿行着,两条腿不由自主地迈动起来,可眼前的烟雾却让她不知自己究竟走向何方。

    云薇就这样,在烟雾中行走着,一步,一步,一步……烟雾背后仿佛酝酿着深不可见的暗,它们蛰伏着,期待着,只要烟雾散尽,便会翻涌而上,将这女孩吞噬得一干二净。

    可那烟雾却始终围绕在她的周围,将她引入一个,无比熟悉的地方。

    云薇睁开了眼睛,茫然而又惊恐地看着四周,她发觉自己竟是又回到了织坊当中,墙头的灯早已熄灭了,到处都是黑暗中弥漫而出的死寂。

    一台台织机空荡而整齐地摆在那里,平日里她再熟悉不过的机器,此刻却无端地,也染上了恐怖的色彩。

    好像有无数个她看不见的身影,正坐在那织机边,用呆滞的目光齐齐地看向她。

    云薇无声地尖叫着,她不顾一切地奔跑起来,不断地穿过一台台织机,只想着快要离开这里。可眼前的道路似乎永远没有尽头,身边的织机不断地重复着,让她辨不出方向。

    她不知究竟跑了多久,终于累得瘫倒在地,绝望地看着那黑暗中数不清数量的织机。

    而就在这时,这片只能听得到她喘、、息的黑暗中,有一台织机忽而发出了仿若索命的声音:

    “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