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36章 鬼织娘(九) 应当是我杀的。

第36章 鬼织娘(九) 应当是我杀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话说到这里, 没什么必要再说下去,众人便已然能够猜到了。

    汪峦忍不住颦了颦眉,却不知是想到了什么, 而祁沉笙也握住了他的手。

    再看姚继汇,他的脸色自然十分不好,自家弟弟干的那些荒唐事,他当然不可能一无所知,但毕竟人都已经死了, 又是当着祁二少的面,实在不愿意再暴露这些家丑。

    可祁沉笙却并没有要放过这茬的意思,他接过了张丰梁的话头, 直问了下去:“之后呢?”

    “之后……”丫头犹豫了一下,到底略过了些许无法言说地:“之后,云薇过了许久,才从三掌柜那里出来。”

    “她走的时候, 你们可有看见姚继广?”

    汪峦侧目看看身边的祁沉笙,无形之中,这话语的主动权, 便已然又落回了他的手里。

    丫头摇摇头, 那时她只看到云薇红着眼从房中跑了出来, 并没有看到姚继广,但她们却又说道:“虽然那时候没见着……但我们晚上八点多钟时, 还进去为三掌柜送过热茶水。”

    “那时他看上去,可曾有异?”汪峦颦着的眉仍未舒展,也忍不住出口问道。

    “并没有……”两个丫头想了又想,确实没发觉什么不对的地方。

    八点钟送完茶水后,她们就如常地离开了, 直到半夜听到房间中有动静,急忙赶去看时,便正对上了被高高吊起,垂死挣扎的姚继广。

    “这么说来,除了这两个丫头外,最后与姚继广接触的人,便是云薇了。”张丰梁边说着,便看向祁沉笙,显然是要他拿主意。

    “把云薇叫来吧,”祁沉笙面上并无什么反应,语言稍稍停顿后又说道:“还有她那两个姐姐,也叫来。”

    姚继汇现在也算得上是进退两难,一面是自己弟弟的死因,一面是天锦坊的名声,当真让他为难,可祁二少既然开了口,他便着实没有推阻的余地了,只好让小厮去叫人了。

    没多久,云薇姊妹三人便来到了姚继广的房间中,汪峦的目光来回划过她们的脸,那念薇、采薇二人虽也有些没精神,但最为明显的还是云薇。

    她看起来实在不太好,面如纸色不说,秀丽的眉眼间,尽是愁色与纠结。

    “你们昨日——”祁沉笙刚刚开口,还未说什么,便见那云薇却突然跪了下去,引得众人都都纷纷侧目而看。

    念薇与采薇更是着急,扶也不是,劝也不是,干脆和她一起跪了下来。

    “云薇姑娘,你这是做什么,”张丰梁明是看出了问题,刚刚听了那两个丫头的话,他对眼前这个女孩也很是同情,但……案子终究还是要办的,他只能故意不轻不痒地劝说道:“现在都新时代了,不兴跪拜这一套的。”

    可云薇听后,却并未起身,她娇小的身子跪在冰冷的地面上,垂落的头发遮掩了目光,可声音中,却是少有的决绝。

    “祁二少,我,我有话需要单独与您说!”

    汪峦微微一愣,虽觉不合时宜,但听着云薇这话,又确实禁不住抬眸看向祁沉笙。

    其实不止是汪峦,但凡瞧见个娇美且受了委屈的织女,向着贵公子说出这般话,在场之人难免都略有浮想。

    可祁沉笙却未有他色,揽着汪峦的手又是一紧,手上的绅士杖仿若告诫般,在地上重声敲响,宛若直敲在了众人的脑壳上。

    “倒是多谢云薇姑娘的信任。”

    “然如今已有家室,与姑娘独处怕多不便,若云薇姑娘真信得过我,便留下夫人与我一起听吧。”

    此言一出,这房间中的众人,便又是愣了。汪峦看着跪在地上的云薇,她已是铁了心要如此,听着祁沉笙这么说后,便抬起身来,通红的双眼望向他:“云薇正是因为信得过祁二少才会如此,眼下祁二少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祁沉笙点点头,稍稍转身看向众人:“既然如此,就请各位暂且回避片刻吧。”

    张丰梁自然是第一个答允的,他还不忘让张茆将那两个被绑的丫头也带出去,可张茆却看起来不那么情愿。

    姚继汇生怕云薇再说出什么腌臜事,可无奈如今祁沉笙才是天锦坊真正的东家,只得僵着脸带着自己的人去了。

    而念薇与采薇则更是着急自己的妹妹,,采薇气盛但也不敢在祁沉笙面前多说什么,念薇斟酌着说:“祁二少……当年这坊子眼看就要散了,是您亲自出面来劝,我们姊妹才决定留下来的……”

    “如今,我们姊妹三人的身家性命,就全看您了。”

    祁沉笙垂眸而望,手中的绅士杖轻轻转动,而后语气极淡却有含深意地说了句:“念薇姑娘放心就是。”

    房中的人就这样都出去了,汪峦看着仍跪在地上的云薇,轻轻叹了口气,俯身扶着她的手臂:“姑娘还是先起来吧,总这么跪着,也没法好好说话不是。”

    云薇感受着手臂上的温度,下意识地抬眸,她之前满怀心事完全没有注意过旁人,此刻与汪峦离得如此之近,令她也不得不叹于他面容的惊艳。特别是那双在阳光下,仿佛流着碎光眼眸,仿佛一下子就望进了她的心里。

    这便是……祁二少的夫人了?也当真是这样的人,才配得上祁二少。

    只是这短暂地出神间,云薇已经不由自主地随着汪峦站了起来,祁沉笙却略有些不满地扣着汪峦的身子,又将他带到自己身边。

    汪峦无奈地回头看看他,祁沉笙却又若无其事地冷着张脸,对云薇说道:“如今这里已再无他人,你有什么话可以说了。”

    云薇这才堪堪回神,可想起近日来的种种,又不禁红了眼。

    “此事……终究是我一人糊涂,我知道二少爷的为人,所以只求您莫要牵扯我那两个姐姐。”

    祁沉笙并没有直接答应什么,只是沉声道:“你且说,事后如何我自有论断。”

    即便如此,云薇还是感激地点点头,回忆起来:“今年元宵灯会时,我随姐姐们出坊玩乐,不想……遇到了贵府上的四少爷。”

    旧事汪峦无事瞧话本子时,曾对祁沉笙玩笑过,说这世上多少痴男怨女的情海情天,不过是起于头一眼瞧见对方生得美。

    就连他与祁沉笙大约也不能免俗,更不用说这天锦坊最为娇美的织女,与那祁家英俊的四少爷。

    “后来……我们便通了书信,他偶尔也会约我出去,”云薇的眼泪流下来,又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来似的,忙乱地说道:“但是我们从未做过什么,我们真的只是……只是……”

    “不必着急,”汪峦倒也明白云薇的心思,适时地出声安抚道:“且不说如今讲求什么男女文明社交,便是旧时候也是有‘发乎情,止乎礼’的说法的。”

    他这话说的真切,不想祁沉笙却附到了汪峦的耳边,低声念道:“原来九哥也是懂得这些的,那……当年,如何就不与我文明社交了?”

    汪峦知他是怕自己因云薇的事,心绪太重才故意这般说的,于是也顺着他的意思嗔眸而对,轻咳着说道:“此事……要怨还是怨祁二少自己吧,也不知哪个当年气盛火旺,我便是想止礼,可你却想着--”

    最后那二字,汪峦却并不打算说出口,就连祁沉笙见他心绪多少舒缓,也不再继续闹他,进而专注回眼前之事。

    云薇无心去听他二人的私语,反而因为汪峦的话而哭着点点头,继续说道:“可那些书信,也不知怎的,就被三掌柜发现了。”

    “他用那些书信威胁我,说若是我不听话……就去告诉大夫人。”

    “我真的怕极了,我怕他真的会将事情告诉大夫人,让大夫人误会我勾引四少爷,那我们三姊妹怕是都会遭殃的!”

    “所以我就只能--只能--祁二少,他姚继广就是个畜生啊!”

    剩下的话,都淹没在云薇的哭泣声中,祁沉笙再没了什么旁心思,他家的“大夫人”与“四少爷”是什么样的人,他自然是清楚的。

    姚继广倒也没骗云薇,若是这件事被捅到了大夫人孔氏那里,她才不会管什么社不社交,只会觉得是外头的妖精要带坏自己儿子。而祁尚汶也根本护不住任何人,到时怕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孔氏迁怒众人,将她们三姊妹一齐发落了。

    汪峦看着这般崩溃大哭的云薇,知她确实是走投无路了,那么……姚继广,真的是她杀的吗?他自然可以继续用金丝雀的力量,引诱她继续说下去,但他却不知该如何问出口了。

    许久之后,待云薇也渐渐平复了一些,汪峦正要斟酌着开口时,却听到祁沉笙也浅浅地叹了口气,然后直截了当地问出了问题。

    “所以--是你杀了他吗?”

    云薇被这突如其来的话,问得怔愣了,可她又像是早有准备,心中充斥着终于要来的决然,双手紧紧地攥住了衣摆,而后说道:

    “是。”

    “我想……姚继广,应该是我杀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