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42章 鬼织娘(十五) 那位做纸扎的赵瞎子,……

第42章 鬼织娘(十五) 那位做纸扎的赵瞎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祁沉笙的话说到这份上, 汪峦也怔怔地思索起来。

    那些话,究竟是谁传出来的,为的又是什么。毕竟, 即便汪明生没有死,汪峦也并不认为,他会花费力气,去散播那些话,这于他是没有什么用处的。

    那又会是谁呢?

    汪峦微微垂下眼眸, 无意地转动着指上的戒指,一句句回想着晌午在酒楼上听到的话,几个字眼反复在他脑海中划过。

    整个祁家, 赔进去……又疯又狠,日夜折磨……

    他忽而觉得,如今在外散播的那些闲言碎语,虽然表面上是在说他当年如何狠毒, 但归根结底暗暗针对的,却是祁沉笙。

    祁二少要么荒唐沉迷男色,要么生性凶残折磨房中人。

    所以, 难不成此事当真只是祁沉笙生意上的对家所为?但……似乎又有些不太对劲, 会传出这种话的, 当真只是对家?

    汪峦又继续细细地思索过,正是他凝神之时, 却听到书房那边又传来敲门声,却是丰山有些急匆匆地对祁沉笙说:“二少爷,刚刚我送水时,没瞧见夫人!”

    那边祁沉笙立刻就站了起来,当即让丰山与何城东去找。

    “我这这里呢, 还能跑丢了不成。”汪峦怕他着急,便直接推开了门,书房中的几人听到这边的动静,都侧目看过来,特别是何城东的眼中,带着几分警惕。

    汪峦稍愣,随即也想明白了,自己方才那般倒像是在刻意偷听似的。

    “自然是跑不丢的。”祁沉笙面上却似并不在意,几步向他走来,唯有手上握紧的力度,暗显出刚刚起伏的心绪。

    之后,似仍是不够般,他又低头点吻过汪峦的耳畔,轻声说道:“跑丢了,再捉回来。”

    经过了昨日车中之事,汪峦明显的感觉得到,两人之间好似又生出了几分新的变化。

    他似乎分外恋恋着祁沉笙这样的触碰,忍不住想要再多一些……再多一些……

    可是理智上,却提醒着他丰山与何城东也在,虽然觉得他的这位祁二少,怕是当真不在意这个,但汪峦还是克制地,用指尖轻抵上祁沉笙的下巴,想要推出几分距离:“还真把我当雀儿了不成……”

    这话未说完,他便瞧见了祁沉笙认真的目光,不禁摇头而叹,可不是,在他眼中也许自己真的就像是只金雀儿似的,不知何时便振翅飞走了。

    “二少爷,”如此氛围下,好在有何城东这个负责的秘书,适时地出声提醒道:“您让我查的程岗的事,下头也送来消息了。”

    祁沉笙这才稍稍松了手,却仍揽着汪峦走到书桌边,让他坐到椅子上,自己则站到了他的身后。

    “我坐这里做什么。”汪峦想起刚刚何城东那目光,顿时想要起身,却不料又被祁沉笙按住了肩膀:“九哥是想这么坐,还是坐到我腿上?”

    汪峦不满又含嗔地望了他一眼,祁沉笙却只是淡淡而笑,转而又对何城东说道:“好了,可以说了。”

    何城东却并没有那么轻松,他知道祁二少刚刚那些举动,颇有几分做给他看的意思。但到底是做久了事的人,他很快就调整好了态度,恭敬认真地说道。

    “按着您的意思,我们去查了卢记绸缎铺子里,确实有个叫程岗的人。他大约十四五年前到的那里,一开始只是个伙计,后来得了老板的青睐,将女儿嫁给了他。”

    汪峦听后微微皱眉,这倒是与姚继沣说的对应上了,但……

    “是素犀先出的事,还是卢老板先嫁的女儿?”

    何城东抬头看看祁沉笙,见对方并无什么反应,便一五一十地回答道:“我们问了铺子里的一个老伙计,他说是素犀姑娘出事前,老板确实有那个意思,但程岗并没有同意。”

    “后来素犀姑娘没了,程岗才娶了卢家姑娘。”

    这么说来,倒是也没什么问题,可汪峦总觉得隐隐有些不对。

    而祁沉笙却没再就着这里继续问下去,转而问道:“他们老家的人怎么说?”

    “那边的人,说法上……确有几分意外,”何城东又从随身的文件袋中,抽出了另一只记事本念道:“他们说,程岗与素犀当年是有婚约不错,但更像是临时凑的数,大家都并不作真的。”

    “这是什么意思?”汪峦听后,也生了疑惑,还是头一次听说婚约还有临时凑数的。

    “是这样的,”何城东对着那打探来的消息,细细地解释了起来:“十几年前,那时候有些地方,人性子还保守些。”

    “天锦坊的人去周边搜罗纺织的女工,不少家户瞧着他们给的银钱动心,但又不肯让未嫁人的闺女就那么出去做工……所以就想出了那么个折中的法子,谁家的女儿想要出去做工,就要先定下人家,好框住她们的心思。”

    这么一说,汪峦与祁沉笙便也明白了,何城东继续说着:“那时候素犀想来云川,正巧同村的程岗已经在卢记干了两年伙计了。素犀爹娘一合计,便想着有程岗这么个人照顾着,他们也能更放心些。”

    但当时两个年轻人却不那么想,他们虽说也算是同村里从小玩到大的,但对彼此都没有那个意思。

    但素犀家里却放话,若是她不定亲,就不放她出去了。

    “闹到最后,素犀姑娘与家里也算是各让一步妥协了,她与程岗定亲,但并不摆酒请人,只当是两家人口头上约下了。”

    祁沉笙轻挑起一缕汪峦,略长了几分的头发,这倒是能说得通后来素犀为什么会与姚继沣生情了,这姑娘怕是当初根本未将婚约当真。

    “可既是如此,她后来又为什么非要离开?”汪峦沉思着低声自语,转而又想到了姚家身上,“莫不是被姚家什么人逼走的?”

    祁沉笙闻言看向他,其实汪峦的猜测也并非没什么道理:“姚家人确实都守旧些,前几年姚老夫人还在时,更是如此。”

    汪峦顺势继续想了下去:“更何况姚家当年既然送姚继沣外出留洋,便定对他寄予厚望……怕是绝不肯让他去娶一个织娘的。”

    听汪峦这般说着,祁沉笙的目光却不知落在他身上多久了,汪峦似乎也察觉到了,便转身回头望向他,带着些许询问的意思:“怎么了?”

    “我在想,”祁沉笙隐去了后面的话,从昨日乍听姚继沣与素犀的事开始,汪峦头一样便想到了姚家的压力。

    “是不是当年,九哥也时常会想这些。”

    这话说得似乎没头没尾,可汪峦却是听懂了,他雀眸低垂片刻,却又故作淡然望向祁沉笙笑了笑:“祁二少未免想的太多了。”

    “若是按当年……你们祁家找上来,还说不准是谁离不了谁呢。”

    祁沉笙也跟着笑了下,俯身闻着汪峦发间的檀香,灰眸微合:“是,当年是我离不了九哥,如今也是--”

    汪峦没有再说话,祁沉笙按在他肩上的力道与温度,始终传达着安心的意味。

    当年……他何止担心过这些。

    不过,现在大约也早已不重要了吧。

    何城东立在一边,看着自窗外而来的夕阳余光下,那一坐一立的两人。

    起先因为听着城中传言,而生出的不满,在此刻终于慢慢消散了。说到底,祁二少是自己追随的领导,而这位汪先生便是再如何,也是祁二少自己的选择,他又何必多那个心思呢。

    但--何城东看着手中的本子,该做的正事还是要做的,老板沉迷男色,重担还是要他们这些底下人扛,

    “咳咳,二少爷,我们还查到一些事。”于是何城东心一横,大着胆子清清嗓子,试探着做出提醒,倒是成功地又吸引了两人的注意。

    “那位做纸扎的赵瞎子,还活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