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44章 鬼织娘(十七) 刚刚他的动作,更像是……

第44章 鬼织娘(十七) 刚刚他的动作,更像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因为并不清楚, 当年纸车纸马的祭祀,是否又与执妖有关,所以何城东被留在了车上, 只有汪峦跟着祁沉笙一起下了车。

    小庙的外墙已经塌了大半,连个正门也只剩下半截埋在野草中的门槛,汪峦被祁沉笙稳稳地扶着,捡着平坦些的地方走了进去,便见着里面的屋宇, 倒是比想象中的稍大些。

    两人默契地都没有说话,目光对视下,便向着歪了牌匾的“正殿”走去。

    乍一推开门, 沉积了不知多久的浮土立刻扑面而来,汪峦忙遮掩着口鼻,却还是被呛得咳嗽起来。

    祁沉笙皱起了眉,揽着汪峦推到了门外, 轻轻地为他顺着后背:“不然九哥就先在外面等我吧。”

    汪峦自然不愿,缓过气来后,勉力笑笑对他说道:“也并不那么妨事的, 再说, 沉笙放心让我自己在外面等着?”

    祁沉笙刚想再说什么, 汪峦又握住了他的手,他只好暂且同意了, 两个人重新走入了正屋中。

    不知是否为心鬼作祟,这间小庙的门窗皆破,可外面的阳光透来的零星光束,却分毫照不亮方寸,整个屋子似被难以言语的黑暗禁锢着, 以至于明明是夏日酷暑,其中却仍旧阴冷异常。

    祁沉笙细长的绅士杖,不知何时又落在手中,汪峦并不意外地侧目稍看,转而便又被那庙中香台上的供奉吸引了。

    “这是……”

    祁沉笙灰眸一凝,只见那腐朽的木案上,一尊女像仿佛从黑暗中探出了半个身子,两只黑洞洞的眼睛,无声而诡秘地窥探着他们。

    而真正令人最为不舒服的是,这女像非石非瓷,煞白的脸上涂着浓重的红腮,身子倒像是用层薄纸糊成的,但因着风吹日晒,纸皮上早已遍布孔洞,像是密密麻麻的黑虫在蛀蚀着肌肤。

    汪峦只看了一眼,便忍着恶心别开了脸,但随着他们继续往深处走去,越来越多的纸人,开始在黑暗中,露出丑陋骇人的面目。

    他们因着时间而渐渐霉变发黄,好似破碎而腐烂的尸体,或断了整只手脚,或破了半颗头颅,露出了其中人骨似的竹条架。

    不知从哪里漏来的风,穿过了这些破损的纸人,引来仿若群鬼呜嚎般的声音,每一只纸人都在随风晃动着,好似挣扎、挣扎、挣扎着马上就要从黑暗的禁锢中,爬到两人的身边。

    而就在这风带来的鬼哭声中,一个嘶哑而干枯的、不成调的歌声,断断续续地传来。

    “瞎老丈,开鬼门,纸车纸马过云川,阎王见了笑开眼……”

    一只纸人突然撕裂了腰,向汪峦飞扑而来,祁沉笙眼疾手快,将他反手护在身后,“哗”地便将那纸人碎于手杖之下。

    而那歌声却并未停止,祁沉笙凝神而望,目光快速扫过昏暗的纸人堆,分辨着那一张张似人似鬼的面容,但听其中继续唱道:

    “瞎老丈,没了纸,短命的鬼儿上门来,阎王听了不拢嘴……”

    在哪里?汪峦靠在祁沉笙的身边,其实他眼下并未如何害怕,只是为那光线所限,着实难以寻找声音的源处。

    眼看着祁沉笙的耐心终是耗尽,手杖起落之时,满身利羽的苍鹰已立于肩上,随着他的残目一瞥,那鹰以长唳之声镇群鬼嚎哭。

    展翅起落间,引得疾风骤起,呼呼啦啦地直刮向那些见不得光的纸人,顷刻间纸皮尽碎漫天而起,竹条骨架乍现出来,也随之被碾压折断,整个不大的庙屋中,尽是残肢断体,遍地狼藉不堪。

    “我的纸人,我的纸人!”那躲在暗处的声音,再也没了装神弄鬼的心情,慌乱地从纸片竹条中爬滚而出,满是污泥的双手无措而又绝望地,从地上捧起碎纸。

    “我的纸啊--”

    “我的纸--阎王爷要怪罪了,怪罪了--”

    汪峦看着眼前跪倒在纸片上,满头乱发脏兮兮地遮挡着脸的老头,也不知是他究竟是可怜还是可恨,眼眸中流过碎金,低声唤起了他的名号:“赵瞎子。”

    “赵瞎子。”

    还未等他喊到第三声,那疯了的赵瞎子,就猛地抬起头来,恰对上汪峦看似温柔的目光。

    “纸人……纸人……”赵瞎子不由自主地爬过来,将手中的纸片狠狠抛开,转而要去触碰汪峦的脸:“这么好看的纸人……”

    祁沉笙的手杖顷刻间,便重重地压在了他的手背上,引得那赵瞎子歇斯底里的一声惨叫:“啊--”

    汪峦有些不太赞同地看了他一眼,祁沉笙却丝毫不见心虚,反而搂着汪峦的腰说道:“九哥继续问吧,这人我已经管教好了。”

    “那可真是,劳烦沉笙出手了。”汪峦掩着唇轻咳几声,又俯身望着地上的赵瞎子,而这次还未等他开口,赵瞎子便自己又胆怯地,向他爬过来。

    “纸人,好看的纸人……”

    他口中就这么反反复复几句,汪峦也就顺着说了下去:“好看的纸人,为什么要送给阎王?”

    赵瞎子嘿嘿一笑,露出他只剩空牙的嘴,喃喃自语般:“送给阎王,我就,我就发财了!”

    “怎么会发财?”汪峦仔细地又问了下去,可惜得到地依旧赵瞎子颠三倒四的回答:“发财,发财就是,阎王给钱了!”

    “他们都要给我钱!”

    “他们?”祁沉笙敏锐地注意到了那两个字,汪峦赶紧逼问道:“他们是谁?”

    “是……嘿嘿,我不能说……”赵瞎子突然又回过味来,任凭怎么问,都只往阎王身上推,整个人疯癫异常。

    汪峦眼中的碎金再重一层,几乎要再漫浮而起,但他却暗暗按住了胸口纹身处,知道今日怕是问不出什么了。

    金丝雀善于迷惑与引诱,但并不代表它能够套出所有人的话。若有意志坚定者,心智绝决者,便能破开它的影响。

    当然,除此之外便是眼下,这第二种情况。被迷惑的人,已经疯癫至自己都分不清话中真假了,自然是无论怎么问,都难以问出什么结果。

    正当汪峦打算暂且放弃时,却不料即将起身的刹那,赵瞎子却猛地捧了几起把碎纸,不知从哪里翻出只残存了一半的纸人头,将它套到了自己的脑袋上,两只黑洞眼睛处,露出了他布满血丝的红眼睛,摇摇晃晃地死死扯住汪峦的衫摆笑道:

    “纸人,纸人……这只纸人,可得一两黄金呢,嘿嘿嘿……”

    “谁给你的一两黄金?”看似无用的疯话里,突然错不及防冒出一两句要紧的话,引得汪峦继续逼问,但转眼的功夫,又是什么都问不出了。

    但祁沉笙却猛地揽着汪峦,将他从赵瞎子的手中夺出手,待到汪峦回神时,才指着仍在地上,套着纸人头的赵瞎子说道:“九哥看看,刚刚他的动作,更像是在做什么?”

    汪峦起先还沉浸在那句“一两黄金”中,经祁沉笙这么一说,霎时便觉后背满是冷汗--赵瞎子刚刚是在套着纸人,要将他拖入“云水”之中。

    “素犀是被纸人拉下河去淹死的。”

    “素犀是被套着纸人的人,拉下河去淹死的。”

    并非是所有的纸人,都能罩住人的身体的,但这个人肯出一两黄金,让赵瞎子做这纸人外皮,为的就是要趁着纸车纸马渡云水时,杀死素犀。

    他究竟是谁呢?

    是要赶走了素犀还不肯罢手的姚家人,还是那个传闻中的未婚夫?还是什么,到现在他们还未发现的人?

    就在这时,小庙外突然传来了另一个人的声音,他似乎与赵瞎子很是熟稔,但却不肯进来,只是瞧着庙门喊道:“瞎子,赵瞎子,我来看你了。”

    “你在里头吗,快出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