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52章 鬼织娘(二五) 飞溅而出的血水如大雨……

第52章 鬼织娘(二五) 飞溅而出的血水如大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汪峦的彻底失了力气, 瘫软下去。

    祁沉笙一把托住他的腰背,将人揽在怀中,仍能感觉到他身体的灼热, 哪怕只是极轻的触碰,都会引得汪峦情|动的颤抖。

    他眉头皱紧,眸中闪过狠戾之色,但在汪峦的滚烫的额上却又落下柔软的一吻,低声说道:

    “九哥再忍忍, 很快就好了。”

    汪峦在祁沉笙的低唤下,勉力睁开眼睛,他在仿若焚身的欲|火中, 勉力挣出一线清醒,随即便急切地望向祁沉笙胸前仍流着血的伤口。

    “沉笙……对不起……”

    我又伤了你。

    祁沉笙目中骤暗,他扣住了汪峦的脑后,让他靠在自己的肩上, 再无法看到那伤处,而后哑声低喃着:“我可不想再听九哥说那三个字了,真正对不起我的人, 可不是你——”

    秋日夕阳下的秦城祁家宅中, 昏昏阴沉下来, 暗色瞬息间便笼罩了他们所熟悉的,五年前的旧物。

    四颗连缀成弓的星芒终于冉冉而起, 悬于祁沉笙的身后。

    祁沉笙一手托着汪峦,一手执起那细长的手杖。之前因着汪峦被控,他才有所顾忌,而如今旧怨新仇累累层层,他倒要看看那汪明生还有什么花样!

    房中的景象霎时间生出肉眼可见的波澜, 仿若交织成片的金羽,为悍然而至的飓风刮乱,被囚于笼中的雀鸟也发出惊惧的哀啼。

    但这一切却未曾招来祁沉笙半点怜惜,怀中人灼烫而虚弱的身体,无时无刻不在激燃他心中滔天而起的怒火。

    细长的手杖,终究在须臾后落地,发出不逊于惊雷的声响。

    若遮天日的黑色鹰翼,在这飓风之中振开,呼啸着盘旋而起,它不再循着什么方向,眼前的所有都将为它所搅乱。

    汪峦在祁沉笙的怀中,望着空中片片金羽散乱而又破碎的飞扬而起,那旧日宁静的虚幻,终于被撕扯开一道巨大的伤口。

    黑色的鸟笼于那裂痕之中漏出边角,却又被猩红的血流迅速拖走,但这并未逃脱祁沉笙的眼睛。他立刻执着手杖,连苍鹰都不曾召回。身后连缀的四星蓦地发出耀目的光芒,它们构造成了不知名的法阵,以所向披靡之势轰然压去。

    凝结的血流想要拼死所抵,它们翻涌如巨涛般,一面裹挟着锁着金雀的黑笼,一面向着法阵反扑。

    可这血涛虽看着骇人,但在法阵的重压之下,却毫无喘息之机。祁沉笙的灰眸之中泛起嘲讽,温柔地拢着汪峦的肩膀,而后抬起手中的绅士杖,隔空重挥而出。

    顷刻间那百丈血涛便从中陡然溃散,不知从何处传来痛苦的嚎叫,震落了万千金羽化为齑粉,而那乌黑的鸟笼也摇摇欲坠而下。

    不需任何指令,只是一个眼神之下,盘旋于血海之上的苍鹰便赫然转身,向那鸟笼疾飞俯冲而去,如钩的利爪眼看就要抓住它时,一只血手却忽地伸出,死死地扒住了鸟笼。

    “是汪明生--”汪峦堪堪从祁沉笙的怀里撑起身子,未褪的燥热烧得他肺腑间剧痛,强忍着才没有咳出血来。

    祁沉笙眸色越发深沉,他抚着汪峦的后背,手中的绅士杖再次重重击落,苍鹰便毫不犹豫地将那鸟笼锢于利爪之间,而后不顾血手的拉扯,奋力直飞而起。

    转眼间所有的血涛都都蜂拥而起,随着血手直追而去,笼中原本就奄奄一息的金丝雀,发出惊惧的啼鸣。

    祁沉笙冷冷一笑,随即将绅士杖骤然划出,四星连缀的光阵随即如符咒般,深深地烙刻入血涛之中,顿时发出烧灼般的嗞拉巨响。

    “啊--”嘶哑而残破的声音,自血涛中闷闷地传来,一张巨大的面孔随即慢慢浮出,猩红的嘴猛地张开,发出骇人的狂吼。

    那血手终究为星阵所熔断,苍鹰抓着黑笼挥展翅膀,不多时便飞回了祁沉笙的身边。

    血涛中的面孔还在起伏喘息着,祁沉笙却抱着汪峦,向它慢慢走去。

    “祁二少,”应是察觉到了祁沉笙的靠近,血面稍稍停歇片刻,而后慢慢地说道:“好久……”

    “好久不见,”祁沉笙淡淡地打断了他的话,可随即话语却一转:“不过,我们这还算不得见面吧。”

    那血面听后,竟嗤嗤地笑了起来,每笑一下那星阵落在其上的烙印便更深一分,但他却毫不在意,边笑边说着:“是,不算……还未到与祁二少见面的时候,自然不能太过唐突。”

    “可我,已经忍不了了。”祁沉笙的灰眸之中划过狠色,怀中的汪峦自认出汪明生后,生生地挨着身上的灼热。

    他握紧细长的绅士杖,满腔怒火随即宣泄而出,深入血涛的星阵迸发赫赫剧光,如万千利刃将血涛戳得分崩离析,飞溅而出的血水如大雨般落下。

    “你觉得,这般我便伤不到你,是不是?”祁沉笙为汪峦擦拭着脸上落的血迹,似是漫不经心地抬眸,看向再无力凝聚的血面。

    此时此刻,那血面的眼睛已经融噬了,血口徒劳地张着,却因痛苦而发不出任何声音。

    祁沉笙知道,眼前这血涛声势虽大,但终究只是汪明生执妖的分|身,对方之所以这般有恃无恐,就是把持住了这一点。

    但--祁沉笙的嘴角,缓缓勾起一个阴狠的笑,他最后用着颇为叹息的口气说道:“汪家主的见面礼,我就替九哥先收下了,眼下再备一份小小的回礼,望您莫要嫌弃。”

    “嗞拉--”

    星阵的熔噬声随着祁沉笙的话语,越来越刺耳,血面最后的轮廓也模糊溃散了,化为了污浊猩红的浓血,四下流淌而去。

    而与此同时,远方阴雨中,一间灰砖垒砌而成的教堂中,突如其来的闪电击碎了彩绘玫瑰与十字架的玻璃,身穿黑色长袍的神父捂住了自己的额头,发出痛苦的嚎叫--

    -----

    耳畔渐渐消失的声音,昭示着暂时而来的结束,汪峦身体中涌动的灼热,也终于慢慢散去,他的发丝几乎都为汗水所浸透,此刻只觉得四肢百骸都疲倦得厉害。

    苍鹰收拢了它巨大的羽翼,守在黑笼旁,目露好奇地瞧着里面惨兮兮的小金雀,时不时转头看看祁沉笙怀中的汪峦,漆黑的鹰眸中现出了然--

    果然,一模一样。

    祁沉笙瞧瞧手杖,仿若警告地冷看了它一眼,那苍鹰挥挥翅膀不满地叫了几声,还是将抓着黑鸟笼,将金丝雀送到了汪峦的身畔。

    汪峦睁开有些干涩的双眼,靠在祁沉笙的怀中稍稍转身,便看到了黑笼中的金丝雀,尽管它如今狼狈不堪,但与他锁骨之下的纹身,神形俱是相似。

    “沉笙……”他不禁咳嗽几声,又怕压到祁沉笙的伤口,便微微敛着力气,轻声问道:“这就是我身上的执妖吧。”

    “是。”祁沉笙倒也不隐瞒,只是面色复杂地,看着锁着金雀的黑笼。他早该料到,那汪明生敢带着金雀前来,便一定还有他的后手。

    而眼下这黑笼,便是他的后手--以寻常之法,根本无法打开。

    但……似乎是感应到了汪峦的存在,那笼中的金丝雀鸟,忽而虚虚弱弱地啼叫起来,羽毛残破的翅膀,也颤颤地扇动着。

    汪峦随后便觉得,锁骨之下的纹身,开始微微地发热,转而许多细碎的金光,开始慢慢地从他的身体中溢出,在黑暗中飘浮着,最后连成细细的光流,向笼中的金丝雀汇去。

    “这是……要重合一体了吗?”汪峦轻咳着,却还是不由自主地伸出手,隔着笼子触摸着涌动的光流。

    而随着那些金光融入到金丝雀体内,那只小小的雀鸟也如脱胎换骨般,残乱的羽毛间,生出了层层灿黄的新羽,蓬松而整洁。

    那为污血所染黑的小喙,也褪去了脏兮兮的污渍,露出嫩红的色彩,发出清亮的声响。

    不过瞬息过后,虽然仍旧被困在黑笼之中,但这只金丝雀鸟却已然恢复了鲜活。而流金溢华的光芒,也重新笼罩着汪峦,淌回到他的体内。

    汪峦身上那残缺的执妖,也终于变得完整起来--祁沉笙垂眸思索着,如今只要再打开这黑笼,便能寻得金丝雀化为执妖的原委,即便找不到也可以粗暴地将它打散。

    不过眼下--他只是低头,又轻吻上汪峦的唇:“九哥好些了吗?我们可要寻法子离开这里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