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56章 怨婴影(二) 云川城西,那祁家的深宅……

第56章 怨婴影(二) 云川城西,那祁家的深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云川城西, 那祁家的深宅高院之中,也并不平静。

    夏夜闷闷的,没有一丝凉风, 窗外的蛐蛐草虫片刻不停地叫着。

    纪姨娘被那些声响烦扰得心神不宁,手中的绣活更是做不下去了,想要推开窗户透透气,却终是无有半分作用,只瞧见那外头的暮色浓重, 便连廊下挂着的纱灯,都照不亮多远。

    她那双好看的柳叶弯眉,几乎要皱到一块去, 这样的夜晚难免让人觉得分外寂寥。而于这寂寥之中,又不禁让她想起平日里打发时间时,看的那些狐妖志怪本子,让她总觉得檐下, 那明明空空荡荡的暗影里,似乎藏着骇人的异物。

    那会是什么红口尖牙的野鬼吗……纪姨娘的思绪越发纷乱起来,无数怪异的影子在她脑海中划过, 又映射到眼前的黑暗之中, 仿佛渐渐地隐现出许多虚虚实实的轮廓。它们就潜伏在哪里, 纪姨娘甚至觉得只要自己稍稍一动,那暗影中的东西, 就会猛地扑咬上来,要了她的性命。

    可就在这时,她身后的房门却毫无征兆地,被敲响了。

    “叩叩叩--”

    纪姨娘被冷不丁地吓了一跳,她赶紧转过身去, 可双眼望着那紧闭的房门时,她却又害怕起来。

    是谁在敲门?是谁会在这样的夜里来找她?门外的……真的是人吗?

    “叩叩叩--”

    又是三声门响,冷汗在她搽着粉儿的脸面滑落下来,晕染了香腮上的胭脂,她只觉得自个儿的声音都凝结在了喉咙里,想要叫都叫不出来。

    她怕出声,出了声门外的鬼怪,便会冲进来捉了她。可又怕一直不出声,惹得它们失了耐性,也是逃不过的。

    “姨娘,姨娘你在吗?”猝然地,小丫头的呼唤声,打破了她一切无由来的幻想,将纪姨娘拉回现实中来。

    她呼呼地大喘了几口气,染着丹蔻红的指甲掐了下自己的手背,这才彻底缓过神来,对着门外应道:“来,这就来了。”

    “姨娘这是睡了吗?怎么半天不开门。”来的是祁家三夫人身边的小丫头,名唤纹儿,如今不过十五六岁,正是活泼多话的年纪,见着屋里只有纪姨娘一个,心直口快地问道:“金柳、翠芳姐姐呢?她们没陪着姨娘吗?”

    纪姨娘被这小丫头一连串的问题问的有些懵,怔怔地不知道该先回答哪个,口中含糊地说着:“还没睡呢……金柳她们去大夫人那里帮忙了……”

    纹儿没怎么瞧出纪姨娘的异样,反倒说嘟囔着说道:“大夫人惯会使唤人的,姨娘的荣哥儿眼看着就要满月了,正是要人伺候的时候,怎么还从您这里抽人去。”

    这番话倒是说道了纪姨娘心坎里,她按着额头轻轻地叹了口气:“我有了荣哥儿能怎样,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大老爷哪里还差他这么个儿子。”

    纹儿听着她这哀怨的口气,自知是方才说错了话,怎么都不该提起这个。她虽然年纪小,但对这祁家大老爷的风流事,也耳闻了不少。

    除了正房夫人外,刚收进府里来的姨娘就有十来个,外头养的更是不可计数。纪姨娘在其中着实只算是一般得宠的,如今不过是凭着刚生下的九少爷,重新得了几分脸面。

    可说到底,大老爷的儿子那么多,又能多么看重这位九少爷呢?

    “我的荣哥儿,一出生就随了我苦命,这以后可怎么办才好啊……”

    纪姨娘说着,不禁用帕子擦起了眼角,越发伤心凄凉。或许是合着娘亲的哀诉,隔壁的房间中,也忽而传出了婴儿的啼哭声。

    “姨娘,您还是看开些吧,”纹儿见状,只能走到纪姨娘身边安慰着她:“到底是母子连心,您不高兴了,荣哥儿就跟着哭起来了。”

    可她刚说完,就忽而发觉……纪姨娘有些不对劲,她的面容几乎都隐藏在阴影中,而被对着纹儿的身体,却在阵阵的发抖。

    “怎,怎么了姨娘?”纹儿有些奇怪地走到了纪姨娘的身边,而原本只是模糊不清的婴儿哭声,却也越来越大的,让她忍不住提醒道:“姨娘,您还不快去哄哄荣哥儿吧!”

    “荣,荣哥儿……”纪姨娘浑身僵硬地,口中喃喃地重复着,当她回头的瞬间,纹儿却被她惨败的不似活人的煞白脸,鲜红的唇嘴开开合合的:“荣哥儿,荣哥儿……”

    “对呀,您快先去哄荣哥儿吧。”纹儿实在被她这样子吓到了,连连后退几步,婴儿的哭声却也好似流露出某种怪异。

    原本死闷的夏夜,忽而起了一阵凉风,吹动着窗外的竹叶沙沙作响,廊下挂着的灯,一盏接着一盏地灭了。

    纹儿直被吓得软了腿,就当她转身要跑出这屋子时,却见在最后的灯火下,婴儿如狸猫的啼哭声中,纪姨娘跌跌撞撞地向她走来,口中不断喃喃着:

    “荣哥儿,荣哥儿哭了……”

    “可荣哥儿今晚被送到大夫人那里了呀。”

    “那又是谁在哭……”

    --------

    最后回祁家的事情,终究还是在汪峦的默许中定了下来。

    祁家老太爷八月十二的生日,八月初七的这天早晨,汪峦便随着祁沉笙收拾起来,准备前往祁家老宅。

    “这玉席子、丝枕头都要带上。”

    “夫人喝药的玻璃盏带几只好的,瓷的不成,瞧着不亮堂……”

    “哎呀,这檀香油谁叫你从浴室里拿,去库里取两瓶新的就是!”

    “纱帐不要那卷凤尾纹的,换上烟色缠枝的才好--”

    汪峦靠在摇椅上,瞧着丰山里里外外前前后后地忙活着,越忙越是起劲,别看他年纪不大,心思倒是周全得很。几个月来,将汪峦吃穿用度习惯,条条清楚地记在了脑子里,如今指挥起底下人收拾东西,更是头头是道。没多会,那装行李的大小箱子,摞起来就有一人多高了。

    “还有衣裳,衣裳就别从柜子里拿了,今儿早上不是才送了批新的来吗,直接拿过来就是。”

    丰山吆喝的声音,再次传到汪峦耳朵里,他不禁放下手中的润肺的茶水,开口问道:“丰山,送了批新的什么来,我怎么不知道?”

    “哎,”丰山听到汪峦的声音,忙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急急地跑了过来:“夫人,是二少爷嘱咐新赶制的一批衣裳,说是带回老宅那边穿的。”

    “瞧我给忙忘了,这就拿过来给您瞧瞧。”

    “怎么又……”

    怎么又制了衣裳?汪峦微凉的指尖,有些头疼地按着侧额,兴许是真的手底下纺织厂子太多了,祁沉笙十分热衷于,挑拣各种好料子,回来就给他定制成衣裳,

    “九哥这样好看,这些料子你穿在身上,才不算是浪费。”

    丰山还未等回来,祁沉笙先敲着他那根细长的绅士杖,缓步走进了卧室中,来到汪峦的摇椅边,而后俯身在他的额上,落下点点啄吻。

    汪峦忍不住伸出手来,环住祁沉笙的脖子,却换得祁沉笙紧挨着坐下来,将他整个人都搂入了怀中。

    这时候丰山把那批新衣裳取了进来,汪峦靠在祁沉笙的手臂中,抬眼看去却又是十几件长衫,颜色上倒是一如既往的淡雅。

    他不禁也抬手翻看起来,毕竟是回祁家,衣着上还是仔细些得好。

    “就这件了。”祁沉笙从身后揽着汪峦,随手挑出件象牙白的长衫,宝相花的纹样织得圆满大气,又配了黄玉珠制成的扣子,瞧上去别致却也得体。

    “九哥穿给我看,好不好?”

    丰山极是赶眼色的,忙带着人将其他的衣裳收走打包,卧室中又只剩了他们两人。

    “你倒是会挑。”汪峦低头瞧着那衣裳上的纹样,摇头淡笑着就要起身去换,却发觉自己仍被祁沉笙抱得紧。

    他眼眸微微一动,却也猜到了什么,低低地又唤了声:“沉笙……”

    可祁沉笙却并没有放开他的意思,反而紧抱着他,撩动着近来已经长了好些的发丝,嗅着那散不去的淡淡檀香,细密地亲吻着汪峦的耳后与脖颈:“就在这里换吧,九哥。”

    “让我再好好看看你的身子--”

    汪峦心中是抗拒的,他很清楚自己现在身子瘦成了什么样子,前几日还能接着两人的意乱情迷,估摸祁沉笙并没有看真切,可如今……

    “九哥,让我好好看看你。”

    那一句句重复的话,仿若咒语般,终究牵动了汪峦的手。他闭上了双眼,一颗一颗解开了领口的玛瑙扣,轻薄的丝衫就此滑落在两人之间,而他那消瘦得几乎显出骨痕的身子,就那样暴露在祁沉笙的面前。

    许久之后,他重新被温暖所禁锢,汪峦感觉到祁沉笙吻上了他的身体。

    没有半点厌恶地,一如既往迷恋地,寸寸吻过。

    “九哥的身子,还是那么美……”

    “我,还是那么喜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