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57章 怨婴影(三) 九哥,这可算是过门了。……

第57章 怨婴影(三) 九哥,这可算是过门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两人在卧室中又厮磨了多时, 汪峦才得以将衣裳换好,可惜身子也失了力气,只得被祁沉笙抱着上了车子。

    他们如今所住的这片小洋楼, 方位上来说是靠近城东青洋坊金月湾的,若要往那城西老宅去,便须依次经过川水、云水,虽说同在一城之中,但也已经两下风光各不相同。

    祁家老宅坐落于安庆街以东, 正是闹市之中,亦是云川最为繁华的所在。这百年来的祖业积累,成就了赫赫有名的大户望族。

    汪峦透过车窗向外望去, 但见乍过云水后便现得青砖高墙,围拢起大宅院落,足足于街上延伸了近百步,才行遇一双威风凛凛的白玉石狮子。

    而这遥遥相望的玉狮子之间, 六层石阶之上,便是那三间朱色大门,门上散布着数十金钉并圆目怒瞪的虎头铺首, 尽显富丽而庄重。

    车子便在此处停了, 往来散客, 办事小仆们流水似的穿梭于两侧的角门间,可祁沉笙的车子却偏偏就在正门处停了。

    汪峦望着车窗外的大门目光渐凝, 而后乍然回首望着身边的祁沉笙,好似想要从对方的神情中,分辨些什么。

    “沉笙……你不会是想让我……”

    祁沉笙像是早已料到了汪峦的发问,并不着急回答什么,只是将汪峦揽进怀中, 与他一起重新看向车窗外的祁家大门,而后在他的耳畔平静自若地说道:

    “按着规矩,九哥头一次进门,是该走这里的。”

    汪峦心口颤颤一跳,立刻按住了祁沉笙的手,几乎是下意识地便脱口而出:“别乱来--”

    他自幼被拘在汪家,哪里会不明白于这大家族而言,开正门究竟是何等关要的事。更何况是临近祁家老太爷七十大寿,大半个云川都瞧着祁家呢,若是在这种时候闹出动静来,当真是要满城皆知了。

    可祁沉笙却不见半点要改变主意的意思,拥着汪峦说道,轻吻着他的耳畔,说出的话却是那样温柔却不容辩驳:“这怎么能算是胡来?”

    “九哥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外室,祁家二少夫人头一次进府,我按照规矩来走了大门,任谁也不敢说句错。”

    “沉笙!”汪峦眉眼间也带上了几分急意,他紧握着祁沉笙的手,轻咳着挣扎说道:“我并不在意这些虚名的……”

    “巧了,”祁沉笙轻轻而笑,回握住汪峦的手说道:“九哥知道,我也不在乎什么虚名。”

    “我只是想让他们知道,九哥是我坦坦荡荡要娶的人。”

    “是我祁沉笙此生独一的夫人。”

    汪峦闭紧了双眼,祁沉笙说出的话,字字落在他的心上,他何尝是不想的。过去的种种,身份的差距,积重难返的病体,一样一样都横在两人之间,又岂是那般轻易便融释的。

    但祁沉笙却不给他退后任何一步的可能,抬起了汪峦的下巴,灰色的残目注视着他,作出了最后的逼问:“所以九哥,这道门你愿不愿随我走?”

    汪峦薄唇轻抖着,微微开启却迟迟无声,万千思绪万千翻涌,终是令他重新睁开了双眼,望着近在咫尺的祁沉笙--

    “好,我随你去。”

    祁沉笙的残目中,终于现出了真实的笑意,他低头辗转吻上汪峦的唇,将人紧紧地拥入怀中,而后如同许诺般安抚道:“九哥别怕,一切我都安排好了……你放心就是。”

    说完,便打开了车门,将汪峦抱下了车子。

    眼下还未至晌午,街市上正是人多的时候,祁家二少作为云川城中,本就近乎处于风口浪尖上的人物,乍一出现便惹得众人频频侧目,更不用说他怀中还抱着一个男人。

    兴许是老天都想往这般情景上,再添三把火,又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停在了祁沉笙的身边,车窗放下来,却恰是一脸怒容的祁家大老爷祁隆勋。

    “你这又是要做什么!连自己家的门面都要玷污吗!”

    祁沉笙半个眼神都不愿分给他,只是抱着汪峦继续向大门走去,眼看着就要迈上那台阶,祁隆勋再也忍不住了,直接从车里下来,强压着怒意冷声道:“你不会以为,带着这么个玩意,真的有人敢给你开大门吧?”

    “现在滚回去,还能留下几分脸面,我祁隆勋没你这么个丢人的儿子!”

    汪峦抬眼望着祁沉笙,祁隆勋的话虽然是威胁,但也未尝不是事实……他其实也在担心,祁家未必肯开这个门的。

    可是祁沉笙却置若罔闻,抱着汪峦继续向上走着,没过多久就来到了正门之前。

    两边守门的几个仆人一时间为难到了极点,他们可是半分不敢得罪眼前这位爷,可若是此刻开了门,万一老太爷怪罪下来,一样是要丢了饭碗的。

    紧紧闭合的朱门就在眼前,而台阶之下已经渐渐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他们肚子里翻涌着诸多闲言碎语,却在祁沉笙周身的气场下,一个字都不敢说出。

    一步,两步,三步--

    最后的距离在祁沉笙的脚下,不断地缩短,而祁家的大门依旧紧闭,没有人敢为他打开,但也没有人敢上前阻拦。

    祁沉笙停住了脚步,汪峦甚至已经听到了祁隆勋的嗤笑声,他心中乍然生出个念头,还未及思索时,身体便先一步做出了行动。

    他勾着祁沉笙的脖颈,在这最后的时刻,抬头主动吻住了他--纵有万般嘲弄,我亦愿意与你一同背负。

    出乎意料地,就在唇齿相触的瞬间,汪峦却看到祁沉笙的眼中,没有分毫的失落,反而划过释然地欢喜,使得汪峦被他拥得更紧。

    也就是在这时,在所有人的诧异而震惊地注视下,那扇沉重肃穆的祁家朱门,随着一声重响,竟从里面缓缓地拉开了。

    汪峦还未从刚刚的那个吻中缓神,只是下意识地循着声音,有些不敢置信地,在祁沉笙怀中转过头去,却见得那扇豁然大开的朱门之中,静现出一个并不如何高大的身影。

    那是一个男人,一个与祁沉笙面容有八分相似的男人,只不过看上去应当更年长些,气质清贵而沉郁。更惹人注意的是,他竟是坐在轮椅之上。

    他对着祁沉笙略略颔首,即使没有说出只言片语,却向众人表明了祁家的态度。

    是接受,而不是阻拦。

    祁沉笙同样对他点了下头,而后再次回望着怀中的汪峦,那一残一明的眼眸将他的身影,满满地映入其中。

    “准备好了吗?”

    汪峦再顾不上思虑任何,只是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他同样回望着祁沉笙,好似从这一刻起,许多事将变得不同。

    他忘记了自己是如何回答的,只是记得于那耀眼而明煦的阳光下,终于被抱入了祁家的大门。

    “九哥,这可算是过门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