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62章 怨婴影(八) 一张青紫的婴儿脸……

第62章 怨婴影(八) 一张青紫的婴儿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是。”祁沉笙并没有避开, 他**着汪峦的侧颈,灰色的残目中,染上了如痴的疯狂。

    “我说过的, 无论生死,九哥都别想从我身边离开。”

    汪峦微睁着灵雀似的眼眸,在听到祁沉笙的声音后,他没有惊恐躲避,唯有淡淡地了然与一丝说不出的庆幸。

    原来, 他的沉笙真的早已准备好了一切,自重逢那日起,他便注定要被禁锢在这只爱欲的金笼中, 永远不会被释放。

    想到这里,汪峦的双手用力地回抱祁沉笙的身体,循着他温热的气息,再次交缠拥吻……

    ------

    “金柳、翠芳?”大夫人邱氏贴身的小丫头画眉, 提着只小油灯,还未进纪姨娘的院子,就隔墙叫嚷起来。

    谁不知道, 近来这纪姨娘整日里都疯癫, 口中全是什么神呀、鬼呀的, 上次就吓坏了纹儿,还把整个院子都弄得阴恻恻的。

    大夫人听说后, 都不准纪姨娘将荣哥儿抱回去养了,生怕她发起疯来没轻没重,吓坏了孩子。

    可偏偏荣哥儿还有好些东西,落在了这边小院里,这晚紧着要用了, 谁都不愿意过来取。画眉这是跟她们打牌九,输得钱一时拿不出了,才被推了出来。

    此刻天已经全黑了,纪姨娘院外头连个人影都不见,画眉独自打着油灯,心里头也实在犯怵,只得扯着喉咙大声喊道:“金柳,你在不在里头,快些出来!”

    “大夫人遣我来取东西,若耽误了事,有你好看的!”

    可任凭她怎么喊,眼前的小院中,依旧是死寂死寂,没有半声回应传出。

    不知怎么的,画眉虽然仍是在害怕中,但忽得又掺上了几分生气。想她纪姨娘最近生了个儿子,就连院子里的丫头,都跟着鸡犬升天了不成?

    她在大夫人身边伺候久了,心气也高些,这么被晾在外头,越发忍不下去了:“这早晚的,躲什么懒,你们再不出来,我可就要进去了!”

    院里依旧是半个应声的也无,画眉的气头终于顶了上来,也不再管顾什么,提着油灯便怒冲冲地推开了院门。

    可刚一进去,画眉便发觉了不对……纪姨娘这院里,怎么没点灯?

    她边往里走边嘀咕着,莫不是带着两个小丫头去串门了?她可不愿白跑一趟,便打算壮着胆子,将大夫人要的东西取了再说。

    这么想着,画眉便来到了房门前,油灯映照在玻璃窗上,却完全照不亮那黑洞洞的房间。

    画眉心中生出了几分退意,可又想到若是空手回去,必定要被大夫人问责,其余的丫头们,也多半是要笑她胆小的。

    她索性咬咬牙,伸手使劲向前推去。随着“吱呀--”一声长响,纪姨娘的房门被沉沉地打开了。

    明明是夏夜,画眉却只觉得一股子凉气扑出来,惹得她步子都僵住了。

    屋子里同样安静得厉害,自那房门响过后,便再没有半点声响。

    画眉手中的油灯都有些提不稳了,但她还是走了进去,按着平时的记忆,快速地将孩子的什么小衣裳、小帽子、小毯子收拢起来,也顾不上叠整齐了,只团作一大包,抱起来便要向外走去。

    可就在即将离开的时候,却又听得房门传来,那仿若催命的长响。

    “吱呀--”

    画眉下意识地抱紧了手里的东西,猛地转身看去,可除了被半掩住的房门外,却什么都没有。

    也……也许只是有风……画眉这般自我安慰着,极力克制着浑身的哆嗦,想要向外走去。

    可就在她走到门前的瞬间,画眉鬼使神差地抬起眼,看向了自己映在玻璃窗上的影子,她手中依旧紧抱着成团的衣服,看起来却像是--

    抱住了一个婴儿。

    画眉脖颈僵硬地,像是被一只冰凉的手,猛然从后面按住了头,让她直直地对上了怀里抱的东西,一张青紫的婴儿脸,突然露了出来!

    “啊--”

    ----

    汪峦常听人说,夏日长而夜短,他近些年来身子病得昏沉,已经许久未早起过了。如今恍然醒来,瞧着四五点钟初透进窗子来的朝阳,竟也觉得有些新奇。

    “九哥不再睡会了?”祁沉笙也很少见汪峦醒得这样早,在小洋楼时,往往他起身时,汪峦还在睡着。便是偶尔被他吵醒了,也不过是难受地咳喘一阵子,哄一哄就又会睡过去。

    汪峦想要侧身看看他,却发觉自己腰上仍是被祁沉笙抱得紧,只好按按他的手轻声说道:“醒过来就不困了,难得起得早些。”

    祁沉笙非但没有松开汪峦,反而又圈着他的腰将人往怀中揽着,明知可能是那以精替血的法子,滋养了汪峦的身子。却还是吻着他的额头,低声逼问道:“九哥醒的这样早,可是嫌我昨夜不够卖力?”

    “我可没这么说……”提起昨晚的事,汪峦只觉后腰上酸软得很,连带着那处也还隐隐地疼着,幸而此刻依靠着祁沉笙的怀抱,才并未觉得太过难受。

    “九哥真的不睡了?”兴许是察觉到汪峦的不适,又或者是来自于五年前,那未曾遗忘的习惯,祁沉笙的手随即按到了汪峦的腰间,或轻或重力道恰好的揉捏起来。

    汪峦忍不住发出几声短哼,隔着床纱帐间的缝隙,望着已是明光一片的窗外,在祁沉笙的胸前摇摇头:“起来吧,陪我去院子里转转,昨天午时那样热,我还没好好瞧瞧你修的池子呢。”

    “好--”祁沉笙又在汪峦唇边吻了一下,而后小心地揽着他坐起来。两人也并没有唤丰山进来,汪峦就靠在床边,看着祁沉笙进进出出,为他换好衣衫,端来温水洗漱,而后又扶着他坐到窗下的桌前,对着面澄澄的镜子,梳理前渐渐长长的头发。

    相缠的夜晚虽然过去,但他们却好似依旧留恋着彼此的体温,动作间有意无意地,总是倾于亲密的触碰。

    “再过三五月,九哥的头发就能长到这里了。”祁沉笙站在汪峦的身后,手指穿过柔顺的发丝,而后在他的背上浅浅比划着。

    “头发就是这样,养得再好也不见得能长多快。”汪峦轻咳了几下,他知道祁沉笙很是喜欢他的头发。五年前刚离开秦城时,不知是守着种怎样的念想,汪峦并没有剪掉头发。只可惜……后来渐渐病重,实在无力打理,才被逼着剪短了。

    汪峦说着,抬眼与镜中的祁沉笙对望,但终究觉得不够,于是又稍稍转身,看向身后真实的人:“沉笙想要我再留多长?”

    祁沉笙从后环着汪峦的身子,又轻轻地在他背后,腰中靠上的位置比划起来:“我初见九哥时,约是有这么长吧。”

    “后来,我缠着你不许去剪,”祁沉笙的手,隔着薄薄地丝衫,在汪峦的脊背上滑动者,又向下移了几寸,堪堪在即将触及到那最为柔软的地方前,停住了:“所以九哥的头发,又长到了这里。”

    随着祁沉笙手指的触及,汪峦的腰开始轻颤,但他索性往祁沉笙怀里去躲,而后就听到祁沉笙的声音:“我想要九哥的头发,一直留下去。”

    汪峦的唇边也泛起笑来,反手接过了祁沉笙手中的梳子,看着他说道:“那不就成了长毛妖怪了?”

    “就是妖怪,九哥也要做只勾我一个人的妖怪。”说着,祁沉笙便扣住了汪峦的手俯身就要吻下去。

    可就在这时,卧室的门忽然被敲响了,随后便传来了丰山的声音:“二少爷,夫人,你们起了吗?”

    祁沉笙皱皱眉,强压着要将丰山绑去喂蚕的冲动,冷声道:“进来说话吧,出了什么事?”

    丰山自打醒了,就没闲下来过,得了祁沉笙的允许后,立刻推开了房门,便擦着脑门上的汗说道:“二少爷,又是东院那边的乱子。”

    “就,就是那个往咱们院子里贴符纸的纪姨娘,她连带两个伺候的丫头,都失踪了!”

    “失踪?”汪峦听着也是稀奇,他还未见过能在自己家里失踪的:“怎么个失踪法,找不到人了?”

    “是啊!”丰山使劲点点头,又将一大早听闻的消息往细里说道:“那边院子里的人,说是从昨儿下午,就不曾看到过她。”

    “也有人说,是纪姨娘带着俩丫头出去了,可到现在都没回来……他们说纪姨娘娘家不是本地的,若在外头过夜,是没地方可去的。”

    “还有呢!昨晚邱夫人房里的丫头画眉,去纪姨娘院里取东西,也被鬼给吓着了,到现在人还没清醒呢。”

    “又有人被吓到?”祁沉笙起先并不如何放在心上,听到这里才皱起了眉:“我记得上次,是说纪姨娘和另一个丫头被吓到了,加上这个画眉,这是第三个人了吧?”

    “是呢……”

    汪峦听到这里,也觉得有些不对劲,若是只一人或只一次误以为见鬼被吓,倒也是有可能的,但如今又有人被吓到,那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