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64章 怨婴影(十) 九哥何时给我生一个?……

第64章 怨婴影(十) 九哥何时给我生一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丫头根本不敢出声, 祁沉笙的残目明明是那样的无神,此刻却将冰凉的目光,投落到她身上。好似压下了无形地牢笼, 将她的全身禁锢在狭窄得,几乎令人窒息的冷铁之间,彻底无法动弹。

    “还不说实话吗?”这时候,汪峦轻轻地从祁沉笙的怀中脱身,在斑驳落下的树影间, 走到了小丫头的面前:“你都知道些什么?”

    兴许是因为他的声音太过温和,仿佛是从囚笼缝隙中,飘然落下的一片软羽, 让小丫头不自觉地抬起头上,正对上了汪峦若含金流影的眼眸。

    刹那间她已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只是无意识地张开了口。

    ”是,是她……说我会勾引大老爷, 就诬我偷了东西,”小丫头的双眼依旧呆滞,但脸上的神情渐渐变得委屈, 回忆起三年前那百口莫辩冤屈:“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可谁都不信。”

    “她仗着自己有孕有宠, 就要把我赶出去。”

    “若是背着这名声被赶出祁家,我, 我下半辈子就完了!我去求她,求她,但她却一点情分都不肯念,最后好容易松了口,却把我贬到了下头, 做最粗重的活计。”

    汪峦轻叹着摇摇头,他早先便知道这深宅大院里,注定不会太平,可如今听这小丫头说着,也着实有些可怜。

    “后来于姨娘流了孩子,大老爷就对她厌恶起来,”小丫头似是挣扎了一下,但却被汪峦的眼睛吸引着,又顿顿地说了下去:“别怨我狠心,我就是想看看她那落魄样儿,奚落两句也能解解心头的恨。”

    “我去了她的院子里,正巧连个伺候的都没有,刚要进去……就听见,她在里头跟人说话。”

    “说什么?”祁沉笙执着绅士杖,走到了汪峦的身边,与他一起垂眸望着那小丫头,难得没有再那么咄咄逼人。

    “她说要下什么鬼蛊……让纪姨娘再高兴几年,等到她最得意的时候,就……就要了她的命!”

    小丫头害怕得哆嗦了下,精神上越发开始逃避挣扎,汪峦也并不想太过为难她,最后问道:“跟于姨娘说话的是什么人?”

    “不……不知道……好像是个男人,我心里头害怕就跑了……”

    碎金流光渐渐消散,汪峦只觉身子有些失力,但很快便安心地落入祁沉笙的怀抱中。

    小丫头乍然醒来,脚下一软直接摔倒在地,回想起自己刚刚说过的话,瑟瑟发抖得偷偷看向面前的两人,却见祁沉笙一手搂着汪峦,面色淡然地俯视着她。

    小丫头吓得立刻低下头来,不住地想要缩在地上后退,等来的却是敲在地上的绅士杖,以及祁沉笙的微带严厉的声音:“不要在我面前耍什么小心思。”

    “明日之后,调回内院做事吧,自己去找冯京让他安排。”

    小丫头不敢置信地抬起了头,可她看到的却只是祁沉笙,揽扶着汪峦,走向柳荫间小道的背影。

    “多,多谢二少爷……”

    不管那小丫头究竟是出于什么心思,但确实是为他们扯出了一条新线。

    祁沉笙发觉汪峦因为使用金丝雀而微微疲惫,本想带他回院歇息,汪峦却摇摇头:“还是趁着这会没热起来,再去探探那位于姨娘吧。”

    “不然总在心里记挂着,回去也歇不安稳。”

    祁沉笙低头看看汪峦的脸色,见他确实并没有异样后,才勉强同意让英桃带路,去寻于姨娘。

    “于姨娘自三年前小产后,住得就偏远了些,请二少爷、夫人随我来吧。”英桃一如既往地并不多话,看着祁沉笙做了决定后,就前头引路了。

    他们走了没多久,沿小道绕行至正房正院后头的假山石堆边,恰听到一阵婴儿的啼哭声。

    汪峦不禁顿了顿脚步,早些年汪贵刚出生时,他还能过段日子回家探探亲,也是听过汪贵的哭声的,虽说稚嫩但也响亮。

    可如今听着那正院里传来哭声……若不仔细听,怕会误以为是满月的猫仔,又细又低还断断续续,实在是虚弱得很。

    “九哥?”祁沉笙也停下来,他自然也听到了婴儿的哭声,有些嘲弄地笑笑:“那大约就是纪姨娘给祁隆勋生的儿子吧。”

    汪峦心知祁沉笙对这个孩子,应是厌恶的,于是便摇摇头简言带过:“没什么……只是听着哭声有些弱。”

    “九哥还能听出这个?”祁沉笙揽着汪峦的腰背,两人又缓步向前走着,随手拨开前面越出的花枝。

    “以前也跟着母亲照顾过一段时间孩子,”汪峦点点头,回忆起那十几年前受的嘱咐,随口猜测着:“这般哭声,要不就是体弱,要不就是正病着呢。”

    “凭他是体弱还是病着,总归不关咱们的事。”灰色的残目往院墙处一瞥,祁沉笙敲着手中的绅士杖,全然对那个孩子没有半分兴趣。但他前行两步,却又似想起什么来似的回身看看汪峦。

    “怎么了?”汪峦见着祁沉笙这般,以为他想到了什么,还有些认真地开口问道:“可是有哪里不对?”

    “不是有哪里不对。”祁沉笙揽在汪峦腰上的手,出乎意料地他整个圈在怀里,抵在那遮挡了日光的山石间。

    汪峦诧异地,压住了差点脱口而出的轻呼,紧接着却又感觉到祁沉笙的手,摩挲地抚上了他的小腹,低低的声音擦过耳畔,似是带着几分惋惜:“不过是忽而想到,九哥既然懂这么多……不知何时给我也生一个?”

    “沉笙!”汪峦也不知是该气还是该笑,眼看着前头英桃还未走远,他也不好太大声如何,只睁着那双灵雀般的眼眸,含嗔带怒地看着祁沉笙。

    “九哥不想吗?”祁沉笙圈着汪峦的臂弯越发用力,修长的手更是在他的小腹处流连,灰色的残目映着怀中人恼羞的样子,不禁又吻上他的耳侧。

    “沉笙觉得,我是想还是不想?”山石上垂下的蔓落,也深深浅浅地遮挡着,汪峦身子着实被锢得挣扎不得,只得忽得偏头,咬上了祁沉笙的下唇,泄出几分怒气。

    祁沉笙感觉到唇上的微痛,转而反客为主,紧托着汪峦的下巴,用力回吻了上去。那令汪峦无法抗拒的侵略,带着一丝轻佻的戏弄,辗转于唇舌之间,却似要夺走他全部的呼吸。

    他起先还在担心英桃回来找寻,推抵着祁沉笙的肩膀,可随着气息渐渐耗尽,汪峦的身子也软了下去,只得伸出双臂,颤颤地攀附着祁沉笙的后背。

    祁沉笙适时地托住了汪峦的腰,让他更深地陷入到自己的怀抱中,而后在纠缠难舍的间隙,再次**上汪峦的耳颈逼问道:“九哥说想不想,嗯?”

    “二少爷、二少夫人--”这时候,在前面带路的英桃也终于发现身后空荡无人,忙又返回找寻:“你们还在这里吗?”

    汪峦听到英桃逐渐靠近的脚步声,有些着急地想要推开祁沉笙,祁沉笙当然是不肯。两人这么相缠相拒着,汪峦正往旁侧躲闪,刚刚离开祁沉笙的怀抱分毫,一时不慎竟脚崴了,眼瞧着就要倾倒而下。

    祁沉笙赶紧一把将人护在怀里,自己却因着那未散的力道,后背撞到了假山石上,竟撞落了些许碎石。

    而就是在那个须臾间,祁沉笙终于感应到了一丝执妖的气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