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68章 怨婴影(十四) 今晚想摆个小宴,几个……

第68章 怨婴影(十四) 今晚想摆个小宴,几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汪峦一心防备着, 内屋里头再出来人,见着祁沉笙终于不折腾他了,刚刚松了一口气, 却不料身后的门,却忽而“砰”地被人推开了。

    “二哥,我刚才忘了--”

    祁暮耀的说话声戛然而止,汪峦刚要从祁沉笙怀中脱身,被这乍来的动静顿时惊了肺腑, 又忍不住捂着胸口咳喘起来。

    祁沉笙忙让汪峦靠回到自己身上,替他顺着后背,直到怀中人的咳嗽渐渐平息下来, 才转过眸去淡淡地看向祁暮耀。

    这可怜的祁家五少爷,被自家二哥看了那么一眼,就几乎吓得腿打弯,紧靠在门边的花瓶旁, 恨不得把里头的富贵竹拔出来插自己头上,动都不敢再动一下,好半天才磕磕绊绊地说道:“二, 二哥, 嫂--不, 我是说这位汪先生,他还好吧?”

    祁沉笙一言不发, 只继续用灰眸瞧着他,好在汪峦这会缓过劲儿来,对着祁暮耀摆摆手:“咳咳,五少爷不必担心,是我自己身子不好, 不怨你的事。”

    “不不不,是我,”祁暮耀又是摇头,又是晃手,顶着祁沉笙的目光说道:“是我太冒失,冲撞了先生。”

    汪峦心中想着,不怪你太冒失,分明就是你家二哥太孟浪。如此刚要再祁暮耀劝解几句,却不想听到祁沉笙毫不心虚地开了口。

    “你知道便好。”

    汪峦使劲在他手上捏了一下,祁沉笙却并不改色,继续阴沉着脸,拿出兄长的气势训斥道:“如今也不是小孩年纪了,这么冒冒失失万一冲撞的是老太太,你又该怎么办?”

    “二哥教训的对!”祁暮耀这会哪里还能想什么,祁沉笙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使劲点着头。

    “沉笙……差不多行了。”看着祁暮耀那副实心样子,汪峦越发不忍,压低了声音又捏了一下祁沉笙的手。

    祁沉笙眯眯灰色的残目,总算收了收心气:“罢了,你能自省是最好,老太太还在等我们,今日就先这样吧。”

    说完,就要揽着汪峦往里走去,眼看着两人就要进内间了,祁暮耀才如梦初醒,用手中的书拍了一下脑子,追着喊道:“二哥,二哥且等等,我回来是有事找你!”

    “有事?”祁沉笙一回身,险些又把祁暮耀吓到,他大口喘了好几下,才小心翼翼地说道:“是……”

    “我哥说,二哥回来一趟不容易……今晚想要摆个小宴,请你和汪先生,还有几个兄弟喝上两杯……”

    这话他说得着实没底气,想着自己刚把祁沉笙惹火了,怎么可能还请得动他,哥哥交给他的事八成要办砸了。

    汪峦本也以为是这样,却不料祁沉笙竟答应了下来。

    “去哪?”

    祁暮耀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祁沉笙是同意了,忙点头说道:“就在家里,我哥正让他们收拾着地方,晚上就请二哥过去。”

    “行了,知道了。”祁沉笙淡淡地说着,其实若按他的意思,本家兄弟相处得虽不恶劣,但也谈不上亲密,这一趟他确实可去可不去。

    可是--他的灰眸中闪过隐隐的异色,若真的祁家内部有鬼,那但凡可能撞见这鬼的机会,他都想要去探探。

    “好好,”祁暮耀到底心思单纯,这会子得了祁沉笙的准话,一下子就笑了出来,但到底还是怕他二哥翻脸,口中说着:“那我就不打扰二哥和汪先生了。”终于从哪花瓶架子旁边闪身,抱着书匆匆而去。

    有了祁暮耀这桩小插曲,倒是把汪峦之前忐忑的心思冲淡几分,祁沉笙看着他眉眼间放松了,便又握住汪峦的手:“好了九哥,咱们该进去了。”

    汪峦抬眸望向他,平复着心绪,点了点头。

    内间的小厅中,被玻璃框起的西洋画,装点着粉白的墙面。几折花鸟绣屏隐隐地透出后面的景象,还未等汪峦细看,便有个五十多岁的婆子,从后面转了出来。

    她生得严肃,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周身也都是老派人的打扮,还穿着长衫长裙,颜色上很庄重。金镯子金耳环之类的首饰,整整齐齐,一看便是有些地位的。

    见着祁沉笙与汪峦后,也是极短地笑了下,很快就又恢复了那古板的样子:“二少爷来了,老太太还在里头念叨着呢,一听见门声就叫我过来看看,是不是您。”

    “辛苦卓麽麽了。”祁沉笙对她点点头,也谈不上如何亲近或是敬重,只是寻常顺口回着。

    那卓麽麽听后并无什么反应,目光却在汪峦的身上停留了片刻。

    汪峦察觉到她的眼神,守礼地跟着唤了声:“卓麽麽”。可还不等对方说什么,祁沉笙便挡在了他的面前,直接说道:“还请卓麽麽带我们去见老太太吧。”

    卓麽麽这时候才收回目光,双手垂在暗秋香色的裙侧,点点头:“好,二少爷还有汪先生,随我来吧。”

    经了这好几道门后,汪峦终于得以见到,众人口中的祁老太太了。

    只见内间小厅之中,摆了张不知什么香木的罗汉榻,年近七十的老妇人正斜靠在上面。她头发已然全部花白了,但仍旧用镶玉牌的轻簪挽着发髻,面向上倒是和善的,眼前还架着副金丝镜。

    她见着祁沉笙进来了,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慈爱的笑来,带着三枚老翠戒指的手招招:“哎呦,我的沉笙,终于得空回来了,快过来让我看看。”

    “老太太,孙儿回来了。”祁沉笙脚下倒也不急,一手拉着汪峦,慢慢地向她走过去。

    汪峦虽然在汪家长大,但是到底没有正经进过门户,拜访过长辈,此刻只能谨慎又谨慎地跟在祁沉笙身边,随他一样唤道:“老太太好。”

    “我看看……这就是那个姓汪的孩子吧?”等两人走近了些,祁家老太太扶了扶金丝眼镜,一面瞧着自家孙儿,一面反复打量起汪峦,口中由衷地夸赞着:“真是个好看的孩子。”

    汪峦下意识地看向祁沉笙,祁沉笙只是冲他点点头,转眼间祁家老太太已经拉起了他的手,轻轻拍拍劝慰道:“我知道,你这会子心里头一定怕得紧。”

    “可我没老头子那些规矩,平白无故地难为你做什么呢?只要沉笙他自己喜欢就行了。”

    汪峦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可他不经意地转眼,看向祁沉笙时--却发现祁沉笙明明是笑着,灰眸中却好似含了其他什么东西。

    “沉笙……”他无声地张张口,祁沉笙便握住了他的另一只手。

    “到底还是老太太疼孙辈儿。”这时候,一个年轻的女声在旁侧响起,汪峦这才有心思看起周遭的人。

    兴许是因为如今风气开放些的缘故,此刻这小厅中围坐着不少人,并未如过去般遵着什么男女大妨。

    说话的女子约莫比于姨娘要大个几岁,手上还领着个七八岁大小的男娃娃。那男娃娃生得精致好看,可脸色却分外苍白,一看便是个身子骨积弱的。

    “那是当然,我不疼他们,还能疼谁呢?”老太太对他笑了笑,松开汪峦的手,转而又让那男娃娃坐到自己身边,放轻了声音哄着:“小八今日怎么样了?喝药的时候哭没哭呀?”

    小八……汪峦跟之前听祁沉笙讲的对上了号,看来眼前这男娃娃也是祁隆勋的儿子,却不知叫什么。

    男娃娃被老太太抱着张张嘴,声音也如他的模样般细弱:“喝了,老太太我都喝了。”

    “喝了就好,就好……”老太太的注意力渐渐都落到了小孙儿身上,祁沉笙便趁机拉拉他的手,两人悄悄地离开了老太太的面前,在小厅中寻了处靠窗的地方坐着。

    “沉笙,你刚刚……是不是想到了什么?”老太太和祁家小八的嬉笑声仿若背景,汪峦也正借着这个机会,偷偷凑到祁沉笙耳边问道。

    面对汪峦的疑问,祁沉笙没必要隐瞒,只是叹息着说道:“老太太对我们这些孙辈儿,一直很好。无论我们做什么,她都会觉得我们高兴就好。”

    对待孙儿是这般,对待儿子便更是如此,汪峦蓦地明白了祁沉笙还未说出的话。

    所以祁家的家教尽管严厉,祁隆勋和祁安俸却还是敢那样,肆无忌惮地把女人往自己房中带。

    祁沉笙闭了闭灰色的残目,所以当年,他的生母还在的时候,老太太倒从来不曾苛待过她,但面对祁隆勋的荒唐风流事,老太太仍是站在了儿子一边,只劝她宽心隐忍--直至死亡。

    所以他对祁家老太太的感情,却是复杂的,他既感念当年母亲突然出事后,老太太对他们兄弟二人的多加照顾,可心中有时却不免添上几分愤怨。

    --祁隆勋能有今日这般荒唐的,跟祁家老太太的纵容,绝对脱不了干系。

    “沉笙……”汪峦知道祁沉笙此刻心中定然不太好受,便趁着四下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轻轻地将额头抵在了他肩上。

    祁沉笙望着祁家老太太与男娃娃玩笑的模样,最终还是转开目光,轻轻揽住了汪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