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69章 怨婴影(十五) 沉笙……你的这只眼睛……

第69章 怨婴影(十五) 沉笙……你的这只眼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二哥和汪先生, 感情当真是不错。”

    这时,一个有些虚弱的声音自旁处传来,汪峦下意识地转头看去, 却是一个满脸病容的小少爷,正有些怯弱地看向他们。

    祁沉笙似乎也有些诧异他的出现,但还是跟汪峦介绍道:“这是我三叔的儿子望祥,之前跟你提过的。”

    这几日汪峦着实见了不少祁家人,如今只庆幸自己记性还算好, 隐约能想起那祁家三老爷风流成性,却只有这么一个病弱的儿子。

    “你近来身子可好些了?”其实祁沉笙对眼前这个六弟,也并不算太熟, 甚至比之暮耀、如茉更陌生些,毕竟自小他便常卧病在床,很少出来见人。三年前一场大病,都险些要了他的命去。

    “谢谢二哥关心, ”祁望祥笑了笑,眉眼间尽是不足虚弱之像,倒与同样久病的汪峦不相上下:“入了夏天气暖和, 我自然就见好了。”

    “那就好。”祁沉笙随口回应着, 毕竟彼此关系只是了了, 如今让他再说些什么,他也是懒怠费那个心的, 索性收收揽在汪峦腰上的手,半眯起了眼眸。

    但祁望祥却好似还有话要说,并没有知趣地离开,反而继续说道:“听闻……汪先生身子也不太好,上月我那边寻来的新大夫很是不错, 若有需要也可请他为汪先生看看。”

    汪峦却想不到这位祁六少爷竟有这份心思,只觉十分没由来……不,他眼眸微动,恰对上祁望祥那隐带恳求的目光,忽而明白了什么,这并不是没由来的。

    “六少爷好意,汪峦心领了,”他开口也很是客气,无意地抚过指上的绛红戒指,淡淡笑着说道:“只是最近身子尚好,一切也都随顺,便偶有什么小事,也是不曾挂心的。”

    “……这样,那便好。”祁望祥神色稍稍放松了些,他无意间听闻了三夫人之前来与汪峦说话的事,心中暗道母亲糊涂,生怕汪峦会将这事捅到祁沉笙那里去。

    他虽然病弱,但祁家的形势却也看得分明,绝不想这种时候跟祁沉笙起龃龉,所以才拖着身子,来探探口风。

    这会子听了汪峦的回应,总归松了口气,也不敢再多说什么话:

    “如此很好,望祥还要回西院那边喝药,就不打扰二哥和汪先生了。”

    祁沉笙的目光在两人面前流转,他似乎猜到了些许,但却没有问分毫,最后望着祁望祥,直看得对方原本就因病而苍白的面容,更失了几分血色,才点点头说道:“那你快些回去吧,别耽误了要紧的。”

    这边祁望祥终于得了应允,又撑着对两人笑笑,而后才匆匆地走了。而另一边老太太到底年纪大了,与小孙儿逗玩了没多会儿,便累得困乏了,众人见状纷纷赶眼色地寻着借口从内间的小厅中退了出来。

    汪峦与祁沉笙自然也没有想要久留的意思,就趁机也离开了。

    究竟是折腾了这么一上午,汪峦的身子也实在有些撑不住了,午饭时被祁沉笙喂着略吃了半碗粥,就实在熬不住沉睡了过去。

    这一睡便是大半个下午,等到汪峦终于从沉沉的、令他疲惫的梦中醒来时,看到祁沉笙正坐在床边。

    这座小院子是他精心布置过的,就连床铺都是一架十分考究繁复的旧式千工床,帘外踏步的小廊上,镂刻着好些吉祥的纹样,如今正能透入些光簇,点点落在祁沉笙的身上。

    汪峦静静地睁着雀儿似的眼眸,他分外贪恋沉浸在此刻的安宁中,而眼前的祁沉笙正对着端详着手中的那只,自假山石堆里寻来的白瓷小瓶,灰色的眼眸半合半张,却不像是在看瓷瓶,倒像是在想些什么。

    汪峦有时也会纳罕,祁沉笙被他划伤的那只眼睛,究竟还能不能看得到?

    大约是能的吧?

    汪峦这样想着,眷眷地撑起身子,伏到祁沉笙的身后,双手深深地抱住了他的腰背,将下巴抵在他的肩上。

    祁沉笙感觉到了他的靠近,随即侧过身去,扶住了汪峦的身子,让他躺在了自己的怀里:“九哥终于醒了,这一觉睡得可真久。”

    汪峦却只是笑笑,没有说话,先是伸手触着祁沉笙手中的白瓷小瓶,而后又微仰起头来,望着他的脸微微出神。

    祁沉笙也不催促,一下又一下地撩拨着汪峦稍长而又柔软的发丝,享受着两人之间悠闲的沉默,许久后才问道:“九哥,在想些什么?”

    “我在想……”汪峦轻咳了两声,指尖落到了祁沉笙的脸侧,而后慢慢移动划向他灰色的残眸,终于能够平静地问出那个问题:“沉笙……你的这只眼睛,还能看得见吗?”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祁沉笙微微一愣,不甚在意地笑笑,而后吻上汪峦的指尖,握着他的手拿回胸前。

    汪峦摇摇头,他又往祁沉笙怀里靠了靠,没有什么原因,他也说不出什么原因,许是愧疚,或是难过,又许只是单纯的想要知道。

    “能看到一些,”祁沉笙抬起眼眸,残目在透入千工床的阳光下,颜色越发浅淡。好似真的无神,又好似藏了太多思绪:“大半时候,只能看到个轮廓。”

    说到这里,祁沉笙的言语顿了顿,垂眸望向怀中的汪峦 ,在他的额头上轻吻几下:“但是看向九哥的时候不一样。”

    “我眼中的九哥,很清楚。”

    他的手沿着汪峦的发丝而上,抚摸着汪峦的面容,低低地又重复道:“一直很清楚……”

    不知从哪一刻起,汪峦的手臂一点点攀住祁沉笙的脖颈,轻轻地吻上了他的唇,祁沉笙随即逐渐用力,由浅尝到深吻,汲取着每一丝汪峦的气息。

    汪峦很快便有些撑不住了,他轻轻地拍打着祁沉笙的后背,得来片刻的轻喘,可很快便又被祁沉笙再次吻住,惹得身子若重陷昨日的温缠。

    祁沉笙拥着汪峦,手掌下是他极瘦极瘦的腰身,围拢着环握住时,便能引来怀中人难以抑制地颤动。

    那双雀鸟似的眼眸,也乍然蕴漫上水痕,如祈如求地望着他,但这只会引出他心中更为深沉的侵略欲。

    九哥……九哥……

    九哥在我的怀里……

    九哥是我一个人的……

    眼睛看不看得到,又有什么关系,汪峦的样子早就刻在他的心脏,烙入他的灵魂。不要说瞎了一只眼睛,便是这身躯化成了灰烬,也绝无法抹去分毫。

    “沉笙——”汪峦的声音脆弱得,仿若薄冰结成的净瓶,勾着祁沉笙欺身将一切碾碎。

    就在被炙热的怀抱所融化,再次陷入迷乱前的最后一刻,汪峦气音低低地喘叹道:“说好的今晚才——”

    可惜,连他自己都无法兑现那句“承诺”了。

    “我们少爷的意思,是去西边院里的浣纱楼,那边一应东西都已经收拾好了,六点钟之后你带着二少爷他们过去就行了。”

    屋外的柳树荫里,祁家三少爷身边的小厮阮吉正与丰山传着话,这人刚来时,本想亲自见着祁沉笙说。

    可丰山刚把他往屋里一领,就听到了内间卧房里传来的些许动静,那里还敢再让他留下,丰山立刻就拽着阮吉的袖子,轻手轻脚的溜了出来。

    “好,好,我知道了,”丰山一连声应着,眨巴眨巴眼又想想:“那浣纱楼在哪?怎么之前不曾听过你们西院还有这样的地方?”

    “也不怪你不知道,”阮吉与丰山差不多年岁,又都是打小就在祁家当差的,故而说起闲话来分外熟络:“我起先也没去过哪里,据说原来是三老爷的地方,不知怎的闲置了好些年。”

    “我们少爷这不也到了年纪,在外有了个相好的人,前儿预备着要偷偷先接进府里来……这不,才从三老爷那里讨了这座小楼来。”

    “三少爷也有相好的了?”丰山来了惊讶地张大了嘴,在他印象里,二房的两位少爷,可都是端端正正的老实人,祁朝辉也会偷着养人,这确实是很难想象的。

    “那,那必定是个美人吧?”

    “我也没见过……人还没领回来呢,”阮吉摇摇头,继续说着:“这不刚收拾了收拾屋子,就逢着二少爷回来了,我们少爷就想着先在里头摆个小宴,算是暖暖屋子。”

    “是该这么着,毕竟那么多年没住人了,”丰山点点头,而后又问道:“那今晚都请了哪些人?同辈的少爷小姐都请了吗?”

    “请是都请了,但也有好些不来的,”阮吉掰着手指头数了起来:“大少爷那边得了准信,说是准备老太爷过寿的事儿,实在不得空。”

    “我们朝辉、暮耀少爷必定是要去的……我听着那意思,尚汶少爷和望祥少爷好似也要去。”

    “小姐那边,如苓小姐不来,如茉小姐说是午后中了暑气,便只有如蓉如茜两位小姐了。”

    “至于还有什么旁的人,也是说不准的。”

    丰山跟着数了数,觉得人并不多,刚要继续议论什么,便听见内间传来响动,忙打发了阮吉离开,自己赶了进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