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72章 怨婴影(十八) 仿若暗鬼窃笑的婴儿哭……

第72章 怨婴影(十八) 仿若暗鬼窃笑的婴儿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阮吉愣在了原地, 不远处的宴席上,因着之前那场闹剧,所有人都不敢出声, 反而让他听得更为真切,那声音虽然断断续续,又极为低若,但的确是婴儿的哭声。

    ——三少爷真的把孩子接回来了?

    那上面……真的是小少爷?

    不知怎么的,阮吉并不觉得是这样, 那婴儿的哭声一阵阵的,带着说不出口的阴冷,只是听了这么一会子, 他外露的胳膊上便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但仿佛是被什么牵引着,他还是迈开了步子,趁着没人注意,踏上了楼梯。

    尽管已经粗粗打扫过了, 但毕竟十几年不曾住人,木质的楼梯这么踩上去,顿时发出吱呀的轻响, 仿佛连带人骨头缝都酸涩了。

    阮吉继续向上走着, 婴儿的啼哭声越来越清晰, 但一楼透来的光也越来越少,不知从哪一步起, 他终于彻底踏入了黑洞之中。

    眼前是空旷而凌乱的二楼,许多来不及收拾的旧家具,就那么毫无章法地堆放着,在本就看不清的黑暗中,又突兀地堵起一重重影子。

    这……怎么可能有人住?

    阮吉心中打起了鼓, 他知道就是再为了避人耳目,三少爷也绝不可能将小少爷养在这种地方。

    可既然不是小少爷,那哭声是从哪来的呢?

    他忽然想起了,前几日东院里姨娘丫头撞鬼的传闻,阮吉顿时像是扎进了冰窟窿里,原本深压在心底的恐惧,也霎时间迸发而出。

    也就是在这时,他突然发现四下安静极了,整片黑暗的阴影中,只能听到他自己的脚步声。

    而刚刚婴儿的哭声,竟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从来不曾有过。

    之前是……是听错了吧?一定是听错了吧!

    阮吉死死地咬住了自己的右手,那疼痛在这一刻分外清晰,他不断地对自己这样说着,没有哭声,没有鬼,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慢慢地,慢慢地转过身去,准备就此离开。

    可就在他完全背对黑暗的瞬间,一声幽幽的,仿若暗鬼窃笑的婴儿哭声,却忽然又出现在阮吉的耳边,似乎离他极近极近。

    阮吉一下子连动都不敢动了,两条腿跟着哆嗦起来,可那婴儿的哭声,却还在继续。

    “呜--”

    “呜--”

    又低又弱,却是离他那样的近,好似就回荡在他的身侧,就回荡在他耳边。

    “祖宗……小祖宗……”

    “是我不该乱走,扰了您的清修……我这就走了,这就走了,您可千万别缠上我。”

    他口中不断念叨着,不知又过了多久,那婴儿的哭声好似当真不见了。

    阮吉也不敢回头去看,只打算快步逃离这里,谁知他刚走没几步,就感觉脚腕上一痛,好似被什么生生拽住了,身子却来不及停下,猛地向前扑去,顿时也不知撞翻了多少堆积的箱柜。

    楼上接二连三地传来,重物撞击落地的声响,骤然惊动了一楼宴席上的人们。

    汪峦若有所感地抬起头来,下意识地看向不远处的楼梯,随即又听到了大声求救的呼唤。

    “这是怎么回事?谁在上面?”祁暮耀心中暗暗叫苦,这才刚安生下来多久,怎么就又出事了!他哥到底在哪啊?!

    屋子里如今只剩下三个伺候的下人,除了刚刚跟阮吉说过话的芭蕉外,其余两个皆是摇头说楼上没人,只有芭蕉暗暗着急……她听出了那求救是阮吉的声音!

    不止是祁暮耀着急,其他人也被那动静惊得心直跳,但谁也不愿再这关口多说什么。四小姐祁如蓉年纪最小,平时性子活泛,这会子却也吓得不轻,只拉着哥哥的袖子说道:“五哥……你快叫人先上去瞧瞧吧,万一出了什么事呢。”

    祁暮耀也知道这么耗下去也不是法子,目光望向那几个下人,但见他们也神色惶恐的样子,也有些犹豫。

    另一边,祁沉笙又舀起勺汤水送到汪峦唇边,汪峦垂眸摇摇头后,他才将碗放到桌子上,打断了正准备亲自带人上去查看的祁暮耀。

    “我去吧。”

    “什么?”祁暮耀一愣,起先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可眼看着祁沉笙已然起身,忙摆手说道:“这种小事哪里要劳动二哥亲去,我带着人上去看看就行了。”

    汪峦也抬头看向祁沉笙,得到的是对方确定的眼神。

    祁沉笙并没有再跟祁暮耀推让,俯身扶起汪峦后,便向楼梯的方向走去,祁暮耀还想再说什么,可谁知坐在一边的祁家小叔祁辞,什么招呼都没打,也跟着走到了楼梯边。

    祁暮耀这下心里越发没底,安顿好如蓉后,便也带着那三个下人跟了上去。

    尽管他们事先提了盏手电灯,如同阮吉的经历般,汪峦被祁沉笙揽着腰背,走上了吱呀作响的楼梯后,从某步起,似乎只是一刹那间,眼前自楼下而来的所有灯光,便彻底消失了。

    眼前的楼梯变得漆黑一片,唯一的光源便是他们手中的小电灯。

    正当汪峦以为,是他们迈入了特殊的境地中,才陷入了黑暗时。却忽然听到楼下也传来了阵阵骚乱,他的手被祁沉笙握了一下,虽然并未有言语沟通,但两人却还是都默契地向楼下望去。

    “怎么回事,谁关了灯?!”

    “怎么突然黑了!哥,我好怕--”

    不仅是他们前方楼梯尽处的二楼,整栋浣纱楼都沉入了无边的黑暗中,像是被什么东西与外界隔开了。

    祁暮耀担心妹妹,便转头跑下了楼梯。

    自小生在祁家,一楼剩下的人除了邱家表哥外,虽然没有继承星监之位,却也都十分清楚执妖的事,立刻就察觉到了眼下事态的诡异,他们更明白此刻与家中两位的两位星监在一起,才是最为安全的选择。

    祁尚汶也顾不上之前与祁沉笙的争斗,带着妹妹如茜,摸黑向楼梯上跑去。而邱表哥见表弟跑了,极度恐惧下求生的意志升腾起来,一把扯过自己面前的祁望祥,拖着受伤的腿,一瘸一瘸地跟上去。

    祁望祥本就身体虚弱,被身胖体壮邱表哥这么拉扯,顿时就倒在了地上,如蓉听到了这边的动静,紧急之下还是选择去帮他,不过几步的距离,由于实在太暗看不清周遭的东西,她也不知撞到了多少桌椅,才来到祁望祥的身边。

    幸亏祁暮耀这时候也提着手电灯赶到了,他匆匆看过如蓉没事后,就带着弟妹也走回了楼梯。

    祁沉笙也并不着急前行,他似乎是确认了所有人都已经跟上后,才揽着汪峦继续向上走去。

    并不如何高陡的台阶,在黑暗的加持下,走起来分外漫长,汪峦借着手中的灯光,看向祁沉笙,尽管知道这一趟是他主动且刻意要来的,但汪峦却还是忍不住去猜想,如今遇到的一切,究竟有多少是在他意料中的,又有多少是在他意料之外呢?

    可这会子也确实不是个能够说话的时候,汪峦得到的,只能是祁沉笙在他腰间轻轻拍抚两下,还有句低低的:“九哥安心。”

    木楼梯终于到了尽头,他们刚踏上二楼,便看见阮吉跌跌撞撞地爬滚过来,祁沉笙眉头稍皱,随即用绅士杖挡住了他的去路,厉声斥问:“出什么事了!”

    阮吉使劲摇着头,浑身哆嗦着什么都说不出口了,转眼又撞翻了一堆杂物,瘫倒在其间,只用手指着黑暗深处。

    看样子寻常的法子是问不出什么了,汪峦刚要释放金丝雀试上一试,不想却被祁沉笙握住了手,轻轻摇了两下。

    汪峦随即会意,也没有再坚持,只是顺着祁沉笙的意思,向着那阮吉手指的方向继续走去。

    二楼并不似一楼那般通透,还是保留着许多个房间,阮吉指得含糊,仅大致位置便有两三扇破旧的门。

    祁沉笙也并不着急,索性一间一间地探过去。

    第一间房的门是半掩的,推开后里面狭窄得很,不过几只歪烂的木柜,尽管黑暗但用灯一照,也看得分明了。

    他们刚要抽身退回时,却忽然听到身后邱表哥等人的声音。

    “你……你们听到了吗?有婴儿哭声。”

    “我也听到了,好像是从那边传来的,这、这会不会是鬼啊!”

    汪峦与祁沉笙对视一眼,也屏息凝神地去听,果然听到渗人的婴儿啼哭声,像是被什么闷着,就从隔壁的房间中传来。

    他们没有再迟疑什么,当即走向了第二间房门前,其他人纷纷避让躲藏在后,另一位继承星监的祁辞,却始终连灯不曾提,匿身黑暗中思索着什么。

    婴儿哭声就在前方,祁沉笙用手中的绅士杖,挥开了本就快要脱落的门,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

    与二楼其他的地方并不同,眼前的房间尽头是一扇窗户,如今透过它能遥遥地望见祁家其他院中的灯光。

    只可惜那并非是令人安心的光亮,反而被什么映成了仿若魔窟的猩红。

    这猩红色的光,就这样又透入到窗中来,照亮了房间中唯一一样蒙着白布的物体上,而那婴儿的哭声,正是从白布之下传出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