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74章 怨婴影(二十) 是个浑身青紫,却并没……

第74章 怨婴影(二十) 是个浑身青紫,却并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二楼并不似一楼那般被打得通透, 反而被隔成数个小间,彼此所留走道本就狭窄,再加上杂物堆积, 暗不见光,着实像是在人心四面挤压着巨石,几乎难以喘息。

    而祁沉笙的声音,便在这压抑的黑暗中,缓缓传来。

    “大约是十二三年前吧, 那时候如苓刚刚因为继承了星监,被接回了祁家。老太爷对三叔生了好大的气,让他务必查清楚自己在外留的子嗣, 以免再出现如此情况。”

    “三叔应当是真的照着做了,但几番搜罗下来,却也并未寻到其他的孩子,只有个姓吴的卖茶女怀孕了, 于是便将她接入府中,安置在这浣纱楼上。”

    他们又来到了一扇门前,汪峦微微抬起提灯的手, 照亮了半扇破了纱的镂花门似乎有阴风阵阵, 透过那斑驳的孔洞, 发出仿若哀哭的声音。

    而门后堆积的箱柜,也映出高低林立的影, 仿佛一个个僵直的人,正站在房间中,用冷而黑的眼睛,怨毒地望着他们。

    祁沉笙却毫不在意,用手中的绅士杖挥开了房门, 揽扶着汪峦走进去,继续说道:“几个月后,吴氏便生下了一个男孩。”

    “但大约当年三叔对她用的手段极不光彩,吴氏心怀怨恨,住在楼中很是不愿与外人接触,特别是那个孩子--据说从百日宴被抱去见了老太爷后,吴氏就再不许别人碰他,凡事都要亲历亲为,就连楼中伺候的人,也只能听到孩子的哭声。”

    破旧的房门被他那么一推,直接“砰”地向地上倒去,牵连撞到了后面堆积的杂物,发出阵阵稀里哗啦的声音。

    而就在那些杂音之后,兴许是因风声巧合,经传来一声若有若无的婴儿啼哭。

    就是这样微弱的声音,却彻底撩动了几人,本就紧绷至极的神经,他们在祁沉笙的身后,颤抖瑟缩着,谁都不敢再跟上前。

    汪峦却依偎在祁沉笙的怀中,一手扶着他的手臂,微微抬头问道:“那后来呢?”

    “后来?”祁沉笙揽着汪峦,走进了仍旧弥漫着灰尘的房间中,细长的绅士杖在黑暗与寂静中,如同另一重脚步声,与祁沉笙淡然的叙述杂糅着,回荡不息。

    “后来,眼看着那孩子就快一岁了,周围人渐渐发觉,他白天一点动静都没有,只在晚上啼哭不止。”

    “伺候的婆子丫头,都劝吴氏莫要将孩子看那么紧,孩子这哭声不对,还是请个大夫来瞧瞧。可吴氏却始终不肯,每日都抱着裹得严实的襁褓,坐在卧室中,连窗帘都不曾开。”

    “孩子晚上哭得也越来越厉害,吴氏也并不制止,只是低声唱歌哄着,孩子哭一整夜,她就唱一整夜。”

    刚刚那声若有若无的婴儿哭,已然消失了--不,它并不像是消失了,而像是藏在了某处,正静静地等待着他们。

    汪峦的脚不经意地提上某物,却是只躺倒的瓷瓶,在满是尘土的地板上咕噜噜地滚了出去,发出,在无人能看到的,柜子与墙壁的角落中,被一只青紫色的小手挡住了。

    “那些婆子与丫头们劝也劝不住,只得由着她这么唱下去,可每到夜里听见孩子的哭声和吴氏的歌声,大家都觉得越来越渗人。”

    “直到有一天,旁的院里来了个老嬷嬷取东西,因着有事耽搁了,走的晚了些,便听到了吴氏的歌声。她当即便觉得不好,偷偷地告诉浣纱楼中的小丫头,吴氏唱得那曲子,可不是哄孩子睡觉的。”

    “而是他们老家用来--招魂的。”

    刚刚强顶着胆子跟到了祁沉笙身后的祁暮耀,狠狠地打了个哆嗦,脚下差点没踩稳,汪峦回头望望他,他便勉强撑起了哭笑。

    “那个孩子……可是出了什么事?”汪峦回过身来,按着祁沉笙的手问道。

    “九哥说呢?”祁沉笙并没有直接回答,反而轻托了下汪峦的腰,低头看着他问道。

    汪峦看向眼前漆黑一片的屋子,祁沉笙也不需他回答什么,自己继续说了下去:“吴氏本就举止怪异,这事很快就传开了,老太太派了身边的卓麽麽来,硬生生地抢下了她怀里的襁褓。”

    “层层红绸被解开,里面露出的,是个浑身青紫,却并没有腐烂的死婴--”

    祁沉笙的话语刚落,停歇许久的婴儿哭声,又自那电提灯都照不亮的黑暗中,乍然响起。且这一次比起之前的幽怨凄惨,更多了几分被戳中的恼怒,使得哭声分外响亮,几乎刺得人耳根作痛。

    “找到他。”祁沉笙灰色的残目中,凝映出躁动的暗影,尽管已经无法使用执妖,但还是迅速地执着手中的绅士杖,半护着汪峦,向杂物箱柜间探去。

    祁暮耀虽然还是怕得要命,但还是回头看了眼如蓉:“你和望祥靠着墙边不要乱动,保护好自己,有事就大声叫我们!”

    说着便从地上摸起根断了的凳子腿,强撑着翻开阻挡的东西,找寻起来。小丫头芭蕉叶倒是没有表面看起来的柔弱,也顾不上什么大力翻找着,

    那婴儿的哭声从不停留在固定的地方,汪峦认真地侧耳听着,追逐着每一次方位的变动。

    祁沉笙的手杖猛地戳穿柜门木板,但打开后却总归是空空荡荡。

    这样下去并不是办法,汪峦的体力渐渐地也有些跟不上了,但他还是靠着柜子借力,轻拽祁沉笙的衣袖,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沉笙……眼下,若你是那鬼婴或是背后的人,你会对谁下手?”

    祁沉笙脚步微顿,握着汪峦的手摩挲过他指间绛红石戒指,低声说道:“若是本就有目标,自然是杀他想杀之人,但若是没有--”

    两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望向,依旧站在墙边的如蓉和祁望祥,他们手中也握着好容易捡来的棍棒,警惕地看向四周。

    汪峦与祁沉笙皆不作声,只一个眼神对视后,便暗暗向他们靠拢而去。

    “如蓉你靠后站。”祁望祥身子也虚弱得很,此刻不过是在硬拼着所有的力气,却还是试图将如蓉往身后护。

    “六哥……”如蓉的双眼还肿得厉害,眼泪更是止不住地往外流:“六哥不用记挂我的,你保护好自己就行了。”

    祁望祥哪里肯,还是拦护在祁如蓉身前,而祁如蓉到底是怕到了极点,脚下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几次都险些撞到歪斜腐朽的柜子。

    就在她全神贯注,警惕地看向四周时,一只她刚刚路过甚至搬开过的柜子,忽而打开了门。

    青紫色的小手慢慢地,从黑暗的探出来。

    可如蓉却并没有察觉。

    那只青紫色的小手,就这样向外探去,慢慢地靠近了六神无主的祁如蓉。

    如蓉仍是什么都不知道,她握紧了手中的断椅子腿,刚想继续向后退一步时,忽而感觉到什么东西,冰冷的手就那样毫无征兆,直接窜上她的脚裸。

    祁如蓉当即僵在了原地,她怕得声音都带上了哭腔,连喊叫都不能了,拼尽了全力也只能发出微弱的声音,对着离她最近的祁望祥说道:“六,六哥……你帮我看看,我脚上有没有什么东西……”

    祁望祥闻言,立刻接着电提灯的光,去照祁如蓉的脚,在看到青紫色小手抓住她脚腕的那一刹,他便立刻高声喊道:“二哥四哥快来!!!”

    汪峦与祁沉笙本就留意着他们这边的动静,听到祁望祥的声音后,更是毫不犹豫地向他那里跑去。

    可惜堆放的杂物犹如重重迷宫,明明只是几步的距离,却被困得难以前进。

    就在他们即将赶到望祥面前的瞬间,却见在那昏暗的灯光下,涨紫面容的鬼婴沿着如蓉的身体,窜上了她的肩膀。

    汪峦死死握住了祁沉笙的手,他感觉指间的绛石戒指与锁骨上的纹身,烫得都要烧灼起来,金色的流光刹那闪烁,却转瞬便没于黑暗。

    来不及了--

    “如蓉!”

    在祁暮耀几乎撕裂喉咙的呼喊声中,他眼睁睁地看着,鬼婴裂开了含血的口,露出森森白牙利齿,贪婪凶狠地咬穿了如蓉的脖颈。

    娇软的,常常带笑的小姑娘甚至来不及发出任何声音,喷涌而出的鲜血便染红了她的脸,整个人无力地瘫倒下去。

    祁望祥被如蓉的血溅了一身,他仍掉了手里所有的东西,想要去接住这个小妹妹,可无奈太过虚弱,反而被如蓉濒死的身体压得撞倒了旁侧高大的木柜。

    一切发生的实在太过突然,所有人都还未从如蓉出事中回神,便只听一声巨响,紧接着便是脚下木板断裂的声音。

    原来那翻倒的木柜,竟将原本就腐朽的楼板砸穿了,大量的杂物顷刻间便坠落下去,而本就离着望祥极近的汪峦与祁沉笙,也毫无征兆地被牵连着随楼板跌落。

    祁沉笙本想用绅士杖借力,可事发太过短暂,他但唯一能做的,唯是将汪峦紧紧地护在怀中,翻身让自己垫在下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