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75章 怨婴影(二一) 它也跟着下来了。……

第75章 怨婴影(二一) 它也跟着下来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沉笙!”汪峦只觉自己重压在了祁沉笙的身上, 刚要撑起身子去查看他的情况,却不想被祁沉笙一把捂住了嘴,紧锁入怀中。

    汪峦先是一刹的不解, 但很快便再次听到了,鬼婴那断断续续的哭泣声——

    它也跟着下来了。

    周遭仍是一片杂乱,同样跌落的祁暮耀,抓着手中的灯,不管不顾地在黑暗中找寻自己妹妹的尸体。

    鬼婴的声音非但没有让他惧怕, 反而激起了他心中的愤怒,他发疯了般用手中的断棍,掀翻了一切阻碍, 大力敲打着地面还有坠落的箱柜,大声骂喊着:“你哭什么!有本事出来啊!”

    “我们兄妹做错了什么,值得你这样戏耍!”

    “你有本事就出来,咬死我, 咬死我啊!”

    鬼婴却似乎很是享受他这样无能的愤怒,哭声越发尖细,飘忽不定地传遍了黑暗中的每个角落。

    每当祁暮耀怒气冲冲地提棍赶去时, 它便乍然消失, 然后再次出现在另外的地方。

    到底是从小养尊处优的小少爷, 祁暮耀没过多久,便累得脱力, 身子佝偻着,大口大口喘起粗气,不断被脚下的东西绊倒,然后挣扎着爬起,再绊倒……摔得遍体鳞伤。

    鬼婴的声音终于彻底消失了, 这时在一片狼藉之下,传出了祁望祥微弱的声音:“五哥……”

    在最后从二楼跌落前,望祥与如蓉是紧挨着的,祁暮耀像是抓住了最后的稻草般,猛地向声音源处踉跄着跑去。

    汪峦与祁沉笙对视一眼,祁沉笙终于松开了手,汪峦赶紧将他扶了起来,着急去看他的腰背:“沉笙你怎么样了?!”

    祁沉笙握住汪峦的手,摇摇头,将人重新揽回身前:“九哥我没事,真的。”

    汪峦不信,还想要去看时,却听祁沉笙又说道:“我们去如蓉那边吧……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

    汪峦动作顿了顿,与祁沉笙又对视了片刻,终是没有反驳,扶着他站了起来。

    两人赶到时,祁暮耀已经掀开了大半的破柜子,祁望祥正艰难地向外爬着,而如蓉的尸体,也被深深地压在下面,只露出张惊恐的,还染着血的小脸。

    汪峦有些不忍再看下去,他还记得就在下午,这个小姑娘还手捧着绣棚向他们跑过来,那时候她的脸上只有干净的笑容,比阳光还要美。

    可现在,她却只能躺在那脏乱的柜子下面,流失着身上最后的温度。

    但无论如何,如蓉于他而言,不过是相识了半日的小姑娘。真正因为她的死痛彻心扉的人,却是祁暮耀这个从小捧着她长大的哥哥。

    短短半个晚上,他先是痛失了最为亲密的兄长与妹妹。

    如蓉的尸体终于被祁暮耀小心翼翼地挖了出来,他用满是伤痕的手,抱着妹妹,在一片崩塌之中,失声痛哭。

    而之前逃避到一楼的祁尚汶兄妹,听到这边的动静,也壮着胆子赶了过来。而他们看到的,便是这样的景象。

    祁尚汶的脸上划过一丝震惊,之前祁沉笙说无法使用执妖的时候,他其实还是存着些疑心,觉得祁沉笙未必会说真话。

    可如今见着如蓉就这样,死在祁沉笙的面前,祁尚汶才真的相信了,也真的心慌了。

    他用了好一会子,才稳住心神,勉强能作出兄长的样子,上前对祁暮耀安慰几句。而后面跟着、,本就内向些的祁如茜实在承受不住,低低地哭泣起来。

    邱表哥整个人,还沉浸在无措之中,今晚发生的事,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只能呆呆地重复道:“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怎么办……”

    汪峦的身边,一言不发的祁沉笙,他正望着死去的如蓉,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神情。

    随着祁暮耀的哭声渐渐变小,黑暗与寂静又席卷而来,恐惧仍旧在每个人的心头徘徊着,不曾离去。

    婴儿的哭泣声,像是裹了毒钩的诱饵,自上方断裂的楼板处传来。

    没有人知道,这一次它又将夺取谁的性命。

    “我们……该怎么办?”兴许真的是太怕了,一向寡言的祁如茜,哆嗦着抓住哥哥的手,又哭着问道。

    汪峦也询问般看向祁沉笙,得到了没有声音的回答。

    几个仆人重新聚到了一起,比起祁家的少爷小姐们,他们更像是今晚这场噩梦的无辜牵连者。

    即便真的惨死,也不见得会有关注。

    这时候,祁暮耀再次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没有再让旁人帮忙,自己吃力地将妹妹安放到了一旁,又用力扯下窗帘,盖到了她的身上。

    做完这一切后,他拖着极为沉重的,仿佛下一刻就要倒下的步子,向楼梯的方向走去。

    “暮耀!”祁尚汶忍不住喊了他一声,想要劝他什么,可当祁暮耀回过头来,那本就不算明亮的手提电灯照亮了他,通红得布满血丝的双眼时,祁尚汶还是闭上了嘴。

    祁望祥的身子也虚弱得再无法动弹了,但他还是挣扎着爬起来,勉强跟在祁暮耀的后面。

    “我们也上楼吗?”汪峦抬头望望楼梯,又有些担忧地扶着祁沉笙的手臂,低声问道:“沉笙,你跟我说实话,刚刚有没有摔到压到?”

    祁沉笙托起了汪峦扶着他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吻过,而后说道:“自然是要跟过去看看的。”

    “九哥放心,”他说着,垂眸量着汪峦几乎不盈握的腰身,又低声说道:“再说了,九哥这样瘦,能压到我什么。”

    汪峦还是不放心,但眼下这般情形,倒也着实没工夫让他再顾虑,只好扶着祁沉笙,也往那楼梯上走去。

    祁尚汶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他下意识地不想去楼上接近那鬼婴,但又想要与众人聚在一起。

    他怎么也做不了决定,只好凑到了邱表哥面前,想要他也出些主意。

    可谁知那邱表哥,一听到要跟上前去,立刻疯了般,一手死死地抓住如茜,不住地向后退去:“不,不,我不去。”

    祁尚汶没想到他会有那么大的反应,刚要开口劝说时,却不料邱表哥骤然发疯,抓着如茜,转身就冲向黑暗,只留下他颠七倒八的话音:“我不去,我要跑,跑,我带着茜儿跑就是!”

    祁尚汶见状,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纠结不纠结,赶忙就追了上去。

    三人的身影没过多久,便彻底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九哥,走吧。”祁沉笙握握汪峦的手,引着他重新踏上了楼梯。

    汪峦张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但目光触及到自己指间那绛色的戒指,最终还是又用双手扶住了祁沉笙,专心迈起了台阶。

    原本跟着祁尚汶的两个小厮,这下追也追不上,留也不敢留,只好认命地也上了楼。

    陈旧的楼梯,随着他们的步子,发出越来越沉重的声响。

    他们来到了刚刚的二楼,可是鬼婴的哭声却仍旧在更高的地方回荡,继续引诱他们沿着楼梯向上。

    祁暮耀已经没法思考或是恐惧什么了,巨大的悲伤使他的身体,如今只剩下了本能--他要杀了鬼婴,为哥哥和如蓉报仇!

    于是他想都没想,就向上继续走去。祁望祥有心去跟,但身体实在撑不住了,只能依靠着脱了皮的墙,起起伏伏地喘息着。

    汪峦其实并没有比他好太多,他在意着祁沉笙后背的伤,本不想表露出来什么。无奈有心却无力,身子越发虚沉了,眼瞧着一步没迈好,竟向前扑去。还好祁沉笙眼疾身快,将他一把揽回到怀中。

    “咳咳咳……咳咳咳……”汪峦无法抑制地咳嗽起来,但还是不住地摇着头,示意自己没事。祁沉笙当然不信,将他干脆一把横抱起来,就继续往楼上走去。

    这若放在平时,汪峦也早就被这般抱惯了,可如今他却还记挂着摔下楼时,祁沉笙垫在他身下的事。生怕会再加重他腰背上的伤,不断推拒着他的肩膀。

    “九哥要是真的想要我轻松些,就别再乱动了,”祁沉笙却也没有半分退让的意思,仍旧紧抱着他,低声说道:“我是不会放你下来的。”

    “沉笙……”汪峦当然知道,祁沉笙绝对是说到做到的,只好轻靠在他的怀中,尽力平复下咳喘,减轻些祁沉笙的负担。

    就这样,两人也终于登上了这浣纱楼的第三层。

    走在最前头的祁暮耀,手提着电灯的光,已经为他们照亮了方寸之地。

    这里与满是杂物,堆积成山的二楼很是不同,虽然也被隔成了几小间,但物品的摆放却相对整齐,只不过上面覆盖着厚厚的尘土,只能依稀想象本来的模样。

    汪峦心中划过丝疑惑,随即在祁沉笙的耳边问道:“当年的传闻中……咳咳,有没有提到过,那位吴氏住在几层?”

    “并没有。”祁沉笙听完后,就摇了摇头,又对汪峦说道:“但九哥的猜测,可能是对的。”

    吴氏与鬼婴住过的房间,也许并不在下面,而是在这三楼上。

    就在这时。鬼婴的哭声,从其中一间屋子里传来。

    而等候已久的祁暮耀,也一步步地走到了那间屋子的房门前,他缓缓抬起了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